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兄长的背后有翅膀

第一卷 第二章 兄长的背后有翅膀

真心在这数秒间仔细思考莉普的话。

『大哥,你能和我交换身分吗?』

这个假面女孩到底在说什么啊?是因为出发前的紧张,才会让她不加思索说出这种令人惋惜的发言吗?还是她早在痛殴柳泽那群人时就已经坏掉了?命运中的男人是主因?因为知道了真实之爱,所以脑袋短路了?

他想了很多事情。

不过……「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这种话,却是怎样也问不出口。

命运中的男人。

真实之爱。

这些东西他打从心底明白。

真心和心爱成为兄妹,这是命运。

真心对心爱所抱持的爱意,这是毋庸置疑的真实。

因为他知道这些,所以无法凭藉情感否定莉普的思念。

莉普将那绘有龙图腾的假面朝真心近逼。

「我也是拼命想要放弃浩之的,可是没有办法办到。他的雷鬼头、他的双眸、他的鼻梁、他的鼻环、他的唇办、他的舌环、他的胸膛、他的乳头、他的腹肌、他的脐环、他的……」

「够了。」

浩之的事他完全没有兴趣!

「总之,我不能没有他,恳请大哥帮帮我!」

莉普用着会让人戚到疼痛的力道,紧紧握住真心的手臂。

「就算要我帮你……交换身分这种事,怎么可能办得到。」

「不要去想能不能办到,无论如何只要尝试去做,就一定没问题!」

「哪有这种事啊!你到底有多乐观啊!」

「我也可以就这样直接逃走,可是我就是因为担心心爱小姐,才会像现在这样拜托大哥,我不想因为我的任性,而对那么率真可爱的心爱小姐造成困扰……」

「那就别惹麻烦了,给我负责到最后。」

虽然对于命运和真实这些具有认同感,能夸奖心爱「率真可爱」这点也令他开心,然而让她逃走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同情就姑且放到一旁,真心先寻问她此时最重要的问题。

「要是莉普小姐消失的话,心爱会怎么样?」

「直到下一任神衣人决定之前,应该会被吩咐要在自家待命。」

对方爽快地回答。

「喂,自家待命不是……」

以前曾经从红爱那听过,能够让神触人所招唤出来女神凭依的就只有适合率超过60%以上。为数十分稀少的神衣人,而且还只限定女性。

不论神衣人的身体能力有多么优秀、人品有多么美好,神触人所招唤出来的女神也有着各式各样的个性,似乎没办法任意地凭依在随便一个人身上。

也就是说,一旦莉普就此消失,就必须得从头开始找寻适合率高的神衣人。

要是有个万一,说不定要在家里等待好几年。

这就麻烦了。

心爱现在好不容才鼓起她原本就十分稀少的勇气,准备要挑战新的世界,虽然身为兄长,他非常担心,不过也是打从心底想替她加油。结果却是自家待命?开头就遭受挫折,热情铁定会降到谷底,打铁一定要趁热才可以。

他无法容忍莉普为了方便,居然耍弄珍爱的心爱。

「别开玩笑了。」低语呢喃的真心狠狠地瞪向对方。

不过莉普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反而是用足以令人惊叹的握力,紧紧握起真心的手臂。

「会痛……」

「大哥,因为我是神衣人协会刚派遣过来没多久的新人,所以学园里没有半个人跟我熟识喔。」

「这又怎样?等等,我的手臂很痛。」

「加上很偶然的,我和大哥的身高体格不是相差无几吗?只要戴上假面、穿上长袍,再套好手套的话,就谁也分辨不出来唷。」

「等等、等等,这种事情不可能办到吧,首先我们的声音不同。」

「用假音就可以了,声音像男人的女性随处可见唷。」

「叫我用假音?喂~~这怎么可能……我是男人喔……」

「就是因为你认为自己办不到所以才会办不到,既然来到这里,就只剩挑战这条路了!我也会挑战的,就把我对他的爱、大哥对心爱小姐的爱贯彻到底吧!总之,你就先看一下这个笔记本。」

