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法放着不管的邻座

7 无法放着不管的加茂同学

译者:星星星星

第二天早上,今天也是加茂同学先到教室。


「加茂同学,早安。」

『早安!』


把应该是在我来之前便预先写好的文字拿给我看。准备十分周到。

朝她的左脚一看,脚踝理所当然地被校服袜子遮住,所以看不到。


「脚没事吗?」

「…………(往别处看)」


听我这么一问,加茂同学似乎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看来果然还没好呢。


「妳是怎么来学校的?」

『有个有在做晨练的朋友,
 我跟那个朋友一起上学。』


也就是说,没办法一个人上学。

对比一下左右两隻脚,左脚看着有点肿胀。肯定是袜子裏面缠了綳带吧。


「也就是说,体育课要缺席不上吗。跟老师说了吗?」

「…………(往别处看)」

「为甚么要移开视线呢。」


难道,还想要上体育课吗。明明现在这个时期,周围几乎都充斥着懒洋洋的气氛,即使这样也想要上体育课吗。


「给我休息。」

『你这是杀人吗!?』

「当然咯。」


又不是缺席一天体育课就会被留级。只要说出理由的话,应该可以坐在一旁观看的。


『扭伤的事,
 不要告诉任何人。』

「隐瞒也是有限度的吧。」


明明都已经没办法一个人正经地走路了,请问是打算怎么隐瞒呢。

难道,她又打算说「靠着气势」这种话吗。


『那就靠着气势。』

「还真的这么说啊。」


加茂同学的固执让我很是惊讶。

就算今天硬是要出席体育课,扭伤也只会恶化。根本没有任何好处的说。


「脚让我看看。」

「…………(歪头)」


加茂同学歪了歪头,但还是脱下了袜子。然后,露出缠着綳带的左脚给我看。

虽然昨天就已经跟她说过不要轻易地用手碰,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解开綳带后,看到上面贴着一块稍微变了形的膏药贴片。把贴片撕下后,便看到又青又肿的脚。


「我还以为这样就能好……」

「…………(咯吱咯吱)」


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气,加茂同学挠了挠脸颊。

膏药贴片的气味和稍微被闷热后所产生的脚味混合在一起,冲进了我的鼻腔裏。


赶紧的,我从随身携带的急救箱裏取出肌肉胶带,紧紧地绑在脚踝上,将脚踝固定住。

接着再贴上膏药贴片,然后用綳带包好。虽然膏药贴片的功效已经减弱,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做点运动的吧。

最后,重新穿上袜子,以免綳带和贴在脚上的其他东西变形。


「这么一来,今天应该没问题了。」

「…………(站起身来)」


话音刚落,加茂同学用力地站了起来。

「观察*」这个单词,看来并不存在于她脑中的字典裏。
(*様子见。应该是观察伤势之类的吧。)


「…………(开心)」


说实话,我希望妳能休息一下。毕竟肌肉胶带也只不过是应急处理罢了。

只不过,看着开心地笑着的加茂同学,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去休息」这种话。


『谢谢o(≧▽≦)o』

「这始终只是应急处理而已。要是不想脚坏掉的话,绝对不要用尽全力地去跑步哦。」

「…………(点头点头)」


脸上的鬆弛无法抑制,加茂同学多次点头。

看来是真的感到高兴。但是,双手握着拳头的加茂同学感觉有一点兴奋过头了,让我对体育课有些不安。




 * * * *




虽然感到不安,但第四节的体育课还是平安无事地结束了。

之后就是午休时间。我和往常一样,与秀人和山田,三个人一起吃午餐。


「我说,光太。」

「……甚么事。」

「你也太心神不定了。体育课也已经结束了,冷静点吧。」


被秀人这么一说,我看向山田。山田似乎也若有所思似的,露出了苦笑。


「发生甚么事了吗?」

「……我担心加茂同学。」

「给我爆炸吧。」(译:现充爆炸吧!

「才不是这样。」


——我把加茂同学受伤的事情粗略地告诉了两人。


「给我爆炸吧。」

「可以说一下理由吗?」

「这可是『背着受伤的女生送她回家』的青春事件Event啊!」

「「冷静点。」」


我和山田先让秀人冷静下来。虽然我也觉得我说明得不是很好,但秀人这几乎是毫不讲理的私怨啊。


「但是,体育课都过了吧?」

「所以才感到不安啊。也不知道伤势有没有恶化……」

「赤宫真是充满了老妈精神呢。」
(译:おかん精神。直译感觉怪怪的,是母性光辉吧www)


此时此刻,不管是老妈也好,怎样也好。只要加茂同学的扭伤痊愈了的话就一切安好。


对一个普通的邻座如此的在意也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

但是,一想到自己稍微不注意,她便会做出像昨天那样乱来的行动,我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心来。正因如此,我对加茂同学的信用为零。


「所以说,加茂同学今天有在教室裏吗?」


恢復了冷静的秀人似乎接受了似的喃喃道。

我看向加茂同学的时候,时不时会跟她四目相对。她露出微笑的同时,也会主动向我挥手,而我也会轻轻地挥手来回应。


「给我爆炸吧。」

「饶了我吧。」


我觉得秀人这是反应过剩了。

而且,要是无视加茂同学并移开视线的话,会变得很尴尬的吧。那并不是我的本意。


正当我思考着这种事情时,一个来自其他班的女生,拿着便当盒走进了教室裏。然后,她坐到我空着的座位上。

拥有一头黑色的长髮和戴着一副眼镜,与「班长」一词实在是十分相称。她应该是加茂同学的朋友吧。


「话说,赤宫……赤宫?」

「……嗯,怎么了?」


被山田的声音唤回现实,呆呆地眺望着自己的座位的我回过神来。


「体育祭的年级项目,你听说了吗?」

「我不知道。」


体育祭的事情会在今天的第六节课上讨论,大概到时候会由体育委员宣佈吧。

顺带一提,我因为对体育祭没有甚么兴趣,所以完全没有听说过那方面的情报。


「年级项目好像是班际二人三足接力赛。我是打算跟石村一组,赤宫决定了和谁一组了吗?」

「还没决定。」


嘛~随便跟剩下没有组的人一组就好了——

难道是因为我的这种想法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吗……,到了第六节课,我有点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