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11 这终究只是熟人的话

译者:澪灵

「差不多该休息了吧。」
一成不变地把下午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和荷斯的锻炼上的贝伊鲁,在途中注意到了荷斯的呼吸变得相当乱时,于是提出了这个建议。
荷斯擦着沾了泥的脸颊放下木刀,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点了点头。
刚开始锻炼的时候,即使提出同样的建议,也要认真地坚持下去,但是最近似乎明白了努力和勉强的区别。
荷斯走向庭院的角落,慢慢地坐在那里。
看着这样的他,贝伊鲁微微地吐出了一口气。
跟他认真练习已经过了半年。
荷斯低头请教如何使用剑,贝伊鲁也接受了的监督他。
我没有后悔那件事,反而觉得可以接受。
正如贝伊鲁所描述的那样,从那以后荷斯就不对比自己弱的人动手,对贝伊鲁来说是一项很好的运动。
和以前不同,来到这个边疆之后,除了和荷斯的锻炼以外没有特别活动的机会。
突然发现坐在庭院角落里的荷斯露出忧郁的表情,皱起眉头。
平时狂妄自大、活泼的荷斯几乎看不到那种表情。
很在意,贝伊鲁走近他。
「怎么了?」
打声招呼,荷斯抬起头来。
「——有破绽!」
一听就知道打招呼的是贝伊鲁,就立刻抓住放在旁边的木刀,向贝伊鲁的腹部挥去。
但是贝伊鲁很轻易地用手指夹住,抓住它。
「太天真了,荷斯。还有,除了锻炼的时以外都很危险,所以别这样做。」
「……抱歉。」
「知道了就好,知道的话。」
放开木刀,坐在荷斯旁边。
然后,温柔地询问。
「那么、怎么了?」
同样的问题。
荷斯一瞬间身体僵硬了,低下了头。
「没什么。」
「没什么需要欺骗的吧。这么好的天气,却愁眉苦脸的。来,跟师傅说说看。」
「谁是师傅啊……」
荷斯对贝伊鲁的话吐槽般的说道,过了一会儿开口道。
「之前贝伊鲁说过吧。因为有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很强。」
「……说了那样的话吗?」
虽然呆然着回话过去,但贝伊鲁的内心还记得很清楚这样咂舌道。
一边朝着远处的方向瞥了一眼的贝伊鲁,一边继续说道。
「说过哟。然后我想了很多。我变强是想做什么呢?」

看着用认真的语气说这句话的荷斯,贝伊鲁仰望着天空。
还有十二个少年在考虑如何对待这份力量。
那个虽然有点夸张,但仍记得那份感动。
「因为有想保护的人所以变强,稍微有点不同。按顺序是相反的。」
对于贝伊鲁的话,荷斯歪着头。
「这是我认识的人说的话——」
贝伊鲁眯着黑色的双眸,用仿佛回忆起的声音开始说着。
「那家伙从出生开始就只有一个人生活,在不强大就无法生存的环境中。那家伙是个孤儿,被领养后也被迫战斗,只是不顾一切地变强。」
贝伊鲁继续对沉默倾听的荷斯说道。
「当然,当时那家伙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正确的,也没有考虑过。持有力量的理由,没有持有的理由。」
吹过庭院的风摇晃着漆黑的头发。
贝伊鲁略嘴角上扬。
「只是,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位少女。有着和自己相似遭遇的,也就是说她是个可怜的少女。但是那个少女和那个人不同,总是笑着。对谁都很温柔,很耀眼。那家伙被那样的少女拯救了,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帮助那个少女。」
贝伊鲁在那里说完话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对着蓝天的灿烂的太阳,透过右手,眯起了眼睛。
「——那就是,变成了那家伙拥有力量的动机。」
在那之前什么都没想过的家伙。
荷斯抬头看了起来的贝伊鲁,但是马上把头低了下来。
「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不好意思,这对小孩子来说有点难的话啊。」
「喂,别把我当傻瓜!」
荷斯反驳贝伊鲁的话。
边苦笑着,贝伊鲁粗鲁地把荷斯的头发弄乱。
「嘛,重要的是自己的力量的用途什么的到那时就会知道了。不如说现阶段开始考虑力量的用途的时候,你比我认识的人都强且聪明。像以前那样把到手的力量用在暴力上也没有了。现在只要这样就足够了。不必着急。」
「……嗯。」
被贝伊鲁用温柔的声音说道,荷斯害羞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站了起来,朝着在远处奔跑的孩子们跑去。
看穿了那个是为了隐藏害羞的行为的贝伊鲁微笑着。
「贝ー伊ー鲁ー君!」
「唔哦!?」
突然背部受到冲击,贝伊鲁惊讶地回头看去。
在那里,是抱住自己的露娜的身姿。
「圣女大人……」
少女的恶作剧让贝伊鲁苦笑着。
露娜有些害羞地害羞着离开了贝伊鲁的背。
「因为背上空荡荡的,所以跳了上去。我模仿了那些孩子们,总觉得很害羞呢。」
「……你是暗杀者吗?」

将视线投向互相嬉戏的孩子们那样说的露娜,贝伊鲁耸着肩膀。
对心脏不好,希望你能停止。真的。
露娜一点也不知道拼命抑制着心跳的跳动的贝伊鲁,窥视着贝伊鲁的脸,微微歪着头。
「你和荷斯君说了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说些以前的事而已。」
对于贝伊鲁的回答,露娜显得很不可思议。
贝伊鲁对那样的她微笑着,然后指着她头上。
「圣女大人,头上有叶子哦。」
「欸、什么时候……?」
露娜慌忙地双手放在头上。
但是,不管怎么摸头顶,叶子都没有掉下来。
看到旁边紧闭着嘴偷笑着的贝伊鲁,露娜终于发现自己被骗了,扑通地鼓起了脸颊。
「……贝伊鲁很坏心眼。」
「这是刚才的回礼。」
露娜以完全没有让人害怕的样子不停地敲打着贝伊鲁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