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兄长假面下的心思

第一卷 第三章 兄长假面下的心思

在离机场徒步行约十五分钟左右的地方有扇大门,门柱上镶有一面刻着『泉命女子学园』的钢板。

不需要蕾迪说明也能一目了然,这里是学校的大门。

远方可以望见一栋西式建筑。

进门后立即右转,再走五分钟左右,这次则是一栋五层楼的公寓闯入眼帘。

公寓外墙铺满磁砖。每个房间都有向南的硕大窗子,从各个阳台上都有晾着衣物这一点来看,衣物应该是由住宿生们自行清洗,连内衣也零零落落地晾在阳台上的景色,提醒这里是女子学校。

晾在一楼阳台上诸如内裤之类的衣物,应该很容易被偷走吧?虽然完全不认为这座岛上会有内衣贼……

真心在假面下咽了口口水,假装若无其事继续前进。尽管如此,双眼却还是不知不觉被内衣吸引过去。

这么小件的内裤是要怎么穿啊?就算有伸缩性,也会阻碍血液循环吧?喂~~那件胸罩也太大了吧?这是所谓的巨乳?不对,是爆乳吗?实在太危险了……这里该不会是危险地带吧?

尽管脑袋有些微妙地混乱,但是真心依旧迈开步伐前进,走在身旁的心爱也眺望起晾在阳台上的衣物。

「这里有洗衣机吗?」

「嗯,每栋宿舍的各楼层都各放置了五台,这里要自己洗衣服.住在青龙寮的住宿生,包含国、高中在内共有七十八人。加上心爱小姐和莉普,正好是八十人。」

「这八十人的年龄全部都不一样吗?里头有国中二年级的人吗?」

果然很在意有没有同年龄的学生。

「有两位喔。呵呵,她们全都是奸孩子。相信一定很快就能成为朋友的。」

「是,我会期待的。」

看在真心眼中,感觉心爱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那么紧张了,蕾迪温柔的说话方式功不可没。

稍微看了看阳台后,真心等人总算抵达了宿舍大门。

「这里就是青龙寮。欢迎你们到来,心爱小姐,以及莉普。」

蕾迪扬起单手指向宿舍。

而从那里……

「哎呀,已经到呀。」

传来了一道冷淡声音。

从宿舍大门旁、真心等人视野的死角处走出来一名少女。

以深红色为基底的泉命女子学园制服,像是理所当然似地严谨穿在身上,由于她系在衣领上的淡紫色蝴蝶结旁,别有一枚有着「Ⅲ」字的闪亮领章,真心知道对方应该和红爱同年级。

那个人留着一头如同漆黑色拳击护头般的短发造型,细长的双眼、坚挺的鼻梁,再加上美型双唇,尽管各部位的器官看起都很端正,整体看来却是张让人印象不深的脸蛋。

而仅有胸部丰满挺出的苗条身材,说不定会让她的脸蛋给人的印象更加薄弱,不过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她光头部以下的部分就十分具有破坏力了……

她用着那双眼眼尾略为上扬的冷淡凤眼。分别朝蕾迪、心爱、以及真心望去。

「二美小姐……」

蕾迪只是挪动头部,朝漫步走来的二美看去。

「今天搬进来的住宿生明明就应该是由我去迎接……你这是在帮我吗?还真是感谢。」

真心的内心筑起了防备,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二美的说话口吻中感受不到丝毫善意,有点话中带刺的厌觉。

「因为是红爱小姐的妹妹,所以我就……」

「要带去红爱那里吗?虽然说是妹妹,但是和一般住宿生没有什么差别。给这种特殊待遇并不怎么妥当喔。」

「可是……」

「这里有这里的规矩。」

二美在泛起一丝让人联想到爬虫类的微笑后,将视线从蕾迪栘到心爱身上。

「冰汐……心爱同学是吗?我是这里的副舍长,须磨二美。请多指教。」

「是、是的,今后恳请您多多指教。」

心爱就像是要让双马尾飞起来般用力低头。

真心则是在假面下,用没有人听得见的音量偷偷啧了一声,因为心爱的表情又再次紧张了。

二美维持着那爬虫般的微笑继续说:

「和姊姊一点也不像,你们真的是姊妹吗?」

须磨二美这女人,应该不会可以凭本能看穿对手的自卑之处吧?

