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冰汐真心在奔跑。

因为跑步是他的拿手绝活,所以他卖力地跑着。

只要稍微认真一点,三分钟跑完.一公里不过是小事一桩,他以连斜坡都无法构成障碍的脚力自夸,所以他拼命奔跑。

到心爱所就读的学校为止,徒步约十五分钟左右。

不过凭藉真心的跑步速度,根本不用五分钟。

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通知信,奔跑、奔跑、再奔跑.

在阴湿的梅雨季节里,沐浴着心血来潮般露出脸来的太阳光芒。他冲刺、冲刺、再冲刺。

放学途中的国中生们就像是被吓到似地朝他看去。

他无视这些目光,直奔到商店街里。

卖鱼大叔高举单手的身影从视线边角一掠而过。

他当成没看见。

只是马不停蹄笔直穿越这有些微妙冷清的商店街,冲上通往国中校门的平缓坡道,途中就只向卖零嘴的老婆婆说了一声:「你好!」

老婆婆动了动装着凌乱假牙的乾皱双唇,发出一些含糊不清地嘟嚷,似乎是向他回了些话。

不过他呼啸过去。

接着是最后冲刺,

呼吸几乎没有紊乱的真心,在跑完从家里到国中这将近一公里以上、起伏相当激烈的道路后,就像是要将从校门口蜂拥而出的国中生集团切开一样,朝着校园里直冲而去。

由于真心去年才从这间国中毕业。所以和老师们十分熟识,大部分的学弟妹们也都认识冰汐真心这个人。

不过他今天目的不是来和老师们打招呼,也不是用学长的身分和学弟妹们说几些建议,他竭尽全力冲刺而来的理由,并不是这些无聊小事……

紧握着手中那刚寄来没多久的通知信,真心一一确认周遭学生们的长相。

心爱呢?

我可爱的心爱在哪里?

尽管已经国中二年级,身高却还是在发展途中的一百四十公分,非常适合红褐色双马尾的可爱女孩子呢?

她这孩子就如同落入这有些污秽人世中的天使一样引人注目,应该马上就能发现才对。

说不定还在教室里头,如此思考的他,当下排开国中生们的视线朝鞋柜走去。

身为毕业生,他对校舍环境十分清楚,因为他曾经在这里尽情游玩、尽情破坏公物、尽情被老师追着跑的关系。

「给我站住,冰汐你这家伙,这种时候在这里做什么啊!?你不用上学吗!」

发出这声足以让校舍窗户玻璃嘎啦嘎啦震动起来的宏亮叫喊之人,是国文老师高山。他是名年约五十出头,比体育老师还充满气势的钢铁老头,通称『鬼之拳』。真心在国中时代被这家伙所敲出来的肿包,轻轻松松超过三位数。

摆动魁梧身躯、穿着拖鞋从鞋柜方向信步走来的身影,简直就像朝拳击台走去的职业摔角选手.不用说,当然是反派角色。

然而真心丝毫不畏惧。

这不是因为他已经毕业,老师已经和他没有关系的这种心情,而是从他紧握在手里的通知信中所渗出的喜悦,令他战胜国中时期的心灵创伤,不只如此,甚至还能让宿敌的高山露出灿烂的笑容。

「老师,请你看看这个,」

真心将皱成一团的通知信摊开,交给高山观看。

「嗯?这、这个该不会是……」

「没错,要寄给心爱的信总算寄来了。」

「喂、喂,这可是泉命女子学园喔?真的没弄错吗?」

「才没弄错,你看,这里不是写着『泉命女子学园』吗?」

「唔,真没想到我任教的国中里居然会出现神触人(Innocent)……不对,等一下等一下,『还不一定是合格通知信吧?那可是泉命女子学园唷?不是随便就能够进去的地方。」

