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蘭格爾王國篇

第5集 斷兵之器

第5集 斷兵之器

異度空間內,一片簾幕.七盞冥燈開啟暗潮洶湧的起始,一道魔影現身異度空間中單膝跪下面向簾幕沉默不語,此時簾幕現人影
質問來人事件因由

簾幕人影[事情辦得如何?]
魔影[事情失敗了]
簾幕人影[因何失敗]
魔影[詳情如此....]

魔影詳述森林凶暴黑熊詛咒.咒術師被他人算計而亡.綠鬼兵培養計畫亦被人所破壞,有一名冒險者能為不差能擋下魔影殺招並順利退離,魔影冷靜說明事件始末,情感毫不動搖地述說一切

簾幕人影[嗯,吾明白了,你先退下並持續關注此人,若有任何風吹草動即刻向吾回報]
魔影[是]

魔影領令後瞬間消失,簾幕人影向著暗處之人討論此事並相討接下來該如何針對祂所說之事如何處理

簾幕人影[你認為此人會是普通的冒險者或是苦境之人呢?]
暗處梟影[嗯,此事尚不明朗,未見到此人尚無法斷定吶,畢竟苦境之人在異界不過寥寥數十人,尚須密切觀察吶,同一時間也需找尋祂給予吾等的助手身在何方吶,並給予任務讓他們阻擾素還真一班人吶]

簾幕人影[嗯,此事吾會前往查看,你便前往找尋其餘之人,必須先於素還真之前先下手為強斬除禍患]
暗處梟影[同感吶,這樣便依計畫各自行動吶]

異度空間內,兩人談論完畢並各自消失,此時格蘭格爾王國首都工匠街上,初行雁漫步於此尋找著可以重鑄忘然神器的鑄劍師

初行雁心想[既在首都,那便尋找是否有能重鑄忘然神器的鑄劍師,也可一試手藝高下與苦境鑄劍師有何不同]

初行雁在工匠街找尋武器店一一探查武器的優劣便能知曉鑄劍師的手藝高低,走進第一間[九流劍閣]觀看武器,老闆在櫃檯一動也不動,裡面人員稀稀疏疏,初行雁從劍桶中抽出一劍觀看

初行雁心想[嗯,此劍材質下等更夾雜許多雜質,若是對敵更是輕易而斷,只有形卻無靈氣,此劍不過廢鐵]

初行雁再觀看其他武器亦是同樣的感想,便離開此店再去另一間店[一流也]觀看武器時發現也有防具買賣

初行雁心想[此店兵器寶甲皆有買賣,其樣式與苦境相差無多,但材質卻略勝苦境,有魔獸骨肉皮打造寶甲,其兵器材質雖是鐵石為主卻有魔獸之性能附著其上皆其為上品矣,亦有面向初等冒險者而製造的下等兵器.寶甲,但比之紫虹神劍與天蠶寶甲等寶劍.寶甲尚略遜一籌]

初行雁細細觀看兵器防具之後,買下了數隻小刀與細針之後便離開了,工匠街上再尋訪數間後,忽見一間隱藏於暗處的無名鐵匠鋪不見有人在四周,卻聞陣陣打鐵聲,一聲一聲敲響初行雁的內心使之心情激揚,使得初行雁有預感此間鐵匠鋪便是能重鑄忘然神器之地,隨後初行雁便走入觀視,走入店內陣陣打鐵聲響不絕,初行雁從劍架上拿下一劍觀看

初行雁心想[嗯,此劍雖是下等但其形薄而長且質地堅韌而無雜質,劍身長約3尺,脊刃厚實,劍鋒為尖峰更顯肅殺之意,若要賣給初等冒險者也許超過其實力了]

初行雁在店內細細品嘗鑄劍師巧妙之處,隨手拿起一件皮甲觀看

初行雁心想[這件皮甲以獸皮與棉麻布匹先縫製組合再釘下鉚釘與金屬片加固,最後將之拋光再附於某種魔法使之更為堅固而不易破,更能引發獸皮隱藏的特性讓裝備者能受其保護與運用,堪稱絕品]

就在初行雁再觀看盔甲之餘,驀然打鐵聲響停止,初行雁也停下看向聲響停止之處,一道人影撥開門簾走出說道

人影[嗯!是客人啊,好久都沒個像樣的客人來了,來此是要買什麼武器或防具嗎,如果沒有識貨的眼光,那我會請你出去,不要再來了]

初行雁[在下臥雲先生初行雁,先生可是這家店的鑄劍師]
人影[嗯?,我是這家店的鐵匠,我叫歐也,如你所見我是一名矮人,看你初來乍到的該不會不知道吧]
初行雁[矮人?聽聞乃是擅於魔法.陣法的種族]
歐也[你看我擅於魔法嗎?]
初行雁[方才在下有細觀店內武器防具,皆有魔法的痕跡其鑄術不同凡響而且皆非凡品也]
歐也[要說魔法也只會附魔一些強化或鋒利之類的魔法,矮人族是更擅長鍛造技術的一族,我們一族專精於鍛造應該是常識才對啊?]

