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DAY 0 夜

尸山。


永无止境的尸体,任谁看见了,无不作呕吧。


更何况所有的尸体,都长着同一张脸。


嗒、嗒、嗒嗒、嗒........


时不时地,尸体会从尸山的最顶端跌落,抬头一看,一位浑身沐浴着鲜血与尸臭的少年不断往上爬。


眼中混沌,了无声息,呼吸和心脏跳动的声音,早已消散殆尽。


不过是具尸体爬着尸山罢了。


向着,那不存在的终点呐。




DAY 0 夜。


这是,夜晚的物语。


站在宿舍门口,我收到了伊斯塔的消息,要我在[冥界的月光]前会合。


在伊斯塔将冥界币递给我时,这部手机也跟着递了过来。


“........”


「你就这样去的话,没问题吗?你也知道的吧,那家伙的真实身份。」他嘲笑般说着。


“...我知道,但我也没有办法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只有他知道。”


冥界,以现实来说冥界不过是个中转站。


死后之地分为三种

1)天堂

2)地狱

3)冥界


决定去往天堂或是地狱的地方便是冥界了。


这是,我那边世界所描述的冥界。


也是我亲眼所见的冥界。


然而这个冥界不同。


“太过乱七八糟了,把所有世界的灵魂都混在一起,简直就像是......”


「临时拼凑出来的,对吧。」黑红色的嘴角上扬,恶魔在一旁说着。


“....闭嘴吧,不需要来到从来没到过的地方就这么兴奋。”

「是是~我知道了,契约我还记得。」时间恶魔轻浮说道。



“...从刚来到这里闪烁的画面的量子来看,从千年前就一直连着了,若是与其他世界比较,又显得太过短暂了.......”无视了恶魔,我喃喃自语着。


“那个.....”一旁传来了不是恶魔的声音。


.....是服务员小姐啊。


“请问你怎么了吗?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的.....”她担忧的问道。


是个善良的人啊.....


“最近冥界不太安稳,怪谈也越来越多了,还是早点休息较好哦。”她稍微提醒。


“....我知道了,谢谢。”我露出微笑。


「你的笑容可真是虚假啊,是和伪精灵签约久了,也变成伪物了吗?哈哈哈!那可真是有趣啊!」


.....真是聒噪。


「哦呀,服务员脸红了哦~」


“我需要外出一趟,能借过一会儿吗?”


“啊!对....对不起!请过....”


“谢谢。”


「完全把她的话当耳边风嘛。」


“不需要的对话越少越好。”


「真是薄情啊。」


......


“为什么,出来说这么多话,平常的话不是都无形化不出面的吗?”我总算开始动身,沿着走廊走的同时在各个角落贴上符咒。


「呵,无法无形化了啊,我。在这个冥界里,我的力量变弱了许多啊。」摊了手,笑着说。


恶魔的笑脸是不会褪下的,传说是真的啊。


“啧,具体能用出多少。”状况很严峻,若是如我所想的话......


「只能维持你本人和你妹妹的时间了,寄宿也还可以用,但更重要的是.....」


“轮回能力....对吧。”


「对啊,这个冥界会封印来这里的人大部分的力量,难怪犯罪那么少呢。」


轮回能力不能用的话就更要谨慎行事了。


出了门口,我大步朝[冥界的月光]前进,灯火阑珊,照在街上,路边有醉鬼躺着,许多工作结束的上班族走在大街,人来人往显得穿着白色长袍的我格外醒目。


「穿着送葬服是为什么?」


真吵闹。


“没什么,战斗的话就要穿这件而已。”


「伊斯塔没说需要战斗吧?」


「八九不离十,而且,以防万一。」


“.......”


「.......」


恶魔不说话,我也沉默不语,直直往目的地前进

「你对来到冥界这件事,有什么头绪吗,说实话,我没有任何想法。」


“.....完全没有,与我签约的其他人也都没什么头绪。”


「豁......嘻嘻....这不是很有趣吗?!以前这种事情都是靠轮回解决的,那么这次你要如何解决?!!有趣!!有趣!!」


恶魔夸张地张开双臂,发出作恶的笑声。耳鸣也随即响起,头也开始痛了起来。


剧烈的头痛令我不禁悟着了头,呼吸凌乱,脚步开始不稳,然而恶魔像是故意无视了一般不作任何反应。


“闭上嘴!!!!!”


「哦呀,哦呀哦呀哦呀哦呀...怎么,跟恶魔签订契约的那一刻你早就疯了吧,事到如今,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知道,而且,


“我从不后悔。”

「啊是吗,那就没事了。」


.......


