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法放着不管的邻座

3 加茂同学的孤独嫌疑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加茂同学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了。


「早上好,加茂同学。」

「…………(惊)」


我打过招呼后,加茂同学停止看书,转向了我。

然后,紧紧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低下头来。我想,她肯定是在爲昨天的事情而道歉。


「不用在意。还有,先让我重新说一遍。谢谢妳昨天把月票送过来。」

「…………(大力摇头)」

「等等,StopStop!」


我重新道一次谢,加茂同学大力地摇头。

柔顺的亚麻色头髮不断摇晃,正当我慌忙地想要阻止她的时候,她的头髮已经乱作一团了。


「…………(呆住)」


她的脸部被刘海遮住了一大半,圆熘熘的双眼若隐若现。


「……没事吗?」

「…………(点头)」


加茂同学点了点头,把刘海左右分开,从铅笔盒裏拿出髮夹并固定住。她似乎不太拘泥于自己的髮型。


『这,很奇怪吗?』

「不,完全不奇怪。我觉得很适合妳。」

「…………(急忙移开视线)」


听了我的话,加茂同学低下头,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从她脸颊上的鬆弛来看,恐怕是害羞了吧。

居然害羞成这样,让我自己也觉得心裏痒痒的。虽然不讨厌,但却静不下来。


「「…………」」


彼此都静不下来,我们把身体转向黑板的方向。

点名前的五分钟,感觉非常漫长。




 * * * *




到了午休时间,我和秀人还有山田三人一起吃午饭。

山田是我升上高二后,通过秀人的关係所认识的新朋友。


「你们俩今天也吃麵包吗。这样营养不均衡哦。」

「烦死了老妈。」

「别说我是你妈。」


我马上插嘴,山田看到我的便当,羡慕地叫出声来。


「赤宫,每天早上都有人给你做便当,真好啊。」

「这是我自己做的。」

「蛤?」


我的话让山田僵住了。明明我应该没有说什麽奇怪的话,但不知爲何他做出了这种反应,我不解地歪了歪头。


「光太的做家务技能很高的呢。」

「这就是老妈啊……」

「爲什麽会变成这样。」


我做出了反驳后,秀人说出了出乎我意料的话。


「把我们的份也做了吧~」

「可以哦。」

「抱歉我瞎说的,不需要不需要。」


被秀人全力拒绝,我心裏有些沮丧。就真的那麽讨厌吗?

山田不知道秀人爲何要拒绝我做的便当,便问了他。


「爲什麽?要是能帮我们做的话那挺好的啊?」

「让个男的给我做饭,我自己心裏可接受不了。而且,要是真的要做的话,与其让个男的给我做,让女友给我做会更好。」

「啊,这我可能懂。」

「你们有女友吗?」

「「没有呢。」」


也就是说,今后两人的饮食生活,会与他们日后的邂逅息息相关。


「希望你们都能找到好对象。」

「怎麽好像事不关己似的……」

「不过,赤宫好像对恋爱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让我订正一下,并不是不感兴趣。」


小学和初中时也有女性朋友。只是,没有发展到恋爱的地步,全部都只到好朋友爲止。

说到底,我只是不太瞭解恋爱这种感情而已。要是有一臺能测量出对方对我的好感度,而且还能测出这人是否合适的机械的话,我绝对会想要一臺。


「你应该会成爲一名好母亲的。」

「完全无法理解。」

「赤宫的母性真是可怕呢。」

「给我住口,噁心死了。」


被两人认定爲母亲完全没有感到开心。不仅如此,还起了鸡皮疙瘩。


「啊,但是赤宫,你今天早上跟女孩子说话了吧。」

「……你说什麽?」

「秀人打住。先听我说。」


爲了让视线明显带着嫉妒的秀人冷静下来,我把加茂同学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不说话,吗。」

「所以才一直拿着白板吗?」


听了我的话后,两人像是接受了似的点了点头。而秀人因爲已经冷静了下来,所以我暂时可以放心了。


「你们都不知道啊。」

「虽然我也有机会可以跟女生说上话,但完全没有和加茂同学接触过。」

「我也是。」


他们俩似乎也不太清楚加茂同学的事情。嘛~,要是他们清楚的话我反而会大吃一惊。

山田拿起第二个炒麵麵包的时候,冷不防地开口了。


「加茂同学,在班上总是一个人对吧?」

「……说起来,几乎没有见过她和班上的同学说话呢。」


从昨天换位置,直到今天午休爲止,我都没有看见加茂同学和班上的其他同学说过话。

而且,我发现今天午休时加茂同学也不在教室裏。


「加茂同学在午休时间总是不在吧。到底去哪儿了呢。」

「是不是在其他班上有朋友啊。」

「难道是吃『厠所饭』*吗。」
(*译:意思是在厠所吃饭)

「不会吧。」


虽然我嘴上否定了「厠所饭」的这个说法,但却无法打从心底地,完全否定秀人那荒谬的想法。

若是因与人交流方面的问题而在班上孤零零一人的话,这种想法的可能性也不是零。


——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

我回到座位的时候,加茂同学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准备下一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