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DAY 1夜

恶魔试图揣测我的目的,作出了思考的模样,像是实在想不到,放弃似的开口,

「你怎么提早出来了?」

现在时间是7点,远处的阳光甚至还没彻底消失,距离深夜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我将晚餐做好后,便匆忙的出来了。


「难不成你妹妹眼睛的事情让你很在意么?」像是突然想到一样锤了手掌,道出了我的目的。


“......因为眼睛颜色的关系,那颜色,毫无疑问与千年记忆里,我所看到的一样。”


「你是说返祖现象吗?」


返祖现象即是人或物因为某些原因身上逐渐出现前世的特征,力量,以及黑暗面,我身上也出现过这种现象。


“我认为是。”与冥界有关吧,毕竟这个冥界的时间十分混乱,返祖现象的发生几率也就大大增加。

虽说会引出黑暗面,但返祖现象带来的以往的力量远超现今所能达到的力量极限。


但那是,最终手段。


嘎.....


远方似乎传来了乌鸦的叫声,寥寥几缕的阳光慢慢散去,周围的人影开始减少。


最后,剩下我一人站在原地。


「隔人结界开了。」恶魔提醒。


“今晚,要潜入冥府了。”我开口,踏出脚步。


谁知道呢?没有任何人知道。


望着高耸的冥府,我皱着眉。


事后才了解,冥府的事,冥界的事,以及污染.....


“哈?!污染?为何如此认为?”此刻冥府内,响起了某位男子的声音。


“....怎么,我说得不对么。”另一人,声音是女性,冷淡的反问。


“污染这名称根本不能形容那无比的力量!!而且那根本不是什么污染啊,你瞧,现在的我,像是被污染的样子吗?啊?!”男性咧嘴笑着,为身上不详的力量傲慢俯视着女性。


“在我看来,就是这样。不然你说说,这是什么?”反抗的眼神投向男子,杀气开始弥漫,空间里充满了火药味。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这力量的强大,这力量的主人啊!此刻, 即是渊夜之时!!!”

——————————

[冥界月光]


餐厅,早上和莱拉一起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这里实际上,是冥府的入口,只要和前台说出暗号,便会带人到冥府的入口。


也就是引路人。


我踏出脚步,进入门口,见瑶和伊斯塔早已在柜台前等着了。


“哟,来了啊,时间刚刚好呢。”明明是潜入前紧张的氛围,伊斯塔还是用轻快的语气打着招呼。


“.....”瑶沉默着坐在一旁,一眼也没有望向我。


一时间尴尬的气氛弥漫,伊斯塔轻咳了两声,

“那么,走吧。”

亮红色的传送门在身后,在早些时候被伊斯塔打开了啊。


“前台先生呢?”我问道。


“啊,我忘了告诉你,引路人早就失踪了,早上的前台只不过是普通员工罢了。”像先前一样,用轻率的态度告知我重要的情报。


“蛤?!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点说啊?”我有些不快地抱怨。


“闭上你的臭嘴,秽物,为什么伊斯塔大人需要你来帮忙我不知道,但你只要乖乖照着伊斯塔大人的话做就行了,这样的话,你的罪孽或许还能减轻些。”恶毒的话语从瑶的口中说出,若是外人的话或许会因如此愤怒与厌恶的台词从一位外表仅仅是一位小女孩脱口而出,会感到很意外吧。


但从这么恶毒的言语中,我察觉到了。


“你....知道了啊。”我瞥过视线。


只是,不想看到瑶的表情罢了。


“废话,知道那事的,也只有那天两位幸存者了。”


“我的...父亲吗?”


“.....”


