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15 男人真是愚蠢的生物

译者:澪灵


「打扰了。牧师大人在吗?」
午后教会的门突然被打开,坐在礼拜堂的长椅上迷迷糊糊的露娜突然醒了过来。
立刻将视线投向入口,看到了身穿以藏青色为基调的村庄警卫队制服的壮年男子。
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回应男人。
「马、马上去叫。」
像弹簧一样弹向教会的深处,往正在打扫房间的贝伊鲁跑去。
过了一会儿,贝伊鲁出现在礼拜堂里。
「戈登先生!」
看到站在入口的男性,贝伊鲁提高了声音叫道。
茶色的头发和眼睛,还有与之同色的下巴稍微长长的胡子的特征的男性,戈登是荷斯的父亲。
年仅三十八岁就担任了警卫队的团长,很有人望,剑术也是村里最好的。
贝伊鲁歪着头想,平时忙于警卫队工作的戈登到底有什么事。
「对不起,牧师大人。百忙之中打扰你。」
「不,只是打扫了一下。比起那个,有什么事吗?」
「真是的,就是谈一下前几天的事情。」
「前几天……啊,原来是那件事啊。」
一瞬间皱起眉头,然后马上理解似的点了点头。
相对的,露娜在一旁歪着头疑惑着。
前几天,也就是说在南部山脉那里出现了魔兽。
贝伊鲁只把那件事报告给了警卫队。
「因为是谈话,所以进里面谈论吧。圣女可大人可以在这里等下吗?」
「我、我知道了。」
虽然有点不满,但露娜还是听从了贝伊鲁的指示。
为了不让她担心,贝伊鲁没有说魔兽的事情。
两个人向接待室走去。
贝伊鲁在桌子上准备好茶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戈登开始谈论关于魔兽的事情。
贝伊鲁认真地听着那个。
「也就是说,魔兽的调查只进行到了北部的山那里?」
听了戈登的报告,贝伊鲁反问道。
「当然国家好像也命令对南部进行调查,但是调查队只报告到北部为止的调查我们收到魔兽出现的报告后才发现。」
「怎么又来了。你应该知道,如果不定期进行魔兽的调查的话是很危险的。」
「这附近即使是共和国,也是边境中的边境。如果是北部一带的话还好,越过草原甚至要调查南部的山脉也很麻烦吧。因为南部并没有那么多人来往。」
「怎么会这样……」
贝伊鲁不由得惊呆了,叹了一口气。
确实没有多少人去南部山脉的。
正是如此,就连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一年的贝伊鲁,前几天才第一次去那里。
但是,虽说如此,也不能成为懈怠调查的好理由。
去采集草药的是自己真是太好了,如果阿托雷去的话会怎么样呢。
怀着对调查队的愤怒,贝伊鲁伸手去拿着装有红茶的杯子,让心情平静下来。
也许是传达了这种愤怒吧,戈登的表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幸好,夏天的时候会再次派遣调查队。在那之前,村长的想法是南部一带禁止入内。」
「夏天吗。要花很长时间呢。圣灵降临祭之后左右吗?」
「那就不清楚了。……说起来,亏了你能一个人打倒魔兽。那本来明明需要很多人才能讨伐的。」
「哎呀,运气真好。」
面对浮现苦笑的贝伊鲁,戈登扬起嘴角。
「不用那么谦虚。我从荷斯那里听说,牧师大人总是把我打得落花流水。不,非常感谢您教导犬子。最近我也很忙,没能好好地陪荷斯。我妻子也很高兴哟。」
「像我这样的人能教导练习吗?。我担心会不会因此染上奇怪的习惯。」
「那再见了。前几天有和荷斯交手的机会,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了。这也是牧师大人指导的结果。」
总觉得有点害羞,贝伊鲁挠了脸颊。
戈登突然好像想出了什么好主意似的,眼睛闪着光,探出身子来。
「对了,牧师大人。怎么样,就现在能只有一次较量也好。」

