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17 夜还很长哦

译者:澪灵

进入了真正的雨季,开始习惯了一天到晚唰唰的雨声震动鼓膜。
贝伊鲁在事先准备好的麻袋里装上土。
这个时期,周围山脉上积存的雨水流入草原,浸水灾害频发。
为了防止这个正在做沙袋。
「——好吧,这样就差不多可以了吧?」
呼的喘了一口气,贝伊鲁把装着土的麻袋口系上。
他周围已经堆满了准备一样的沙袋。
结束了袋子口扎好后的贝伊鲁在这样伸了个懒腰。
因为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持续工作,所以一边轻轻地拍着疼痛的腰,一边干劲十足地说「那么」。
做完沙袋后,接下来必须把这个沙袋放在教会的周围。
刚才休息的时候顺便吃了午饭,所以很有精力。
一口气举起多个沙袋,运到教会外面。
雨依旧下得很大。
工作中会被淋湿,但是没办法。
为了尽快结束,贝伊鲁再次重新活动,把沙袋放在教会的墙壁旁边。
然后,混杂着雨声从教会入口传来「嘿哟」的可爱声音,贝伊鲁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看向那里。
一看,教会里准备好的一个沙袋,看起来很重的样子。露娜拼命地用全身力气去搬。
「圣、圣女大人!?」
急忙跑过来。
于是,露娜抬起头,带着抽筋的笑容说「贝,贝伊鲁君……」漏出痛苦地声音,在那个姿态快要崩溃的样子——被跑来的贝伊鲁支撑着。
「圣女大人,你在干什么呢……」
边抢夺露娜拿着的沙袋,贝伊鲁一边惊讶地斥责着。
于是,露娜沮丧地低下头。
「一直让贝伊鲁君工作真是不好意思……」
「力气活是我的分内。好了,圣女大人请回到教会里面。会感冒的。」
「好、好的……」
用很强烈的语气,但是带有安慰的话让露娜回到了教会里。
在途中,露娜看到了在下着雨的时候背着沙袋的贝伊鲁,悲伤地低下了头。
但是,立刻像想出了什么好主意一样,眼睛闪闪发光,快步向教会的入口走去。
然后拿着放在那里的伞回到了贝伊鲁的身边。
「……?」
沿着教会的墙壁设置着沙袋的贝伊鲁,突然发现降在自己身上的雨停了下来,怀着不可思议的心情抬头仰望。
「圣女大人……」
注意到露娜为了保护自己不被雨淋到,惊讶地叫了起来。
「这样的话可以吧?」
这样微笑着的露娜,贝伊鲁耸了耸肩膀。
她很温柔,对让自己一个人在雨中工作感到有罪恶感,这点我很清楚。
看着这样开心的露娜,贝伊鲁回笑道。
「我知道了。那么,拜托了。」
「好的!」
接受了满脸笑容的露娜,贝伊鲁再次开始工作。
过了一会,突然发现露娜的肩膀淋湿了。
「圣女大人,能关心我真是太好了,但是如果圣女大人自己被淋湿的话就没有意义了。请再靠近一点。」
「呃,对,那个,有点不好意思……」
「……呃。」
露娜面颊绯红地这么说,贝伊鲁不由得低语起来。
仔细一想,这种情况就变成了相合伞,贝伊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也红了。
为了不让露娜看到这张脸,贝伊鲁继续说道。
「我、我不在意。如果圣女大人感冒的话,就本末倒置了……」
贝伊鲁隐藏害羞这么说着,露娜的脸稍微鼓了起来。
虽然那真是很遗憾。在贝伊鲁听不见的小声嘟囔之后,露娜慢慢地把身体靠近了贝伊鲁。

◆◆

顺利地将沙袋堆在教会的墙壁周围,吃了晚饭的贝伊鲁在自己的房间锻炼肌肉后淋浴。
晚饭前为了洗被泥弄脏的身体而淋浴,但因为锻炼肌肉而出了汗,结果又陷入了再次沐浴的窘境。
最近开始痛感自己体力不足的每天的必修课,但最初来到这里的那天还不久,好像没有很好地融入生活节奏。
(好了,也慢慢习惯了吗?)
离开浴室擦着身体,不经意间贝伊鲁把视线投向了眼前的镜子。
他那紧实的身体上留下了好几处旧砍伤。
那是神官时的受的伤痕。
其实受的伤比这旧伤还多,但是有一次受伤时在那一天就完全治好了。
不用说,自从和露娜相遇之后。
作为神官的任务和继续监视她的任务的贝伊鲁,有一次被露娜责备了那些伤痕,然后用她的力量治好了。
从那以后,每次有事她都会治疗贝伊鲁的伤口——。
(一般来说,不会去治好抓住自己的集团的同伙的伤吧。)
因为她真的很温柔,贝伊鲁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穿着白衬衫回到教会的食堂,露娜一个人在那里喝茶。
在向她打招呼的那一瞬间——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声。
「——咿呀。」
露娜反射性地在那里跳起来一样地肩膀颤抖,发出小小的悲鸣。
在那之后,双手放在胸前,让心情平静下来,注意到贝伊鲁就在身边。
「贝、贝伊鲁君。」
「现在回来了。……那个,没关系吗?」
「什、什么?」
「什么怎么,你不是被雷声吓到了吗?」
面对贝伊鲁的话,露娜的脸凝固了,马上挺起了胸膛。
「完、完全不会吃惊的!雷声什么的很平常的。」
「呃,但是现在。」
「很平常的!」
「好、好的。」
在奇怪的地方那么固执,贝伊鲁一边苦笑一边去厨房取些饮料。
这时,雷声再次响起,从后面传来了「咿呀-」的悲鸣。决定还是当作没听到吧。
◆◆