瑶用沉默肯定。


“不复仇吗?”语气带着犹豫地问。


“.....我想,但我已经死了。”瑶理性地这么说着。


比起那时任由感情行动的时候,成长许多了啊。


“即便如此我还恨着你,去死。”说罢,瑶向着冥府的传送门走去。


“这样啊,继续下去也好。”


我本该如此,被人憎恨,被人唾弃。


只为了,一个愿望。


“唉,你真是倔强啊,虽然很抱歉把你卷进来,但做好准备吧。”伊斯塔拍了拍我的背,叹了口气。


“里面大致的情形怎么了?不要再隐瞒其他情报了。”我带着稍微不满的情绪说。


“喏,这里面写着冥府的情报,也包括我知道的,出发前看一下吧。”伊斯塔拿出本册子,将其递给我。


“顺带一提,这书我写的哦,厉害吧。”伊斯塔交叉手臂得意的说。


我没有理会,伸手接过,翻开书页,眼睛快速扫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冥府详细情报。惊!冥王住处竟然是这样的?!(´⊙ω⊙`)!」


冥府,冥王所在之地。外貌如同漆黑的尖塔,里头有20层,地下有10层,总共30层。


从地下最底层开始数,地下1至10层是关押某些东西的地方。


地下10层,也就是最底层,关押着最穷凶极恶的怪物。


以此类推,由下至上,从最凶狠到最和善。


怪物是什么?


是从其他世界来的,各种各样较为强大的凶兽,不过有些还算有用处,就留下来,至于少部分嘛....是杀不死的存在,不过不用担心,封印得好好的。


地上一层至十层是精锐队的住处,由冥界较为强大的死神精锐组成。数量是142位。


(伊斯塔:哈哈!我数过了,真是累人。)


地上十一层至十九层则是冥府文官所在地,关于冥府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着记录。


而地上二十层,也就是最顶层,就是冥王的住处皆办公室了。


冥王住处十分朴素,除了日常用品之外就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或是其他不必要的物品了,十分节俭,让人不禁对冥王生前的事迹感兴趣。


虽然地面上只有二十层,但一层的高度比一般建筑要高许多,且在一层里还有些夹层,举例来说的话,就是1.5层的概念吧。所以外观上才会比起一般的建筑物要高出许多。


那么,冥府情报便到此结束,欲知详情,请联络011–999–77776伊斯塔编辑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此轻浮的书大概只有伊斯塔写得出来了吧。


花了一分钟看完,我将册子递回给伊斯塔。


“详细情况我了解了,两天前失去了和冥府的一切联系,整座冥府就像是变成了空城,我说的没错吧。”


“是的,最新情报只显示了从战场归来的两位死神进入了冥府,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获得任何联系了。”伊斯塔点头。

两位,死神吗.....


“伊斯塔大人,传送已经准备好了,坐标调节已经就绪,如您所说设定在了二十层最顶层。”在我思考的当儿,面无表情的瑶走了过来对伊斯塔说。


“诶?啊,好的,谢谢你了,瑶。”伊斯塔似乎露出一丝疑惑,但很快打消杂念,“好,那么走吧。”他转过头来对我说。


....嗯?瑶的样子,似乎有些奇怪.....


“走了!亚雷德!”伊斯塔在前方呼唤我的名字。


“我知道了!”我放大些声量答道。


我,伊斯塔,瑶,三人齐身,踏出脚步走入传送门。


{主人!等......!}一道很久没听到的声音传来,虽然过了很久,但会这样称呼我的只有一人。


“伪精灵...?等等!伊斯塔!”我大声喝止了伊斯塔,但,已经来不及了。


“蛤?”伊斯塔困惑的回过头,身旁的瑶嘴角上扬,身形开始变化,溶解,重塑。


“她不是瑶!!!!”


传送门突然张得更大,旁边魔法的刻印比起先前更加明亮,耀眼的红色光芒甚至盖过了所有人的面容,传送法咒发动了。


一切在慌乱的情况下结束了,亚雷德,瑶,伊斯塔三人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那黯淡无光,耗完法力的传送门嗡嗡地响着。


一切恢复如初,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列车上。


我坐在列车上,睁开眼。


夕光洒落,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平静。


身边没有任何人。


这样的宁静,多久没有感受到了?


仔细感受,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小了一圈,但在这平静的氛围,这些都无所谓。


向着后方列车窗口望去,我不禁睁大了眼睛,稍感惊讶。


列车并不是行驶在轨道上,而是悬浮在空中,若无其事地向前驶着。

但让我感到惊讶,是对面的另一辆列车上。


一位睁大了金色眼瞳的少年,红色的发色,头发后方绑了个小辫子,纯红色的纹路像是藤蔓一般攀爬至他的脸上。


我们双方呆呆地看着彼此。


明明没有任何可惊讶的点,但我们却只是互相看着,没有任何作为。


你是.......


