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5 即使是小孩子也不能疏忽大意

译者:澪灵

「贝伊鲁君,明天的饭可以交给我来做吗?」
夜晚。因没有孩子们的吵闹而变得安静的教会内。
在那里面的食堂里,正和往常一样围着餐桌,突然露娜把刀和叉放在盘子的旁边,对贝伊鲁君开口说道。
贝伊鲁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就那样歪着头。
「啊,又突然怎么了?难道还在意早上的事情吗?」
「……嘛,就是那样。」
面对暧昧不清的回答,贝伊鲁虽然很惊讶,但还是表现出了思考的样子。
从一年前和她一起生活开始,贝伊鲁就没有看到过露娜做饭的样子。
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是因为贝伊鲁每天都在准备饭菜,所以没有必要做才对。 
总之,恐怕露娜不会做饭。
万一用菜刀切到手,或者被热水烫伤,或者把油打翻……。
「…………」
一想到露娜做饭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浮现出这样不吉利的景象。
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露娜「贝伊鲁君?」的小心翼翼地打了招呼。 
贝伊鲁对此作出反应,瞥了露娜一眼。 
妙龄的女孩子好像对做饭、缝纫等很感兴趣。
露娜也是十七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现在开始对料理产生兴趣也不奇怪。
而且,贝伊鲁并没有打算阻止她想做的事情。 
只要自己在一旁照看着就可以了吧。
贝伊鲁叹了一口气,对露娜微笑道。 
「我知道了。……那么,明天的午餐就拜托你了。因为早上很忙,要是着急用菜刀切到手的话,就顾不上做饭了。」
「呃,贝伊鲁君觉得我会犯那样的低级的失误吗?」
「哦呀?难道圣女大人有做菜的经验吗?」
看到不满地鼓起腮帮子的露娜,贝尔「哦呀?」的歪着头。
被询问道,露娜把手放在胸前,骄傲地开口道。 
「交给我吧!持续吃了一年贝伊鲁君做的饭的我没有问题的。」
「……啊,果然没有做饭的经验啊」
贝伊鲁不禁苦笑,到底这份自信从哪儿而来的啊。
看到这样子的他,露娜更加不满的样子。
感到尴尬的贝伊鲁把手伸向杯子,大口喝水后再次将视线投向露娜。 
「我很期待明天的午餐。」
贝伊鲁这么说着,露娜满面笑容。
「是!我会加油的!」

◆◆

吃完晚饭,洗完餐具回到食堂的贝伊鲁右手拿着的托盘上放有茶杯。
在教堂里从早到晚都很忙,一只手拿着红茶慢慢品尝愉快地进行闲谈,饭后的这个时间对于两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谈话的内容大多是继续聊吃饭时聊的话题。
没什么特别的话,到了明天就会完全忘记这些话,但两个人觉得那样正好。
和茶托一起把茶杯拿走,露娜微笑着接受「谢谢」。
把托盘上的砂糖和牛奶倒进杯子里,用茶匙轻轻搅拌。
在这期间,露娜坐在对面偷偷窥视着贝伊鲁。
自己也加入了相当多的砂糖和牛奶,但贝伊鲁却加入了超过它的量。
认真又成熟的贝伊鲁和他的印象相反,是个甜食党,有些好笑,露娜偷偷地露出了笑容。
「啊,说起来……」
「? 圣女大人……?」
露娜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双手拍了一下一起就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离开食堂的露娜的背影。
过了一会儿,她手里拿着一个小纸袋和一个盘子回来了。
「我想之后能和贝伊鲁君一起吃,所以留下了。」
重新坐在椅子上,同时咔嚓一声打开袋子。
然后,把纸袋倒过来倒在了平盘上。
装在袋子里的曲奇饼摊到盘子上。
看到这一幕,贝伊鲁发出了意外地声音。
「是曲奇饼吗?」
「是的,阿芦玛桑送给我的!」
「欸,阿芦玛吗。做得很好呢……」
看着摆在盘子上的曲奇饼,贝伊鲁发出了感叹。
「非常好吃哦!贝伊鲁君也吃吧。」
露娜拿起一块曲奇饼,微笑着把盘子推到贝伊鲁面前。
「可以吗?这不是给圣女大人的东西……」
「没关系。给贝伊鲁君也行。也得到了阿芦玛桑的同意了,因为好吃的东西和谁一起吃的话会更好吃。」
「那、那么。我开动了。」
贝伊鲁把手伸向盘子,拿起一块曲奇饼。
然后,露娜微笑的注视下把曲奇饼扔进了嘴里。
「……好吃。」
「呼呼、没错吧?」
「是的,非常好吃。这个是阿芦玛做的。……下次去请教做法吧。」
虽说比以前更擅长料理,但是完全没有做点心的相关知识。
被询问能做出至少现在能吃的曲奇饼吗,贝伊鲁没有自信回答说能做道。
「…………」
正对面,露娜也把曲奇饼送到了嘴里,咔嚓咔嚓地吃着。
那个表情看起来很幸福,贝伊鲁看到她那张脸不由得嘴角微笑着。
还是妙龄的女孩子。好像喜欢甜食和点心。
如果露娜高兴的话,学习做点心也不错。
……最重要的是,我也想吃。