莉普将一本小小的笔记本塞进真心手中。那是一本充满小花图案、女孩子气息的文具用品。

已经准备好这种东西,也就是说这个交换身分作战,肯定是早在很久之前就想好的,可是她却始终犹豫不决,直到出发前一刻才总算斩断迷惘,决定采取这项计划。

不过自己不能被对方的气势压制住,这可是关系到心爱的未来啊。

「为了应付高中校际比赛,我还有练习要进行.要是和你交换身分到泉女去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

「高中校际比赛确实很重要,可是那能够改变人生吗?大哥是想要成为职业拳击手吗?」

「成为职业的打算……这倒是没有,不过高中校际比赛只有现在才有唷。」

「心爱小姐不也是只有现在吗?当然,对我来说机会也就仅止于现在,心爱小姐和我都面临了足以左右人生的局面,而大哥又是如何呢?高中校际比赛是足以左右你人生的比赛吗?」

莉普不断让身体逼近,把真心压迫到墙边,她必死的决心也深深地传给他。

尽管如此,真心依旧是这么说:

「心爱和莉普小姐的适合率不是很好吗?由我取代这实在……」

「只要是家人。不论性别,适合率都会很高的!」

「真的吗?」

「传、传闻……中是这样啦……」

「居然说是传闻……喂……」

泉命女子学园是世界文明的超有名女子学校,要是有男人混进去的话,事情会变得怎么样呢……

一定会让红爱和心爱双方都厌到困扰,期盼女儿们能有所成长的双亲也一样。

虽然对莉普不太好意思,但是要男人带着假面、穿上长袍隐藏真面目,然后潜入女子学校的这种想法,实在太超乎现实了。

真心将小花图案的笔记本还给莉普。

「没办法。」

「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吗?」

莉普神情萎靡地收下笔记。

「试着用常识考虑一下吧。」

「……确实没错,交换身分这种话太乱七八糟了。」

「对吧。」

「……不好意思,说出这种任性的话,我了解了。真是短暂的恋情……可以稍微让我去一下厕所吗?」

垂头丧气的莉普一面透过那张龙假面散发出负面气息,一边走进女厕里面,同时沐浴在周遭群众的惊愕视线下……

真是可怜。虽然这么想……

真心注视莉普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

要是没有她陪在身边的话,心爱会很苦恼的。比起真实之爱,妹妹身为神触人的初登场还要来得重要许多。

真心将双手于胸前合十。

抱歉。

等了五分钟。

莉普还是没有从女厕出来。

由于真心有姊姊和妹妹,所以他还算是知道女厕排起队来,可是连知名拉面店都会甘拜下风的这件事。

不过,看起来不像有这么多人……

不经意地,他注意到身旁放了一个纸袋。

什么时候?是谁放的?

环顾四周,也没发现到像是持有者的人。

由于这样站在那边,看起来这就像是真心的纸袋一样,所以他朝身旁横跨一步。

然后又等了三分多钟。

太慢了。

女厕从刚刚开始就有许多女性进进出出,在确认到有相同面貌的女性进去又出来后,真心皱起眉头。

由于她舍弃了真实之爱。现在正在厕所隔间里头痛哭也说不定。

这样还是先回到心爱身边……如此打算的真心,双眼不经意地窥见到一旁纸袋的内容。

他漫不经心所看到的东西是……一张绘有龙图腾的假面。

「这个是……」

他不加思索地蹲下,把手伸进纸袋里面。

那是张为了能牢靠固定在脸上,而设有皮革系带的假面,以及十分眼熟的灰色长袍,里头还放了身分证。虽然上头没有照片,这些肯定是莉普的东西。

「………………!」

被她逃了!

真心连忙环顾大厅四周,不过立即就将视线栘回纸袋上。

自己不知道莉普原本的模样。

虽然不知道她是事先在厕所里头准备好换装衣物。还是直接在长袍下穿便服……总之她打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不论真心有没有答应要交换身分都要逃走。

被她摆了一道。

纸袋里头也放了刚才那本小花图案的笔记本。

真心拿出来后从第一页开始读起。

「专机的登机门是的号。在鬼灯岛的机场应该会有人迎接,请遵照那个人的指示行动。」

上头行列着这些手写文字,让人十分意外,是充满少女风味的圆润字迹。

再翻开下一页。

「只要高喊一百次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的!」

忍住心中的怒火,真心再翻开下一页。

「不好意思,不过既然能看到这一页,我想你多少也能够理解我的心情。」

伴随透露出沉重心情的叹息,真心再翻开下一页。

你曾有过打从心底深爱过一个人的经验吗?

