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14 回礼果然很重要呢

译者:澪灵

「哦,有了有了。」
吃完早饭兼午饭,登上险峻的山路后,在广阔的杂草丛生的地方四处逛了几分钟。
当他发现叶尖呈锯齿状的、发现香茶草生长的区域时,贝伊鲁发出了放心的声音。
小心地摘下它,然后塞到自己带来的包里。
这个时候,突然视线的角落里映出一朵白色的花,贝伊鲁停下了手。
也许是因为海拔高的缘故吧,在强风中摇曳的同时,死死扎根在大地上,在那里开着花。
对那个身姿贝伊鲁像是看到露娜放松了表情。

一瞬间想为了她摘回去,但是我不忍心就这样把这朵顽强生长的花摘下还是放弃了。
包里装满了香茶草,贝伊鲁呼出了一口气。
有这些就够了吧。
于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贝伊鲁回到了原来的山路上。
一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紧张起来,做好了准备。
刚才的熊是不是回来了这样的疑问在脑海中闪过,但是空气却非常沉重。
贝伊鲁知道这种感觉。
在教皇国作为神官工作的时候,有好几次接触过这样的空气。
紧接着,伴随着惊恐的呻吟,山道旁的树木被折断,出现了异形的生物。
「啊库库库啊啊啊!!」
黑色的躯体和红色的双眸。
全长和贝伊鲁差不多高吗。
但是,从疯狂的吼声中,雄辩地诉说这只野兽不是普通的野兽。
没错。这家伙是——
「——是魔兽吗。已经一年多没看到了。」
魔兽。像稀人一样拥有特异力量的野兽们的总称。
麻烦的是,魔兽有不管看到的是谁都会袭击的习性。
也就是说,世界诞生时产生的暗之眷属。
一旦遭遇就只能战斗。
贝伊鲁把包轻轻地放在路边,把腰间挂着的刀取下来。
没想到会用上这个,把它装在包里。
对熊和野猪也许有效,但以魔兽对象这种程度的小刀是行不通的。
贝伊鲁一边瞪着眼看就要袭击的魔兽,一边皱起眉头。
魔兽是无法预测什么时候在哪里诞生的存在。
因此,各国一定会以一定的频率把调查队送到森林和山里之类的。
如果是树木茂盛的广阔森林的话暂且不知道,在动物不多在这里生活的这座山上会出现魔兽,通常难以想象。
特别是共和国应该有作为稀人而拥有特别力量的勇者存在,这样的存在应该是接受国家的命令调查山和森林等,并予以消灭的。
(……如果这一点怠慢了,那就是国家和调查队的怠慢。)
总之,要报告这件事就必须打倒眼前的魔兽。
轻轻地把手放在胸口上。
时隔一年再次使用这种力量。
慢慢地吐出气来,估计和魔兽之间的距离。
不仅仅是野猪和熊,魔兽也出现了,这是意料之外的,但是没有大问题。
升到教皇国特级神官的贝伊鲁并不是畏惧敌人的人。
「――库!」
突然,黑影从魔兽的身体里以超快速度延伸。
像在地面上爬行一样前进,到达贝伊鲁正下方的那一瞬间,黑影变成像刺一样向贝伊鲁袭击。
「原来如此,是这种战斗方式吗?」
魔兽和稀人一样,个体所拥有的力量有很大的区别。
这次的好像是从身体上延伸的影子,以此为武器战斗的类型。
贝伊鲁立刻跳跃,躲开黑色的刺,在后方着陆。
然后,大大地吐出了一口气。
「——剑哟,在此显现。」
贝伊鲁这样嘟囔着,他的右手里溢出了白色的光粒子。
在那光芒收容平息的时候,他的右手里有一把散发着白光的剑。
这是只有教皇国的神官才能被允许的力量——神技。
是与之相连能操控创世神力量的超常的力量。
「风哟,在此呼啸吧。」
「唔库!?」
贝伊鲁脚下狂风呼啸,利用它超速接近让魔兽感到困惑。
但是那时贝伊鲁已经进入了魔兽的怀中。
「――哈。」
电光火石之间。
挥下的纯白之剑将魔兽的身体切成两半。
回头的时候,贝伊鲁又一次向魔兽砍过去。
「啊库……」
伴随着消失样的叫声,魔兽的身体扑通一声倒在了那里。
看到了这个的贝伊鲁全身放松了。
他右手中的一把剑,变成磷光融化在草木之间消失了。

◆◆

「……好累。」
虽然讨伐魔兽本身只是一瞬间就结束了,但回到村子后马上向警卫队报告了魔兽的出现,将药草送到了阿托雷身边的贝伊鲁不禁叹着气发牢骚。
也许是平时除了和荷斯锻炼以外没怎么运动的缘故吧,连续走了半天以上,身体还感觉很疲劳。
「明明以前就没有这种事啊。」
我想起了还在神殿时的事情。
那时候一天从早到晚一直在工作。
那才是无法与今天相比的。
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结束了。
之后只是做晚饭,一边想象着吃晚饭露出笑容的露娜,一边放松表情,贝伊鲁打开了教会的门。
「欢迎回来,贝伊鲁君!」
「……! 欸,圣女大人!?」
突然在眼前出现穿着围裙的露娜,贝伊鲁不由得发出了愚蠢的声音。
露娜继续对那样的贝伊鲁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说道。
「是先吃饭呢?」
「欸?」
「还是先洗澡呢?」
「那个……」
「还是说……」
说到这里,露娜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以此为契机,贝伊鲁逼近了她。
「那个,圣女大人。呃,到底怎么了?」
「唔!?呃,那个……」
对于贝伊鲁的直白的疑问后,露娜更加红着脸低着头。
「那个,听说这样做会消除一天的疲劳。」
这么低着头的露娜这么说着,贝伊鲁理解地点了点头。
果然她,是被谁灌输了奇怪的东西,认为是好的试着做的吧。
……真是的,对心脏不好。
贝伊鲁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好像有点遗憾,不管怎样,最后一句话让她犹豫了一下,他就放心了。
如果被这么说的话,也许连贝伊鲁也不能冷静下来。
与纯白的围裙相反,她的耳朵是赤红的。
看到因羞耻而烦恼的露娜,贝伊鲁在心里多少些取回了从容得微笑道。
「我回来了。」
「是,是!欢迎回来。」
露娜慌忙地抬起头回答道。
贝伊鲁把手放在她的头上。

「普通就可以了,圣女大人。你这样来接我,我就很有精神了。」
「……对不起。」
露娜很高兴地染红了脸颊,为刚才的言行道歉。
一边说着可以哟,一边贝伊鲁带着恶作剧的表情问。
「这么说来,晚饭呢。」
贝伊鲁一问,露娜马上就愣住了。
「……没能做出来。」
「也是呢。」
明明特意穿着围裙问要吃饭吗,却回答说没有做出来,实在是太可笑了,贝伊鲁苦笑着。
面对贝伊鲁的反应,露娜害羞地低下了头。
「话说回来,到底是谁跟圣女大人说要这么做的?」
「今天中午,莫顿先生教我的。穿着围裙迎接,说这些话不但能消除疲劳,而且还能恢复精神。」
「……原来如此。」
为了不被露娜发现,贝伊鲁保持笑容,紧紧地握住拳头。
「啊,圣女大人。为了答谢今天的午饭,现在去莫顿先生那里。可能会晚一点,可以等我回来一起吃晚饭吗?」
「好,好的。我知道了。」
虽然要去道谢,但还是对贝伊鲁周遭紧张的气氛抱有疑问,露娜急忙目送他离开教会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