从他的口型中,我仿佛听见他的声音般。


不可思议,我只是看着而已。


还来不及多想,列车驶入隧道,陷入了黑暗,等到光线再次落下之时,对方早已消失。


我感到了失落,失望,丧失感。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在这里似乎也无所谓般被我无视。


我默默地掉落了泪水。


一旁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我转过头,见前方空间出现裂痕。


幽蓝的火焰从里面露出,开始燃烧。


一切开始燃烧。


置身于火海当中,即便如此,我还是顺畅的呼吸着。


没有被燃烧的痛苦,没有被燃烧的窒息感,只有心底的失落永不消散。


一切燃尽后,我听见了声音

{主人!醒来!!}是伪精灵。


“!哈,哈....”一瞬间我跃起身,瞪大了眼睛,对方才的一切感到焦虑,急促地喘着气。


等了一会儿,呼吸平缓,我恢复了冷静。


然而,眼前的一幕又不禁令我扼住了呼吸。


沉稳的呼吸声,金黄色的毛发,雄伟的鬃毛围绕在脖子上,原是野兽般犀利的眼睛,如今却静静闭上,宛如狮子的造型。


但是尾巴却与一般的狮子不同,长着一条翠绿色的大蛇,但与还尚存生气的狮子身体不同,完全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这是....蛇尾兽吗?”我愣愣地说。


{主人您可总算醒了。}转过头,一位玲珑有致的少女微笑着说。


柔顺的银白发色,晶莹剔透的白皙肌肤,如同千年前所见的尖耳朵,一身漂亮纯洁的白色礼服,搭配上她惊为天人的美貌,宛如女神下凡似的。


然而,她是伪精灵。


笑容是伪物,相貌是伪物,说出的话是伪物,就连身份都是伪物。


人们甚至连它是不是精灵也不知道,只是根据最常出现的形态为其命名。


我对伪精灵的出现感到疑惑,然而现今的情况紧急,我一边警戒着眼前的巨兽,一边问,“这是什么?”


{这是幻想之兽哦。}伪精灵答。


“那是什么?”即使道出了名字,我也不明白,完全不了解,未知的物种。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使者出现时,身边总是会出现这生物。}


使者....吗?


我对他的认知,仅仅只有他是所有世界的守护者这档事而已。性别不明,身份不明,名字不明,能力不明的,守护者。


但在听见这只野兽是使者的时候,我放下了警戒。


要说为什么,是因为使者绝对不能杀死除污染以外的任何一人,其中的原理不明。

“这样啊,那就放心了,只要是关于使者的,大概率都没问题。”

若是真的有问题,即使提防了也根本没用。


我解除了警戒,沉静的空间里只回荡着幻想之兽的鼻息声,望了望四周,我试图看清周围的话情况,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漆黑,即使在眼睛适应了之后也只能看清周围不过一米距离。


“时间恶魔呢?怎么是你出来了?”


{小时的力量被冥界封了大部分,现在的他在主人您的契约位歇息,所以我就出来作为代替了。}


契约栏位,前世的我为未来所做的保险,也是我能够与多位契约者的基础。


的确,在我的契约栏位中,有着较高知性的契约者寥寥无几。作为代替的伪精灵,自然是那其中之一。


“.....走吧。”我开口,动身确认此刻的所在地。


伪精灵用脚尖蹬了一下地板,随即浮在空中跟在我身旁。


越过沉睡的幻想之兽,向着漆黑的通道往前,我用食指触碰了左眼,法力驱动了枭之眼,眼前漆黑的通道立刻亮起,我的眼睛颜色也有原本的黑转为碧色。


夜视能力不过是与名为夜枭的灵鸟签约获得罢了,由于只需喂养它,契约条件宽松,基本上所有的歼灭官都会与一只灵鸟签约。


歼灭官啊.....


