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苏醒之后,恶心的现实

苏醒过来,意识回归,迎接现实,眼前却是黑压压一片,所处空间有一种悬浮感,就像是在梦里一样......

不!这里不是梦,我强烈的感觉着,往前摸了摸,是一面软绵绵的墙壁,我意识到自身所在是于液体之中,至于打破眼前的墙似乎是可行的。

我屏住呼吸,在手臂上蓄力,一拳将墙壁打破。

我随着液体从被我打破的洞口流出
“咳,咳,哈,哈,哈,哈.....”
长久呆在里面使我手脚无力,我坐在地面上喘气。

回头一看,原来把我困住的是一颗茧,一旁有着由类似玻璃的东西还有一堆导线组成,茧的上方还有一颗像是心脏的东西在跳动。

“.....真是恶心的玩意。”我发出感想。

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房间,没有任何的摆设,只有那令人作恶的仪器。

“啊哈哈,真的逃出来了啊...”从那个梦境里....

休息了许久,我站起身子,向着房间的门走去。

把手放在门把上,冰冷的感觉迅速爬上我的脊椎,我有些吓到,把手缩了回来

“.....怎么这么冰啊...”一声感慨后,我深吸一口气,迅速转动了门把打开了门。

呼.......眼前是条长廊,甚至让人产生没有尽头的错觉,空无一物,只有冷风不断从从长廊的对面吹过。

“....到底发生什么了?”很奇怪,非常奇怪,在我攻进魔王城里的时候,是有上百,甚至上万只魔族存在的,但是现在连一只虫子也没有,更不用说魔族了。

我继续往前走,一边警戒着四周,但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连一丁点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黑暗的长廊,寂静无声的长廊,诡异的感觉令人不快。

走了许久,我终于在尽头看到了一丝丝的光线,我有些安心的加快脚步,迎接光线的到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阔的大房间的地方,除了些许魔族装饰品挂在墙上,还有书架上的书籍外,剩下的只有一面染上大片血迹的白墙,以及手脚异常修长,浑身惨白,脸上只有一张野兽般的嘴染上血迹在吃着一只魔族,嘴里的牙齿外露的一只怪物。

喀叽,喀叽,骨骼粉碎的声音

斯拉......肉块从身体剥离的声音

咳泊,咳泊,内脏爆裂的声音

鲜血喷涌而出,尸体......看不出来是尸体的东西在被啃食,只有靠那根坚硬无比,魔族标志的角,我勉强看得出那是魔族。

喀塔.....我有些颤抖的双脚踢到了脚下的小石头,要不是我早在战场上习惯了血肉和鲜血的味道恐怕我早就跪倒在地呕吐起来了。

怪物停止了进食,把那恶心的头颅抬起,我这时才发现不止是四肢,就连其脖子都是异常修长。

紧接着,怪物的头180度地转过来。

“叽啊咯咯咯啊啊啊!!!!!!”异常纤细的尖叫令我不适的掩盖耳朵。

叽啊啊啊啊......

叽咕噜噜噜噜.....

恶心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我忽视涌上心头的厌恶感,迅速对怪物作出反应。

只见怪物像是蜘蛛般粘上墙壁,将墙壁作为踏板奋力跃向我的位置。

我立马往左边闪避,并在闪避的过程中将扑面过来的怪物踢向一旁。

"好硬!!"刺痛的感觉从踢到怪物皮肤的那只脚传达过来,我不予理会,冷静地看着怪物的动作。

怪物被踢至长廊翻滚了两圈后稳住了身题,四肢着地,再一次扑面而来。

若是一般人在其第一击就早已命丧当场了吧,但我是勇者,身体能力早已算是世界最强。

我一手抓起那恶心的脸庞,并一拳将怪物的胸口打穿了一个大洞,奇怪的是没有任何液体从中喷出。


我赶紧把这令人作恶的尸体丢到一旁,从远方传来的声音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停过。我感知着周围的气息,在原地等待下一只怪物到来,在不知道前方地形的情况下迎战对我方太过劣势了,再加上怪物敏捷的动作以及一些未知因素,在原地迎战也许是最好的对策。

突然的,怪物的吼叫声停了下来,再次到来的寂静却让我更加不安。

嗒,嗒,接踵而来的是两声的脚步声。

我屏住呼吸,在没有凤凰剑的状况下,我能使用的魔法有限。我准备着圣光魔法,对即将要来的威胁做出准备。

脚步声越来越大,那个人.....不知道是否是人即将出现在我的视野。

一个人就这样走到了面前,虽然还没有看清,但我还是将圣光魔法发射了出去。强烈的射线向目标飞驰。

碰!!!巨大的声响随即响起,烟雾弥漫。我紧张的看着,一点都不敢大意。

–——无声的剑气划散了弥漫的烟雾,凄美的斩击让我分外眼熟,烟雾因斩击而散开,我也看清了底下的人物。

黑发黑瞳,手里拿着一把大剑,披着一身黑色大衣,身高与我相等,俊俏的脸庞就如斩杀沙虫的少年与梦里的大姐有几分相似。

"......醒来了啊,比我预期的快了一些。"他看着我这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