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宮內轉移的覺醒(搬ESJ的)

27 一年前的緣由

译者:翻譯:suferdia 搬運君:海獺

標題本來是 一年前的事情經過,我想跟原文一樣用兩個字,就用的緣由,不知道讀起來會不會奇怪

一年前、剛從高校畢業的我立刻取得了冒險者資格並開始挑戰迷宮,跨越了50%獲得率的障礙並成功得到了狀態值。


 那時覺醒的技能就是獨有技能『迷宮內轉移』。

 転移系的技能在那之前從未被確認到過。

 硬要說的話也有從迷宮返還時的轉移魔法、但那嚴格來講不是技能、不能被人為發動。

 也有因為這個原因、我的技能當時備受矚目。


 不用說來自冒險者們的關注、也有來自各種各樣的公會的邀請。

 這其中的一人就是他――風見 信。


 風見和我一樣覺醒了獨有技能、被各種各樣的公會邀請。

 然而、他說他不打算加入任何公會。

 從他那里聽到的理由如下。



『我想建立自己的公會。數年來、國內排名上位的公會幾乎沒有變動。我對這樣的現狀感到很惋惜。那麼、為何不讓我們這些擁有特殊的力量的人一起協力、超越那些上位的家夥呢』



 因為這個理由、他好像把和自己一樣覺醒獨有技能的人召集在了一起。

 並且打算首先作為一個隊伍提高名聲。


 說實話、那時的我和風見一樣因為自己的獨有技能而相信自己是特別的。

 因此、我也曾在某些方面上讚同風見的理想。

 雖然對超越上位公會什麼的不怎麼感興趣、但想象到不借他人之手而靠自身力量取得成功的未來、心中就很激動。

 於是我加入了風見的隊伍。



 然後沒過多久、我就認清了現實。



 我的獨有技能【迷宮內転移】、就如以前所說、先不提戰斗性能、甚至連支援都派不上用場。

 另一方面、風見他們就並非如此。


 當時、隊伍里除了我還有4個持有獨有技能的人。

 首先、作為隊長的 風見 信 所持有的獨有技能的名字是【雷撃】。

 正如這個名字一樣這是能夠隨心所欲控制閃電的力量、擁有偏離常規的性能。


 首先是當技能等級為1時、就擁有與初級魔法LV10匹敵的威力。

 而且在此之上更為驚人的是、雷撃發動時不消耗MP這件事。


 這究竟有多脫離常規、我想只要稍加思考就能明白。

 風見可以無數次使用,譽為有同等級冒險者數倍威力的攻擊,並且完全不用擔心次數限制。

 雖然使用時多少會有疲憊感、但至於這一點、使用其他魔法也一樣、因此無法成為其技能的缺點。


 隊伍成員當中、其他的3人――

 佐藤裕也、田中幸助、高石桜、他們也保有與【雷撃】不相上下的獨有技能。

 在這當中、只有我一個人的情況與他們明顯不同。


 更不如說,我只是他們的絆腳石。

 畢竟我除了獨有技能以外還持有的技能只有身體強化、戰斗時基本上派不上用場。


 作為這個的證據、組成隊伍後還不到一周、謠言不知從何處開始在冒險者之間流傳開來。

 我持有的獨有技能是毫無用處的無能技能、我自己也只是在利用他們4人的恩惠的絆腳石。

 不止如此、還被添枝加葉誇大事實。


 但由於流言中有較多於實際相符的部分、我也就不想反駁了。

 風見他們的諸如 不要在意周圍的謠言 的話雖然在某種程度上讓我感到安心、但那時我已經下定了決心。


 如果迷宮內轉移從L V 1升到L V 2也不見任何成長、就脫離退伍吧。

 我相信這個決定不僅是為了風見他們、更是為了我自己。


 結果就如已經知道的那樣。

 僅僅是発動時間從1米需要10秒變為了8秒、是個基本沒有任何意義的變化。

 我做好覺悟、去向風見和高石傳達我要退出隊伍一事。


 然而、我就無意間聽到了風見和高石間的對話。



『ねえ信、你為什麼不告訴天音讓他直接退出隊伍? 特地把那家夥派不上用場的事到處宣傳、可是即使他聽到這些謠言、那家夥真的有自己辭退的自覺嗎?』

『那是當然的、桜。我們從現在開始會成為強大的隊伍而出名。在成名的過程中、我們的形象是很重要的。殘酷地與成為同伴才一周左右時間的隊友斷絕關系、和對方認識到自己的極限主動提議退出隊伍、這兩種情形的差別會使周圍對我們產生完全不同的印象。這一點桜也明白的吧?』

『……嘛、是這樣呢。後者的話、可能會給一般的冒險者留下 隊伍里全是自己難以匹敵的實力者 的印象。嘛、只要能夠擺脫那家夥我是無所謂啦。這次的事就全盤交給信了哦』

『嗯、交給我吧』



 ……原來、是這樣的啊。

 我實際上派不上用場這件事、應該只有隊伍成員才知道。

 其他冒險者之所以得知這事、是因為他們傳播開來的。

 為什麼我之前沒有想到這麼簡單的答案呢。


 但是、聽到他們對話的我、並不特別打算指責風見。

 畢竟、他們的隊伍不需要我這一點是事實。

 盡管如此、如果他們直接給我說、我很難在這個隊伍里活躍、的話我就樂意地退出隊伍了的! 雖然也不是沒這麼想過、嘛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從結果來說、次日、我就告訴了風見我要脫離隊伍。

 恐怕不認為我聽到了昨天的對話。風見用冷漠的態度做出想要挽留我的樣子、對此我很反感、於是很快從他們身邊離開了。


 自從那時起、大概我就一直在單獨活動了。

 得知我在solo的一個公會星探、認為我的技能未來可期、也來邀請過我。

 雖然忘了名字、但當時那是個相對有名的公會。

 但是對同伴什麼的已經產生抗拒感的我、理所當然地拒絕了這個邀請。


 從那時起沒過多久、我就一直在E級和D級的迷宮活動了。

 可是周圍向我大量投來、對於無能的輕蔑的視線。

 當著面被說無能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

 第三次被嘲諷時我暫且錄了音、心想以後為錢所困時就用來訴訟他們吧。


 雖是這麼說、經過一年後同級的冒險者大多開始挑戰C級迷宮、慢慢地我也沒有再被說是無能了。

 這也只不過是些瑣碎的事情了。



 總之到目前為止、有著這樣的事情經過。

 眼前的風見 信、是導致我被蔑稱為無能的關鍵人物。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再一次遇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