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法放着不管的邻座

6 加茂同学是邻座

译者:星星星星

完成脸颊的消毒后,我一边把急救箱放回包裏,一边向加茂同学问道。


「平常总是会做这样危险的事情的吗?」

『才不是平常,
 只是偶然而已。』

「搞不好会死掉的啊。」

『只要结果是好的就一切安好!』


真是充分地表达出完全不想听我说话的意思。

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何要为了一隻野猫而做到这种程度。


「……我要回去了。加茂同学也回去吧,路上小心哦。」

「…………(挥手挥手)」


捨己为猫的加茂同学在我的眼裏实在是太过耀眼了,让我有点讨厌起自己来。会产生这种想法,大概是因为我肯定了她刚才的行动吧。

我背向正在轻轻地挥动小手的加茂同学,朝车站走去。


「…………(啪坦)」


——巨大的声响传入耳中,我反射性地回过头。

看到加茂同学跌坐在地,表情扭曲。行李就像刚才救猫时一样,散落在周围。


「加茂同学!?」


我急忙赶到她的身边,加茂同学伸手捡回掉在地上的白板和笔,然后在上面写字。


『脚扭到了。』

「……看吧,我早就跟妳说了吧。」

『但是,这点小事不要紧!』


和那段文字的乐观正面相反,加茂同学正用力地按住左脚的脚踝。

虽然向我露出了笑容,但笑容还是有些抽搐。硬撑的样子完全骗不了人。


我走到加茂同学的附近,背对着她,然后弯下腰来。


「我送妳回家吧。是徒步就能到达的距离对吧。」


即使是根性恶劣的我,也无法就这样把脚痛的加茂同学放置在原地然后回家。

而且,今天带回去的行李也不多,要背她一个人的话也并非不可能。


加茂同学的回应理所当然地不会听到。但过了一会儿后,背上感到了一阵沉重。看来是坦率地答应让我背了。


「用手指指一下就行了,带路就拜托妳了……能做到吗?」

「…………(指着)」


我站起来后向加茂同学问道,她从我的肩膀上往前伸出右手,然后指了指左边。

从那隻只拿着书包并挂在我身前的左手来看,白板等物品应该已经全放进包裏了吧。


我靠着加茂同学指示步行。把注意力从贴在背上的东西移开。

……话说回来,体重真轻啊。不管是胳膊还是腿都很纤细,感觉随便一掰就会断开似的,真不放心啊。这真的是运动神经超群的人吗。


「…………(挣扎扭动)」

「会掉下来的,别乱动。」


可能是在我的背上趴着觉得不舒服吧,加茂同学挣扎着扭动身体。但是,这也只能让妳忍耐一下了。

不管怎麽说,把女生背在背上什麽的,也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继续走在幽静的住宅区,走了15分钟后。


「…………(指着)」

「这裏吗?」


加茂同学的家是非常普通的独栋房子。

我按下对讲机的按钮,静待回应。过了一会儿后,传出了应该是加茂同学母亲的女声。


「请问是哪位呢?」

「我是加茂同学的……九杉同学的同班同学,赤宫光太。」


我弯下腰,让趴在背上的加茂同学能被看见。


对讲机通话结束的声音响起后,玄关的门被打开。

从屋子裏出来的,是一名和加茂同学一样,拥有一头漂亮的亚麻色头髮的女性。比起加茂同学,眼前的女性的头髮长度更加长。向我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然后对着我说。


「赤宫君,谢谢你送九杉回来。」

「不客气。」


简短地回答后,我进到玄关裏,把加茂同学原地放下。


「原来九杉也有男生朋友啊。」

「我只是邻座而已,是普通的同班同学。」

「哎呀~,是这样啊?」


因为加茂同学的母亲搞错了,所以我稍微纠正了一下。

——这时我注意到,加茂同学正一脸悲伤地低着头。


「加茂同学?」

「…………(失落)」


不知道加茂同学为何陷入了失落,我喊了她一下,但理所当然地她本人没有回应。


「赤宫君累了吧?我去拿饮料给你喝吧。」

「啊,没事,我马上就回去了,所以请您不用费心……走了……」


我才刚擡起头,加茂同学的母亲便已经不在了。行动也太快了。

……算了。反正今天也没有什麽事情要做。原本还打算无视直接回家,但我还是决定等她。


在此期间,我向一脸消沉的加茂同学搭话。


「加茂同学,怎麽了?」

『快哭了。』

「很痛吗?不要勉强比较好哦。」

『( ; ; )』


嗯……搞不懂。

但从表达出喜怒哀乐的顔文字来看,看来还是挺有精神的。

先好好地让脚休息一下就应该很快没事了吧。


「今天就贴个膏药贴片然后静养吧。」

『来帮我贴吧!』

「我不要。」

『难道是我的脚太臭吗!?
 ( ゜д゜) 』

「不是这个问题……」


并不是说臭。而且本来就不是脚臭不臭的问题。

我是真的希望加茂同学能够再谨慎一点。虽然我没有对着脚便会兴奋起来的性癖在,但我好歹也是个男的啊。


「记得不要轻易允许自己不喜欢的男人跟自己有肢体接触。不然会被当成是廉价的女人哦。」


听了我的话,加茂同学眨了眨眼。然后在白板上写字。


『我喜欢赤宫君的哦。』

「……那个……」


光看文字的话很容易便会混淆。我差点就误会了。

漏写了「」了啊。要写的话我倒是希望妳能好好地写。

……其实连朋友也说不上。毕竟我们之间只是普通同班同学的关係。


比起这种事,我更担心另外一件事。


「明天,能用走的到学校吗?」

『靠气势来走。』


看来加茂同学喜欢靠着气势来行事。

我感到生气,便轻——————力地噼了一下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