周围嘈杂的人声早已经消失殆尽了。


「隔人结界,千年前就失传的结界术啊。」


我不喜欢太过安静的场所,会让我想起死亡时的感受。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


但我还得继续下去才行。


「如你所说,战斗要开始了,这次是吸血鬼。」


“我知道。”


亲自灭绝过的,来自现实世界中,残酷且凶暴的吸血鬼。



「那我便不需要登场了,我在一旁看着。」


我将法力在指尖汇集,随后在指尖上冒出了些许幽蓝色的火焰。这个火焰,是在@#$得......诶?哪里得到的?


......


我暂时将疑问抛至脑后,从长袍里暗藏的收纳符拿出,随后用指尖的火焰将其烧却。


法力低下的我,只有将符咒用这特殊的火焰烧毁才能使用。


一般来说只要将足够的法力注入符咒内,便能使用出符咒上刻印的效果,但唯独我做不到。


收纳符碰到火焰的瞬间,火焰以不寻常的速度蔓延至整张符咒,随后我将从符咒中掉落的一把剑接下,并将其收入长袍内的剑鞘内。


看着前面[冥界月光]几个大字,我站在门口前,却不见伊斯塔在哪里。


“喂,走了。”


「不等了?」


我没有回话,开始往后奔跑起来。


“早已灭绝的吸血鬼留在冥界已经不正常了,也就是说这里的时间与现世的时间不同,来自过去死亡的生物也有可能来到这里。更何况隔人结界已经开启,能开这个结界的人寥寥无几。”


「也就是说,伊斯塔已经和吸血鬼交手了?」


“不。不是他。”


是他的话根本不需要召开结界,一瞬间就可以把吸血鬼杀了。


“应该是瑶。”


失去力量的她是打不过那位吸血鬼的。


「但是就算是她,吸血鬼什么的不在话下吧。」


“不,如果是来自过去的吸血鬼就说的通了。”


「原来如此啊。」


过去,也就是千年前的吸血鬼只有一人。


吸血鬼真祖,曾经最强的吸血鬼。


拥有智商,狡猾,并与之相对应的实力。

「反正千年前你们也将其杀死过吧,再杀一次就行了吧。」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有没有胜算。”


而且关于过去,我也仅仅只是看见了而已,并没有过去的记忆。


轰隆!!!一声巨响响彻云霄,但我放眼睛望去,却不见任何巨响的踪迹,四处都是建筑,住宅区,高楼大厦,俨然的城市模样。



“喂!在哪里?!”转头问向恶魔,只见恶魔微微一笑,随后伸出手将前方的空间撕出了裂痕。


「呵呵呵,就连你也会被结界隔离这件事都忘了吗?」


当眼前的裂痕扩大至一个人足以进入的大小后,我连忙跨进结界内。



从地底刺出粗壮的树根直逼我的眼睛,连忙踩住刹车,眼睛才勉强不被刺穿。


“......人类,来这里做什么,伊斯塔大人让你在那里等着吧。”站在前方伸出手,一头秀丽的褐发,戴着紫色蝴蝶发饰,操控植物的少女,森林里的神明。


“.....隔人结界开了,我感觉到不对劲,听见巨响后跑了过来,这样的说法不知你满意与否,瑶。”


“放尊重点,人类,不要直呼我的名字。”像是看见什么不屑的脏东西般的语气,闭上眼睛。


树根退回地底,我也终于自在了一些,松了口气。


「没早上那么生气了呢,神明原谅你的无礼了哦,哈哈哈哈!!!」


我无视不知在笑什么的恶魔,问道


“吸血鬼呢?被你消灭了?”


“...关你什么事。”


“吸血鬼的气息是来自我这边的世界的,兴许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谎话连篇,只是想要吸血鬼真祖的血液而已。」恶魔嗤声笑道。


“不需要。”瑶看也不看我一眼,扭头就往里走。


「看看四周吧,亚雷德。」突然恶魔撇了头示意我看向四周。


我感到一丝不快,但还是照着其所说,转过头。


一排排尖锐耸立着的大树,仔细一看树延伸的树枝上,一只只无智慧吸血鬼被树枝像串烧般刺入,一副地狱绘卷般。


“怎...么可...能啊...失去核心还能用出这样的力量吗....?”


「一群野兽,就算是失去大部分力量的神明,对上的话这结果不是理所当然吗?」


“等等,瑶!”


藤蔓从地上伸出,挡住了我的去路。


“回去你该待的地方,还是说想死在这里吗?”


“.....伊斯塔在哪里?”


瑶犹豫了一会儿,用厌烦的语气告诉我


“在和另一只吸血鬼战斗。”


“在哪里?”我有些着急的问。


若是,拿不到的话....


!!


“!伊斯塔大人!”