初行雁[在下數日前方從遠方而來,所以不甚明瞭其種族專精之事,望且海涵]
歐也[嘛,看來你也是有苦衷的我也不多說什麼了,來者是客,有要買什麼東西嗎?]

初行雁與歐也短暫交流後進入了主題,初行雁從背上取下忘然神器交於歐也

初行雁[我要重鑄此劍,不知可否,因為此劍對吾有特別的意義]
歐也[我看看]

歐也抽出忘然神器一觀並言道

歐也[這把劍有被切斷過的痕跡,雖然經過修補但脊刃已經有損傷不太能使用了,若勉強使用也容易斷裂,看你的裝扮應該是個冒險者吧?到時對付魔物時說不定會有生命危險啊]

初行雁[先生好眼力,確實曾利刃所斷也曾勉強修補過,畢竟是陪伴在下很長的一段時間,對此劍亦有感情了,所以不願割捨想將之重鑄再創新生]

歐也[看你對劍也挺有感情,小子你不錯我欣賞你,要重鑄這把劍的事我包了,那你要用什麼材料重鑄,我看你這把劍的材質應該是特殊材質吧]

初行雁[然也,此劍名喚忘然神器,乃是以異鐵打造之劍,其性質能與我的功體相輔相成]
歐也[嗯,既然如此就不能用簡單的材料打造,但我身邊也沒有什麼好的材料,那你的劍術等級多少讓我參考可以用什麼材料幫你打造]

初行雁[這嗎]
歐也[不方便說嗎?]
初行雁[非也,而是我的劍術等級並不知曉,所以我不知該如何回答]
歐也[既然這樣的話,你拿著劍揮幾下讓我看看,就可以判斷等級大約到多少程度了]
初行雁[喔,那便請先生指教了]

只見初行雁與歐也走出屋外拿著[忘然神器]恣意揮灑,行劍時如流水輕柔又似泰山沉重,使的歐也看得嘖嘖稱奇

歐也[喔~,小子你的劍術不差啊,這樣我知道要那些東西可以使這把劍重獲新生了,你去取來...這些物品,我就有辦法讓它獲得重生]

初行雁[多謝,那在下就去取得這些物品,此劍就先請先生保管]
歐也[诶,這樣你有防身的武器嗎]
初行雁[無礙,在下尚有防身之物,請]

初行雁離開工匠街便前往冒險者公會2樓查閱方才交代欲取之物的線索

初行雁心想[當日出來冒險者公會時發現2樓有書籍可供免費查閱,應是為了冒險者任務之需求而設,讓吾一觀物品所需之地]

初行雁查閱片刻之後便將2樓的書籍資料全數記下,便離開公會前往城外數日之遙的礦山尋找第一物森林巨魔硬皮,據聞
森林巨魔生存於深山或山洞之中,其身形高大魁梧力量驚人,其體質似對物理與魔法有相當的防禦力,要戰勝尚未交手過的對手須小心提防

初行雁[此行不過數日,便先做好準備再啟程,沿途調查地形與魔物的訊息將有利未來行事,亦需備下藥丹以備不時之需]

初行雁先回旅店告知將出外數日辦事,再往城外進發礦山之途時路經荒野...

