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16 去买订婚戒指

译者:澪灵

湿润而阴沉的空气笼罩着整个草原。
这几天,仍没停下来的雨敲打着教会的玻璃窗。
季节变换,初夏。
进入真正的夏天之前的这个季节几乎每天天上乌云密布,地上降雨。
对于为水灾而烦恼的诺迪斯村来说,这是个令人头痛的季节。
贝伊鲁一边用湿抹布擦着窗户玻璃,一边就这样眺望着外面。
――在他的背后。
在礼拜堂宽广的空间里,树木发出了「呜-呜-」让人恼火的回声。
贝伊鲁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去。
「……那个,查德先生。如果那么不安的话,可以稍微推迟一下不行吗?」
「那不行!这样一直拖到现在。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会一生背负着废柴小伙的污名生活下去。没错,不对,绝对是这样……」
「没那回事。」
对查德自虐似的样子不由得使人刮目相看。
一下雨,木匠的工作就会休息。
也许是连日下雨的缘故吧,最近几乎每天查德都会去教会,就这样坐在长椅上抱着头。
不用说这,初夏过去了,真正的夏天到来后马上就开始了的圣灵降临祭。
准确地说,当天进行的求婚。

工作的时候还可以排遣心情,但是一直工作也要休息,而且圣灵降临祭迫在眉睫,查德为了吐露不安而来。
虽然这本身没什么关系,但让人看到他在一旁烦恼到这种地步的样子,还是让人很在意的。
贝伊鲁停下擦窗玻璃的手,这次连身体都转向了查德。
「那么,必须做好觉悟。」
「不可能那么简单就下定决心的吧。所以才是废材牧师大人!」
「谁是废柴牧师,谁是!」
「是你啊,笨蛋!」
对于像孩子一样用手指着歪着嘴说粗话的查德,贝伊鲁也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看着两人的对话,露娜不由得扑哧一笑。
然后,若无其事地说一些缓和气氛的话题。
「这么说来,订婚戒指已经选好了吗?」
「……诶?」
面对露娜的提问,和贝伊鲁互相争吵的查德在一瞬间感到困惑后立刻脸色发青。
面对这样查德的态度,贝伊鲁也再次抽搐着脸
「不不不不不,不会吧。……诶,查德,难道是真的吗?」

◆◆

订婚戒指是男性在求婚时送给女性的。
这个戒指在教会等地举行的婚礼上供奉在祭坛上,在得到众神的祝福后,分成两半,戴在男性和女性的手指上。
因此,订婚戒指和普通的戒指不同,是由两个戒指组合而成的构造,就这样戴的话会太大。
——查德忘记准备那个婚约戒指,带着贝伊鲁和露娜两个人一起去了村里的饰品店。
途中,忘了准备婚约戒指查德被贝伊鲁欺负得有点消沉,一边嘟囔着「没办法了吧,我脑子里满是求婚的事。」一边打开店门。
从里面出现了穿着裙子稍短的年轻女性。
「欢迎光临。哎呀,难得呢。」
女店员一看到贝伊鲁和露娜,就好像从心底感到惊讶一样瞪大眼睛。
查德走近这样的她。
「我想订购订婚戒指。」
「恭喜。那么,请稍等一下。」
女店员笑着祝福,然后隔着柜台往里走去。
马上回来的她手里有几个戒指盒子。
「这是一般的订婚戒指的设计。请确认一下。」
「啊、谢谢。」
摆在柜台上,被催促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查德微微点头坐下。
您的预算是多少?
交货期呢?
等等,露娜和贝伊鲁在后面看着面对女店员的不断追问的问题结结巴巴地回答的查德,环视着店内。
戒指就不用说了,店内陈列着项链、耳饰等各种各样的装饰品放在店内玻璃柜中。。
当然,与大城市流通的商品相比,质量稍有下降,但作为在这个边境地区销售的商品,却是一级品吧。
贝伊鲁自己有点吃惊。
「你们俩位需要哪个呢?」
「欸?」
然后,女店员突然从柜台那里向环视店内的两人打招呼。
贝伊鲁不由得发出愚蠢的声音。
「你们两位不是也是来选戒指的吗?最近有很多情侣来求婚后一起看戒指的。」
「只不过是陪他一起来的!」
「是、是的。」
贝伊鲁慌慌张张地订正,露娜的脸涨得通红。
女店员一边歪着头说不是吗,一边马上回到了和查德的商谈中。
感觉难为情的贝伊鲁,咳嗽了一声后对露娜说。
「我去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
「好。好的。」
被贝伊鲁搭话的露娜微微地颤抖着肩膀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贝伊鲁像是要逃出来似的推开店门出去了。
被风吹起的雨仍下个不停,避着雨擦过去。
在小小的雨点上濡湿了牧师服,贝伊鲁深叹了一口气。
「呼吸下外面的空气,在这种下雨的情况下到底要吸什么啊……」
感觉露娜也看穿了自己拙劣的借口,脸上充满了害羞。
突然,刚才查德的说的「废柴牧师」一词在脑海中闪过。
「呃,不用别人说我也知道……」
瞥了一眼透过窗户看了一下刚刚走出的店内。
好像是被查德叫去的露娜,在他旁边看着订婚戒指。(翻:兄弟,你被绿了www)
瞥了一眼她的后背,从店内移开视线后,贝伊鲁仰望了乌云笼罩的天空。
◆◆

把湿了的衣服轻轻擦拭后回到店里,查德轻轻地招手。
我走近他说到底有什么事,他拿出了两个戒指盒子。
「觉得哪个好?」
「我觉得问我也没什么参考价值。圣女大人选择哪一个?」
看着再次看店内饰品的露娜,贝伊鲁问道。
「这个吧。」
「那么,就选这个就行。交给女性选择的话一切都会顺利的。」
「这是一个难得的教诲。不愧是牧师大人。」
面对查德开玩笑的说法,贝伊鲁耸着肩膀。
实际上,贝伊鲁的这句话也是借用了别人的话。
查德似乎是接受了贝伊鲁的说辞决定选这个戒指,并将「选这个」戒指盒子递给了女店员。
就这样,查德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在贝伊鲁的旁边捅了一下。
「对了,贝伊鲁。虽然作为今天的回礼,但是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好事?」
查德那副笑嘻嘻的表情很奇怪,贝伊鲁惊讶地侧耳倾听。
于是,查德指着柜台上摆放的戒指盒子其中的一个。
「圣女大人最在意的好像就是这个。刚才顺便问了一下。可以作为以后的参考。」
「……上次那件事没有惩罚够吗?」
「啊,那时候真是对不起了。但是这次对贝伊鲁来说也是有益的吧。」
查德表情痉挛着。
前几天的一件事。趁贝伊鲁不在家的时候,查德给露娜灌了奇怪的知识,之后贝伊鲁去了莫顿家,拼命阻止了向雪莉的告状,这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对查德的辩解贝伊鲁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但是,没有进一步追问查德,或者是对他来说已经算回答了吧。
「? 怎么了?」
听到两人吵架的露娜走近问道。
贝伊鲁慌忙地站在戒指盒子前面在她面前藏了起来,站在那里说「没什么!」掩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