真心紧紧握起拳头。

心爱十分在意「和红爱不像」这件事。

看在笨拙的么女眼中,文武全才的长女总是太过耀眼。

明明就是姊妹,为什么会差这么多呢?

心爱这从小就一直抱持的想法,真心十分清楚。

不可能体察到妹妹的心情,二美继续开口:

「不过,既然是那位红爱的妹妹,想必一定能招唤出很厉害的女神……」

「二美小姐!」

蕾迪严厉打断二美的话。

「什么事?」

「我现在要带心爱小姐到红爱小姐那边去了。」

「身为副舍长,不准许住宿生有特殊待遇。」

「她们两姊妹已经很久没见了。」

「晚餐时不就可以见到了,只剩两小时不到了。」

「虽然是这样……」

「心爱同学,就让我带你到房间。」

二美无视蕾迪直接朝心爱这么说.

「啊,是、是的。」

心爱突然挺直了背。

「心爱小姐没关系的。我们先去和红爱小姐见面……」

「那个,十分感激蕾迪小姐对我的关心,但是就和须磨学姊说的一样,让我有特殊待遇不太妥当……所以,对不起。」

心爱低头婉拒蕾迪。

真心则是完全插不上话。虽然他觉得,要是住宿生在住宿第一天和宿舍长见面会是特殊待遇的话,也确实不太妥当……

「请跟我来。」

心爱踏着有点僵硬的步伐跟在二美身后,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紧张。

然而真心就只能和蕾迪两个人一起目送娇小的背影离去。

「那个人很嫉妒红爱小姐的才能,所以总是在想尽办法欺负人,而自从宿舍长的宝座被红爱小姐拿走后,她那股敌意更是藏也藏不住。不觉得这种毫无道理的怨恨很丑陋吗?」

才刚踏出宿舍大门,蕾迪就开口不停抱怨,在她的假面之下,此时肯定是一副眉头深锁的模样。

那个人指的是须磨二美。

「这种毫无道理的怨恨真的很丑陋。」

真心也大大点头表示赞同。

「对吧对吧,莉普也是这么想的没错吧?」

「真是个讨厌的女人!」

「就是说呀,那家伙真的很讨人厌!」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虽然走出宿舍,沿着建筑物走了出去……不过没有问过她目的地。

「哎呀,抱歉,我们现在是要去名为神衣人舍(Closet)的神衣人宿舍。那里虽然和青龙寮相连,但是出入口却在不同地方,毕竟神触人和神衣人的往来也必须要有一些缓冲空间,这点神衣人协会应该有教吧?」

「因、因为我不怎么擅长读书……」

「呵呵,还真是谦虚,成绩不好的话。是不可能被选为心爱小姐的神衣人。」

「哈哈哈,确、确实是呢~~是我太谦虚了。」

「凭依学的氏家老师,还是一样会在上课前要大家跳收音机体操吗?」

「咦?啊,是的,在说氏家老师……是吗?因为收音机体操对身体很好~~」

「呵呵,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尽管蕾迪的声音十分悦耳,口气也相当柔和,却让真心直冒冷汗。

得在穿帮前,赶快和红爱见面才行……

在神衣人舍的鞋柜处换上室内用鞋后,真心来到蕾迪身旁。

「那个~~可以让我和冰汐红爱小姐见面吗?」

「和红爱小姐?」

「是的。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去。」

「……也是,事先打声招呼或许会比较好。虽然心爱小姐不在,不过先让莉普去也是可以,嗯,就这么做。」

蕾迪轻轻拍了拍胸口。

她的个性相当老实。对于为什么想见面?心爱小姐又不在,想见红爱小姐做什么?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她没有任何追究的念头。

