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冥界种种1

“那么走吧!你们是贵宾,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你们。” 


当我们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死神轻快地说着。 


说罢,他便示意我们跟着。



“不过,你们来的可真是不巧啊。”他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这么说?” 


“现在的冥府可不太平啊,最近期间爆发了战争,我看啊,你们的问题是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解决喽。” 


“战争.....?和谁?” 


“.....污染。”,死神伊斯塔第一次收起了他的笑容,凝重地道随后停顿了一下,“冥王或许知道些什么.....” 


“你说什么?”最后的声音实在太小,导致我什么都听不到,然而哥哥却露出惊讶的模样。天啊,谁来告诉我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哦~”他又这么敷衍了 


压下疑惑,出于担心我戳了戳哥哥的手肘,问 


“怎么了?皱着眉头不好看啊。”



他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在想离开这里的方法而已。” 


“两位不用担心,既然你们是贵宾,我自然不会让你们久等,不过.....最少需要十天左右,这是现在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了。”伊斯塔安慰着我们,然后停下了脚步。 


不知不觉间,我们早已走了一大段的路程,那赤红绚丽的彼岸花海被遗留在了后方,出现在面前的仅仅是一座平淡无奇的桥以及一条看不见尽头的河流。



“奈何桥和三途川.......”哥哥喃喃着,但脸上的表情闪过一丝困惑,却还是被我锐利的眼睛捉到,今天的他表情变化得可真大。 


“亏你知道呢,认得这河和桥的死者可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活人.......你难道来过这里吗?”死神伊斯塔把问题抛出,哥哥把疑问接下,摇了摇头。 


“.......我就不过问什么了。” 


“倒是你,虽然原因在于我们但擅自离开岗位的话,守门人的位置该怎么办?你不在的话,其他死者该怎么来到这里?” 


“哎呀呀,这可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嘛,你们是贵宾所以特例,放心吧,就如我所说的,你们是特例,是生者,我的工作除了守门以外便是处理你们这样的特例,其他的死者都会有对应的死神带领哦。” 


“贵宾,在冥界是什么样的身份,有那么多特权的话,好歹也解释解释一下吧。” 


在一阵唇枪舌战之后,迎来的是一阵沉默。 


真是受够了,我完全没有可以插上话的机会,趁现在沉默的当下,我决定插嘴。 


“真是够了!你们要说到什么时候,停在这座桥前已经过了很久了,到底要不要向前的啊?!” 


““抱....抱歉。””两人奇怪的同时道歉,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啊?! 


_______________ 


终于再次踏出脚步,三人......不,两人一神走过了桥,跨过了河,看着不长不短的桥,离着河面大约七八米左右,很不可思议地,一股安心感油然而生,将心底里埋藏的不安与恐惧全数散去,嘴角微微上扬,幸福感游走在身上。 


“真不可思议啊......”我畅快地吐了一口气,粗鲁地伸了个懒腰,先前皱着脸颊的哥哥此刻也露出微笑看着我的举动。 


“别做出那么不想女孩子的举动,注意点啊。” 


“哈!女孩子的举动什么的,谁会管啊?!” 


前方的伊斯塔咯咯地笑着,解释道, 


“是不是有安心和幸福的感觉涌出?这座桥除了让睡梦中彼岸的生者与这边死者通话的功能之外,还有让通过的人安心接受死亡的力量,所以冥界的人大都很友善,等你们登记好了,有需要任何帮忙就说,大家都会帮助你们的。” 


“嘿......现实中若是有这座桥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了吧.....” 


某些超自然现象什么的..... 


伊斯塔没回答,只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