你曾有过甩开心中枷锁,竭尽全力地去深爱过一个人的经验吗?

你曾有过想和那人一直在一起;要和那人一直一直拥有相同的时间;想和那人一直一直一直相互依偎的经验吗?

那怕是一瞬间也好,你曾有过自己是为了那人而诞生的感受吗?

我现在正罹患著名为恋爱的热病。就算知道,却无法抑止。

真的是非常抱歉。

祝心爱小姐能成为一流的神触人。

在读完[请将这本笔记本丢弃]这最后一行文字后。

「………………」

真心将笔记本阖上。

自己无论何时都是打从心底深爱妹妹。

所以虽然无法完全体会,但是能够理解莉普的心情。

尽管如此……对莉普放弃担任心爱专属神衣人的责任这一点,他依旧是非常愤恨不平。

「可恶,该怎么办才好?」

在将笔记本扔进附近的垃圾桶后,伴随着深深的叹气将怒火吐了出去。

冷静一点,自己现在所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在拳击台上,要是陷入混乱而想要放弃的话,就会直通败北的道路。

被莉普逃掉了。减分。

取代她的身分就能够和心爱在一起。大大地加分。

只要到泉命女子学园的话,应该也能受到红爱的帮助。

可是……

真心在机场大厅里四处游荡,手中紧紧提着莉普所留下来的纸袋。

从远方眺望坐在长椅上老实等待的心爱.虽然不想买东西。真心还是到小卖店里拿了一包点心,站在那里翻阅起周刊杂志。

同时思考着许多事情。

要是没有专属的神衣人,心爱身为神触人的初次亮相就会变得相当凄惨,要是有个万一,这机会说不定还会就此烟消云散。

要是这样的话,妹妹一定会非常沮丧.

说不定还会哭。不对。她肯定会哭、大哭、恸哭。

他极力想要排除任何有可能会让最重要的心爱悲伤的所有事物,不过,自己也遗有高中校际比赛……

该怎么办?

真心焦虑地来回踱步,不停瞄向纸袋之中。

绘有龙图腾的假面仿佛有种正在和他述说「还有什么好考虑的?该做的事情不是只有一件吗?」的感觉,虽然使他十分生气……

然而该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那就是向泉命女子学园连络。通知对方专属神衣人逃亡一事请求指示。

