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愧疚化身

“呐,布雷德,”我缓缓发出颤抖的声音,对布雷德,说着“不对哦,不对啊,你那时候说的不是这些啊。你那时候担心地对着我说害怕我再一次地死去,害怕看见我死亡的样子。”


“.........”布雷德沉默着。


“我很惊讶哦,你想了那么多的事,你从以前就一直被大人们说是个早熟的小鬼,我一直,一直把你当成兄长看待,我真的很敬佩你,你很聪明,又强大。当我陷入政治的激浪时,是你将一切解决,提出了让人都接受的提案,”我视野越来越模糊,声音也跟着断断续续的,但我不在意,继续哽咽着,说着,“当我陷入危机时,是你的魔法救了我;当...当我...我不安的时候,你总是在我身旁激励着我,”我有些说不下去了,“当我,第一次死亡的时候,你为我哭泣。你.....你就像我们队伍的指标,拜托了,回想起来吧,像往常那样,指引我吧......”

不知觉间游览车早已消失,我趴在地面上,布雷德就在面前听着,莱雅在后方看着。

“真遗憾。”布雷德的这句短短的话,却让我坠入深深的,绝望之中。

“欸.......?”我愣愣地抬起头,双膝跪地,手臂无力地垂下。

突然,布雷德的身体发生巨变,两颗眼珠子就像是松掉的钉子般掉落,左手臂断裂只靠一条血丝勉强还连着身体,胸前敞开着大洞,漆黑的液体像是代替血液般流出。

“哇啊啊啊啊!”我叫喊着,拼命向后爬去,头往后转去,只见全身受着撕裂般的伤口的莱雅站在我的正后方,头颅上缺了个口,和布雷德一样流着漆黑的液体。

“啊啊啊啊!!!!!”我狼狈地叫喊,向后方爬去,求生欲瞬间支配我,脑海里陷入走马灯,寻找能突破眼前困境的办法,死亡在向我招手。

紧接着,漆黑的液体化为触手,快速地飞扑而来,紧紧缠绕着我的脖子。
“喀,啊....啊...”窒息的痛苦令我呻吟,双手抓着缠绕着的触手,企图将它抓下。
脑袋开始缺氧,视野模糊一片,耳鸣的不适,疼痛的脖子,令我流下泪,眼珠张得流出血,死亡的到来即将降临。挣扎的力道逐渐消失,光线彻底消失,死亡怀抱着我,意识坠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