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6 一定是这样抓住胃的

译者:澪灵

快到中午的时候了。
教会的厨房和平时不同,充满了奇妙的紧张感。
「那么,请先穿上这个。」
为了做午饭而在这里的露娜,贝伊鲁拿出藏青色的围裙。
露娜有些困惑的拿着围裙,歪着头。
「这个是贝伊鲁君平时穿的围裙吧?」
「啊,是的。因为没有圣女大人的围裙,所以只能用我的。啊对不起,你不喜欢吧。因为并不是专门为很多人做饭,所以今天即使不穿围裙也——」
「不,不!做饭的时候戴围裙是常识!因为我的衣服白色基调的会很显眼!所以,我就借一下贝伊鲁君的围裙吧。」
露娜喋喋不休地说完后,迅速地把围裙围在身上。
「今天的午饭就做奶油炖菜。食材都准备好了,马上开始烹饪吧。」
「好、好的。」
露娜绷紧了因围着围裙而松弛的表情,回复道。
听到因紧张而情绪高昂的声音,贝伊鲁露出苦笑。
「洗手后,马上开始切食材吧。」
在贝伊鲁的指示下,露娜仔细地洗了双手。
这个表情比平时更僵硬。
昨天自信满满的,但是一旦站在厨房里就会不安吧。
贝伊鲁悄悄下定决心,必须注意以免受伤。
「首先从切菜开始吧。今天用的是胡萝卜和马铃薯以及洋葱。剥皮后切成一样的大小。我来做个示范。」
「我、我知道了。」
一只手拿着胡萝卜,一只手握着刀。
露娜目不转睛地看着用菜刀剥下胡萝卜皮的贝伊鲁的样子。
「太厉害了,贝伊鲁君!胡萝卜皮转眼间就剥下来了。」
「……总觉得有点害羞呢。和我本职工作相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嗯。剥完之后,就适当地这样切了。」
放在砧板上,切着胡萝卜给露娜看。
因为露娜就在身边眼睛里闪闪发光地看着,所以有点害羞。
因为只准备了一份,切完后贝伊鲁把菜刀放在了砧板上。
「那么,请。请模仿着试一下。……啊,请注意不要割手。」
「好、好的。那个,像这样用菜刀的刀刃……」
露娜战战兢兢地握着菜刀,用刀对着胡萝卜。
贝伊鲁在一旁提心吊胆地看着。
姑且,厨房里有绷带之类的。
万一受伤了,也可以马上进行治疗。
但是,这种担心最终只不过是杞人忧天,虽然有些缓慢,但是露娜顺利地剥下了胡萝卜的皮。
「呃,接下来就是把这个切成一样大……」
露娜打算切放在砧板上胡萝卜,但是看到这个的贝伊鲁立刻介入进来。
「圣女大人,切的时候是用猫一样的手势哦,猫一样的手势。」
「猫一样的手势吗?」
暂时放下菜刀,露娜把头把歪向贝伊鲁。
「手要弯成这样子形状的话,菜刀会比较稳当些。也会减少受伤。」
「是、是这样吗……?」
被建议握成猫一样的手势,露娜在脸附近作了个猫一样的手势。
一瞬间看上去像是真的白猫,贝伊鲁不由得笑了起来。
「为、为什么笑啊!」
「啊,抱歉。不小心……」
露娜说「真是的!」然后像闹别扭似的鼓起脸颊再次握起菜刀,把手放在胡萝卜上。
以及,正如被指出的那样,准备作成猫一样的手势切胡萝卜,贝伊鲁再次制止了。
「圣女大人,把指关节贴在菜刀的侧面比较好。」
「这样贴着手指的指关节……?」
「是的。……失礼了。——就是这种感觉。」
「――呀!?」
贝伊鲁绕到露娜的背后,像是要覆盖住似的从上面握住她的手。
然后,引导到正确的位置上。
但是,面对突然的行动的贝伊鲁,露娜在他的怀中脸变得通红僵住了。
「圣女大人?」
贝伊鲁对没有反应的露娜感到奇怪,于是打了声招呼。
露娜耳朵也涨通红了,肩膀也颤抖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放下菜刀回头看去。
「在,在想什么呢你,贝伊鲁君!感、感、感情太不够细腻了!
——哈呼!?」
「圣、圣女大人!?」
一口气把对贝伊鲁的行动的不满说出来,但转过身却发现他的脸离自己极进的距离,露娜就那样瘫倒在原地。
◆◆
「……那个,真的很抱歉。」
在搅拌着锅里发出咕嘟咕嘟声的奶油炖菜的露娜,贝伊鲁再次反省地低下头。
那之后,冷静下来回顾一下自己的行动,确实是对异性失礼的行为。
那时为了努力监护正在烹饪的露娜反而忘记这个了。
露娜回头一看,脸颊稍微涨红了,就这样回着话。
「并没有特别生气哟。……只是有点吃惊,因为并不是很讨厌。」
「……欸?」
「总、总之,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了!怎么样,贝伊鲁君。还没有完成吗?」
强行结束谈话,换成奶油炖菜的话题。
贝伊鲁走近一看,往锅里看去。
「看上去很不错呢。那么,要盛上来吗?」
「是的!」
脸上浮现出高兴的笑容,露娜把炖菜倒入了贝伊鲁拿来的盘子里。
然后,撒一点荷兰芹——
「做、做好了!」
贝伊鲁看到露娜脸上露出满脸的笑容。
虽然有点些焦黑了,但第一次做出来不是挺好的嘛。
看到第一次自己做的料理露娜看上去很开心,一年前自己第一做的料理的样子与她第一次做料理的样子重叠了起来,贝伊鲁微微笑道。
「看起来很好吃呢。趁着还没冷赶快吃吧?」
「就这么办吧。」
忘记了最初的目的而兴奋的露娜。
赶紧准备好搭配的酵母面包,摆在食堂的桌子上。
「那么,我就开动了。」
「好的!」
双手合十,祈祷着。
然后,露娜拿起勺子,舀一勺炖菜。
「……好苦。」
吃了一口,露娜就说出了这样的感想。
「因为有点焦了。」
在某种程度上也预料到了,贝伊鲁苦笑着说道,也给自己舀了一勺炖菜。
但是,露娜向准备吃的贝伊鲁发出制止的声音。
「贝伊鲁君!那个、不吃也没关系。因为真的很苦!」
「我不介意哟。」
「我很在意啊……」
无视露娜的制止,贝伊鲁吃了一口炖菜。
露娜就这样泪汪汪地看着。
咕嘟咕嘟地喝着,品尝之后贝伊鲁开口道。
「很好吃哦,圣女大人。」
「不用说什么恭维的话,没有必要勉强自己吃哟。剩下的由我来吃。」
「我没有勉强哟。……嗯,很好吃。」
这样说着又吃了一口的贝伊鲁表情很平静,没有忍耐着吃的样子。
露娜歪着头,自己也吃了一口炖菜。
但是,果然还是好苦。
露娜在一个人困惑的时候,贝伊鲁突然停下舀起炖菜的手,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为了自己做的饭,是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
这么说来。露娜回想起大约一年前的事情。
刚到这个地方,还不太习惯在教会的生活的时候。
贝伊鲁为自己做的饭和现在相比,虽然不能说是好吃,但从心底里觉得很好吃。
最喜欢的人为了自己拼命做的饭,一定会很好吃的。
「……贝伊鲁君,谢谢您一直以来的关照。」
突然被露娜说了感谢的话,贝伊鲁一瞬间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他马上理解了她的本意,表情也随之绽放。
「这边才是,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