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章

❀2 神劍的覺醒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當我被妹妹的艾倫帶到武器庫時,她最先開口的,
「母親什麼的最討厭了!」
 是如此斷然的話。

「不要說自己母親的壞話。」

 雖然是一般性的勸告,但似乎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心。

「利希特兄長在說什麼話呢,母親可是想驅逐你啊?」

「驅逐什麼的很難聽。只是該獨立罷了。畢竟我總有一天必須要離開家裡。」

 嘛,對我來說,能早點離開家獨自的話在精神上會更輕鬆。

「在說什麼啊?利克特兄長可是要繼承埃斯塔克家族的存在啊。」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

「我說過很多次了。」

「我每次都走耳邊風了。」

「真是的……」

 艾倫嘆了一口氣後,靠近了掛在武器庫牆上的一把華麗的劍。
 武器庫裡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武器,然而這把劍卻釋放著異彩。

 就算是常人看到,也會認為是有什麼。 它散發出一種能讓人意識到具有特殊力量的氣息。

 這把劍是被稱為神劍「提爾鋒」。
(注:提尔锋(Tyrfing)。北欧神话中的魔剑,也翻译做“斩裂剑”。有斩裂、撕裂之意。是一把出鞘就得吸血,虽然会带给持有者大量荣光,但也会使持有剑者陷入毁灭的一柄魔剑。)

 自神話時代流傳下來的魔法劍,擁有「刀刃不彎裂不生鏽」、「斬擊石頭和鐵如劈裂布」、「不讓瞄準的獵物逃跑」等的力量。

 用一句話來說的話,這是一把非常厲害的魔法劍,但這把劍只能裝備在被選定的人身上。

 當艾倫靠近劍時,她觸碰劍鞘並將其舉了起來。 她雖然身材苗條,然而拿劍的樣子卻炉火纯青的原因應該是從小就受過劍的訓練。 埃斯塔克家族雖然是魔術師的世家,但同時也致力於劍術,並且以輩出魔法劍士的事為自豪。

 拿著神劍蒂爾鋒的艾倫試圖從劍鞘中拔出劍,但「啪啦!」地流淌像電一樣的東西。 以此而導致艾倫將劍弄掉在了地面上。

「真是的。」

 我嘆了口氣,並試圖伸手去拿劍。
 然而這動作在中途停止了——,因為艾倫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請稍等。把劍放回去之前,利希特兄長也試試拔劍吧。」

「我拒絕。」

「為什麼?」

「我不想被電。」

「但如果是利希特兄長的話,說不定能拔出來。」

「這不可能。這把劍只有被選中的人能拔出。只有出自埃斯塔克之血統,並且擁有非凡魔力的人才能將其拔出。」

「利希特兄長應該是被選中之人才是。」

「我嗎? 怎麼可能。」

 洩漏出乾笑的聲音。

「妳也知道。我是庶子,是沒有魔法的無能。」

「騙人。利希特兄長曾經不也是能隨意使用魔法嗎。讓摺紙鶴吐入生命飛翔出去,也在我受傷的時候治癒了我。」

「……那是艾倫的記憶錯誤。肯定是在做夢。我是沒有魔法的無能。」

「騙人!」

「不是騙人。話說,該適可而止了。」

「誒……,適可而止是什麼意思?」

「今天的事全部。雖然艾倫可能是善意,但老實說這很煩擾。就是每次密涅露瓦指責我無能時維護我也只是徒勞。我是無能。驅逐的事也一樣。我不想呆在這個家。這次的事也就是所謂的順水推舟。」

「……但、但是,如果被驅逐的話,就不能再見面了。」

「這不是永遠的告別。總有一天艾倫也要嫁出去。這只是變得提早的事。」

 嫁出去,當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艾倫的眼眶裡就噙滿了淚水。 扭曲了臉。

 雖然快要哭出來了,但身為名門埃斯塔克家族的女兒,在人前哭泣的事,自尊心應該是不允許吧。 然後她就這樣用雙手摀住臉離開了武器庫。

「利希特兄長欺負……」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最後用很小的聲音洩露出這樣的話。
 目送她的背影後,我撿起了掉在地上的神劍。

 這把劍注入了只有埃斯塔克家族的人才能觸及的魔力。 雖然能觸摸到這個能證明是埃斯塔克家族的血脈,但對此事別說驕傲了,感概什麼的心情都沒有湧出。

 輕輕吐出一口氣,我將掉在地上的劍放回了原處。

 ――途中,這動作停止了。

 我雖對埃斯塔克家族的血統不感興趣,但對劍本身有點興趣。

 拔出神劍時看到的光景。 那把白色刀刃的美麗難以名狀。

 它比世上任何寶石都美麗。

 〝就像是恶魔侵入了心裡〟我左手拿著劍鞘,右手拿著劍柄,然後就這樣拔出了劍。
(注:“恶魔侵入了心裡”意思是著魔、入魔。)

 鏘~,毫無任何抵抗地拔出了神劍。

 這把神劍是只擁有〝非凡魔力〟的人才能拔出。 沒有任何一位埃斯塔克的血統能將其拔出。

 被稱為埃斯塔克的麒麟的父親,以及被認為是優秀的兩個哥哥都無法拔出。

 我卻能輕易拔出這樣的劍。
 神劍的白刃映出我的臉龐。
 那表情是毫無表情又枯燥无味。

「――嘛,可愛什麼的也太扯了吧。也難怪一族人會疏遠了。」

 洩露了這樣的感想後,我將劍收回劍鞘,並將其放到原來的位置。

 當利希特回到他的房間時,劍發光了。
 試圖在數百年來的沉睡中醒來的神劍。
 〝她〟說出了在瞌睡中所預言的事。

『被忌避討厭、庶子的少年,神劍的繼承者,掌握千把聖劍和魔劍的勇者。 最終他會給予這個世界帶來和諧――』

 神劍如夢話般喃喃自語後,又再次沉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