一股不寻常的能量波动从远处传到这里,令人心生恐惧的寒气蔓延至冥府,甚至可以看见地面结起了冰。


“....糟了。”


「有趣,没想到堂堂吸血鬼真祖借用了这种邪门的力量啊。」


这个寒气与恐惧千年前早已出现过了。


“污染....”


「愣着干什么,快去追瑶。」


见到瑶操控着植物,地面生长出几棵大树,将瑶迅速送往至能量中心点,我也立刻行动,将怀里的收纳符拿出,快速在指尖点上火,准备将符燃尽。


「收纳符?你想干什么?」


“里面是空气。”


「哇哦,是这样啊。」


碰!!!火焰触碰到符咒的一瞬间,大量空气喷涌而出将我吹上高空万尺。


狂风呼啸而来,巨大的气压随时会把人压成碎片,然而身上燃烧着的障壁符为我挡住了压力。


这是我唯一能快速移动的手段。


眼光迅速飘移,试图寻找能量波动的中心,我利用灵性精灵的力量,成功发现中心点后,便用双手比出相框的手势。


随着时间恶魔幽幽的现身在空中,我的目光也瞄准到了在破了一个洞的大厦中,伊斯塔,赶到的瑶以及前方的黑影。


被污染吞噬的吸血鬼。


来不及多想,法术早已发动,两个扭曲的紫红色时钟显现在黑影两侧,随后从左侧的时钟里头冲出一个庞然大物,再从右侧的时钟消失。


就像是一列列车通过隧道般,将挡在隧道中间的黑影吞噬殆尽。

随着黑影被吞噬,几滴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见状,幽蓝的火焰点燃了贴在我后背的收纳符,大量空气如推进器般将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直直冲向大厦。


小瓶,木塞,黑色的血液被我装进了瓶中,而这一过程仅仅花费了不到数秒的时间。


到手了。


因为那一瞬间的加速度,导致我来不及刹车,直接撞上了大厦的柱子,得亏身上的障壁符我才能完好无损的落地。


“亚雷德......?”


伊斯塔注意到了我吗?


....这眼力可真厉害啊。


“...是我。”我偷偷将小瓶藏在了收纳符里,这样一来,今晚的目的就达成了。


我站了起来凝视着伊斯塔,这才发现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明明才刚与那么强大的吸血鬼战斗,却毫发无伤吗...


“你今晚叫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总不可能只是帮忙击败吸血鬼而已吧。”我质问道。


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伊斯塔回道,

“啊啊,吸血鬼是意外,我今晚让你出来是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什么事?”


“是关于冥王的事,也是你们不能立马回去的原因。”他面色凝重地望着我,语气也前所未有的严肃。


“冥王出事了吗?”我带着些许焦急地语气问。


伊斯塔闭上眼,深吸了口气说

“冥王,失踪了。”


“蛤?!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是你们来到这里的两天前,冥王毫无声息的消失了,没有任何一丝痕迹。”


我似乎猜出伊斯塔让我出来的目的了。


“你要我帮你调查吗?”


伊斯塔干笑两声,说:“不愧是你啊,就是这样,我希望你能帮我调查这件事。”


“....为何是我?让瑶帮你不就好了吗?”我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沉默着的瑶。


“啧,这件事目前只有我和伊斯塔的人知道,人手不足,再加上.....”瑶有些不屑道出原因,最后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贤者...吗?”我说出我的猜测。


“嗯,我就不问为何你拥有千年前的记忆了,但....你应该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吧。”伊斯塔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只不过是看见了,并非还记得。但现在没有余裕说出这些事。


若要说的话,那太长,太长了。


“...我知道。四魔将之首,伊斯塔。”


“虽然我已经不再是了呐,真怀念。”


“我可一点都不怀念啊。”


“呵呵,那么明晚在登记处会面吧,也晚了,你不像千年前一样,不需要睡眠了吧。”


我千年前不需要睡眠吗?我不知道,没有看见过这段记忆。


“我知道了。”我简短回答,以免漏出破绽。


“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完,伊斯塔跳下高楼,消失在我的视野当中。


瑶也不发一语,走到大楼边缘。


临走前,她开口道,

“你到底和多少东西签了約啊,真是恶心。”

说完,她也跟着伊斯塔跳了下去。


我差点忘了,契约和契约者都只能有一位。


「呵,恶心吗?只不过是个被固有思想所困的小鬼。」恶魔咧嘴嘲讽。

.....

今晚的事结束了,我不发一语,径直朝宿舍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做了个梦。


那年,她还不是我妹妹,甚至还不是一个人。


没有感情的祭品望着我。


那时我突然厌烦了,不想再用同一种方法了。


不知怎么的,我产生了一个想法。


绝对,不能让她再次死去。

(什么?你说吸血鬼?抱歉,那其实不是重点哦,诶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