贝伊鲁把手伸向盘子里,想着什么时候能向阿芦玛请教饼干的做法,于是开始在脑内整理这个月的计划。

◆◆

「明明是晚上却吃了很多呢。」
吃光了盘子上的曲奇饼,贝伊鲁不由得苦笑起来。
听到这句话,露娜生气地鼓起了脸颊。
「贝伊鲁君,如果在意这些的话就输了哦!在意体重什么的是不行的。」
「没有说体重的话吧……」

还是很在意啊,贝伊鲁暗暗在心中想到。
个人认为可以再吃一点也无妨,但如果本人在意的话,明天的早饭就少吃点。
「话虽如此,但真的很好吃啊。下次必须给阿芦玛回礼才行。」
「是啊。啊,教会里种的香草怎么样?」
「可以啊。香草茶肯定和曲奇饼很搭配。…‥这么说来,阿芦玛为什么要做曲奇饼呢?」
「那个是……」
贝伊鲁的询问,让露娜凝固了。
贝伊鲁不知道阿芦玛对荷斯抱有好感。
阿芦玛也不想被人知道吧。
最重要的是,被拜托品尝为了抓住胃而做的曲奇饼,这样说的话,明天自己做午饭目的就知道得明明白白了。
结果露娜说着「为什么呢……」用暧昧的笑容敷衍着。
——突然,露娜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凝固了起来。
渐渐地,原本雪白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那个,贝伊鲁君!」
「是、是……?」
面对露娜突然带着阴气逼人的表情把身体探过来,贝伊鲁感到困惑着。
面对这样的贝伊鲁暂且不管,露娜用认真的表情问道。

「那个,你没有被阿芦玛桑抓住胃吧?」
「……欸?」
「就是……那个,没有喜欢上阿芦玛桑吧……!」
贝伊鲁对看起来非常认真的露娜一下子愣住了。
然后,叹了一口气。
「你觉得我们年龄相差多少啊。我并不是没有节操到仅仅从比自己小9岁的孩子那里得到手工制作的曲奇饼就喜欢上的程度啊。」
「说、说得也是……」
安心地抚摸着胸口,伴随着安心的语气露娜慢慢地坐在椅子上。
看着那样的露娜,贝伊鲁带着玩笑般的笑容开口道。
「圣女大人有时会被说一些离奇的奇怪的话。说是有点天然。啊,不,我并不是说你是笨蛋。倒不如说这方面也很可爱。」
「……打算弥补一下吗?」
看到露娜一下子生气了,贝伊鲁急忙补了一句。
看透了那个意图,露娜撅着嘴,但是她的脸颊红润,语气也弱弱的。
没有自觉吗。露娜叹了一口气。
然后不快地盯着贝伊鲁。
「……这都是因为贝伊鲁君的缘故。」
与所说的相反,露娜用看起来很开心的语气小声嘟囔着,将还残留红茶的茶杯的边缘贴到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