初行雁心想[聽聞最近世界各地皆有魔族出現的事蹟,皆造成不少傷亡,但同時似乎有一股力量抗衡魔族的謠言傳出,難道會是苦境之人嗎?嗯~]

於此同時,首都內神鶴佐木日前救了無名小隊之後便在城內四處找尋素還真的蹤跡,皆無其相關線索但卻曾聽聞冒險者最近來了一名外來劍客協助兩組冒險者小隊前往城外數里之遙的樹林討伐將近百名的綠鬼兵,其中一名奴隸恰好是無名小隊的隊員之一,使這一消息讓神鶴佐木將目標鎖定此一劍客而前往冒險者公會登記成冒險者做一名遊俠,隨後接下一項任務便往城外而去

神鶴佐木[嗯,先以冒險者行動邊調查素還真之事,近日曾聽聞那名劍客身手不凡,亦曾使用奇特的招式在冒險者公會廣為流傳,也許此人便是素還真,現在吾等身處異地情況未明或許素還真有可能會隱密行動的可能性,嗯~,先執行任務再說]

神鶴佐木思慮過後便向城外進發,向數日之遙的礦山前進調查此地礦山驀然崩塌之事,路經平原之時遇上衝鋒兔地域與數隻吞噬草蛙攻擊...

衝鋒兔 等級17
特性:普通.地面
裝備:無
狀態:無
技能:特性等級1

吞噬草蛙 等級15
特性:植物.普通
裝備:無
狀態:無
技能:特性等級1

神鶴佐木見鄰近數隻衝鋒兔急衝而來隨即手按刀柄凝視來敵,衝鋒兔使出[瘋狂突擊]時眼泛紅光的用頭上長角突刺而來,神鶴佐木身影瞬動使衝鋒兔失去目標突刺失敗在原地左右觀看之時,一刀旋斬而出登時血肉濺散死傷殆盡,此時一隻吞噬草蛙長舌擾動而來,神鶴佐木感應異物來襲避開一閃之後一看來敵正欲再次襲擊,神鶴佐木身隨意轉面對龐然巨蛙魚龍再現[橫掃天下]
將之一分為二身首異處,四周魔物亦感危機紛紛而逃,神鶴佐木取下其皮肉.魔石後繼續趕路...

荒野之地塵沙瀰漫,初行雁緩緩而行四周可見土褐色的蠕動之物緩緩靠近初行雁,初行雁遂用[慧眼穿雲]調查訊息

荒野黏液怪 等級25
特性:普通.鋼鐵
裝備:無
狀態:無
技能:特性等級2/土魔法1

初行雁[這一路上走來四周皆有魔物蹤跡亦不乏苦境未有之生物,不知其他道友如今是否平安,日前在冒險者公會聽聞異界各處皆有魔族動亂,但似乎有一股力量與之抗衡消弭災劫,查探之下似是使用奇特招式琴音殺招之人,嗯~]

初行雁思慮間忽聞鷹嘯長空,初行雁向天一眼數隻禿鷹獸盤旋上空似是鎖定不遠處魔物屍骸,隨後禿鷹急馳而下啃食屍骸,初行雁見狀回想起當年為了解開天魔的佛魔合體製作大悲三昧弦,三位聖僧舉行天葬讓禿鷹啃食其身的偉大情操讓初行雁不禁心緒悲傷與感激

初行雁[是禿鷹啃食腐肉,趁此一觀]

禿鷹獸 等級15
特性:天空.普通
裝備:無
狀態:進食
技能:特性等級1

初行雁[能為雖弱但卻是群體行動其實力不容小覷,若無危害人類之舉便無需討伐,離開再說]

初行雁離開荒野進入了一處叢林,與此同時神鶴佐木離開平原亦進入了一處叢林,在某處無盡黑暗異空中七道人影疑惑間

槍者[嗯,此地是何處吾怎會在此?]
氣者[是你]
槍者[你也在此,可知現在什麼情形?]
氣者[吾亦不知]
弓者[吾不是早已身亡,此地是?]
奇者[眾人稍安勿躁,先調查此地看看]
弓者[是你,想不到你也在此]
奇者[久見了,易通持有者]
刀者[嗯,此地一片黑暗要如何調查]
劍者[嗯~,此地皆是絕世高手,先盡觀其變]
術者[呵呵呵,趣味了,嗯~~]

無盡黑暗異空中一道龐然魔氣襲捲而來,眾人察覺危機武器上手凝神戒備,忽然魔氣發出深沉又詭異的聲音說道

深沉魔氣[異界的人類啊,受吾之召喚來到此地,爾等要為吾辦成一事,若拒絕則身魂俱滅,如何呢?]
槍者[將吾等召喚的就是你,你是何物,吾等又為何會在此,若不說清楚又如何答應,事成之後能得到什麼利益呢?]
深沉魔氣[確實,人類醜陋的心吾早已知曉,利益交換亦無不可,吾便說明此地是何處,要爾等辦何事將一一說明,在此之前已有部分爾等世界之人受吾召喚前往異界開始執行了,爾等若能完成此事同樣可得到所要的好處,詳情如此...,如何?]

