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宮內轉移的覺醒(搬ESJ的)

50 身為弱者

译者:翻譯:Hikarian 搬運君:海獺

天音凜和獸人將軍,兩者的戰鬥從一開始就非常激烈。


在咫尺之間,他們以手中的武器(無名劍和鐵斧)互相攻擊。

但是兩者的結果截然不同。


凜揮舞著無名劍,接二連三地攻擊獸人將軍,對其造成皮肉之傷。

相較之下,獸人將軍的揮擊不是遭到千鈞一髮地閃過,就是被無名劍化解,沒有直接命中過凜。


不過這絕對不代表凜目前佔上風。

不如說恰恰相反,他一不小心就會遭到一擊秒殺;而對手即使遭到攻擊,也不會受到多大的傷害。


(真難對付,但我也只能繼續下去。)


每次閃躲攻擊,凜都感覺精神變得越來越渙散。

即使如此,他毫無他法,只能繼續使用目前的戰法。


如果使出全力的一擊,也許能夠重傷獸人將軍。

不過同時也會產生破綻,讓獸人將軍有機可乘。

而對凜於來說,躲避攻擊才是首要任務。


打帶跑戰術。

這就是凜累重複使用至今的戰鬥方式。

即使目前身處絕望的狀況,他也只是腳踏實地繼續用這招。


運用速度壓制敵人,絕對不與對方硬碰硬。

這正是弱者唯一能用的戰鬥方式,同時也最有效果。


不知道是不是凜的決心得到回報。

逐漸地,逐漸地,他揮動武器的次數開始大幅度超越對方。



◇◆◇



「……好厲害。」


零從遠方眺望著戰鬥。

兩者不分軒輊的戰鬥令她嘆為觀止。


不過在感嘆的同時,她的腦中也浮現出好幾個疑問。

凜是如何進來這個上鎖的頭目房間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個星期前,他明明連700級都不到,為何如今卻能和獸人將軍打個不分上下?


不對,說到底他剛才怎麼有辦法成功保護零呢?對方可是推薦討伐等級1500的騎士。

對一周前的凜來說,就連這件事應該都等同豐功偉業才對。

儘管如此,他不但沒有就此滿足,反而選擇繼續和更強的敵人戰鬥。


零不經意地想起了……

不久前風見曾說的話。


『從前,獨特之王內有一個累贅,

其名為天音凜,

儘管擁有名為迷宮內轉移的技能,卻比其他的冒險者更無能。』


「迷宮內――轉移?」


對於凜能夠進來的原因,零在那一瞬間恍然大悟。

若那個技能和字面意思一樣,能夠自由在迷宮內轉移,他確實不需要守規矩地從大門進來。


不過即使如此,另一個疑點也仍然沒有解決。

為何凜能夠在短時間內變得如此強大?

即使持有獨特技能,應該也無法和等級差了5倍以上的敵人打個不分上下。


既然如此,他藉由打倒大量強敵,獲得了經驗值嗎?

零搖了搖頭。僅管在想到的可能性中最現實,想要在一周內提升這麼多等級仍然很難。

沒錯,就是說啊。除非他在這一周內忽略再挑戰期間,不停獲得攻略獎勵,不然怎麼能變得那麼強――



「――難道說」



――零的腦中浮現出一種可能。

那是一個既不合常理又愚蠢的想法。

但是要解釋眼前的情況,她只想得到這個可能。


無論如何,想要確認想法是否正確,就必須先從這裡逃出生天。

倘若凜無法戰勝獸人將軍,未來便不復存在。


「要贏啊……凜。」


零將雙手十指緊扣,像是在祈禱般喃喃自語。


只不過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從剛剛開始,明明只有凜的攻擊單方面擊中對方,形勢卻仍然沒有發生轉變。

倘若兩者的差距巨大,巨大到數十次斬擊也無法打倒對方。



――為甚麼凜能夠如此勇往直前,持續戰鬥下去呢?



遭遇強敵時,零和風見他們萬念俱灰、潰不成軍。她認為他們欠缺了某種東西,而那個答案就在凜的身上。



 ◇◆◇



――天音凜知道自己是弱者。

至今為止他一路和數不清的強敵戰鬥。

正因如此,他比起任何人更理解和強者戰鬥的要點。


在戰場上,無用的感情只會扯後腿。

傲慢、大意――甚至連恐懼都不需要。

將其全部捨棄,僅僅將精神集中在眼前的敵人上。


勝利就如同細絲線,在眼前搖擺不定;而弱者為了抓住它,必須要賭上自己的一切。


而對於強者來說,內心最大的恐懼說不定就是要與這種人為敵。


「嘎啊啊啊啊啊啊!」


目前已經只剩凜仍在揮舞著武器。

獸人將軍一邊吼叫,一邊飛快往後退,不知道它是不是覺得再這樣下去只會遭到蹂躪。


「別想逃!」


凜大力地踢向地面,朝獸人將軍逼近。

然而敵人可不會輕易地允許他靠近。


獸人將軍以鐵斧擺出上段,緊接著猛烈地朝地面砸。這次的攻擊不是由上往下,而是從後方揮至前方。

這一擊破壞了地面,使大量的碎片朝著凜飛來。


「――――」


碎片的數量龐大。

就算躲過一個,也還有新的碎片在等著他。

若是試圖一一確認碎片的位置,一邊想辦法迴避,只會在減速後成為敵人的靶子。


――既然如此!