在老实的蕾迪带领下,真心越过神衣人舍和青龙寮之间的狭小走道,搭乘电梯来到五楼。

这是怎么一回事?五楼的走廊上铺着其他楼层没有的蓬松地毯。而等间距摆放的台座上,也装饰着插满各色鲜艳花朵的花瓶,而且还在不妨碍交谈的情况下拨放出柔和音乐。

或许是察觉到真心内心的些微震抵,蕾迪替他解说:

「很惊人对吧?因为这里是特待生楼层,是让顶级的神触人和神衣人居住的地方,心爱小姐只要努力的话,一定也能在近期内住进来。」

「冰汐红爱小姐,她也住在这里吗?」

「嗯,就住在我的房间对面。」

「咦?蕾迪小姐也住在这里?」

「呵呵,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让顶级的神触人和神衣人居住的地方,泉女对顶级的拍档很舍得花钱,因此莉普也要好好加油喔。」

「哇~~这真厉害~~」

和家里完全不同。

「在这里唷。」

蕾迪在走廊尽头停下脚步,而在她的左右各有一扇厚重门扉。

「这里是我的房间,然后这边则是红爱小姐的房间。」

在分别介绍完左右两扇门后,她就显得有些沮丧。

「明明就要我把心爱小姐带来的……」

由于个性老实,责任感似乎也很强的样子。

这让真心刻意用起开朗的口吻安慰她。不过,还是用假音模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对手可是副舍长喔。首先,就先让我来好好打声招呼。」

「……说得也是。」

蕾迪稍稍晃动一下绘有翼龙图案的假面,想必是在笑吧。

真想看看她的笑容。

真心不经意地冒出这种想法。

在敲门后,真心就跟着蕾迪走进房间。

用凉爽香气来形容或许很贴切,这种空气从这洋溢清洁感的房间内,温柔地流入长袍内侧。

房间相当宽广。

从入口到内侧墙壁。大步行走大约要七、八步左右,远比拳击台还要宽,房间墙壁上镶有一台100寸左右的薄型电视,和真心身高差不多高的电冰箱,还设有冷气,而装置在窗户旁的机械应该是空气清净机吧?不管是墙上、床铺等各个角落所摆放的小东西,也全都是看在外行人眼中也能明白的高级货。

这些应有尽有的设备是什么啊?

面对难以习惯的VIP空间,真心当场屏住呼吸。

而在房间中,坐在摆放于床铺旁的书桌前,背对两人、仿佛在写些什么东西的红爱迅速从椅子上站起。撩起那头红褐色波浪卷长发回头看过来。

「辛苦你了。唉呀?心爱呢?」

红爱那双匀称的细眉稍稍扬起,用那能紧紧抓住对谈者心思的双眼,分别朝蕾迪和真心看去。就和以前一样。她依旧有着一双在清澈中透着妖艳的眼眸。

由于她的身高也有一六八公分高,所以视线的高度和真心差不了多少。

面对眼前的红爱,蕾迪稍稍低下了头。

「十分抱歉。在宿舍大门被二美小姐给……」

「这样呀。既然如此,就等晚餐时再去见她吧,然后,这边这位是心爱的神衣人?」

她似乎一听到二美的名字,就瞬间察觉到心爱不在现场的理由,接着询问起真心的事情。

虽然是老样子,不过还真是个在切换思考和话题方面都相当快速的姊姊。

由于没办法和她表明「我是真心!」这个事实,所以无论如何就先低头示意。

「我叫做莉普。」

「你的声音很奇怪。」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部分,也是红爱的特征之一。

「哈哈哈,经常被人说,听起来很像是男人。」

「嗯……算了,声音不会影响到实力,所以完全没有问题,这里不是歌剧院,为了心爱,同时也为了你自己,请好好加油吧。」

红爱一说完话就重新回到座位上,开始持笔写起东西来。

就这样?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就算受到蕾迪催促,他还不能离开这里,必须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且寻求姊姊帮助。

「那个……」

他叫了叫红爱,不过却被无视了。她似乎很专心在写些什么东西,究竟是在写什么呢?