槍者[哈,祢之條件確實不差,吾接下了]
氣者[同感]
弓者[異界真是不得了之地,算我一份]
奇者[嗯,吾真想看看不同於苦境的武學或商品了]
劍者[呵呵呵,在異界又有誰能讓吾歡喜呢]
刀者[吾要再創武學頂峰,他們將是吾之獵物]
術者[呵,吾接受]

異空中眾人聽聞深沉魔氣的事情與條件交換後皆欣喜非常殊不知一切皆在魔氣掌握之中,隨後無盡黑暗破碎眾人身處一座遺跡裡,眾人察看四周發現非是苦境之物

槍者[眾人既知他之所求,但吾等事成之後又真能得到其利益嗎,能將吾等身亡之軀復原又召喚至此地看來現下只能暫時聽令此人,但只要培養吾等勢力,也許可以將祂擊敗又或者能得到對等的身份,眾人以為如何?]

氣者[此人皆以魔氣傳聲不明其身,就算吾暗中以氣循跡也無法察知此物為何更遑論勝敗,先讓吾持保留態度吧]
弓者[此人高深莫測實力未明也許能隨時殺掉吾等,吾不願攖其鋒,便自行行動吧]
奇者[在苦境吾已無處可去,在此地也許能再創高峰,若能得見故友更好,吾亦自行行動]
刀者[吾要修練新的武學若無敵人如何能證明其極限,有利可圖之事算我一份]
劍者[吾一弱女子,不便打打殺殺,但若需要之處吾亦能協助如何]
術者[嗯~吾亦可協助,看吾的心情如何吧,呵呵呵]
槍者[既然眾人已有定見,便先離開此地收集情報,再等待那人來到,吾好生期待滅境聞名的不死魔頭究竟有何能為,是否能讓吾盡興呢]

遺跡內眾人討論已畢便隨即離開收集周圍情報,與此同時異度空間[魔冥墬世]簾幕後人影再現,向著暗處梟影說道

簾幕人影[將人轉往此地的消息傳來,我們該行動了]
暗處梟影[他們將是七罪門人選,將顛覆異界秩序再創魔化天下吶]
簾幕人影[據消息回報,已查明那人就是素還真,現在該一探他現今的實力的時候了]
暗處梟影[雖不能解決梵天,但若能一舉消滅素還真其他人便不足為懼吶,但現今吾等實力尚未到齊,只能以其他方法先測知他之實力,此事便交你去辦吶]

簾幕人影[可以,等吾之消息吧,呵呵呵]

魔冥墬世內,兩人交談完隨即燈滅人散又復平靜了,另一方面叢林內陰濕的環境夾帶深沉的氣息,屢屢傳來不規律的鳥鳴聲響以及低鳴的吼叫聲,初行雁亦步亦趨觀視著四周慎逢來敵,叢林另一方神鶴佐木因任務前來此地亦感叢林內危機四伏...

初行雁[嗯,叢林內氣息沉悶有一股山雨欲來的感覺,須小心四周動靜]

就在初行雁話語方落,地面忽爾激烈震動而遠處一股逼人的氣息壓逼而來,牽引四周魔物躁動向著初行雁而來...

初行雁[嗯,危險的氣息壓逼而來,不妙]

初行雁頓時大感不妙隨即[無弦琴]上手,只見無數逃竄的魔物向著初行雁獵殺而來,數隻森衝鋒兔協力攻擊用頭上長角突刺而來,初行雁巧運數道[音波利刃]將之擊飛,隨後再對上綠鬼兵.綠鬼槍兵.青鬼刀兵手持硬木棒與青銅鬼長槍.青銅鬼短刀攻擊而來,初行雁見狀再運[徵弦之招],以琴刃破兵勢擊退千軍殺退來者四周魔物紛紛而逃,隨後一龐然大物斬斷樹木,初行雁急忙閃避後看向來者乃是手持青銅霸刀身著青銅獸鎧的豬頭君主率領數隻豬頭刀甲兵.薩滿豬頭人...