◆◆

移步到教会的宽敞的庭院里。
贝伊鲁和戈登单手拿着木刀相对。
对面上看起来很兴奋的戈登,贝伊鲁内心充满了叹息。
「可以吗,警卫队的工作呢?」
「没事,现在是午休时间。只是一点点就没问题。而且我也很在意。因为荷斯总是说『比父亲还要强』。」
「荷斯那家伙……」
贝伊鲁一边想着今天的锻炼要比平时更严格,一边举着木刀摆好姿势。
总觉得,贝伊鲁也提起了兴趣。
「贝伊鲁君,加油。」
从稍远的地方,听闻事情经过的露娜发出了欢呼声。
贝伊鲁用力地握住了木刀。
虽说作为神官多少积累了一定程度的经验,但贝伊鲁并不是用剑的高手。
总是在用神技战斗的自己,能战胜只以剑为武器战斗的健将戈登的自信老实说并不多。
虽这么说、
(不能输的……)
不管怎么说,露娜在附近看着。
不能让她看到不好的地方。
「那么,开始吗?」
戈登这样说道。
贝伊鲁微微点了点头。
两个人的身体就那样静止不动。
互相对峙着,看着对方先手的动作。
下一个瞬间——
「――呼!」
戈登先开始动了。
一踢地面,用锻炼出来的臂力一瞬间缩短了距离。
木刀切割大气,描绘出的路线没有丝毫犹豫,瞄准贝伊鲁的左腹部横砍过去。
「……呲。」
贝伊鲁马上把木刀换到左手,挡在必经之路上。
咔的尖锐的声音互相重叠着在木刀上,让两者的身体向后仰。
「喝啊!」
贝伊鲁立刻把重心放回了前面,然后跳进了身体还处于不稳状态的戈登的怀里。
在重整姿势的势头下,贝伊鲁竖着挥下了木刀。
那个速度异常快。
戈登用眼睛抓住了这个动作,脸上浮现出微笑。
「哼!」
戈登强行架起木刀,接受了贝伊鲁的一击。
相互的木刀十个字重叠,刀刃互相迫近。
贝伊鲁为了不让戈登逃走,在木刀上加大力气,戈登也为了不被再击溃,下半身用力地坚持着。
「――!」
较量只是一瞬间。
戈登倾斜着刀刃使贝伊鲁的木刀向下滑动。
不由得身体崩溃,朝着即将倒下的贝伊鲁的旁边转过去,戈登向那个毫无防备的背后猛击一拳——。
「喝、――哈!」
贝伊鲁并没有重整已崩溃的姿势,而是勉强着向前滚动。
一边在地面上旋转一圈,一边马上架好木刀,接住从背后逼近的刀刃。
贝伊鲁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接住了戈登的木刀。
两个人的位置关系和刚才完全相反了。
拼命压住变得粗暴的气息,盯着木刀前端的对方的双眼。
就连说话,也没有富余。
戈登露出了些许苦闷的表情。
现在没能决定性的一击很难受。
——不,既然都能防御住了,那对方的力量就在那之上。
到现在为止,在剑术方面,除了父亲以外没有输过的戈登,第一次在脑海中闪现出败北的两个字。
那一瞬间。贝伊鲁没有放过戈登意识到胜负走向的瞬间。
「喝――!」
两手用力,一口气推上去。
用尽全力,但是,戈登却没压制住。
贝伊鲁当场转动右脚,绊住戈登的脚。
被绊住脚向后仰的戈登这次完全维持不住姿势了。
没有留情地摔了下去,贝伊鲁把木刀轻轻地放在了戈登的脖子上。
「……认输。」
索性带着爽朗的笑容,戈登把木刀扔在一旁举起双手。
贝伊鲁终于大大地喘了一口气了。
「难以置信,比听到了还要在这之上的本领啊。我对自己的剑也有自信,但是必须要重新锻炼了。」
「没这回事,只是运气好而已。下次的话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
对于贝伊鲁的谦虚之言,戈登用稍尖锐的声音加了一句。
「没有下一次,因为是剑的世界,牧师大人。」
「…………」
在剑的世界里,胜利者对失败者的谦逊才是最大的侮辱,戈登用锐利的目光雄辩地诉说着。
贝伊鲁低下头,为刚才出言不逊地的发言道歉。
「辛苦了,贝伊鲁君!」
带着笑容跑来的是露娜。
贝伊鲁对她还以微笑。
然后,贝伊鲁再次将视线转向戈登。
「戈登先生,这次的较量条件并不平等。」
对于贝伊鲁的话,戈登露出了惊讶的眼神。
我刚才应该传达了这是侮辱的意思。
「因为我有不能输的理由。如果是对等的比赛,这个场上也没有戈登先生的夫人。」
一瞬间瞪圆了眼睛,然后紧接着就理解了他发言的意思,戈登愉快地扭曲了他的相貌。
「哼,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不,确实可能是那样。我也不能在妻子面前惨败啊。」
大笑了一阵之后,戈登站了起来。
「下次可以请您再和我较量吗?」
「是的,乐意至极。但是,如果下次能在圣女大人不在的地方的话就太好了。」
「那是当然。每次较量都赌上作为男人的尊严,稍微有点累啊。」
戈登一边点头,一边又愉快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