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台小姐的价值不超过五千日元,也不低于五千日元

仙台小姐的价值不超过五千日元,也不低于五千日元

  


  没有非仙台同学不可的理由。市尾同学也好,后藤同学也好。不管是谁,我都不在乎。


  尽管如此,我选择仙台可能是因为命中注定。


  ……如果能这么说就好了,但实际上只是偶然而已。几次偶然叠加在一起,再加上我的心血来潮,让仙台同学出现在我的房间。


  规定一周一次,一次三小时。


  然后我付给她五千日元。


  就是那样的契约。


  虽然规定一次三小时,但有时是两个小时,三个半小时,有时一周一次,一周两次。


  总之不管时间和次数如何,五千日元的金额从来改变过。


  这是不争的事实。


  「宫城,宫城,我想继续看这个」。


  躺在我床上的仙台同学理所当然地说着,并拍了下我的肩膀。


  背对着床的我回头一看,看到刚刚拍我肩膀的是她看完的漫画。


  现在是十二月末,为了消除外面的寒冷而用暖炉取暖的房间对她来说好像很热的样子,正在脱着西装。


  但看到仙台同学宽松的领带搭配着充满褶皱的衬衫并且穿着短裙子无所事事的模样,我感到很邋遢。


  虽然她穿着裙子但我总感觉只要你想看应该还是能看见的吧。


  在学校的同学们看到平时保持着清秀系外表的仙台同学这身打扮,他们可能会幻灭吧。


  「自己去拿。」


  我把封面上写着第三卷的漫画还给了占据着床的仙台同学。


  如果褪去淡妆,仙台同学的颜值大概是中等偏上,但本身长得还算漂亮,再加上头脑聪明,每次成绩都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应当会很受欢迎。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好像我从未见过她很受欢迎的样子。


  她可能就是所谓的现充,属于学校团体的上位。只是,说是上位,其实是上位之下的。嘛,即使这样,她在班上也很引人注目,受欢迎也不奇怪。


  「小气,我还以为你帮我拿了呢。」


  仙台同学伸出手来,把第三卷打落在我的大腿上。


  「那个,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了?」


  「离书架最近的人」


  「自己去拿。」


  我冷冷地说道,并把第三卷放在枕头上。


  如果这里是学校的话,属于学校种姓的底层或者说是二军(泛指实力、素质等并非最佳的人选)差生的我,是不会对仙台同学说出这种大话的。


  但是因为是在这个房间里。


  我付了五千日元,买下了仙台同学,所以这个行为可以被允许的。


  只是,我不太清楚她乖乖让我购买的理由。


  如果是仙台同学的话,只要她本人愿意,别说五千日元了,我想一万日元、二万日元都能轻松到手。


  如果真的有女高中生这个品牌再加上她的容貌也很好的话,估计有不少人出那么多钱也会想要买吧。


  所以,头脑和容貌都很普通的我,现在有可以支配仙台同学的权利,这恐怕是非常罕见的事情,所以这段时间非常的宝贵。


  「啊,自己去拿吗?」


  仙台同学不耐烦地说着,从床上下来,然后,坐在书架前,一边咕哝着「第四卷在哪里」,一边开始找书。


  披在背上的长发半拢,两边编好别在后面,比起黑色,发色更接近茶色,虽然老师不会生气。但是,还是没有遵守校规,也许是因为清洁感的服装与发型的缘故,从没见过仙台同学被提醒违反校规的时候。


  再加上平时成绩也挺好的,老师有可能不太会注意。


  但我还是觉得偏袒被容许的社会是不合理的。


  我扑通一声倒在床上。


  我可不想成为像仙台同学那样子的人,我只是觉得很羡慕。


  今天就因为交错作业而被老师骂了。如果交错作业的是仙台同学的话,应该就不会被骂了吧。


  「喂,宫城,没有第四卷啊?你先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高中生活过得比别人轻松的仙台同学一脸不高兴地看着我。


  「有吧。」


  「没有啊。」


  「骗人吧,我记得应该有啊。」


  「我说了没有。」


  她严厉的语气,让我记忆开始回溯。


  我记起了第四卷的发行日期,但我不清楚到底买没没。


  「第四卷是上周发售的,我以为买了呢。啊,应该是忘了吧。」


  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决定明天买回来。


  我把脸贴在被子上,闻到一股不属于我的香味,这香味刺激着我的神经。


  「你在确认发售日吗?」


  「对。」


  「你很像个宅女诶。」


  「你好烦啊。」


  抬头看仙台同学。


  仙台同学的语气并不严厉,或者说是处于开玩笑的范畴,却让我心里更加的烦躁

  往窗外一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有几户人家的公寓里还亮着灯。


  夜幕降临。


  我拉上窗帘坐在床上。


  今天是个不太开心的一天。


  我的心情和天空一样暗。


  「仙台同学,过来这边坐。」


  我呼叫着在书架前的仙台同学。


  「命令时间?」


  「是的。」


  我翘起二郎腿看着仙台同学。


  制服的裙子虽然比仙台同学的长,但比学校规定的要短上一些。虽然不能像她那样露出修长的腿,但那也是无可奈何!。


  「要干什么?」


  仙台同学坐在我面前问道。


  我放开我的腿,平静地说。


  「脱掉」


  右脚放在仙台先生的大腿上,指着深蓝色的袜子


  「好好」


  「好只用说一次。」


  「好好」


  她似乎不打算听我的话,故意重复的说了两次「是」后才脱下了袜子。


  「左边也要?」


  「这边就好,你能不能舔一下。」


  光着脚轻轻地踩了一下她的肚子,仙台同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脚?」


  「是的。」


  从夏初开始,就给仙台同学支付了五千日元,但是今天还是第一次下达这样的命令。之前我只是拜托她给我预习、做作业之类的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是,我今天没有心情下达之前那些无关紧要的命令。


  我想她应该接受不了这样的命令。


  只是,我没想到习惯听从无聊命令的她会这么说。


  「……我知道了。」


  虽然不是马上回答,但是和预想中的不一样,仙台同学接受了命令。虽然声音里没有感情,但她还是把手放在我的脚踝和脚后跟上。


  仙台同学一直盯着我的脚的眼神让我觉得背上阵阵发冷。


  脚被轻轻地了抬起来,有股温暖的空气吹过我的脚背。


  随后,便感受到柔软的触感。


  脚背碰上的像是仙台同学的舌头。


  支付给她的五千日元。


  那是约束仙台同学的锁链,也令她无法违抗我。


  在这个房间里有着这样的契约,如今她遵守了我们之间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