豬頭君主 等級20
特性:普通.邪惡
裝備:青銅霸刀.青銅獸鎧
狀態:操縱.強化
技能:特性等級2/大刀術2

豬頭刀甲兵 等級10
特性:普通.邪惡
裝備:邪木長刀.野猴皮圓盾.野猴獸皮帽.野猴獸皮甲
狀態:無
技能:特性等級1/長刀術1/盾技1

薩滿豬頭人 等級12
特性:普通.邪惡
裝備:邪木魔杖.野猴皮魔袍.
狀態:無
技能:特性等級1/杖術2/火魔法1/土魔法1

另一方面,同在叢林內的神鶴佐木亦同感壓逼之力方向,隨即身影急行向著來源而去

神鶴佐木[嗯,一股強大的壓力,前往一觀]

行至中途無數魔物衝殺而來

神鶴佐木[是魔物,啊~]

神鶴佐木手握[魚龍寶刀]斬殺腐蝕黏液怪.金屬黏液怪使其不及行動便以消亡,隨後數隻森短角兔.森獨角兔以頭上之角刺殺而至

神鶴佐木[嗯,魚龍瞬斬]

神鶴佐木見狀以迴旋刀勢[魚龍瞬斬]一同斬殺四周魔物,不過片刻戰鬥方停歇暗處又射來數枝木箭

神鶴佐木[暗處有伏兵,葉颯]

神鶴佐木以[葉颯]之招登時落葉紛飛消失行蹤,使暗處綠鬼弓兵頓失目標疑惑之際,已是遭[迴龍逆斬]身首分離了,隨後神鶴佐木隱蔽行蹤疾馳而去...

數刻前,叢林深處一魔影站在樹上冷眼察看初行雁的一舉一動時卻察覺叢林外圍有一名用刀者接近,隨即發出一道強大力量使得先前被禁錮的豬頭君主開始暴動,隨著禁錮解開龐大的魔力四散,叢林內魔物竄動紛紛逃難一部分向著初行雁而去,一部分向著用刀者而去,而豬頭君主眼泛紅光揮舞著手上青銅霸刀一邊前進一邊獵殺弱少魔物,而魔影亦注視著一切欲知曉初行雁的實力究竟如何

這時初行雁手按[無弦琴]琴音撩撥數道風刃急向豬頭君主而去,而豬頭君主周遭薩滿豬頭人亦魔杖凝塵發出[石彈]擋下風刃,豬頭刀甲兵亦手持長刀圓盾滿盈殺意而來,初行雁不敢輕心足踏[八卦迷蹤步]閃避殺招伺機攻擊之時又逢豬頭君主霸刀襲至險象環生,一來一往之間已過數刻臥雲先生漸感不支了

初行雁[魔物首領統轄部將似以緊密的攻勢封鎖吾之行動,再不想辦法突圍生命危矣]

就在初行雁危及間一口魚龍刀旋斬飛入使得數名薩滿豬頭人不及反應已是受傷數處,初行雁見此刀勢驚訝不已又欣喜救兵來援,隨即轉守為攻身揹無弦雙手掌含雲氣繞身,磅礡雲靄凝成雲雁,初行雁飛身半空沖向九霄雲外宛若欲將烽煙靖平形成宏大威力俯衝豬頭君主而來,豬頭君主見狀竟是手抓豬頭刀甲兵拋擲攻擊初行雁而來,初行雁[雁迴九霄烽煙蕩]其攻勢不能停登時擊中豬頭刀甲兵瞬間碎骨分屍,初行雁半空中凝聚餘力旋身再一掌[雲頂開花]擊向豬頭君主,卻被霸刀所破其刀勢餘勁擦傷初行雁,回到地上的初行雁與神鶴佐木會合了...

初行雁[啊哈,果然是你普生大師]
神鶴佐木[是你,素還真]
初行雁[現在吾名喚臥雲先生初行雁,但此事稍後再說,先解決眼前之敵]
神鶴佐木[好,你有何計策]
初行雁[吾纏鬥已久已稍顯力疲,需速戰速決,便有勞煩大師先將旁邊部將消滅再合力攻打首領]
神鶴佐木[可以,依計而行]

初行雁兩人依計行事,初行雁縱身一躍以[凝水成冰]冰凝豬頭君主四肢百骸使其行動受挫,而神鶴佐木以[魚龍神濤]水氣漫延助長[凝水成冰]範圍使其餘豬頭刀甲兵.薩滿豬頭人無法行動,再以[凌渡天關]飛身半空聚力一刀使豬頭刀甲兵.薩滿豬頭人皆一刀入黃泉了,豬頭君主四肢百骸被冰封憤怒不已,周身散發龐大魔力一聲[戰壕]提升攻擊力登時冰封碎裂,隨即雙眼赤紅 [目中無人]般怒視兩人其魔力奔騰攻擊力再度提升,豬頭君主手上青銅霸刀魔威赫赫使出[袈裟斬]狠斬而出,神鶴佐木以[萬劫盡捨]洩去刀勁之時虎口見血...