「索敵。」


凜發動了索敵技能。

雖然這個技能一般是用來尋找人和魔物,但正確來說,它能感知指定範圍內的魔力。

眼前漂浮的大量碎片是迷宮的一部分,因此當然也含有魔力。


藉由這個技能,他掌握到所有碎片的立體位置,並成功在不減速的前提之下,以最短距離朝獸人將軍逼近。

對方來不及用鐵斧擺好架式,不知道是不是凜比預想的還早到自己眼前。


若是現在這個狀況,很有機會可以命中全力一擊。

凜毫不猶豫地增強踩踏的力道。


然而――


「凜,危險!」


凜可以聽見零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想到獸人將軍接下來打算做的事,另她不假思索地叫出聲。


獸人將軍一把鐵斧丟向空中,就將雙手十指緊扣並直接往下捶。

雖然威力減低了,但初速因減去沉重的鐵斧而提升,眼看就要將凜粉碎。



迴避的時機已經錯過了。

――假使凜為了揮劍而止步,等待他的應該會是殘酷的結局吧。


然而……



「抱歉啊,我已經見識過你這招了。」



凜一小聲地嘟噥,自己的速度就更加提升了。


獸人將軍巨大的雙手使地面大幅度凹陷,那是凜片刻前的位置。

也就是說,攻擊揮空了。


儘管背後感受到爆風,凜仍然更加往前奔去。


−−−−−−−−−−−−−−−−−−−−−−−−−−−−


疾  風LV3:速度+30%(每秒消耗10MP)


−−−−−−−−−−−−−−−−−−−−−−−−−−−−


疾風──進階技能,在高速移動達到10級後可以取得。

這是他昨天新取得的技能,原本因MP消耗量大而保留不用,但是凜此時毫無猶豫地發動了技能。

剛剛就是藉此迴避了獸人將軍的攻擊。


轉眼之間,他一不小心和獸人將軍靠得太近,不知道是不是加速過頭了。

雖然現在的距離實在是揮不了劍,但是凜並沒有感到不知所措。


「這是回敬你的――吃我這招!」


凜全力邁出步伐,同時用拳頭毆打獸人將軍,那動作感覺就像是上鉤拳。

獸人將軍的腳稍微離開了地面,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致命傷。


凜利用道具箱重現了對方的戰法(將武器放開後徒手攻擊)。

――事先發動了金剛力。和疾風的情況相同,這是剛力的進階技能。


−−−−−−−−−−−−−−−−−−−−−−−−−−−−


金剛力LV3:攻撃力+30%(每秒消耗10MP)


−−−−−−−−−−−−−−−−−−−−−−−−−−−−


「現在就解決你!」


將疾風和金剛力維持發動,並再次從道具箱召喚無名劍。

雖然MP的消耗速度非同小可,但是他現在可是自顧不暇。

凜的直覺告訴自己,現在就是最後關頭。


凜開始展開最後的猛攻。

他在地上奔跑,有時甚至跑到獸人將軍的身上,接連砍向其充滿破綻的身體和四肢。


再一下就能給予對方最後一擊。

就在他剛這麼想的下個瞬間。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獸人將軍放棄攻擊和防禦,用盡全力咆哮。

凜的身體輕易遭到其放出的烈風吹飛。

儘管身體失去平衡,凜仍設法著地了。


獸人將軍擊退了凜的猛攻。它抓住鐵斧,並發出宏亮的咆哮以提振精神。

數十秒之後,獸人將軍像是感到滿足般,停止了咆哮。它的雙眼發出紅光,準備展開反擊。


――對於獸人將軍來說,那是它生命最後的失敗。


「――――咕嚕嗚!?」


天音凜不在獸人將軍的視線中。

發動「那個」所需的時間已經過了。


獸人將軍的行動為凜爭取到時間,而這正是凜現在最想要的。

巧合的是,獸人將軍和風見他們戰鬥時,也曾叫出無名騎士以爭取變強的時間,然而現在反倒是適得其反。(註1)


凜的身影從原本的位置消失後,只有零注意到他跑去哪。

他小聲地嘟噥了甚麼話後,馬上從原本的位置消失――下一個瞬間就出現在獸人將軍頭上。


(――凜果然)


在零的假設即將成為現實時,凜用力踢向天花板,朝著獸人將軍起飛。

凜的身體藉由重量進一步加速,那些能量全部傳遞到他手中的無名劍上。


到這一步,獸人將軍總算注意到凜的所在位置。

一發現凜在不知不覺間出現自己在頭上,獸人將軍就對他揮出鐵斧,那動作中透露出焦躁。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用的!」


然而,敵人的這一擊是迫不得已打出,凜可沒有天真到會遭到擊中。

他在空中迴轉並躲過鐵斧,連那股速度和力量轉換成攻擊力。


然後,戰鬥終於迎來終幕。




「這樣就結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毫無疑問,這是天音凜用盡自身全力所揮下的一擊。

光輝閃耀的白銀之刃在空中描繪出半月形。


『咚』凜維持著揮下劍的姿勢落地,看起來就像是單膝下跪。

遲了一會,獸人將軍的首級也快速地滑落。


背對著獸人將軍開始倒下的身體,凜緩緩地站起身後,為了去除刀刃上的血,將無名劍來回甩了兩次。


然後――



「結束囉,零。」



――他露出微笑並向零如此告知。


−−−−−−−−−−−−−−註解−−−−−−−−−−−−−−

註1 

  召喚無名騎士來爭取時間,以及咆哮以爭取時間;原文中把第二次反倒害到自己的情況稱為「意趣返し」,意即報一箭之仇,不過個人覺得不太妥當,因此改為「適得其反」。

 (奇しくも、オークジェネラルが風見たちとの戦闘時に無名の騎士を呼び出し、強力化する時間を稼いだ意趣返しのごと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