「怎么了吗?接下来还要带你去你的房间……」

隔着假面,蕾迪投来质疑的眼神。

真心当场毅然决然地开口:

「冰汐红爱小姐,我有件事情想单独和你说!」

不能让蕾迪知道这个秘密,要是让她知道在假面和长袍之下的我是个『♂』的话,说不定会发出惨叫。这样会引起骚动。

红爱在将笔放下后,随即将椅子转过来和真心再一次面对面,不过人却没有站起,只是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形良好的双峰上,将那苗条双脚交叠起来。

「我现在正在给家人写信,和他们报备心爱已经平安抵达,并且在信中向弟弟述说姊姊对他的爱恋之情。我可是很忙的喔。」

红爱毫不隐瞒自己对弟弟的爱意,姊姊打从以前就是直来直往的人,肯定是继承到心子血统的关系。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别胡闹了,我们赶快走吧。」

尽管蕾迪拉着他的臂膀,但是真心依旧踏稳双脚,一步也不肯离开。

「是比写信还要重要的事,我相信令弟也一定能够理解!」

红爱的双眼瞬间眯起,露出十分烦躁的模样。

就算这样,真心也没从姊姊冰冷视线下栘开目光。

接着,红爱就面无表情地回答:

「请说吧。」

「那个,我想单独和你……」

「蕾迪不要紧的,她口风很紧喔,要是想让她从这房间离开的话,就请你也一起出去。」

当姊姊这样断言时,不管说什么都无法改变她主意,身为弟弟的他十分清楚。

真心偷偷看了身旁的蕾迪一眼,仅仅考虑了数秒。

要公开给她知道吗?虽然说她口风很紧。不过也要看守的是什么秘密吧?这可是有男人潜入女子宿舍。

不过也不能就这样离开房间。

真心一鼓作气地将长袍的连身帽掀开。

「「!」」

这让红爱和蕾迪惊讶得忘了呼吸。

在泉命女子学园里,神衣人将连身帽拿掉代表怎样的含意,真心并不清楚,不过看来是种足以让对手稍微吃惊的行为。

要是再把假面拿掉的话……

真心将手栘到假面的皮革系带上。

「等、等等,莉普你……」

蕾迪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

红爱则是不动声色,双眼凝聚起锐利的目光。

「请不要这样!」

无视蕾迪的叫喊,真心猛烈地将假面取下。

他说不定是第一次看见如此震惊的红爱。

红爱大大地张开嘴巴.总是冷静沉静的双眸也像要是从两侧裂开般大大睁开,紧紧凝视真心不放。

虽然看不见蕾迪的表情。但是从她不发一语的模样看来,大概也很震惊,肯定和姊姊的反应差不多。

「红姊,其实……」

真心将至今为止的来龙去脉向两人说明。

莉普前来迎接心爱的事情。

以及因为得到了真实之爱,所以她在机场提出交换身分的建议一事,并且特别强调自己有严厉拒绝的部分。

结果,由于莉普逃走的关系,自己为了妹妹才会像现在这样,伪装神衣人来到这里。

在听他把话说完后,稍微冷静下来的红爱就从椅子上站起,走到真心身旁。

「真的是……真心吗?」

用仿佛在陶醉于梦中般的双眸,紧紧触摸真心的脸庞。

「是我没错啦。」

「那个,哎呀哎呀,讨厌啦,居然真的是真心……」

红爱执拗地来回抚摸真心的脸庞、头部、肩膀、胸口、腹部和腰部,眼眸中逐渐取回平常时的冷静色彩。

新的神衣人其实是男人,而且还是弟弟……这种状况,就算她越过错愕阶段,直接失去理智也不奇怪才对。

然而,红爱的双唇竟然一下子就泛起微笑。

「讨厌啦,真心,居然让姊姊吓了一大跳,还真是个坏孩子。」

她接着就竖起食指戳了戳真心的胸口,接着还用迅速举起的手掌抚摸他的脖子。

「……!」

一阵恶寒顿时延着他的背脊直冲而上。

这瞬间,真心毫无原因地害怕姊姊。不过……

「现、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真心在好不容易取回神智后,就将进入爱弟模式的姊姊推离到安全距离,毕竟还有蕾迪在看,不好意思和姊姊黏得太紧。

接着红爱就改坐在床铺上,并且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似乎是在命令自己……给我坐到这里来。