之后,在和露娜闲聊的过程中,夜深了,两个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大约六张榻榻米大的私人房间的窗边的床上,贝伊鲁看着窗外。
有时能看见天空中闪电伴随着雷鸣。
我呆呆地想着圣女大人没问题吗,突然房间的门被咚咚地敲了一下。
「嗯?」
到底怎么回事,贝伊鲁一边觉得不可思议,一边从床上下来走向门。
慢慢地拉开门,走廊里果然是有穿着睡衣的露娜。
不知为什么抱着枕头。
「怎么了?」
「那、那个,今晚……」
「? 什么?」
到了后半段声音变小听不清楚,贝伊鲁歪着头。
过了一会儿,一直低着头的露娜抬起了头。
「那个,只有今晚可以一起睡吗?」
「……欸?」
对于突然的请求,声音不由得漏出了。
这时,雷鸣再次响起,露娜「咿-」地抱住了贝伊鲁。
看到她那样的态度,贝伊鲁苦笑了一下。
好像因为害怕打雷,一个人睡不着。
「好啊。因为我也有点害怕,如果圣女大人和我在一起的话就放心了。」
「真、真的吗?」
「是的。」
贝伊鲁对着用湿润的眼睛仰望着自己的露娜强烈地点了点头。
当然,贝伊鲁并不害怕打雷。
把露娜叫到房间里的贝伊鲁指着床坐在了附近的椅子上。
「请使用。」
「欸?但是,贝伊鲁君。」
「我就在这附近随便睡吧。请放心,我可以坐在椅子上睡觉。」(K423:靠,你这个废柴牧师。)
贝伊鲁这么一说,露娜似乎有点生气的样子抓住了他的袖子。
「与其让疲惫的贝伊鲁君去那种地方睡,我还不如在那里睡觉。」
「不,那到底是……」
「那么,请来吧。」
这样说着,强行把贝伊鲁带到床上。
然后,露娜一上床,就把被子拿起来,在它旁边留出空间。
「来。」
带有稍微往上蹭的声音被催促着上床,贝伊鲁很是困惑。
虽然贝伊鲁觉得不管怎么说那个都不好,但另一方面,也知道她倔强的事情,这样下去事态就完全无法进展。
犹豫之后,贝伊鲁屈服了。
「失礼了。」
慢慢地躺在她的身旁。
明明是睡惯了的床,不知为何总觉得比平时硬。
因为是一个人用的床,贝伊鲁的肩膀碰到了露娜的肩膀。
感觉到了那种温暖,心里扑通扑通的,贝伊鲁硬闭着眼想要马上睡着。
◆◆

露娜因为贝伊鲁就在旁边,所以即使打雷也不会感到吃惊全身能放松地打盹,心情很放松,但马上就想到自己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在被子里红着脸。
旁边就有贝伊鲁。
……我觉得这个样子就和往常一样,但就是今天在这种地方看着他。
一方面努力凝视天花板,另一方面时不时地侧视着视线,就能看到贝伊鲁的侧脸。
慌慌张张地移开视线,凝视着天花板,然后又将视线移了回来——。
在继续那个无尽的过程中时间流逝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睡意非但没有增加,反而越发清醒过来,心脏的跳动也开始加快。
「贝、贝伊鲁君……?」
露娜放弃继续睡下去,至少要缓解这种紧张感,于是向贝伊鲁搭话道。
但是,没有回应。
「难、难道已经睡了吗?」
这个问题也没有回应。
侧耳倾听,便能听到嘶嘶这样有规律的鼾声。
「…………」
全身一下子酥软了。
知道只有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后,紧张感一下子就消除了。
同时,也有点不释然。
紧张的只有自己,不知为什么很不甘心。
「……贝鲁君真的是坏心眼。」
露娜好像在说要报仇似的向贝伊鲁改变姿势,抓住了他的左臂。(K423:哦吼。)
一边感受着那份温暖,一边被他的呼吸引导着,露娜终于睡着了。
◆◆

「……终于睡了吗。」(K423:好家伙www)
确认了从露娜那里听到了睡觉的气息,贝伊鲁呼了一口气。
不喜欢一直假装睡觉。
为了不惊醒露娜,慢慢地从床上出来,再次吐气。
露娜在床上睡得很舒服的舒缓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她,贝伊鲁也放松了表情,发了一句牢骚。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睡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