令人想起不快的回忆。


我加快脚步,终于抵达了通道的尽头,伪精灵也从悬浮的状态落回了地面。


眼前的,是一扇门,不,应该说是一扇电梯门才对,一旁的雕刻则是刻着「UD 10」的字样。


明显地,标示着所在地,我不免感到了焦虑,脑海闪过在被传送前所见的字眼。


从其他世界来的,各种各样强大的凶兽。


“......啧,再往上,就是从其他世界来的,怪物了吗?可恶,时间恶魔偏偏这时候不在。”


{主人,冷静点,还有我在呢。}脸上挂着笑容,双手放在身后说着。


我斜着眼看着她,沉默地按下电梯门旁的按钮。


伪精灵的战斗能力比起时间恶魔弱上许多,现在的情况可说是十分不利,更何况要击败上层的妖兽,无疑是难上加难。


最理想的办法便是在这里等待至时间恶魔的恢复,再上到上层去,这么做能最大程度保证安全,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叮!电梯抵达的提示音响起,伪精灵跟着我踏入电梯里头。


在看见电梯可以抵达至最高层,我内心松了口气,毕竟这代表着无需遭遇未知的敌人。


在按下最顶层的按键前,我停顿了一会儿思考。


在被传送到这里之前,假的瑶曾说她如伊斯塔所说设置在了最顶层,而伊斯塔虽然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欣然同意了,也就是说伊斯塔的目的地也是最顶层,恐怕是要见冥王吧。


但是,既然假瑶是敌人的话,肯定不会就这么将伊斯塔送往顶楼,虽然也有概率是在顶楼设下陷阱,但我不认为如今有什么对手是能够击败那位冥界最强死神的,眼下最优先的行动便是跟伊斯塔汇合,至于真瑶.....大概也在我和伊斯塔被传送前也被传送了吧。


那么,最关键的点,果然还是伊斯塔的位置了,再不然,找到瑶也行。


现况最优解,应当是直接搭乘电梯避开强大的妖兽,从地上一楼开始搜索吧。


于是,我毅然决然地按下了地上一层的按键,离开这只有幻想之兽的楼层。


电梯缓缓合上,机械摩擦声响起,迅速上升。


我闭上眼睛祈祷着上去的过程顺利,不发生任何磨难。


在我意识到我已经插了旗后,已经来不及了,电梯来到地下9层后突然停止,电梯门开启,眼前是片漆黑且宽敞的走道。


“.....混账。”


{主人方才心想着顺利就好了吧。}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提高警戒,试图关上电梯门。


事与愿违,不管按下多少次关门键,电梯门还是这么敞开着,虽然像这样不顺的事早就习惯了,但发生的时候,还是会感到烦躁。


“.....没办法了,看看这层有什么办法上去吧。”


{这样真的好吗,主人?这一次小时没办法让主人你重来呀。}


“但总不能裹足不前吧。”说完,我让所有贴在我身上的障壁符处于待发状态,警戒地踏出电梯。


然而,刚踏出一步,后脚着地的一瞬间。


嗒!随着短暂的通电声,灯光由我这一侧一盏一盏朝着里头亮起。


仔细一看,远方一道模糊的身影站在前方。


就像是恐怖电影般,缓缓现身。


一滴冷汗由脸颊划过,紧张的情绪也跟着流出。


{电梯消失了,是幻术,而且还是强大到我看不穿的幻术。主人,建议使用传送法术,虽然会减少部分寿命,但留在这里毫无疑问会死。}


伪精灵这么说,虽然在这种时候她也会说谎,但这一次明显不同。


“........”


{主人?}

“我已经用了,用着了啊.......与外面的链接断了,战斗是无法避免了,拼上命的时候比我想的还要快啊,混账。”


幽蓝色的火焰点燃藏在袖子里的收纳符,刀光从空中划过,常用的银剑被我握在手中。


此时,灯光也终于亮彻整个走道,远方人影也跟着清晰可见。


戴着庆典帽,手里拿着彩色气球,眼睛上画了两个红色的打叉,血色的嘴角上扬至耳旁,彩色的服饰,一言蔽之,就是一身小丑装扮。


走道两旁堆放着大堆大堆的人偶,所有人偶的是披着一身黑色长袍仿冒着死神,一旁的镰刀像是战利品般一排一排竖立着,所有人偶的表情狰狞,恐惧表露无遗,还非常恶趣味地在人偶们的脸上画上大大的红色打叉,如同废弃品一样。