高山的话让真心哑口无言。

因为是期盼已久的泉圣女子学园通知信,所以才铁定以为是……

这么说来,信封上没有任何写着「合格」两字,要是打开信封看了之后,才从里头出现「不合格」这几个字的话……

由于开心过头,他完全没想过会有这种负面的可能性。

「老师,不要说这么恐怖的事情。」

「又还没确定落选,你为什么吓成这样啊?」

「当然是因为紧张。事情只要跟心爱有关,不论怎样都……」

「好吧,我能体会你现在的心情。」

高山用他粗旷手掌拍了拍真心的肩膀。

「哥哥!」

突然传来这道叫声,真心的肩膀为之一震。

这道清澈透明的可爱声音……

绝对是直到刚刚为止,他想见面到几乎快忍耐不住的妹妹,冰汐心爱的声音。

摇晃着红褐色的双马尾,心爱从校舍出入口处小跑步过来。

真想就这样跑过去紧紧拥抱她、咕噜咕噜转上好几圈后,再用脸颊不断磨蹭,努力压抑这种冲动。真心尽可能展露出笑容迎接妹妹。

在老师和学弟妹的面前,他必须得扮演好替妹妹着想、温柔又帅气的兄长才行。要是让大伙知道,他其实是个激烈溺爱妹妹到接近疯狂程度的妹妹至上主义者,就实在是有点糟糕了。

「哥哥怎么了吗?不用上学吗?」

尽管十四岁却依旧娇小玲珑的心爱,用那双清澈双眸仰望真心。

「啊,稍微有点小事……」

要说明自己为了要拿合格与否的通知信过来,甚至不惜翘掉学校上课这点十分容易,只不过这里还有老师和学弟妹们在,虽然他连想都没想地就从家里赶来……接着该怎么说明才好呢?

在如此伤脑筋的真心身旁,高山插话:

「这家伙可是有超级恋妹情节唷,反正一定是为了要拿通知信过来,甚至不惜翘课,嗯,肯定是这样.」

「什、什么,高山老师,才不是这样……」

「通知信?难不成。哥哥手上这个是……」

心爱笔直地注视惊慌失措的真心手上。

然后她看到了那样东西。

直到真心抵达学校为止,都毫无疑虑地认定是合格通知的信件.不过在不久前却又加上不合格这个选项,如今妹妹稍稍将脸靠了过去。

「三十分钟前左右寄到的。」

「泉女的?」

「嗯。」

真心将通知信交给心爱。

妹妹在看了看印在上头的『泉命女子学园』的字样后,就向真心、高山老师,以及四周围观的学生们看了几眼。

「那、那个……这个,谢谢大家关心……那个,我到对面去看一下。」

心爱一个人走到校舍墙边,在那里笨拙地打开信封。

她在将取出的纸张摊开后,就像是要把脸埋进纸张里头似地贴近,阅读印在上头的文字。

合格了吗?还是……

真心紧握拳头。

在场的所有人也屏息以待。

而心爱在仔细地将纸张摺好后,就依照原本的模样收进信封中。

接着,她用手背擦拭眼角的泪光。

「唔~~」高山老师遗憾地发出低吟,学生们也都各个从口中漏出「啊~~」的叹息。

不论是谁都会这么想,随便都能打听得到,泉命女子学园的转学考是足以被称为超难关卡、货真价实的至难之道。

不过,真心十分清楚。

心爱现在流下的是欢喜的泪光,他可不是白白当她哥哥十四年的。

泛着泪光的心爱露出微笑。

「呜~~啊,不好意思。托、托各位的福,我合格了。」

才一说完,高山老师顿时就将双手朝天空高举,学生们也朝心爱一拥而上,不用说,真心也是一样。

「好厉害、真是太厉害了~~小心爱居然当上神触人了!?」「是泉女的学生喔,这不是超级菁英啊,唔~~真令人羡慕了!」「神触人可以招唤女神对吧?」「女神什么的,真是太棒了~~」「小心爱,就算你成名了,我们也还是朋友唷。」

学生们大肆喧闹。

心爱的脸上则是染上羞涩红晕。

面对害羞不已的她,高山迈步走近。

「真没想到我所任教的中学里头,居然会出现神触人,这还是我教师生涯的第一次,虽然从今以后想必会过得很辛苦,不过你能努力下去吧?」

「是、是的,只是必、必须转学这点,总觉得有些寂寞。」

说到这里,心爱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扑簌簌地开始流下泪水。

看见这个情况的真心将不停吸鼻子的心爱肩膀拉到身旁,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碰触她的额间,兄妹两人把这动作称为额头轻触。

只要真心这么做。心爱就能立即停止哭泣。

心爱在用拿出来的手帕擦乾泪水后,随即露出羞涩的笑容。

看在哥哥眼中,她这个表情实在太可爱了。

「总之。恭喜你。」

将真心话隐藏起来,真心抚摸可爱妹妹的头,虽然会很寂寞,但是由于泉命女子学园是间全校住宿制的学校,因此两人再过一个礼拜就必须得要分离。分离……呜呜呜~

「嗯,谢谢你,哥哥。」

心爱忽然抓起真心的衬衫袖口,把他拉到身旁。

笔直仰望看来的双眸尽管看起来十分怯懦.不过由于太楚楚可怜了,只要注视三秒以上,就会让真心涌起一股想要拥抱她的冲动。

已经忍耐不住了,就算会被人看见也无所谓,好想紧紧拥抱他最心爱的妹妹,正当真心这么想,并且将双手大大张开时……

「哥哥,你翘课了对吧?」

心爱不满地往他瞪来,就连这种表情也可爱得让真心差点喷出鼻血。

「县大会不是马上就要到了吗?练习呢?」

「喔、喔,我接下来就要去了。」

「光翘课,只顾着参加社团活动……哥哥真是的。」

妹妹就连生气模样也相当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