就只是这样。

同时必须要和心爱好好说明清楚。

真心紧紧闭上双唇,心情比踏上县大会决战的舞台时还要紧张。然而身为一名兄长,一样需要对心爱的妹妹传达这件事情。

你的神衣人为了寻访真实之爱而离开了,就是这件事。

真心下定决心,朝坐在长椅上的心爱定去。

注意到真心靠近之后,心爱立即绽放出有如春花般地微笑,实在是可爱得让人受不了。

然而,这道微笑也马上就会消失吧。只要他说出真相的话,马上就会不见。

真心怀抱着痛彻心扉的情感坐在心爱的身旁,纸袋则是为了避免让妹妹看见内容物而摆在一旁。

「在和莉普小姐说些什么呢?」

心爱一边散发着过于甜美的妹香,一边天真地直击要害。

「咦?啊、啊~~那个,就差不多是,我会好好地照顾令妹的,请您不必担心,这种感觉的对话啦.莉普小姐现在则是去厕所了……」

不经意地说谎。

「是吗?呵呵,哥哥在担心我吗?」

心爱挪了挪坐的位置,轻轻地靠在真心的肩膀上。

这个举动让真心近乎疯狂地想要紧紧拥抱她。

不过真心依旧拼命绷紧神色,偷看妹妹的表情。

「很担心唷,只不过我同样相信心爱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真的吗?」

心爱用那圆滚滚的大眼睛抬头询问。

拜托饶了我吧,请不要用这么闪耀的妹瞳凝视过来,再继续沐浴在这道纯净光芒下,我会开不了口说出事实啊。

真心就像是面对十字架的吸血鬼般发出「呃~~」的痛苦呻吟,就转过头不再注视心爱。

「哥哥,怎么了吗?比赛时的疲劳还留在身上吗?」

心爱紧紧抱住他的手臂。

受不了了、已经是极限了、实在太可爱了。在名为哥哥的诅咒血液中所奔流的这股对妹妹的爱。此时正用着暴力至极的威势奔流全身,已经无法抵抗了。

「心爱,你真的要走吗?」

说出来了。

我是个大笨蛋!

兄长失格!

尽管这么想。想法和行动是却完全接不在一起。

因为他紧紧抱住了心爱。

「哥哥。」

心爱也没有抵抗,她柔软地将娇弱的身体依靠在真心的胸膛,而她紧抓起真心衣领的举动让真心再也忍不住了。

「心爱。」

「哥哥。」

一时之间,两人有如恋人般紧密依偎。

扑通、噗通、噗通,心脏逐渐刻出幸福的鼓动。

真心决定了。

就这样直接把妹妹带回家。

要是心爱哭出来的话,就一直陪在身旁安慰她。

因为她是宛如宝石般、公主般、天使般,在这世上仅此一位的妹妹。

然而,心爱的心情却似乎和他不同。

将脸埋入真心的胸口,妹妹说出了自己的决心。

「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成为像红爱姊姊那样出色、成为足以让哥哥自豪的那种神触人,所以虽然无法和哥哥见面会很寂寞,请不要为我担心喔。」

「………………………………………………………是啊。」

虽然真心想要避免让心爱感到痛苦。依然竭尽全力地拥抱对方。

这娇小可爱、任何事物都难以取代的妹妹,现在得到了一双瘦小的翅膀。接下来只需要无所畏惧地层翅翱翔就可以了。

妹妹的这段旅程,哥哥是不可能阻扰的。

心爱的脸蛋从真心的怀中离开。

泪水盈眶的她依旧没有流下泪水,心爱始终摆出笑容,看到这样的妹妹,真心下定决心。

既然决定了。接着就只需要采取行动。

「话说回来,莉普小姐呢?」

心爱朝着四周不安地东张西望。

「虽然她说是去上厕所,不过还真久,便秘了吗?」

「是因为女厕很多人吧,哥哥不行说这种话啦。」

在摸了摸嘟起小嘴、非常可爱的心爱脑袋后,真心拿着纸袋站起身。

「总之,就用心爱的方式去努力吧。」

「嗯,我会努力的,」

「我稍微去厕所那边看一下……」

真心在固执地摸了摸心爱的脑袋后,随即转身离去。

强忍着回头的冲动,他迈开步伐。

将和心爱的妹妹就此告别。

真心用公共电话打了电话回家。

于三声钤响之后……

『您好~~这里是冰汐家。』

听到母亲心子的声音。

「我是真心。」

『哎呀~~真心?比赛的结果怎么样?』

「嗯,我获胜了。」

『真是恭喜了~~不过由于爸爸说你一定会轻松取胜,所以我完全没有在担心喔~~』

「因为时间没有很多,我就只说重点了。」

『重点?请说吧~~』

「我现在要和心爱一起去泉命女子学园,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这不是很好吗?』

马上回答?

「不过像是学校方面、社团方面,还有高中校际比赛那边……」

『事先提出休学申请就好啦,理由的话,嗯~~我会适当地帮你捏造,担心nothing。』

居然说要捏造……她真的了解这件事情有多么重大吗?

