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世界的起与终

面部大面积烧伤,定睛一看就会发现,四肢早已烧成焦炭,在没有任何防御下,承受住了我的一击却还活着。尽管如此,离死亡也不远了。


远方的魔王,气息尚未尽,手上的链刃破败不堪,只剩破碎的金属与些许魔力张扬着曾经的辉煌。


城堡因战斗变得坑坑洼洼,曦光从被破坏的洞口照入,原本漆黑、阴森的城里亮起,如同转明的夜晚。


“哈.....哈...哈..”我大口喘着气,身上火焰化为点点星火消散,耗尽了魔力与体力的一击,结果便是狼狈的坐倒在地。


世界终结一战的结束,此刻,勇者的旅途即将画上句点。


因奈米而存活的魔王,用他那空洞的眼神望着亮起的天空。


“.....你赢了。”


我深吸一口气,踏出脚步走到魔王面前,低头望着他。


“我收回之前的话,走投无路的王。”


魔王没说什么,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视觉。


随即,一旁的空间扭曲,一位黑发黑瞳的女性走了出来。


“使者...”我转过头去,望着她。


“结束了吗?”以女性来说相对低沉些的声音道出。


“嗯,结束了。”我点头。


“......”


使者沉默着来到魔王面前,空无一物的手中像是变戏法般,一朵透明,闪着琉璃色的花朵出现在她手中。


“退后些,我要哀悼了。”


遵从使者的话,我稍微往后了几步。


“走投无路的王啊,”身旁的空气闪耀着淡紫色的光芒,“曾以魔王之名拯救世人,又以魔王之名祸害此世,”琉璃色的花瓣飘散着,“愿你来世重获新生,”花瓣轻轻落在魔王身上,紧接着开始化为光点逐渐消散,“再见了,索留香,愿晶灿之辉永眷顾你。”


“菱.....” 

魔王最后一刻小声的嘟囔传到耳边。若是不仔细听的话是不会听到那声音的吧但在此刻寂静的哀悼中,这声音却格外明亮。 


最后,彻底消散。 


“...唉....”使者轻叹了一口气,越过还在发愣的我说道,“走吧,去将灭亡的世界跨过不属于它的命运。” 


回过神,转过身去,将魔王的身影烙在脑海里,往后走去。 


——————— 


在走出城外后,我才发现虽然天空被太阳照耀着,却依然弥漫着黑色的流体盖着,像是无法被彻底照亮着一般,光与暗的界限模糊不清。更为重要的是,那流体带来的压迫感,令我有些难受。 


“这是....什么...?” 


“是污染。在世界之核寿命将至之时便会释放的物质,索留香的世界就是这样。” 


一面跟着使者,我们开始对话。 


“索留香是....?” 


“魔王的名字。”使者简短的向我说。 


“他的世界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啊?” 


“.......你还是别管别人世界的事要好,管好你自己的世界就行。” 


“......”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稍久,我和使者也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却迟迟不见目的地。 


“仪式要的媒介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在不远处。”使者像是看穿我的疑惑般为我解答。 


“.......果然,还是要献上性命吗...?”问出深藏于心底的疑问。 


“嗯,不只是这样,你将要献上的是你的故事以及存在。” 


“故事和....存在?” 


“简单来说,不会再有人记得斐尼斯这个名字,也不会有人记得你所做的一切,这样说好了,世界将会重置,这是拯救这个世界的,唯一办法。” 


这过于震惊的事实让我不禁瞪大了眼睛,我开口, 


“重置....?不是复苏吗....?” 


“原本这个世界是不会出现魔王的,不该出现,但现在出了差错,而我的工作就是处理,命运出了差错后就无法逆转了,所以只能彻底终结之后,再重新开始。” 


我沉默了,本想说出点什么,但复杂的心绪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已经到了。” 


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前方,琉璃色的花朵以剑为中心生长,周围悬浮着幽蓝的灵种仿佛被吸引般环绕着,这般绚丽的光景令我不禁看得入迷。 


“生之剑.......,是生命能量的呈现方式之一,重置你的世界的方式便是献上你的所有,启动生之剑的同时将这个世界的核心摧毁,然后世界便会从头开始运转。” 


使者为我解说着。 


“.......我明白了。”我带着有些沉重的心情回答,但奇妙的是我对此没有丝毫不安,也许是生之剑带来的能量令人舒适,也许是使者的话中带着与魔王不同的说服力,亦或者是...... 


“.....做好准备的话就将你身上不死凤凰的能量输入.......我还有很多工作。” 


使者稍微催促着我,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向前。 


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我走得很慢,有些犹豫,转念一想,勇者挺起胸膛为世界画上句点。 


世界终结的悲鸣,世界起始的足迹。 


手掌触碰了剑,一切都将献上。 


随后,庞大的能量涌出,金黄色的火焰中夹杂着微微幽蓝色的光芒。 


感受着身躯逐渐消散,眼皮也越来越重。 


在这最后一刻我听见了清晰的,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害怕吗?”女性的声音。 


“不安吗?”男性的声音。 


我微微笑了,回答道,“说过了,有你们在。” 


像是看见昔日的他们,随后永远消失。 


往后,剑,魔法,勇者,贤者,圣女以及......魔王永远不再存在人们心中。 


除了那,孤单的一人除外。 


————————— 

“.......愿晶璨之辉永眷顾你。”


看着勇者消散,我的工作到此结束。我拿出一本笔记,把[世界编号762:斐尼斯]的字样划掉。随后写下,[世界编号1333:(名字未定,核还未有名字)]。 


我合上笔记,打开世界的裂缝,向着下一个工作走去。 


即便听见了三位小孩的嬉闹声,我也不加思索地离开。 


毕竟我的工作是永远不会结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