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9 诺迪斯村似乎有自己独特的常识

译者:澪灵


「呀,圣女大人,牧师大人。巡视辛苦了。」
「打扰了,阿托雷先生。」
贝伊鲁向身着白衣的初老的男子低头。
今天是每月一次的巡视日。
吃完早饭,打扫完教会后,贝伊鲁和露娜两个人在村子里的寻访每户人家。
现在正好是去位于村子中心地方的小诊所的时候。
贝伊鲁他们打开诊疗所的门,这个村子唯一的医生阿托雷·洛顿迎接了两个人。
一根头发都没有长出的光秃秃的头、身材魁梧和强硬的脸型结合在一起,在一部分孩子之间好像是以「鬼的阿托雷」这一别名而被畏惧着。
但是,贝伊鲁他们知道,与外表相反,他是一个喜欢孩子,性格温和的人。
两人一边低头一边进入诊疗所,看到了阿托雷一张略显皱纹的圆脸。

「圣女大人也累了吧。我已经准备好茶了,到里面来。」
这么说着,阿托雷热烈欢迎两人进来坐坐。
在这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露娜的身体很弱,巡视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家的村民都这样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多亏了你,露娜才能在村子里转来转去。
「谢谢您的关心。」
低头向阿托雷道谢。
从候诊室往诊疗室移动,两人各自坐在准备好的圆形椅子上。
「今天已经巡视很久了?」
阿托雷一边拿出盛有茶的玻璃杯,一边问道。

「是的,正好巡视了一半左右。我想在傍晚之前能巡视完。」
「那真是辛苦了。」
诺迪斯村是一个人口约四百人,百余户的村庄。
太阳快要升到正上方的时候。
上午大概拜访了五十多户人家。
阿托雷自己也用茶润了润嗓子,稍微怀念的目光转向了两人。
「已经一年了吗,自从你们俩来到这个村子以后。」
「是的,那时候承蒙您的关照了。」
阿托雷捡到了拼命的躲避行踪的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个村子。
他给刚刚来到这个村子的两个人给予诊疗所的一间住处,然后向村长推荐了当时没有前任的教会的牧师职业。
当然也有很多人反对住在这里的两个外来者,但也许是巡视的效果吧,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村子。
不管怎么说,阿托雷是两个人的恩人。
贝伊鲁和露娜再次低下头,阿托雷咯吱咯吱地晃着脑袋害羞地笑了起来。
「好吧。有了现在的生活,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两位的德行。如果是坏人的话,现在就被赶出这个村子了吧。而且我并不是为了抛弃受伤的人而成为医生的」
贝伊鲁觉得他真的是个诚实的人,很尊敬他。
至今为止和很多人接触过,但贝伊鲁不太知道像他那样有这样人格的人。
「对了,阿托雷先生有没有身体不舒服的情况?」
转入正题。
巡视大致分为两个部分。
询问有没有受伤的人,用露娜的力量治愈。
然后还有一点就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家常话。
阿托雷哈哈哈地发出爽朗的笑声,猛地敲打着胸口。
「我的身体很结实。今天的身体状况也是良好的。」
「那太好了。必须要让阿托雷先生身体健康。」
作为稀人拥有特别力量的露娜能治愈的也只有外伤。
例如,疾病等,即使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高烧也无法消除其根本。
在这个村子里,伤口之类的在露娜那里治疗,疾病之类的到阿托雷那里就诊,现在已经成为常识了。
托您的福,我忘了外伤处理的治疗,像现在这样的大笑般一起半开玩笑地信口开河是上个月的事吗。
在贝伊鲁和阿托雷谈话的时候,露娜一边休息一边东张西望。
突然,看到了放在房间墙角的药柜,不仅叹道。
「相当多的药的量啊……」
「啊,这是解毒药。因为是春天,各种各样的生物都会醒来。其中也有有毒的东西。这个季节有很多哦。有个孩子在草原上玩耍的时候,被有毒的生物咬到脚。」
阿托雷一边苦笑一边回答。
他说,其中似乎也有可能导致死亡的剧毒生物,但如果在几天内用解毒剂适当处理的话就没问题了。
当然,各个家庭都在教导孩子们玩的时候要注意的事项,但是不能阻止孩子们在外面愉快地玩耍。
「所以,做了很多呢。」
「是的。没有是最好不过的了。」
确实是那样的话,贝伊鲁边喝茶边点头道。
正好那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了「铛、铛」的低沉地钟声。
阿托雷听了之后说道「咦?」抬高了一边眉毛。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对不起,挽留你们了。」
「不,这边才是在您百忙之中打扰您了。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请来教会。」
贝伊鲁和露娜站了起来,向阿托雷打了招呼。
在阿托雷温柔的笑容目送下,两人离开了诊疗所。

◆◆
「那个啊,我告诉你。对方又来了。」
另一个地方,某民村家。
正在治疗诉说腰痛的奶奶的露娜,对一边趴着一边用很好威势的声音讲述自己事迹的奶奶露出了苦笑。
贝伊鲁在隔壁的房间和奶奶的女儿一起喝茶。
顺便说一下,奶奶现在所说的事迹是年轻时搭讪男被一脚踹开的故事。
触摸着腰的露娜的手淡淡地闪耀着光芒。
这是治愈力发动的证据。
奶奶一边发出似乎很舒服的声音,一边突然眯起了稍粗的眼睛。
「是吗,圣女大人现在几岁了?」
「十七岁。」
「吼吼,这样啊这样啊!和我的孙子一样大啊。」
「这样啊。」
露娜一边微笑,一边继续揉捏着她的腰。
于是,奶奶微微一笑。
「怎么样,我家的孙子怎样。有好好工作哦?看起来也没那么坏吧。」
「诶……啊,不,那个。」
露娜一瞬间不知道她说的话的意思而歪着头,但马上想到了那个意思,脸被染成了通红,慌慌张张的。
看到她那样的反应,奶奶觉得很有趣。
「你也已经是时候了。我觉得差不多该开始寻找一起生活的对象也不错。」
听到奶奶的话,露娜突然停下了揉腰的手,视线转向了在隔壁说话的贝伊鲁。
然后,紧闭着嘴,把脸凑到奶奶的耳边。
「……那个,你是说我已经不用找了,还是说我找不到了?」
用微弱羞涩的声音那样低声私语的露娜。
奶奶听了之后睁大了眼睛,把视线瞥向贝伊鲁身上,嘴角上扬。
「肯定是开玩笑的。这个村子的年轻人谁都不跟你打招呼,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啊。」
「那是怎么回事……?」
「啊,舒服多了!谢谢你,圣女大人。」
奶奶不顾露娜歪着头疑惑着,一边站起来一边说感谢的话。
听到这话语,在隔壁房间和她的女儿聊天的贝伊鲁面向了她。
「辛苦了,圣女大人。奶奶也是。如果又难受的话请再来教会。」
「好的好的,我知道哟。你也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欸?」
贝伊鲁听到奶奶的话感到困惑,露娜的脸变得通红。
「你是个幸福的人。不管怎么说,圣女大人——」
「哇!啊啊!奶、奶奶!你突然在说什么!」
「呵呵,现在不害羞也没关系吧。」
气势汹汹地站起来,一边大声地叫着,一边手舞足蹈地叫着的露娜,奶奶笑了起来。
被扔在一边的是贝伊鲁。
「? 圣女大人,怎么了?」
「再问下去的话,即使是贝伊鲁也不会原谅你!」
「为什么!?」
贝伊鲁对自己完全背过去使劲鼓起脸的露娜,发出了由衷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