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诱捕01

  蜂鸟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诡异的沉默氛围在四周蔓延,他的眼底映着幽幽的蓝色光芒,亮白色的八个数字尤其显眼。

  那是他办公室里的电话。

  蜂鸟手指一滞,按下了接通。

  ***

  蜂鸟赶回警局,一大群年轻警察正为最近的案子忙的焦头烂额,他无心理会,径直走向里间的办公室。

  属于他的办公领土此刻被一个陌生人占领,本应严肃的警服外套被懒散搭在肩上,黑色长发随意披散,女人姿态慵懒,二郎腿翘得欢快。

  眼前有一串串数据流涌动,识别结果很快反映在虚拟屏幕上。

  眼前的女人是他的贵族上司,在外界传闻中英姿飒爽的千金小姐——堕姬。

  蜂鸟关闭了界面。

  半年前他见到的堕姬应该是利落的白色短发,黑色外套从来整齐服帖,坐姿规矩端正。

  眼前的女人完全是这些特征的反面。

  然而基因序列的识别结果却不容辩驳。

  霸占他办公座位的人随转椅转过身,女人细眉轻挑,左边眼睑下方的黑色编号刻痕斑驳。

  女人朝他露出一个颇为遗憾的笑容。

  某些记忆从脑海深处陡然复苏。

  一个称呼脱口而出。

  太阳穴一阵刺痛,第一个音还没落下,蜂鸟口中的字硬生生转了个弯。

  他改了口。

  「叛逆。」

  叛逆瞳孔紧缩,显然对蜂鸟的称呼感到震惊。但是她很快恢复了表情,一瞬间紧绷的躯体也放松下来。

  「难为你还记得我。」

  蜂鸟默然。

  他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个女人的痕迹,刚刚脱口而出的称呼只是不自觉就叫了出来。

  仿佛是印刻在身体上的本能。

  对于蜂鸟来说,他并不认识眼前的女人,他的记忆起始于十三年前的一个雨天,那场混乱、喧嚣、冰冷的雨是他身为自己的源头。

  但从目前的状况推断,他们从前貌似关系斐然。

  蜂鸟迅速做出判断,没有否认女人的话。

  果然,叛逆接着对他透露了更多的信息。

  「有出息了,居然考上了警校还当了警察。不容易啊,吊车尾。」

  「可是呀,」她轻嗤一声,站起身向蜂鸟走进,几乎快要贴上他的胸膛,「我要是你,当上警察拿到手铐的第一件事——」

  叛逆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副手铐,慢悠悠地铐在蜂鸟的手腕。她的动作过于自然,蜂鸟反应慢了一拍,后知后觉双手已经被紧紧束缚。

  她接着说。

  「绝对是铐上我自己。」

  叛逆眉眼弯弯,好像只是在对他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然而对于蜂鸟来说,这已经超出了玩笑的范畴。

  于是他神色骤然冷厉,抓住了叛逆纤细的手腕。

  「解开。」

  「你以为我是在对你开玩笑么?」

  叛逆沉下脸色。

  手腕被捏的发疼,叛逆也不躲,她用自由的那一只手举起一份文件。

  「自由意志所属警卫队长蜂鸟。」

  女人面无表情宣布。

  「你被逮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