真心就在她的催促下坐到床边,抬头朝独自一人站着的蕾迪望去。她打从刚刚就一直保持沉默,是因为她和红爱不同,还无法整理出现在的状况。

红爱轻轻靠在真心的手臂上,毫不在意蕾迪的视线说:

「神衣人的逃亡呀。算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逃亡事件有这么常发生?」

「像是输给压力、被女神讨厌等等,各式各样的理由都有::」

「女神还有喜好,这不是很奇怪吗?」

「人类的个性不也是有各式各样的吗?女神也是一样唷。」

「唔——可是真正的莉普小姐,曾经让心爱的女神凭依过。」

「新人在岛外让女神凭依是严重的违规行为,不过心爱成功招唤出女神了吗?呵呵,这不就代表已经成功通过第一道关卡了。」

红爱丰润的唇办绽放出些许微笑。

真心则是询问起他最担心的事。

「心爱会变成怎么样呢?」

才刚说完,红爱的神情就马上变得冷酷,她将手指贴在真心的手背上。猛烈且俐落地捏了他一下。

「痛,等一下,怎么了……」

「真心也真是的,老是只关心心爱的事.」

「她是我的妹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哼。」

红爱不满地别过头。

他偶而会像这样摸不透姊姊的行径.红爱打从以前就是个喜怒无常的人。

「心爱会没办法到这里来吗?」

再一次询问。

红爱只是回看了他一眼回答:

「直到新的神衣人出现为止,都得在自家待命吧。」

「啊,这我有从莉普小姐那里听过,还有就是家人之间的适合率很高的传闻。」

真心的发言顿时让红爱的眉毛抽动。她视线中所包含的温度也急速下降,冰冷的眼神总觉得有些恐怖.

「真心,你该不会想让自己成为心爱的神衣人……」

「要是还有其他方法,你就跟我说吧。」

紧闭双唇的红爱,就像是想征求意见般的朝蕾迪看去。

在一个深呼吸后,蕾迪用有些机械般的语调回应:

「要是令弟的真面目曝光,一定会被学校赶走的,而心爱小姐应该也会负起连带责任,被学校永久放逐。」

「什么,这不关心爱的事。」

「就算事实如此。你认为学校的人会相信吗?既然是兄妹,又是同时来到鬼灯岛,学校那边应该会认为你们是事前商量好的共犯。」

「怎么会……」

真心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心爱的可爱笑颜。怎么会这样,不只是要在自家待命。甚至还会被永久放逐……

不能让心爱哭泣,也就是说,绝对不能让自己是男人的事情曝光。

为了不让心爱「想要成为出色神触人」的梦想破灭,他必须要兄魂全开。

真心于内心坚决起誓。

而在他身旁,红爱则是轻轻地耸了耸肩。

「算了,这不也挺好的?往好处去想,有真心陪伴的生活也不错,心爱也可以不用在自家待命,你说是吧?」

对于姊姊的发问,蕾迪无言以对。隐藏在她假面下的表情,究竟是染上何种色彩呢?

是赞成吗?还是反对?

无论她是站在哪一边,真心所该踏上的道路也都只有一条……

尽管他很担心……自己能不能让女神凭依……然而如今为了心爱,他也只有尽全力去做他一切所能做的了。

就只是如此。

「啊,真心的事情还是对心爱保密会比较好喔。」

红爱像是突然想到似地拍了拍膝盖。

「……也对,毕竟那孩子不会说谎。」

要是让她注意到莉普的真面目是真心的话,一定会高兴到露出破绽,或是超乎必要地提心吊胆,进而引起周遭人们的怀疑,不管是哪种反应,肯定都不会招来什么好结果。

虽然要继续欺骗心爱这点令他的心情十分痛苦,只要想到这也都是为了妹妹好的话。不管再怎么样的痛苦他可以忍受。

「既然决定了,那就立刻行动。真心,你从今天起就和蕾迪住在一起。」

「什么?」

「没办法让你到神衣人舍和其他神衣人一起住吧?」

「可是,和蕾迪小姐一起住……」

「蕾迪,就拜托你了。」

完全没有在听他说话。

「是的,令弟的事请包在我身上。」

蕾迪看起来也没有特别抗拒的样子,声音也十分平淡。

要和男人同居唷?难道不讨厌吗?真心虽然想这么说,不过既然这是最好的方法,那他除了接受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其实我是想让你和我一起住的,不过要是你进出不是伙伴的神触人房间的事情被传开来,不觉得很糟糕吗?而且五楼只剩下隔壁是空房了。」