「那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回来的时候记得打电话喔,虽然我要和爸爸一起去旅行,可能不会在家。啊,还有,不可以忘记带土产回来唷。』

「我是和心爱一起去的……」

『记得帮我和红爱打个招呼。啊,对了,你不能太宠心爱唷,要是她长大后还是这么黏哥哥的话,就会有点糟糕了。』

「可是泉命女子学园是女子学校喔……」

『呵呵呵~~这不是任君挑选吗?就请去那挑两、三位新·娘·子回来吧。』

两、三位新娘子……这个国家不是一夫多妻制喔。

『对了,你听我说、听我说唷,爸爸他呀……』

喀,真心挂上电话。当心子开始用娇滴滴的声音说起丈夫红司的事情时,就必须注意了,因为她接下来会有如滔滔江水般开始炫耀两人的恩爱,真是烦死人了。

应该说是一如往常?还是该说如同我家双亲太马虎呢……母亲是冰汐家的马虎女王,虽然父亲也不遑多让。

总之,只要事先知会自己要去泉命女子学园就不会被报失踪人口,这样就可以毫不犹豫采取行动了。

真心拿着纸袋走进男厕。

他迅速躲进一间空隔间,在里头拿出假面。

看了一会绘有龙图腾的假面后。他一股作气往脸上一罩,并且将皮革系带套在头上牢牢固定。

戴起来的感觉还不错,视野虽然稍微变得狭隘,还不到令人在意的地步。

然后再将长袍穿在现在的衣服上头、套上手套,这样就十全十美了。

莉普衣服的尺寸和自己的完全相同这点,令他不自觉地感动起来。

这样就能和心爱一起去泉命女子学园了。

真实身分……则是打算暂时瞒着妹妹。

因为完全不会说谎、从根本来说就认真过头的好孩子心爱,绝对会反对他取代莉普身分。

所以,这里就由他独断独行。

在变装成莉普后,真心回到心爱身旁。

虽然心爱轻轻微笑,但是和先前展露给自己看的哥哥专用笑容比起来,戚觉在纯度上和璀璨度上有着天壤之别。

「欢迎回来。」

「我回来罗~~」

听到真心努力装出来的假音。心爱一边的眉毛顿时抖了一下,不过真心不想指出这一点。

「那个,哥哥呢?」

面对立刻就想确认哥哥在哪里的妹妹,真心在心中大叫。

『我在这里啊!!』

然而他绝对不能喊出来,取而代之的是用吐血般的情感通知她:

「大哥已经先回去了唷。」

「咦?」

心爱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啊,要哭了?要哭了吗?

虽然内心七上八下,但是现在的真心完全不动声色。这里必须忍耐下来。

不过心爱没有哭,只是紧紧抿起嘴唇办、小脸发红。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真心就像是走在一座即将崩坏的吊桥上一样,小心翼翼地走近心爱身旁,然后补上这句话。

「大哥说要是见到心爱小姐的脸,他就很难跟你告别,接着还说,你要相信自己。」

要是不相信自己,就无法踏上拳击台,比起抱持着不安战斗,带着「自己绝对办得到」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绝对比较好。当然要是能够建立起根据之后再踏上拳击台。那当然是再好也不过了。

心爱像是整个人泄气了,不过依旧露出一抹清晰笑容。

「『相信自己』,还真像哥哥会说的话。」

感觉意外地冷静,结果,尽管她一脸强忍悲伤的模样,还是有办法明确地展露笑容。

虽然她哭了的话会很困扰,但是不哭却也有些寂寞,暂时没办法和哥哥见面了唷,这样真的可以吗?这不是悲伤得让你想要大哭的事情吗?

真心的脑海中不经意地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要在微笑的心爱面前把假面拿掉看看。妹妹会有什么反应呢?一定会十分可爱地吓一大跳吧。

等等、等等,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真心稍微摇了摇头。将这远远超乎玩笑的恶作剧念头赶出脑袋。

「莉普小姐,你的声音是不是稍微变得沙哑了?」

心爱毫无预警地询问。

扑通——!

