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4 总觉得圣女大人在闪耀着

译者:澪灵

在教会,除了休息日以外基本上都是从午后开始照看孩子们。
因此,教会内的打扫和洗衣服等等是在上午的时候结束,是贝伊鲁在这一天中的节奏。
今天也没有例外,起床后马上准备好今天一天的饭菜,和露娜一起吃了早饭。
之后,贝伊鲁洗了床上的床单和衣服等等,现在到院子里去,把它们放在晾衣竿上。
这几天天气很好。今天抬头一看,广阔蔚蓝的天空上漂浮着些云朵。
阳光暖洋洋地照着全身,舒服得仿佛要睡了似的。
――果然春天真好。
暂时停下晾衣服的手,在那里轻轻地伸展腰肢。
一边忍着哈欠,贝伊鲁一边赞美春天。 

话虽如此,恐怕到了夏天也会同样觉得夏天好,到了秋天就觉得秋天好,到了冬天也会觉得冬天好吧。 
结果贝伊鲁既没有特别喜欢的季节,也没有讨厌的季节。
但是,和贝伊鲁正好相反,如果问露娜同样的事情,她就会清楚地回答。
喜欢的季节是冬天。讨厌的季节是夏天。——这么说。 
身体差的她,特别怕热。讨厌阳光强烈的夏天,相反喜欢冬天的暖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贝伊鲁一边思考着这些事情,一边犹豫地朝后面瞟了一眼。
在那里,露娜坐在教会和庭院的台阶上,用微妙地表情看着这边。 

如果是平时的话,露娜在吃早饭后,在贝伊鲁打扫洗完衣服之前,要么在自己房间里,要么在教会里,但只有今天从早上开始一直跟在他后面。 
做饭的时候也好,现在这样洗衣服的时候也好。
就好像在监视贝伊鲁—— 
「…………」
贝尔擦了擦后颈,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后,又伸手去洗衣服。

◆ ◆

「那个,圣女大人。怎么了?」
把洗完的衣服挂在晾衣竿上之后,拿着扫帚着手进行礼拜堂的扫除。然而贝伊鲁渐渐无法忍受着那边露娜注视过来的视线。终于为了探寻真正意图问道。
坐在长椅上的露娜,被贝伊鲁的询问吓得肩膀一颤。 
过了一会儿,犹豫着小声地开口道。 
「……那个,昨天我刚好在和村里的人说话时,那时有一个夫人跟我说有关丈夫的话。」
露娜经常被主妇们邀请去聊天,听一些抱怨丈夫和孩子的牢骚,聊一些没完没了的家常。
像是回忆起那时的对话,露娜继续说着。 
「那位主妇讲到『最近我老公完全不帮我做家务呢。一回到家就开始无所事事,担心这样会不会成为懒惰的人。』……这么说。」
「那个怎么了?」
「今天看到贝伊鲁君我就在想,也许我也是社会上的懒惰的人吧。……在做饭和洗衣服以及打扫这些,全部都交给贝伊鲁君了。」
「…………」
的确是如露娜所说的这样。
坐在礼拜堂的长凳上,或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有时会到院子里发呆。
总之,一整天都没有做像样工作的露娜,或许在社会上看来是这样的。
但是,贝伊鲁并不讨厌承担这个教会的大部分生活琐事,反而积极地承担着。 
因为我希望小时候因为神殿而失去自由的她,至少能在这个边境地区自由地生活。 
比什么都重要。
「圣女大人倾听了村里各位的烦恼,并治愈了大家的伤口,所以不是懒惰的人。和圣女大人不同,我做不到那种事,所以这点小事请让我做吧。」
贝尔耸着肩膀拿起扫帚。
露娜难以释然的样子歪着头,「是、是吗……?」虽然还夹杂着疑问,但大体上还是理解了。 

◆◆
「圣、圣女大人。现在可以打扰一下吗?」
那天的过午时分。
孩子们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或者摘下庭院里开的花做成各种各样的东西,荷斯和贝伊鲁锻炼的声音很有精神地传了出来,红发少女向露娜跑去。
那红色的眼睛里不安的动摇着。 
年龄的话,正好和荷斯差不多吧。
注意到声音的露娜,将视线转向了少女。
「没关系哟。怎么了?阿芦玛桑。」
阿芦玛突然露出了笑容。
柔和的短发也很适合她,这个样子非常可爱。
更加靠近了露娜,后面的手向前伸了出来。
那只手上有一个小纸袋。
「这个、给我……?」
看到红着脸的阿芦玛微微点了点头,露娜郑重地接受了那个纸袋。
与此同时,阿芦玛开口道。 
「那个、是曲奇饼。我打算给荷斯,但是我想让圣女大人先吃。」
「……?啊啊,原来如此。总之就是想先尝尝吗?」
「是,是的……可以拜托你吗?」
抬头看向这边的阿芦玛。
无法拒绝少女纯粹的请求。
露娜笑着回答「没问题哟」打开袋子拿出一块曲奇饼。 
乍看之下,做得很好。
烤得恰到好处,没有烤焦,大小和硬度都正好。
在阿芦玛屏住呼吸注视着的时候,露娜把曲奇饼放入嘴里。
伴随着有些清脆的声音,曲奇饼在嘴里轻轻地咬碎。
有些微甜。与此同时,芳香的香味慢慢扩散开来。 
细细品尝后作为品尝的人的意见,露娜开口道。

「非常好吃哦。这样的话荷斯君也会很高兴的。」
「真、真的吗!非常感谢!太好了……」
阿芦玛摸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开心地微笑着。
一定是在想象给荷斯曲奇饼时他的反应吧。
露娜知道阿芦玛对荷斯抱有好感。 
像这次一样,已经商量了好几次了。
即使这么说,露娜自身并非有充足的能给他人的恋爱经验的建议。 
倒不如说,情况上和阿芦玛很相似。
与其说是单方面地提出建议,不如说她商量的事情露娜也吸收并实践,所谓的互帮互助的关系比较合适。

这次也是,露娜又拿起了另一个曲奇,歪着头问阿芦玛。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曲奇饼呢?」
「啊,那个……妈妈说抓住男孩要先抓住胃,」
阿芦玛一边为羞耻而苦恼,一边把从母亲那里听到的事情就这样传达出来。
露娜把手放在下巴上,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从胃那里……」
撇了一眼、视线看向贝伊鲁。
今天也一点汗都没有流,避开了荷斯拼命的剑。
看了一会儿,露娜「好」地坚定了决心似的点了点头,向阿芦玛低头。
「阿芦玛桑,十分感谢。」
「欸?为什么圣女大人要道谢?」
「不,不,没什么……!」
白色的脸颊染成朱红色,露娜将脸从阿芦玛身上移开。
移开视线看去的地方果然还是有贝伊鲁,露娜的脸更加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