「这样的话。我就去住那一间……」

「我是很想这样做,但是因为隔壁是神触人专用房,所以那边是要给心爱住的。由于你从今天起每天都必须得到心爱的房间报到。因此位置是越近越好,而且也可以不用和其他的神触人和神衣人有太多接触。」

在这么说后,红爱就从床上起身,快步走向大门。

「呵呵,真是没想到,居然能和真心一起享受学校生活,这是个很棒的惊喜,谢谢你罗!」

挂着娇艳微笑,她迅速离开房间。

接着被她留在原地的真心和蕾迪两人,则是不发一语地面面相觑。

同居……吗?

心爱在副舍长须磨二美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四人房。

这个约有六张塌塌米大小的空间里放了两张上下铺的床,还有四张小巧的书桌紧靠墙边,就只是这样,虽然只需要睡觉和看书的话,光是这样就够了……

房间内感觉正在休息的三名女孩子,一见到二美到来就立刻起身,挺直身体向她打招呼。

「「「须磨学姊好。」」」

「不好意思在休息的时候打扰你们。我是来向你们介绍新住宿生的,虽然你们住进来的时间都不一样。不过今天总算是凑齐室友了。」

二美在看了眼心爱后接着说:

「这位是冰汐心爱同学。今后要好好指导她喔。」

「「「是的。」」」

那三人就宛如练习过般齐声答覆。

二美满足似地点了点头,接着在分别看向心爱以及那三名女孩子后,悠悠地开始训诫:

「身为一名神触人,最重要的就是不论何时何地都得保持平常心,并且对自己感到骄傲。就请各位无所畏惧、专心二心地磨练自我吧。」

「「「是的。」」」

由于其他三人都宛如军人般给予答覆,这让心爱很困惑。

自己是不是也该这样充满干劲回答呢?在这种时机点?虽然她在小学的时候经常被老师要求要大声、清楚地把话说出来,不过等到国中后,就再也没有人这样要求她了,因为周遭的人都十分清楚她慢吞吞的说话方式和个性了。

然而这里是鬼灯岛。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泉命女子学园的女子宿舍,果然还是充满干劲的回答会比较……

我能好好做到吗?

伴随着不安和难以适应的感受,心爱倾听二美的叮咛。

「你们四人虽然在偶然之下成为室友,不过请将和其他人成为好朋友的这种天真想法舍弃吧。毕竟你们只要努力,也能和专属神衣人一起住进好房间,而只要被学校认定为一流神触人,就能保障毕业后的出路,当然也能获得令人满足的收入。」

就像是在等待她们这些新神触人好好咀嚼她的话般,二美依序注视起心爱和其他三人。

总觉得好可怕。

可是其他三名女孩子都很认真在听讲,简直就像在公听会上。不敢漏听半句发表的考生。

二美再次开口:

「要是能够努力拿出成果,你们就能立刻搬到好房间,就算想要成为特待生也不是个梦想。只要肯努力,一定会获得好结果的。现在没有闲暇时间让你们游玩了。」

「「「是的。」」」

总觉得不太对劲。

心爱是这么想的。

竞争竞争竞争,相互竞争、脱颖而出。所能得到的东西是什么?

金钱?地位?权力?真正的朋友呢?能够交心的知己呢?

