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部分真相

     “大姐.......?”我试着用梦里的记忆来称呼他。

“大姐.....?啊,你是说梦里的记忆啊,别这么叫我了,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他摆了摆手,拒绝着这项称呼。

“.....嗯。”我暂且答应了他,要不是他,我可能还不会注意到梦里的不协调感,永远都无法醒来了。

“.....你有很多疑问吧,边走边说,”他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毕竟你睡了20年了。”

“什......么?那么久了吗?”20年已经过了?体感却只感觉短短几天而已

这很糟糕,若是真的的话,那———

“外面怎么了?世界怎么样了?”我急切想要知道答案,严峻的现实让我留下冷汗。

“.....跟我来。”无视我的问题,他回头从过来的地方再次回去。我赶紧加快脚步跟上,继续问,“到底怎么了,世界发生什么了?刚才的怪物又是什么?魔王城又是.....”

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我,示意我闭上嘴。


“叽嘎啊啊啊啊啊!!!"怪物的咆哮从一旁传来,紧接着,一道形态诡异的身影窜出,猛扑向他。

砰叽!头颅爆裂声传来,一眨眼的功夫,怪物就像是苍蝇一样被他的大剑拍扁,身躯倒在地,四肢还在不停挣扎。

"这个世界早就灭亡了,现在到处都是这种怪物。"他平静地说着,还踢了踢怪物的残骸。

".....果然是这样啊......"在听到我沉睡了20年后,我早已有了预感,但是————

"怪物是从哪里来的?最开始的时候可没有这玩意儿啊。"

"怪物就是魔族,你应该早就明白了吧,在你们的贤者死的时候,魔族变得暴躁就是征兆。"他踏出脚步继续往前走,我也继续跟上。

"幸存者呢?还活着的人在哪里?"我迫切的寻求答案,若是最坏的情况的话—————

"没有那种东西,死光了,不管是什么种族,全都死了,现在还活着的只有魔王和勇者,其他人全都死了。"没有任何慈悲,将残酷的真相告诉了我。

"怎.......怎么会.....不是还有神明吗,神兽呢?龙王呢?怎么可能会只因这种怪物让所有生灵全数灭亡啊?"

我焦躁的说着,但他只是皱了皱眉,说着

"全部都死了就是事实,这世界所有神与神兽几乎都被污染了,然后我就杀了它们,就只是这样而已。"

"污染?杀死神兽?你到底是...."真相依旧不明,只有疑惑不断增加。

"这不重要,好了,你先拿着。"他打断了我,随后他身旁的大剑凭空消失,再从消失的地方把凤凰剑变出来,随后丢到我手中。我慌忙接起,看着昔日的战友回归,我有些安心。

"我的工作差不多要结束了,之后的事,和魔王谈一谈就知道了,等谈好了之后,我就将恢复这世界的方法告诉你。"停下脚步,此时的场景早已切换至魔王城大厅里,曾经广阔的空间,绚丽的装饰此时此刻却是死气沉沉,毫无生气,墙壁凹一块少一块的,地面也凹凸不平,整个大厅破败不堪。

"和魔王谈一谈?!开什么玩笑?!他可是杀了萊雅和布雷德啊!!甚至在梦里幻化侮辱他们而你还让我和他谈谈?!"我有些歇斯底里朝他吼道,愤怒的情绪湧上心头,怒气显露在脸上。

".....之后你就知道了。他现在就坐在那里。"他指了指大厅的正中央,一张木桌和两张朴素的木椅放在那里,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坐在那里的是一名有着紫色瞳孔,一头黑发的青年,披着一件破破烂烂,敞开的黑色斗篷,底下只穿着件白色衬衫,其貌不扬,一点魔王的气质都感受不到,显然对此有自知之明,当初便是如此欺骗了我们一行。但与当初不同的是其头上的角,不规则的形状显得突兀。

魔王百般无聊地望着远方发呆,注意到我的视线后,他把头转过来,朝着我微笑。

“.....总而言之,去和他谈谈吧,我个人希望不通过战斗解决这件事,毕竟都快要结束了呢。”他喃喃地说着。

“.....行,我就信了你了。”若是恢复世界的方法是真的话,就有拼上命的价值。

“那就拜托你了,我还有其他工作。”说完,在他一旁的空间被撕裂,一道门显现出来,随后他准备踏进门里离开。

“等等!”我叫住了他。

“怎么了?”他目无表情看着我。

“.....谢谢你。”如果不是他我现在还注意不到违和感,傻傻地沉浸在梦里吧。

“.....要谢就谢圣女吧,我只是工作需要而已,圣女可是实际意义上的从冥界返回来了呢。”他婉拒我的道谢。

“......啊当然了。”我这么答后,他便跟着门一起消失了。

虽说对眼前的场景与他口中的冥界感到一丝疑惑,但有比这跟重要的事。

我走到魔王的面前,粗暴地拉开椅子,不悦地坐在魔王面前。

“.....那么就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勇者哟。”魔王诡异地微笑对着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