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法放着不管的邻座

1 加茂同学不会说话

译者:星星星星

升上高二后过了一个月,还在熟悉新班级的时候便迎来了一次换位。

我凭着直觉,伸出手,从装有籤纸的袋子裏抽出一张籤——。


「好,最后一排。」

「哇,才第一个而已就被你抽到了啊,光太!」


班裏被衆人的嘘声包围,但我根本不在意。抽到最后一排的人才是赢家。


换座位的抽籤结束后,便开始移动座位。我按照着籤上的号码和黑板上写着的号码,移动自己的座位,


「坐在最前排的正中央真是糟透了……」

「要恨就恨自己的运气不好吧。」

「你是在找茬吗?」

「下次换位时应该会抽到好位子的。」

「被抽到最后一排的傢伙这麽说……但还是谢谢你的安慰。」


——他是石村Isimura秀人Hideto。高一时和我是同班同学,也是我的朋友,刚才最先发出嘘声的也是他。

我在移动到自己的座位之前,向他提醒一件事。


「要认真地上课哦。」

「你是我老妈吗?」


因爲秀人不擅长学习,所以这应该会是个好机会吧。

但是说真的,原因始终是在他自己身上。秀人在体育课以外的课堂上几乎都是在睡觉。归根究底,都是自作自受。


和秀人短暂道别后,我终于开始移动。

一边和因抽籤结果而一喜一忧的同班同学们擦肩而过,一边走向目标的位置。


「是这裏吗?」


最后一排,从窗边算起的第二个座位。是最棒的位置。

但是,这次换位的真正赢家可是我邻座的同学啊。最靠窗的最后一排,也就是所谓的神座。这也是我渴求的位置。


赢得这种神座的邻座同学似乎还没来到。现在还是空着的。


「赤宫,你挡到人了。」

「啊,抱歉。」

「…………」


邻座的同学是一位女生。及肩的亚麻色头髮轻轻摇晃,给人一种有点娇小的印象。

爲了给她留出通道,我暂时移开了自己的座位,她似乎不好意思地鞠了一躬,然后把她自己的座位搬了过来。


「剩下的时间你们可以自由分配。但是,在下课之前不要离开座位哦。」


班主任佐久间老师说完后,走出了教室。


因爲老师不在,有些人理所当然地离开了座位,与朋友闲聊。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向我邻座的同学。

然后让我惊讶的是,邻座的同学也同样看着我这边,结果四目相对了。


虽然气氛有些尴尬,但这也算是一种缘分。我立刻试着跟她对话。


「我叫赤宫Akamiya光太Kouta。请多多关照。」

「…………(哼~!)」


用着多麽凛然的表情,竪起了大拇指。

但却没有说话。要是这是什麽梗的话,那还真是抱歉了。我不太清楚那一类的话题。所以,我老实地等待她说话。


「…………(微笑)」

「……啊啊,嗯。」


等了一会儿,对方只是一脸困惑地报以微笑。总之……,无知的我先模仿起加茂同学那样,先举起大拇指。

但当然,对话并没有就此展开,只是无言地互相对望。


「请、请多多关照。」

「…………(点头点头)」


我又说了一遍,她轻轻地点了两下头。但尽管如此,也算是有个回应。

表情上的情绪十分丰富,也不认生。难道,她不会讲话吗?


「额那个,我想知道妳的名字。」

「…………(卡沙卡沙)」


我向她问道。她从自己的包裏拿出了一块小小的白板。

然后用黑色笔在那块板子上写字。


加茂Kamo九杉Kusugi。』


写在板子上的文字圆熘熘的,非常可爱。

尽管并不算是十分困难的汉字,但还是贴心地标上了读音。总之,似乎是可以沟通的,我放心了。


「加茂同学,我可以再问妳一个问题吗?」

「…………(点头)」


我转身面向加茂同学,向她询问。加茂同学也转身面向我,点了点头。

承蒙她的好意,我单刀直入地问道。


「加茂同学不会说话吗?」

「…………」


这条问题让加茂同学僵住了。

……不,这是肯定的吧。我实在是太过粗心了。


「对不起,还是当作没有听到吧。」

「…………」


道了歉后,我爲了挽回过错,开始拼命地绞尽脑汁。

接着,加茂同学再次在白板上写了些什麽,然后让我看。


『不是的,
 只是不说话而已。』


看到了白板上的文字,我吃了一惊。明明已经到了「不由自主地僵住了」这种程度的抵触,但她还是礼貌地回答了。


「是这样啊。谢谢妳告诉我。」

「…………(歪头)」


我道谢后,加茂同学歪着头。然后,又再次在白板上写字。


『我不说话的理由,
 你不问吗?』

「不问。」


不能再探究下去了。相反地,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却已经深入过头了。


『谢谢你。』


写在白板上的文字,还有她那副虚幻、仿佛快要消失的微笑同时映入眼帘。


——这时,下课钟声响起。

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次对话。




作者的话:

本作是两人一边互相一点一点地瞭解对方,一边拉近距离,走近对方……的故事。

尽管可能会让读者感到不耐烦和着急,但要是读者们能读到最后的话,我会非常高兴的(´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