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法放着不管的邻座

10 加茂同学的想法

译者:星星星星

——考试的最后一天。


「这次也不行啊——」


考试全部结束后,从后排的座位传来了秀人已经死心了的声音。

我一边收拾文具,一边按照高一时订下的惯例,向秀人问道。


「这次读书读了几分钟啊?」

「真是失礼呢,起码有六十分钟呢。」

「……那……几个小时啊?」

「两个小时。」


秀人所说的学习时间,就是为了准备这次的考试所花费的学习时间。

而且,这不单单只是一个科目,而是所有科目加起来的学习时间。这么一来就能回避不合格,未来堪忧啊。


「光太呢?」

「我就跟平常一样,不长也不短,没甚么特别。」

「不愧是优等生大人。排名依旧安稳呢。」

「……秀人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故意讨人厌的。」

「甚么啊,给自己多一点自信嘛。」


话虽如此,但只靠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便能回避不合格的傢伙,现在就在我的眼前。

和他相比之下,我真心觉得我没甚么了不起的。由于我是回家部的人,比起参加社团活动的人还可以提前一个礼拜开始学习。


「……不知道加茂同学考得如何呢。」

「你教她学习来着?」

「啊啊……是没错,虽然实际上不怎么需要教。」


几乎就只是待在一起学习而已。虽然,只要加茂同学向我提问的话我才会教她,但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在努力。


我存在的意义已经成谜。我也向加茂同学提出过「在家裏学习会不会更有效率?」的提案。

可是,加茂同学却拒绝了。她说希望有人可以监督着她,看她有没有乖乖地学习。看来加茂同学是个律己的人。


「所以说,你和加茂同学之间发生了甚么事吗?」

「怎么说?」

「因为,加茂同学的样子从考试第一天开始就一直都很怪啊。总感觉心不在焉似的。」

「……欸?」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没注意到吗?」

「……啊嗯。」

「有甚么头绪吗?」

「……有一个……」


最先想到的,是体育祭二人三足的练习。但反过来说,其实就是想不出这以外的线索。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无法堂堂正正地面对加茂同学。

每当看到加茂同学时,我总是会回想起她当时的表情、她的柔软还有心跳。


结果,到了那天放学后的考试学习时间,我们完全说不上话。

硬要说的话,其实也是有说上话的,但就只有在学习结束后一起回家、在车站的检票口分别时说了两句。

加茂同学在车站分别时,也用文字跟我说:『加油吧!o(≧▽≦)o』,但脸上的笑容却十分僵硬。


「这样的话二人三足真的没问题吗?」

「……大概没问题吧。」


没有自信。就这样迎接体育祭的话,可以想象得到失败的未来。

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明白这不是时间能解决的问题。可是,我又找不到解决方法。


「嗯?」


后背被人戳了一下。我回头一看,看到了拿着书包和白板的加茂同学。


「……考试考得如何啊?」

「…………(挠脸挠脸)」


加茂同学移开视线,似乎有些尴尬似的挠了挠脸颊。从这个反应来看,似乎考得不怎么好。


「山田,我们到其他班吃午饭吧——」

「啊、喂。」

「好哦。」


秀人无视了我的话,和山田走出了教室。

对于这种不必要的顾虑,我感到一阵头痛。在这种状况下,两人待在一起也只会感到尴尬而已。


双方一时之间保持着沉默。过了一会儿后,加茂同学在白板上写字,然后,一脸抱歉地垂下眼帘,让我看白板上的文字。


『明明你都教我学习了,
 抱歉。』

「不用在意。」


我只能这么回答。我在心裏痛駡着自己,在这种时候我居然连一句好听的话也说不出来,真是个讨厌的傢伙。

面对自我厌恶的我,没有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的加茂同学再次在白板上写字。


『放学后,
 有空吗?』


而且,加茂同学所写的,意外地是邀请的话语。




 * * * *




「…………(招手招手)」

「打扰了……」


遵从加茂同学的招手,我战战兢兢地进门。

进去后,裏面是一间以米色为主调、非常简约的房间。


——现在,我去了加茂同学的家裏打扰。而且,和上次送加茂同学回来的时候不同,这次是让我进去家裏面。

被招待进去的理由还不知道。还有,老实说,我的脑袋跟不上如此急速的剧情发展。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加茂同学的家了。


(译:这裏是加茂的房间)

『坐吧。』

「哦,嗯。」


房间的中央放着一张矮桌子。桌子的两边各自放着一块平平的坐垫,面对面地摆放着。

加茂同学坐在其中一块坐垫上,我也有样学样地跪坐在另外一块坐垫上。


总之,赶快进入正题吧。


「加茂同学,想要说的是?」


加茂同学把笔指向白板,但甚么也没有写。应该是说,好像是在犹豫着甚么,握着笔的手轻轻地晃动。

因为对话没有任何进展,于是我便试着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我要回去了。」

「…………(站起来)」

「等等,冷静点。」


加茂同学双手抵在桌子上,身体倾向前方。

似乎只要我一站起来,她便会越过桌子,紧紧地抱住我。


「不能在教室裏说吗?」

「…………(点头)」


面对我的疑问,加茂同学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在白板上写字。


『因为我想要两个人慢慢地聊一聊。』

「那……要聊的是?」


我希望能别再卖关子,赶快开始聊。

我这么想着,打算向她询问,但是,加茂同学却擡起头凝视着我。

嘴巴紧紧闭上,露出了不安的神色。但是,我不知道这副表情背后的含义。


加茂同学的视线回到白板身上,开始书写。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地写。

我把视线从正在被写在白板上的文字移开,等待她的话。


——等着等着,十五分钟过去了。加茂同学好不容易写出来的,是一篇几乎把整块白板填满的长文。


『对不起,体育祭的练习也给你添麻烦了。
 对不起,我一直躲避着赤宫君。
 每次一看到赤宫君就总是会回想起那时的事,然后就会变得满脑子都是赤宫君……。所以,我无法正面地看着赤宫君。
 但是,当我注意到赤宫君也没有看我的时候,我以为我被讨厌了,非常的不安。
 一想到这,胸口便一阵刺痛。
 很难过。很痛苦。
 我不知道我为甚么会有这种心情。
 但现在,我终于知道这种心情到底是甚么了。

 我,想跟赤宫君变得更加要好。
 以后再也不能说上话甚么的我不要。
 所以,我想要成为赤宫君的朋友。
 不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学,而是朋友啊。』


在我读完的时候,加茂同学无声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