初行雁見狀初運佛式欲以聖破魔,以自身聖氣運化至高佛式菩薩印三式連環,[啊~,菩薩印第一式聖光初現]頓時佛光四射,豬頭君主欲擋卻是使魔氣紊亂霎時哀號不絕,[菩薩印第二式莊嚴慈航]初行雁身後化現菩薩莊嚴法相霎時佛氣廣佈四周使得豬頭君主冷汗直流單膝跪地虛弱不已,[菩薩印第三式巍巍三藏]初行雁周身散出佛教經典梵字佈滿整個叢林,深處魔影亦感危機瞬間逃離,豬頭君主首當其衝登時魔力盡散氣絕身亡刀落塵埃

初行雁[哈呼,總算贏了,大師你無恙乎]
神鶴佐木[無礙,只是素還真你怎會變成此樣貌]
初行雁[此事說來話長,先找一地方調息,吾再慢慢告知你]
神鶴佐木[嗯,走吧]

初行雁與神鶴佐木離開叢林尋得一開闊之地之時已是日墬西山,兩人便就地燃柴起火調養氣息三周天後便幾近復原...

初行雁[....事情便是如此]
神鶴佐木[在村莊探聽到劍客果然是你,而這段時間吾亦因負傷在身在神殿療傷,想不到會在此地與你相遇]
初行雁[初來異界便遭伏擊,若不是不幸誤會遭擊,便是有人有意為之,也許此事將牽連甚廣,咱們也必須趕緊找回其餘同道,方能排佈計畫,不知此事大師可有線索]

神鶴佐木[嗯~吾日前方加入冒險者公會尚未查詢線索只一心欲找到你,便等此任務結束再思他法吧]
初行雁[嗯,也可,目前便先回復功力為先,也許冥冥中自有天意,能讓我們順利找到其他的人]

明月東昇西墬之後,日光初現之時兩人便向著礦山前進,一夜深談之後各自知曉對方的目的地竟是同一處便結伴而行...
兩人路經草原商道時聽到遠處有兵器交擊聲響,兩人心領神會循聲而去

初行雁[嗯,有打鬥的聲音,看來]

初行雁與神鶴佐木急忙趕往打鬥之地忽見許多人馬在山野商道爭鬥,一輛華麗的馬車周圍有身穿騎士鎧甲的數名騎士保護著馬車,而周圍分佈著疑似山賊的人馬團團包圍,有山賊弓盜.山賊槍士.山賊法師共約20幾人已被初行雁[慧眼穿雲]所掌握

領地劍騎士長 等級20
特性:普通.鋼鐵
裝備:騎士劍.圓盾牌.騎士盔.騎士盔甲
狀態:輕傷.疲勞
技能:特性等級2/長劍術2/盾技2/無魔法1

領地劍騎士兵 等級18
特性:普通.鋼鐵
裝備:騎士劍.圓盾牌.騎士盔.騎士盔甲
狀態:疲勞
技能:特性等級2/長劍術2/盾技2

山賊法師 等級28(領軍襲擊)
特性:普通.植物
裝備:獨角巨魔杖.毒蟾魔導袍.守宮像吊飾
狀態:指揮.攻擊
罪刑:恐嚇.淫行.綁票.掠奪.搶劫.殺人.
技能:特性等級2/杖術2/無魔法2/土魔法1

山賊槍士 等級23
特性:普通.鋼鐵
裝備:劇毒蛛甲槍.狂猿獸皮盔.邪樹妖藤甲.幻狐毛吊飾
狀態:攻擊
罪刑:恐嚇.淫行.綁票.掠奪.搶劫.殺人
技能:特性等級2/槍矛術2

山賊弓盜 等級15
特性:普通.昆蟲
裝備:巨型蛛甲弓.雙頭蛇牙箭.竹短刀.暗器-毒吹箭.惡狼毛皮衣
狀態:攻擊
罪刑:恐嚇.淫行.綁票.掠奪.搶劫.殺人
技能:特性等級1/弓術2/短刀術2/投擲術1

初行雁[嗯,大師,吾已用穿雲眼看穿打鬥之人身分,山賊包圍騎士所守護的貴族,其守護一方戰勢已然傾頹]
神鶴佐木[既是如此,吾等便上前一助,打退山賊]