宛如吃下心脏直击般,心脏不规律地跳动。

「我、我的声音有这么奇怪吗?心爱小姐真过分~~」

「啊,我不是觉得奇怪……只是觉得稍微变得沙哑了。」

「果然,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像男人对吧?是这样没错,明明是女孩子,却只有声音听起来像男人。在神衣人协会时,我也常常因为这点被人欺负。」

「对、对对、对不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莉普小姐的声音很棒唷,应该说是很稳重,还是该说听起来让人觉得心灵平静呢……」

「是这样的吗?」

「是的!我很喜欢莉普小姐的声音唷.」

急急忙忙露出了慌张的模样,心爱同时露出笑容,看到这个极度厌恶伤害他人的妹妹出现的反应,真心在心中合掌致歉。

抱歉。

不过这样一来,心爱就不会再次提起莉普的声音了。

接着,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那么,我们出发吧?」

真心迅速挪动在假面下的狭小视野,寻找离的号登机门最近的入口。

他们总算要出发了。

心爱持续地在内心的水坝中累积泪水。

哥哥没有和她直接告别就回去了。

虽然想哭。但是眼前还有莉普在,她也不能总是当个爱哭鬼。

不过还是想在最后来一次额头轻触,现在跑回去的话,说不定能在哥哥出机场之前追到他。

「…………」

对于软弱得一下子就考虑起这种事情的自己,心爱叹了一口气。

不笑是不行的。

然后,必须相信自己。

冰汐心爱是有着最棒的姊姊和哥哥的女孩子.只要努力的话,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就连成为最棒的神触人……虽然只是梦想……不过只要努力就一定办得到!

然而……从以前到现在。自己总是待在姊姊和哥哥的保护伞下。

只靠自己完成的事情……一件也没有。

要相信自己。

我究竟该相信自己的「什么」才好?

在小型专机上摇晃了三个多小时。

出发前所看见的海,和即将在鬼灯岛上着陆时所看见的海,颜色有着明显差异。

清澈海面让真心看得入迷。

这是一片会让人打从心底相信伟人说出「地球是蓝色的。」这句话的蔚蓝水面。这里真的是日本吗?难不成自己是被带到海外的观光景点了吗?

在这美丽到足以令人产生这种错觉的海面上,映出了飞机的倒影。

就连心爱也流露出「哇~~」的感叹,由于她在机内时始终保持沉默,真心一直很担心。

她一定满怀不安吧。

虽然和她说了「要相信自己。」这种鼓励的话,但是心爱还没有成长到能够完全信任自己的地步,因为是妹妹,所以她现在应该正在烦恼该相信自己的「什么」才对。

必须要扶持她。真心打从心底这么想。

喜欢缠着哥哥有什么不好。要是这样的话,只要他以哥哥的身分照顾妹妹一辈子不就好了,

这种程度的觉悟早在心爱诞生时的十四年前就已经有了。

虽然这样,由于他希望心爱能够时常保持笑容,所以也想让她建立起足够的自信心。

虽然不可能到红爱那种程度,不过只要成为独当一面的神触人,就能自然而然地建立起自信了才对。

所以在这之前,做为一名兄长,他想要持续扶持这个小不点妹妹。

在这高度不断下降的飞机中,真心再一次于心中起誓。

为了守护心爱的笑容,他会以哥哥的身分竭尽所能。

辽阔草原上,一条仅是在除草后所延伸的跑道蔓延着,那是一条荒土道路。

在下飞机后没多久,伴随着仿佛还在摇晃的恼人厌受,真心朝着距离约有三十公尺远的建筑物迈开步伐,而心爱则是急忙追在他的身后。

那是个外观看起来像是四方形箱子的混凝土建筑物,由于看见有人从里面走了过来,所以他们也在被人呼唤之前走了过去。

因为对方也带着假面、用长袍盖住全身的关系,马上就看得出来是一名神衣人。

不过现在开始可是重点了。在与红爱相遇前,不能让自己是假货的这件事曝光。

要是这里有需要什么特殊程序的话?

要是神衣人之间有什么暗号的话?

要是有像是指纹或声纹检查之类的东西呢?

要是和他说「请把假面拿掉。」这种请求,那就会当场出局了。

不要害怕,比赛可是先退缩的一方会输喔!

