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章

❀3 魔力測定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第二天,我將進行一場是否該驅逐的測試。
 將進行的作業是為了確認我是否適合留在埃斯塔克家族。

 簡單來說明就是,如果我有魔力就會留在埃斯塔克家族,繼續扶養。 如果沒有魔力的話就給一些金錢後趕走。

 據說這種方法似乎是埃斯塔克家族反復重复的傳統。

 雖然是赫赫有名的埃斯塔克家族,但似乎很少會生出一個資質不好的孩子,據說每次都會舉辦這樣的活動,然後決定要不要將其驅逐。

 過去在這次測試中被放逐的人似乎有五人左右,那麼,我能否可以成為第六人呢?我帶著這樣的感想前往埃斯塔克城堡的練兵場。

 認識的面孔都聚集在那裡。

 長兄的夫羅多(フロド)。還是老樣子的冷眼。 簡直像是用冰塊製成的面容。

 次男的馬克斯(マークス)似乎還是一如既往的傻樣子。 暴露出滿滿的特權感坐在貴賓席上。

 岳母的密涅露瓦仍然帶著像是在看一隻蟲子的眼神看著我。 順帶一提,父親不在。 父親被國王召見,並且正逗留在王都。

 以上就是這高尚的家庭,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埃斯塔克家族的親戚和重臣聚集在此。 除了因為傳統活動而作為義務必須參加之外,還有就是感到好奇心吧。

 顯然是很好奇無能的利希特將會被如何驅逐呢。

 雖然順著他們的期望會感到很火大,但「驅逐」也合我的意,會盡快完事的。

 前往練兵場的中央,然後詢問在那裡的魔術師要怎麼做。
 當他指向練兵場中央的目標時,他命令我要在那裡釋放《火球》的魔法。

「火球的魔法啊……」

 這是基礎中的基礎。如果是埃斯塔克家族的人,即使是幼兒也會使用。

 但是,我是無能的利希特,不能射出火焰。 如此說明這件事後,真是麻煩呢,魔術師如此說道並走近了我,說《點火》就可以了。

 點火是一種簡單容易的魔法,它會像引火一樣釋放出小火。 這是一個初級中的初級魔法,說不定即使是農民也可以習得。 這是一種在製作篝火時非常方便的魔法。

 當我接近到可以觸摸的位置時,我在那裡釋放了《點火》魔法。
 草率的火力總算是達到了目標。

 當然,這種程度的火力是無法將其點燃,但似乎還是可以衡量魔力。

 連接著古代魔法文明(Artefact)的目標,敲出了我的魔力值。

「利希特・埃斯塔克 魔力値 11」

 這數字一出,失笑聲就洩漏了出來。 11這個數字就是如此程度的低。 甚至有人在說「我家馬小屋的小崽子還要像話一些啊」。
 嘛,沒辦法。
 當我放棄並試圖返回腳步時,有人阻止了我。