兩人判斷情勢商討過後,便縱身一入戰場助戰打退山賊,神鶴佐木魚龍揮灑隔開打鬥中危急之人,隨後以[身化之術]獨對山賊眾人,使得騎士們燃起一絲希望,也使山賊們驚怒不已,初行雁便向騎士長說明來意並協助醫治傷患

神鶴佐木[啊,退開]
山賊槍士A[嗯,是誰,啊~]
騎士兵A[哈,有人來援]

神鶴佐木單手結印隨即身化數影攻向山賊槍士.山賊弓盜,並一刀氣擊向山賊法師,卻被法師急忙以[石彈]化消,山賊法師見同伴逐漸負傷便口念咒語施展[身體強化]給山賊槍士B,並指揮山賊弓盜A發射弓箭[二連射]山賊弓盜B丟出[黏性補網]欲擒獲神鶴佐木,山賊槍士B.C對上神鶴殘影仍被擊退,神鶴殘影之一手運[珠鳳訣之珠鳳火]火鳳飛舞將弓箭與黏性補網燒毀,這時另一方面初行雁向騎士長表明來意與身分並協助醫治傷患

領地劍騎士長[站住,來者何人]
初行雁[在下初行雁,與同伴路經此地執行冒險者任務,聽聞打鬥聲便趕來一觀,見爾等力疲遂前來相助]
領地劍騎士長[原來是冒險者,多謝幫忙,但是我方多人受傷,可否請你們協助騎士團討伐山賊,事後我會請大人給你們謝禮]
初行雁[吾等前來便是為此,其謝禮就不必了,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
領地劍騎士長[啊,你說什麼]
初行雁[沒事,在下先醫治受傷之人,漸緩其傷再協助討伐山賊]
領地劍騎士長[這樣放任他一人對上山賊,太危險了須馬上協助你的夥伴]
初行雁[真是一人嗎?你詳細一觀吧,吾先醫治傷患了]

領地劍騎士長聽初行雁之言看向神鶴佐木,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嚇到愕然了,初行雁走向傷者觀看傷勢後取出藥丹讓其服下並掌運真氣於身催化藥氣助其療復...

初行雁[嗯,是皮肉之傷尚未見骨但流血過多使其意識不清,服下此藥,啊~~~~~]

初行雁醫治數人後,馬車上之人走下馬車一觀領地劍騎士長護衛在側,而戰鬥亦將近尾聲,山賊法師見此人久攻不下而魔力亦所剩不多欲孤注一擲,命令山賊弓盜投擲雷火彈欲炸死神鶴佐木,山賊槍士也接到命令退至後方避免被波及,此時神鶴佐木殘影合一身形一定雙手緊握魚龍寶刀,隨即眼神一凜絕招倏出[凌渡天關]躍上半空發出龐然無匹的一刀,將雷火彈擊回並夾帶刀氣造成連環爆炸,使得山賊死傷慘重哀號不絕,神鶴佐木魚龍入鞘之時初行雁走近說道...

初行雁[啊哈,大師出手好重啊]
神鶴佐木[嗯,臥雲先生傷患醫治的如何?]
初行雁[已傷勢漸穩,不日便可復原]
神鶴佐木[甚好,嗯,有人來了]
初行雁[是伯爵大人,方才醫治時有前來詢問在下醫治情況以及你是否需要協助]
神鶴佐木[所以你便慢慢走過來協助是嗎]
初行雁[诶,這不是要協助之時大師已然結束,無須在下出手啊]
伯爵[在遠處見兩位相談甚歡,這時候過來應該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神鶴佐木[無妨,在下神鶴佐木,稱吾神鶴即可,見過伯爵大人]
伯爵[閣下救了我等的性命無需如此多禮,我乃是格蘭格爾王國伯爵威爾克.布朗特尼]
初行雁[既然雙方皆已認識,不知閣下接下來欲往何方,是否需要相助?]
伯爵威爾克[我本來是因為要前往離此地尚有一天路程的礦山調查,不幸遇上山賊偷襲,造成人員受傷,幸虧兩位相助]
初行雁[礦山!,吾等亦是要前往礦山周遭處理礦山崩塌的任務與素材獲取的事情]
伯爵威爾克[礦山崩塌之事我有命人在冒險者公會匿名發佈調查之事,因不想此事曝光造成國家人心不安,但又覺得不親自一趟來察看怕會有所紕漏,想不到是兩位先生接下]

