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法放着不管的邻座

9 加茂同学与两人三足

译者:星星星星

——考试的前一天,为了准备体育祭而设的自由练习时间裏。


「…………(兴奋!)」

「太好了。」


加茂同学双手握起小拳拳,举向天空,表现出满满的喜悦之情。看来真的非常开心呢。

……或许是喜悦之情突破了天际,现在开始蹦蹦跳跳的。只是因为扭伤痊愈了便开心过头了。


「要是兴奋过头的话,等一下又会扭伤的哦。」

「…………(急停、回头)」


加茂同学停下动作,回头看向我。


「…………(嘴巴一开一合)」


接着,加茂同学带着微笑,嘴巴一开一合地对我说了一些话。


「加茂同学?」

「…………(呵呵)」


上体育课时,加茂同学理所当然地没有拿着白板。所以难以理解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但是,现在的口型明显地让我感受到,加茂同学并没有想要把自己真正的意思告诉我的打算。就算我问了也肯定没用的吧。


「……总之,来练习吧。快没时间了。」


我没有多问,站到加茂同学的身旁。

把一隻脚靠近加茂同学的一隻脚,然后用头巾把两隻脚绑在一起。


「首先,我会发出信号,听到后,加茂同学就先踏出右脚吧。」

「…………(点头点头)」


加茂同学点了点头,摆出一副已经准备就绪的架势。我深呼吸一下,然后发出信号。


「预备,唔哦!?」

「…………(跑了起来)」

「冷静点!是说,脚给我停——!」

「…………(摔倒)」


然后,第一次的练习,我们俩便盛大地摔了一个大跤。

两人一起脸朝下趴在地上的模样,在旁人的眼中恐怕是非常滑稽的吧。


「加茂同学,没受伤吧……?」

「…………(点头)」


我没想到我们这么的没默契,就连保护加茂同学也做不到。

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后,我看向加茂同学。发现她的膝盖擦伤了一点点。


「这不是受伤了吗。」

『赤宫君也是啊。』


加茂同学用手指在地上写字。

被她这么一说,我这才注意到我和她的膝盖也同样擦伤了。


「我没事。这很快就会好。」

『我也没事。』

「……不要勉强哦。」

『赤宫君才是,不要勉强。』


因为不是甚么严重的受伤,我们决定继续进行练习。


在继续之前,我把绑在脚上的头巾稍微鬆了一下。这是为了在步伐不一致的时候,可以让头巾先行脱落。

要让头巾变得容易脱落就需要重新绑过,尽管非常麻烦,但应该总比再次摔倒然后受伤还要好。


「那就,走吧。预备、1、2。」

「…………(跺脚)」

「1——咦!?」

「…………(跌倒)」


加茂同学居然无视我的信号,跺起脚来。


但是,问题来了。即使头巾已经脱落了也好,都没有关係,加茂同学还是照样摔倒了。

我反射性地冲到她的面前,接住她的身体来防止她跌倒。


「咕呃……」

「…………(趴)」


——只可惜事与愿违,我最终还是无法挽回加茂同学必定会跌倒的未来,被她压在身下了。

果然,我觉得加茂同学还是该好好学一学「听话」这个词。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了。


「加茂同学,没事……吗?」

「…………(呆住)」


刚想擡起头,便和压在我身上的加茂同学四目相对。

脸与脸之间的距离连5厘米也没有,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


——我总算理解了眼前的状况,脸一下子热了起来。我的脸肯定红得乱七八糟、非常难看吧。


只不过,加茂同学也一样,满脸通红,嘴巴像金鱼般一开一合。

因为上半身紧贴在了一起的缘故,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剧烈跳动的心跳。


「…………(慌~~)」

「……下去。」

「…………(惊~)」


面对连耳朵也染得一片通红、一副狼狈相的加茂同学,我强装镇静,并拜托加茂同学从我身上离开。

接着,加茂同学回过神来,慌忙地站起身来。然后和我拉开距离,把黏在体操服上的沙子拨掉。


由于加茂同学已经从我身上下来,我也站起身来,拨掉体操服上的沙子。

我的心跳依旧激烈,尚未平復。加茂同学露出腼腆的笑容,但总感觉有些许僵硬。


刚才发生的事确实是一场意外,我只是想救加茂同学而已。

……理应是如此,但一股莫名的罪恶感却涌上了心头。所以我不管怎么样,得先向加茂同学道歉。


「总感觉很抱歉……」

「…………(摇头摇头)」


听了我暧昧不清的道歉后,加茂同学用力地摇了摇头。

似乎是在说着「这不是你的错」来安慰我,这让我的心灵得到了一点救赎。


「要继续吗?」

「…………(点头)」


冷静下来后,我捡起掉在地上的头巾,把我和加茂同学的脚绑在一起。


两隻脚碰在一起的时候,心脏怦然一跳。

明明刚才还可以若无其事地绑,但现在却不管怎样都会对她产生意识。再次想起了她的心跳。


——结果,无法集中精神于再次开始的练习上,这一天的最大步数就只有三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