藉由金钱和地位所得到的事物和幸福是不同的。

虽然没有钱会让人觉得很困扰……但是她认为,只有从朋友身上、最重要的存在上头所得到的事物,才会是真正的幸福,无论再怎么有钱也买不到心灵的安宁,和让内心感到温暖的居所。

「啊。找到了找到了。」

这道从身后不经意传来的声音,让心爱满心欢喜地回头。这个声音是……

从敞开大门走进来的人,正如她所预料的是姊姊。

「「「冰汐学姊好。」」」

「嗯,各位好,大家就请放轻松一点。」

在和学妹们打过招呼后,姊姊回应她一个微笑。

心爱压抑着飞奔而去的冲动。

「姊姊。」

向许久不见的姊姊露出笑容,她们上一次见面是在今年年假的时候,所以算起来已经有半年不见了。

「精神不错。」

姊姊伸手摸摸她的头。和哥哥不同,细致手掌的动作相当温柔,不会让她的头被揉得转来转去的。

「那么,我们走吧。」

姊姊突然就拉起心爱的手离开。

二美立刻不满地把人叫住:

「等一下,红爱,你要把人带到哪里去?她们自我介绍的时间还没有结束。」

「这孩子要搬到五楼去。」

「等、等等,别说这种任性的话,令妹才刚刚迁入而已……」

「这是依据实力的搬迁。顺便一提,宿舍长可是具有这种权力喔。」

「你这是在徇私护短!」

「答错了~~时间到。询问就到此到一段落。那么.各位就请好好保重吧。」

「红爱!」

姊姊不再和二美争论,将那红褐色的波浪长发甩在身后,威风凛凛地走出房间,和往常一样,她的一举一动充满干劲、神采飞扬的模样。

由于心爱的手依旧被她拉着,所以只能和她一起走了。

充满自信到令人羡慕的姊姊,她的脚步和心爱相比快了许多,心爱不禁小跑步起来。

姊姊和副舍长的关系不好吗?

而五楼是?

虽然不太清楚……

但是这样好吗?

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她被带到一间宽广房间。

青龙寮的五楼。

总之心爱被吓了一跳。

被镶在墙壁里的大电视吓了一跳;也被足以把自己藏起来的大冰箱吓了一跳;还被冷气、空气清净机、DVD播放器,以及打开柜子的柜门后,被收藏在里头的桌上型电脑吓了一大跳。

听说这里是宿舍内最顶级的房间。

「姊姊不行啦~~我不能住在这种房间,这样对其他人太不好意思了。」

自己现在还配不上「顶级」的字句。必须得要和《卡农》一起不断努力,成为周遭人们所认同的神触人之后,再让她住进这种房间就可以了。不对,假使真有那么一天。她也想要和朋友们住在一起。

因为一个人生活果然会觉得寂寞。

心爱轻轻地咬住下唇,仰头望向姊姊。

「这房间很好唷,不止可以尽情上网,卫浴设备也一应俱全。啊,还有我房间就在隔壁,随时都可以来玩喔,而你的神衣人就住在斜对面的房间,和我的神衣人同住。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论什么时候都能俐落处理事情,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姊姊,总是让她打从心底羡慕,不过这种时候就稍微让人困扰了。

「我只需要睡四人房就可以了……」

「讨厌一人房吗?」

「我才刚刚搬进宿舍,一开始果然还是……」

「不敢一个人睡吗?」

「才没有这回事,我已经敢一个人睡了。」

「不过。你有时候会到真心的房间里睡不是吗?」

「就只有风大的日子、打雷的日子……平常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睡的唷。」

「心爱,你也已经十四岁了,一个人睡应该没问题了吧?」

「呜~~姊姊,心爱不会一直都是小学生啦。」

「真的?那么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来看世界恐怖电影特选DVD呢?前阵子我拿到一片很恐怖的喔,好像是僵尸会尽全力追来的电影,怎么样呢?」

「呜~~」

心爱拼命摇头,害怕恐怖事物的她是不可能抵挡特选恐怖片的。

姊姊有时候也非常坏心。

「晚餐是从七点开始。在那之前你就好好休息,我等下会来叫你。」

「嗯、嗯。」

「渐渐就会习惯的。」

在轻轻拍了拍心爱的头后,红爱迅速离开了房间。

结果,还是被迫住进来了。

虽然她早知道,就算和姊姊争辩也是不可能会赢的……

心爱将一直提在手中的包包放到床铺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哥哥现在怎么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