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章

❀5 哥哥和妹妹

译者:愛喝咖啡「店主」



 決鬥將按照傳統進行。
 當我回到房間後,向站在那裡的決鬥提案者的妹妹提出抱怨。

「艾倫,你怎麼這麼喜歡讓我困擾?」

「因為我想和利希特兄長在一起。」

 她這麼說著的同時跳進了我的胸膛。
 花一樣的香味撲向了我的鼻腔。
 撫摸著她的黑髮,然後將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保持距離。

「好了,很不像話哦。」

「才不會不像話。這是兄妹之間的接觸。」

「但妳的擁抱很嬌媚啊。」

「據說埃斯塔克家族在以前就很流行近亲相奸。」

「那是以前的事吧。現在應該是被家訓禁止了才是。」

 我背誦出家訓集。

「埃斯塔克家家訓集,第45条 修正七項 聖曆699年著述 二級親屬間的婚姻嚴厲禁止。」

「哎呀,我竟然不知道有這樣的家訓呢。」

 雖然故意剪白的樣子很可愛,但因為是壞女孩,所以就在她的頭上給了一個額頭彈。

「好痛哦。利希特兄長。」

「這是懲罰。」

「明明只是個擁抱,好過分哦。如果真的想懲罰,最好是淫穢的懲罰。就像官能小說一樣。」

 來吧,請狠狠地、淫穢地懲罰我,對如此在我床上躺一個大字的艾倫追加懲罰。 這一次是拳頭按在腦袋轉呀轉。

「好、好痛啊,利希特兄長。請、請饒恕我吧。」

 變得淚汪汪的妹妹,因為很可憐而懲罰到此為止,不過,還是要注意她一句。

「因為是已經過去的事我不多說,但是偽造〝家訓〟讓我決鬥的事並不值得讚賞。」

 嗶咕!以致於似乎要漏出這樣的聲音,艾倫的表情變得僵硬了。

「――是指什麼呢?」

「就是字面的意思。埃斯塔克的家訓確實有決鬥驅逐的條款,但那不適用於庶子。」

「…………」

「真虧妳能在那樣的場面堂堂正正地撒謊。真是膽大包天呢。」

「――這是為了保護利希特兄長。」

「心意是很高興,但我不想讓妹妹撒謊。」

 我如此說完後抱住了艾倫。 這是家人的擁抱。 是哥哥與妹妹的擁抱。

「……好狡猾啊。竟然在這種時候表現溫柔。」

「這樣妳就不會再做奇怪的事情了。」

「……是的。――話說回來,為什麼能發現我在說謊?」

「艾倫在說謊的時候鼻子會微微顫抖。」

 艾倫趕緊摀住鼻子。 雖然她的臉變得通紅,但聰明的她很快就意識到這是個謊言。

「真是的,利希特兄長!」如此地將臉頰膨脹起來,洩漏老底。

「鼻子的事是開玩笑的。我可記得埃斯塔克家族的所有教訓。」

「難不成!?」

 如此驚愕的妹妹。

「我是知道利希特兄長的記憶力是個天才級別,但難道是還記得這些全部的古文書?」

「啊啊」

「難以置信。」

「既然如此,那就展現出來看看吧。埃斯塔克家家訓集,第8條 修正第七項 聖歷711年著述。埃斯塔克家族的東西要有借有還。重複一遍,埃斯塔克家族的東西絕對要有借有還。」

「…………」

 保持沉默的妹妹。 艾倫似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這一字都不差。

「……不愧是利希特兄長。那記憶力,是三国第一。其推斷力也一樣。」

「多謝。」

「那麼應該是知道了我的意圖吧。我要挑釁馬克斯兄長,然後使用決鬥決定是否被放逐。」

「那當然是知道的。還有艾倫為什麼要那樣做也知道。」

「因為我想一直與利希特兄長在一起。」

「妳的心意我很高興。」

「但是,有個問題。就是必須要贏得決鬥。」

「這似乎很難呢,畢竟我是一個無能的庶子。」

「騙人。利克特兄長不是無能,馬克斯兄長這種程度用單手就能打敗。」

「評價過高了。」

「是評價過高嗎?但我是知道的哦。利希特兄長能拔出神劍的事也是。」

「…………」

「唯一的問題是利希特兄長是否願意贏。我覺得兄長您打算故意輸掉,選擇被放逐。」

「…………」

 如此露出寂寞表情的艾倫。

 因為是完美而正確的指點,所以只能以沉默來回答。

 我再次像家人一樣擁抱妹妹,然後等待鐘樓的鐘聲響起。 中午的鐘聲響起。 因為決鬥將在下午一點開始,所以必須去做好準備。

 然後艾倫沒有再說什麼,還幫助決鬥的準備。



咖啡:不出意外的話,明晚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