然而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才不是什么人偶,而是实实在在的死神尸体,红色打叉也不是什么染料,而是每一位死神身上干透的血液。


对方似乎注意到了我,骇人的嘴笑得更开了,很忽然地,音乐响起。


嘚~嘚嘚嘚~嘚嘚~


轻快地不像是应该在这种时候播放的音乐,七彩的气球从房间各个角落升起,抵达半空后便炸开来,里面的糖果洒落满地,诡异的氛围不论是任何人都会感到不适。


小丑张嘴道,


“欢....欢欢欢迎迎迎来lai来来来到到[游乐园],本本本人将将将会会会会...为为客客客客人人们准备特特别别别节节目目目,敬请期期期待.....嘻嘻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骇人的狂笑声响起,本因无风的此地掀起一阵狂乱的气流,令我不禁举起双臂遮挡。


“不是吧.....居然是,狂笑不止的恶趣味,千年前天灾级魔物之六的,小丑吗?!!别开玩笑了!”


千年前记忆中的灾祸重新降临,就像是现实对着我开玩笑似的,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发生了一样。


“那那那...来来玩玩玩玩第第一个个个个个个游游戏吧吧,嘻嘻啊哈哈哈!!!!嘻嘻.......”不快的声音随着令人作恶的笑声停下,小丑弹了一声响指。


{!主.....}伪精灵尝试说些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


灯光暗却又亮起,周围的场景改变,人偶模样的死神尸体倒挂在两旁,宽敞的走道,忽明忽暗的光线。不安,惶恐,紧绷的情绪牢牢捆住喉咙,就连口水也咽不下,在本该炎热的地方却感受到了不该存在于此的寒冷,冷汗顺着鼻头流下,张着嘴,大口喘着气,世人都将这个表现称为,恐惧。


伪精灵早已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令不安更上一层楼,最后,忽明忽暗的灯光终于彻底暗淡了下来。


然后,从广播那儿传出了电波声:


“各位游客请注意,第一个游戏即将开始,游客们所进行的第一个游戏是———[捉迷藏],游戏规则与一般的捉迷藏相同但有以下特殊规则,


1)场景中有特殊卡片,在第二场游戏有其作用。


2)游戏过程中不得有伤害玩家的行为。


3)游戏开始前,人有2分钟的时间躲藏及寻找卡片。


4)游戏开始后,鬼有3分钟的时间寻找人和卡片。


5)本游戏采用三回两胜。



以上便是特殊规则,而这一次的鬼则是.....”


停顿了一会儿,灯光猛地照在我身上。


“那么,祝游玩愉快。”


我来,当鬼吗....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呵呵......那那那那我我就是是是人了呢...嘻嘻嘻......,就就就先先,走了了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从何而来的笑声朝着走廊深处远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静下心来深呼吸,平定下了恐惧,仔细思考着现状。


虽然最一开始的压迫感令人心底一凉,但其实只要冷静下来,即使是我也有办法击败小丑。


与千年前一致,小丑每一次战斗都会涉及到游戏,其原因是因为小丑不过是一群悲哀孩童的童心的集合体,类似于怨灵的存在。


只要在游戏中胜利了,小丑便会把人放了,随后在人松懈,以为自己死里逃生之际,再一次上门用更加可怕的方式收割人的灵魂。


但是我见过千年前,三人打赢小丑的那场战斗,那三人分别是我,莱雅和@#$......


?三....人?


没有时间思考其他事情的时候,我回想起那时候击败小丑的场景。


那时候,究竟是怎么击败小丑的,说到底千年前的记忆有几段特别模糊.....


我只记得有着一大片的蓝色......


“2分钟时间已到,扮演鬼的玩家可以开始寻找人了。”广播声将思绪打断,催着我开始了游戏。


“......”我无言地开始踏出脚步前进,在没有伪精灵的这个时候,必须比平常更加戒备。


想着这些,游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