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熵增01

  最后是一通来电解除了餐桌上剑拔弩张的气氛,警局通知他们尽快赶到警局。

  「看来有人不希望我们这么悠闲呢。」

  叛逆细长手指理着袖口,金色的袖扣闪闪发亮。

  蜂鸟总是不能跟上叛逆的思维,一如此刻。明明上一秒还在针锋相对,却能立马转变情绪和表情,将发生的事抛之脑后。

  叛逆率先起身,走到门口时她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男人。

  「你觉得,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是独立的个体?是不同的存在?」

  他点了头。

  叛逆也点头,随手扎起了漆黑柔顺的长发。

  「那样最好了。」

  她扣上了制服外套领口处的纽扣,第一次允许这套不太合身的衣服勒得她喉咙发痛,喘不过气。

  「走吧,开工了。」

  ***

  「这是中央区派来的犯罪心理学专家,幸。协助我们进行凶手的心理侧写。」

  被介绍的人看起来非常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出头,一头金色短发格外引人注目,左侧刘海还有两绺挑染成了红色。他一身白色T恤,印着街头涂鸦风格的图案,双手插兜,看起来不像心理专家,倒像一个来旅游参观的小少爷。此刻这个大男孩笑眯眯的,隐隐约约露出右侧的小虎牙。

  「幸会,幸会。」

  「这位是来自中央区的督察,堕姬小姐。这边是我们局里的警卫队队长,蜂鸟,也是这些案件的主要负责人,案件的相关细节你可以找他了解。」

  蜂鸟向幸伸出了右手,「你好。」

  幸扫了眼蜂鸟伸出的手,朝他笑笑,「不好意思,我是左撇子。」说完他转向叛逆,「久仰大名啊,大小姐。」

  叛逆没回他,反倒是充当介绍人的副局长狐疑看着他。

  「你认识督察?」

  「认识。堕姬大小姐啊,核心高官的走狗嘛。」

  中央区地域辽阔,科技发达,各族势力盘根错节,拥有中央区最高权限的势力被称为「核心」,其余势力则统称为「脉络」。

  一时间,空气凝滞,副局长只觉得头皮发麻,堕姬家世显赫,又身居要职,得罪她很可能会连累到自己。他瞪了一眼幸,幸于是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不对。」

  副局长点点头,赞赏年轻人的眼力劲。

  幸慢悠悠补充。

  「是忠犬。」

  副局长:「……」

  杀了他吧。

  副局长战战兢兢地去观察叛逆的反应,正好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完了。

  他内心咯噔一下。

  他只好给蜂鸟递了一个求助的眼神。蜂鸟看了眼时间,挡在叛逆身前,隔绝了幸的不怀好意。

  「时间不早了,去现场吧。」

  一只手扒开了蜂鸟的身体,他顺从后退。叛逆脸上是一派温柔笑意,「但愿你能帮忙早点破案,专家。」

  「当然。」

  幸回敬她。

  「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