「餵,等等,你怎麼什麼都不說就要跑了?敗家之犬的嚎叫是怎麼了?眾人都在期待地等著啊。」

 對這聽過的討厭聲有印象,是次男的馬克斯。

「……好久不見,馬克斯兄長。」

「我不記得有成為你的兄長。要叫我馬克斯大人。」

「……馬克斯大人,您有什麼事嗎?」

「不,你給出了一個 11 的荒謬數字,卻不感到一丁點羞恥,所以我只是想過來注意一下。」

「 11 很少嗎?」

「太少了。簡直是埃斯塔克的恥辱。」

「那還真是非常抱歉。」

 馬克斯似乎被激怒了,大概是因為我表現得太過對不起。

 我來舉個例子! 如此說道的馬克斯站到我身邊,開始了咒文的詠唱。

「紅蓮燃燒的火焰啊!扭曲自然界的天理吧!」

 當一個巨大的火球從馬克斯右手的指尖冒出後,徑直衝向了目標去。
 燃燒起來的目標。
 接下來,測量機器的計數器快速流轉並敲出數值。

 馬克斯的魔力值是,
「332」。

 看見這數值的觀眾,
「哦哦!好厲害!不愧是埃斯塔克家族的人啊」
 興奮不已。

 雖然 332 的數字是很驚人。

 一般魔法師的魔力值應該都是200,所以馬克斯可以說是一名優秀的魔法師。 不過,這種事情怎麼都無所謂。

 我的目的是想趕緊被驅逐。 不是要對二哥獻媚或祈求憐憫。 這對其他家族也可以這樣說。 我想就這樣靜靜地退場。

 我無視掉這樣吹噓過來的馬克斯。 他大概是覺得沒有反應的我很無聊吧。 當解放了我後,

「哼,真是個無聊的傢伙。想去哪就去哪,你這個庶子。」

 如此斷言道。

 就讓我這麼做,當我露出背影開始行走時,出現了一個過來阻止的人。

「請等等!」

 美麗而流麗的聲音。 那勇猛的聲音在練兵場中迴盪。

 我妹妹的聲音特別值得一提。 似乎能在戰場上迴盪開來。 生為女人還真是可惜,這麼想著的我看向妹妹艾倫,她手裡拿著一本古老的書。
 她說要打開它。

「在場的各位,驅逐我哥哥利希特的事,還請稍等一下。」

「怎麼,艾倫,妳又要來偏袒這無能嗎?」

 馬克斯無奈地如此說道。

「馬克斯兄長,利希特兄長確實是魔力值底下,相對的,利希特兄長卻是位古今無雙的劍士。如果不考慮劍士的本領,那就是不平等了。」

「什麼?你說這傢伙是古今無雙的劍士?」

 不可能,他用這樣的表情盯著我。

「是的,馬克斯兄長。利奇特兄長的劍術正可謂是神之領域。就算不用魔法也能幫助到埃斯塔克家族並且成為一名優秀的劍士。——那武力是不能與馬克斯兄長比例的。」

 艾倫故意加了下半句話。

 她計算了這麼說的話,架子大的馬克斯就一定是會激怒。 果然,他紅著臉說道。

「艾倫,妳這傢伙是在愚弄本大爺嗎?!」

「怎麼會是愚弄?我只是在說事實。」

「妳怎麼還在這?妳這瘋丫頭!等父親回來了就告訴他!」

「嘛,這很可怕呢。但是,如果父親回來後知道利希特兄長沒有通過正式的試驗就被放逐了會怎麼樣呢?」

「正式的試験?」

 上鉤了! 這麼想著的艾倫打開了她拿著的古書。

「埃斯塔克家族家訓集,第22條,修正3,聖歷681年著述。埃斯塔克家族驅逐試驗是裁判魔力的測量,但如果流放者所期望的話,可以選擇〝決鬥〟。此時,見證人有權選舉一名決鬥者。」

 當馬克斯從妹妹手裡拿走古文書,「可惡」地喃喃道,然後把書摔在地上。 密涅露瓦問「是真的嗎,馬克斯?」,但馬克斯回答說「是真的,母親。」 。密涅露瓦皺起眉頭,但馬克斯為了讓他母親放心而如此宣言道:

「嘛,這樣也好不是嗎?我們是重視傳統的王國貴族。我們要遵守祖先的教義。總之就是,如果我在決鬥中擊敗了這個厚臉皮的庶子就能正當地將其驅逐不是嗎?」

 瞪向我看到馬克斯。

 對我來說是想在不決鬥的情況下被放逐,在試圖如此議論之時,艾倫阻止了我。 走來在我身邊,並且代替我宣言道:

「利希特兄長是這麼說的。如果不害怕我就接受決鬥吧!如果接受了我會看在那勇氣的分上放過你的性命。」

「你、你這傢伙說什麼!」

 對煽動的抵抗力為零,智力也只在豬之下的馬克斯激怒了。
 我試圖向艾倫抱怨,但她露出悲傷的表情洩漏出這樣的話。

「……如果與利希特兄長分開,我會寂寞得要死。」

 用這樣的表情洩露出這樣的台詞的話,作為哥哥也無法反駁。 況且,除了我之外,整個會場的氣氛都染成了決鬥氣氛。 已經是變成不決鬥就無法收場的狀況。

「……嘛,沒辦法了。」

 不情願地申請決鬥時,馬克斯站起來接受了。
 就這樣,我和二哥馬克斯的決鬥成立了。
 之後決定在下午午飯後的這裡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