初行雁[既然目標一致何不一同行動有個照應,趁此時間尚早便先趕路,可好]
伯爵威爾克[如此甚好,兩位就與我一同坐馬車,我也想與兩位深交做個朋友]
初行雁[啊哈,若閣下不棄嫌吾等冒險者身分自然是好]
伯爵威爾克[那便多多指教了,臥雲先生,神鶴先生,這邊請]
初行雁[有勞閣下了]

伯爵威爾克與初行雁兩人在馬車上相談甚歡,馬車周圍領地騎士護衛在側,星馳電掣的趕路在黃昏之刻已到了礦山下不遠之處,便將馬車停下休息騎士們有條不紊的準備休憩地,待明早再上山察看礦山管轄地的情報,一路上的交談初行雁與神鶴佐木也獲得不少情報與國家情勢,以及魔界相關線索,也婉轉說出自身來自遙遠的國度是為討伐魔界而來卻不幸與同伴分離,目前正積極找尋其下落,希望伯爵大人能動用關係協助找尋或有任何蛛絲馬跡皆可告知,這也是為了蒼生之福,伯爵威爾克聽了之後義不容辭地答應了

初行雁[這樣便先謝過伯爵大人了]
伯爵威爾克[叫我伯爵大人太生疏了,就直接叫我威爾克就好,經過一路上的交談發現兩位應非泛泛之輩,想必日後定有一番作為]
初行雁[太過於抬舉臥雲了,在此便先謝過了,威爾克]
伯爵威爾克[甚好,嗯,看來外面準備得差不多,我們就先去用膳吧]
領地騎士長[報告伯爵大人,是否要將晚膳端來馬車上]
伯爵威爾克[不用,我們要坐在火堆旁吃並要好好思考接下來的行動]
領地劍騎士長[這樣會弄髒伯爵大人的衣服,還是將晚膳..]
伯爵威爾克[無妨,想當年我也離家當過冒險者,坐火堆旁與同伴一起吃飯一起聊天打鬧,今天能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想重溫當年的情境,所以你就不要來破壞我的美事了]

領地騎士長[是,遵命,威爾克大人]

伯爵威爾克與初行雁兩人坐在圓木上火堆旁,一邊用餐一邊聽著伯爵當年冒險者時期的豐功偉績,直到深夜才回馬車深深睡去,而初行雁與神鶴佐木則圍在火堆旁協助夜守,雖然領地劍騎士長不敢讓貴賓做這些事,但初行雁考慮到有騎士兵受傷未癒還是要多休息為由,堅決行事並請傷者休息無須夜守,並以無弦琴音協助療復傷勢與驅逐野獸使其不敢靠近,悠揚琴音使人心情平和萬籟俱寂,

悠揚琴音:請想成琴魔與臥雲在相思林對奏的音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uQ5Q5H1_TI

金曦耀目之時,眾人準備妥善後便駕駛馬車上礦山管轄地調查崩塌之事,時近午時之時到達管轄處卻是人煙稀少,四處皆有傷兵偎地休息,眾人下了馬車伯爵威爾克走向管轄處小屋領地騎士長護衛在側,初行雁與神鶴佐木則前往察看傷兵並調查四周環境

初行雁[大人,吾等兩人想先調查四周與醫治傷兵不知可否]
伯爵威爾克[你們也是接了任務而來,那便有勞了]
初行雁[請]
伯爵威爾克[眾人隨我前往管轄處一探究竟]
領地騎士[是,大人]

初行雁兩人進入救護所向管理者告知來此目的

初行雁[閣下是此地管理者嗎,吾等奉伯爵威爾克大人前來救助傷患]
救護管理者[啊,威爾克大人來了,太好了,這下我們有救了,拜託你們幫幫我們]
初行雁[先讓我看看傷患吧]
救護管理員[這邊是重症區,這邊是輕症區,有些不治身亡的已埋在不遠處而這些是他們的遺物,之後會交給騎士團們請他們帶回交給他們的親人]
初行雁[讓我一觀重症區先吧]
神鶴佐木[此地傷亡甚重究竟發生何事?]
救護管理者[這是因為礦山深處某日挖礦時與魔物領地不慎相連導致魔物出現,而在這裡挖礦的大多數是犯罪奴隸,但怕他們逃跑平常食物只給予不至於會餓死的份量,結果遇到魔物來不及逃跑的都被殺了,當管轄處接到消息便緊急撤出人員並封閉礦山大門不使魔物跑出礦山,但說來也奇怪,當大門一關那些魔物也確實不再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