没有打乱自己步调的真心走上前,心脏则是噗通噗通跳动。

而对面的神衣人也毫不放缓脚步,在踏入伸手可触的距离时,向两人伸出右手。

「我是蕾迪,欢迎来到泉命女子学园。」

那是道清澈响亮的声音,她的身高大约比一百六十公分稍微矮了衣些,肩宽也很狭小,就算穿着长袍也毋庸置疑是名女孩子,不过因为她所戴的假面上绘有一头具有凶猛翅膀的飞龙,要说她是名普通女孩,也稍微有点魄力过头了。

「冰汐……那个……我是莉普。」

差点说出本名的真心连忙改口,并且隔着手套握起蕾迪纤细的手掌。

她则是紧紧回握。

然后。

「我是冰汐心爱,今后请多多指教。」

心爱十分可爱地低头致意

在放开真心后,蕾迪接着握起妹妹的右手。

「欢迎你的到来,心爱小姐,你的姊姊已经等你很久了唷。」

语调相当轻快。正和她所说的一样,话语中响着与心爱相遇的喜悦。

「和姊姊已经好久不见了。」

「马上就能见到面了,我是红爱小姐的神衣人,也请你多多指教罗。」

蕾迪的声音中,透露出某种自傲的色彩。

记得红爱有被学校委任、担任位于校区内数间宿舍中其中一间的宿舍长。也就是说,她具有非常优秀的成绩,而和这种程度神触人组队的神衣人。或许也被认定是具有相当实力的高手。

然而无法从蕾迪身上厌受到拳击高手身上会有的那种气息。

整体来说,她给人的厌觉相当柔和。

就连说话方式也很温柔,要是她拿下假面,想必会有一张十分可爱的脸孔。是位会让人有这种感觉的女孩子。

「虽然你们经历长途飞行一定很累了,不过从机场到宿舍还要再走二十分钟左右,真是不好意思。」

蕾迪用着充满歉意的语调向两人微微低头致歉。

「我一点也不累,所以没关系的。」

心爱用微笑回应。

「我对体力很有自信。」

真心也接在妹妹身后答话,他拼命使用假音。

「真是可靠,那就让我们一起来扶持青龙寮。」

蕾迪的声音明显高亢起来。

原来如此,要去的地方叫青龙寮,这么说来,红爱担任宿舍长的宿舍应该也是叫这个名字。

首先,就先和姊姊碰面……

跟着蕾迪走在充满自然气息的岛屿上,累积在心爱内心水坝里的泪水也一点一滴地缓慢蒸发掉了。

虽然很不安。

虽然很无助。

虽然哥哥不在身旁。

但是从现在起,只能靠自己努力了。

在青龙寮里,遗有姊姊陪伴自己。

名叫蕾迪的神衣人,感觉也是个温柔的人,不过因为画在她假面上的龙实在太恐怖了,要是半夜遇到,说不定会让她吓到哭出来。

不过自己已经得到腕环,并且成功招唤出女神了,应该可以再多点自信才对。

《卡农》

女神的御名。

冰汐心爱的女神。

为了想和尊敬的姊姊一样、为了想让最喜欢的哥哥肯定自己,她参加了神触人的考试,虽然朋友们全都不是被她吓到、就是在嘲笑她,只有家人愿意信任她。

然后她合格了。

在这之后,莉普带着女神招唤器具的腕环出现了。

据说只要长年配戴下去,腕环的模样就会和皮肤同化,变得像是刺青一般,虽然很可怕,不过听说这被称为「维纳斯之环」的模样,正是身为一流神触人的证明。

自己总有一天也能成为一流的神触人吗?

像自己这样的人。有办法成为一流的神触人吗?

只要不放弃的持续努力下去,自己总有一天能抵达「顶点」吗?

和《卡农》一起。

心爱感觉身体深处正在微微颤抖,鬼灯岛十分温暖,所以绝对不是因为咸到寒冷的缘故。

《卡农》是早在第一次见面、是在她出生以前就已经认识的朋友。

然而缠绕于脑海中的光景。却让心爱浑身颤抖。

被美丽凛然的《卡农》凭依的莉普,还有她单方面痛殴那些高中生,当、咚、啪的三声打击声响。

鲜明地回想起那一瞬间,那个她想要赶快遗忘的影像。

她觉得很恐怖。

并不是为了行使暴力,才招唤女神的。

并不是为了欺凌弱者,才招唤女神的。

并不是为了欺压他人,才招唤女神的。

心爱只是想要多多学习女神的纯洁之处。

暴力是不行的。

女神必须要是和暴力无缘的存在。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招唤女神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心爱如此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