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兄长的金牌

第一卷 第四章 兄长的金牌

真心一边吃着口中食物,一边看向墙上时钟。

指针转到了晚上七点半。

听说神触人们现在会一起聚集在宿舍一楼的大餐厅里享用晚餐。

另一方面,神衣人们似乎是在各自的单人房里独自一人寂寞地用餐,理由是为了不让他人看见自己的真面目。

似乎是由于神衣人的躯体要提供给女神凭依,因此需要尽可能压抑住自我人性,持续维持身心的洁净,为此所必备的则是假面、长袍,以及手套。

听蕾迪说。保持自身躯体乃是神凭人偶的这种自觉,是神衣人重要的心理建设之一。

我就是我,才不是人偶。抱持着这种想法,真心不断将准备好的晚餐送入口中。

大碗白饭、牛排、沙拉,还有百分百的纯柳橙汁。不论是哪一道都十分美味,虽然说很美味……

真心斜看了一眼蕾迪的影子。

在房间的正中央,就像是要将这宽广空给一分为二似地绑着一条绳子,上头还挂上了一张被单。

由于那张洁白被单将真心和蕾迪两人分隔开来,所以无法再用餐时看见她的身影,只有投映在被单上的淡淡影子让人知道她的存在。

「我完全不想让人看见真面目。」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能把被单掀开。

不过一想到隔着这条布帘就是脱掉假面的蕾迪,就让他的内心小鹿乱跳起来,尽管知道她不是只穿着内衣裤,心情却始终无法平息。

虽然地面和被单之间还有二十公分左右的空隙,果然最多就只能看到脚,想要看到脸是不可能的。

「脸不行的话,本名呢?」真心如此询问,却被她冷淡地用「这应该没这个必要吧?」这句话回绝,完全不想让自己知道。

取而代之告诉他的是……

红爱的事情。

她说这是她们在决定要彻底隐瞒真心的秘密时,红爱没说出口的事情。

要是真心的真面目曝光的话,不只是心爱,连同红爱本身也会被追究责任,说不定还会面临到被学校退学的危险。

而现在还有一股想要夺取青龙寮宿舍长位置的势力存在,那些家伙正里应外合等待红爱露出破绽的瞬间。所以……

「我一直都是以红爱小姐的事情为优先考量,要是弟弟你做出类似扯后腿的行为。我毫无疑问一定会把你和今妹舍弃掉。」

蕾迪把话说得十分清楚。

虽然她有察觉到红爱之所以不把情况阐明,大概是为了怕弟弟胆心,不过自己自始至终都是红爱的神衣人,因此……

除此之外,蕾迪还教了真心许多事。

像是神衣人的工作就是要守护神触人,绝不能把自己和神触人视为同等的存在,在食衣住行等各式各样的事情上,都要有率先替神触人着想的心态。

为了不让神衣人不忘每日磨练自我身心,在宿舍后方有一座为此建造的训练场。

在这座训练场旁边,有一颗必须要抬头眺望才能一窥全貌的巨岩,只要让女神凭依,就能够将那颗巨岩推动。

由于无法从这房间看见那颗巨岩,等下到心爱的房间去时,再试着从她房间的窗户看看就好,只要能将那颗巨岩推动一公尺以上,就能证明自己是一名合格的神衣人了。「顺道一提,宿舍里的最高记录是我所推动的五公尺。」她有点不太好意思地告诉真心这件事。

相隔着被单两侧,他们聊了许多事。

然而真心的心情却一点也愉快不起来。

虽然每一次提出疑问,蕾迪都会教导真心各式各样的事情,然而只要是她认为提出来的问题没必要回答,她就完全不会有任何答覆。

像是蕾迪的本名、这间学校的乐趣、是怎样和红爱组成搭挡的?和红爱在一起会不会很累?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蕾迪小姐,你为什么会成为神衣人呢?」

尽管提出这种友好询问,只要她认为这没有必要就依然是……

「这应该和你没关系吧?」

冷淡回绝。

不必要的话题、闲聊和离题,这些不正是对话的醍醐味吗?要是将这些要素彻底屏除的话,不会觉得很枯燥无味吗?虽然他不是能说这种话的立场……

总觉得有些寂寞。

「心爱的房间就在前面没多远的地方吧?」

用完餐后,真心向被单的另一头询问。

「就在斜前方.红爱小姐房间的隔壁。」

「这时候也差不多该从餐厅回来了,要不要稍微去看看情况呢?」

「……有件事我希望你能铭记在心。」

「?」

「新人生在一开始都是住在四人房里,而心爱小姐本来也应该是如此。由于你的关系,现在才会让她搬到五楼,一口气直接住进特待生专用楼层。这可是前所未闻的唷。」

「就像是倍受期待的新人一样,感觉挺酷的。」

「你懂我说的意思吗?」

「意思?」

「弟弟,你该不会是那种会在不知不觉中制造出敌人的类型吧?」

「是吗?这种事我是不知道啦……」

在不知不觉中制造出敌人?办得到这么巧妙的事情吗?

「从今天起。心爱小姐将会受到宿舍里全部学生的忌妒喔.虽然有红爱小姐在,我想表面上是不会受到攻击,不过由于有像二美小姐那样的人存在,所以大概是没办法过什么舒适生活。」

「这算什么呀……」

「这里的学生各个都是实力至上主义者,会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如此。只要展现出实力来就可以了吧?」

「……你别小看神衣人了。大家都累积了相当程度的专门训练.要是你认为光靠男女之间的腕力差异就会有办法应付的话……那就大错待错了。」

蕾迪这道冰冷话语越过被单而来。

这让真心微微地握起拳头,事实上他确实是这么想的,说到身体能力,就连红爱他也有自信不落于下风.而既然她是这间宿舍的顶尖人物。那么随随便便都会有办法应付。

虽然实际上,不试着让女神凭依看看是不知道的……

「总之,请尽量不要一个人四处闲逛,只要一直都和红爱小姐或是我一起行动的话,短时间内应该是没问题。」

「那就这么办。」

真心捡起摆放在一旁的假面站起身。

虽然有种在各方面都会变得很麻烦的预感……不过他现在就只想和心爱见面。

由于敲了门也没有反应,真心就转动门把,静静把门推开,房间内的电灯是开着的。

「心爱小姐?」

和红爱的房间同样结构,配件也相同,就连床的位置也一模一样。

而心爱正端坐在那张床铺上。

「莉普小姐。」

心爱连忙用大拇指擦拭起眼角。

在哭吗?

「怎、怎么了吗?」

真心拼命压抑想要直奔而去的冲动,朝着妹妹慢慢走去。

「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难道是被谁欺负了吗?」

「没有这回事……宿舍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好。」

就在此时,他注意到心爱拿在手中的东西。

县大会的金牌。

和现在的自己一样,镀金的金牌……

「心爱小姐,那个是大哥的……」

「一看到这个,就觉得很寂寞……」

真心使劲紧握拳头,和自己叮咛忍住、忍住、要忍住,现在不能去拥抱妹妹,要是这么做的话,自己一定会把假面扯下、踩碎、大声叫喊。

大喊「我就在这里喔,」这句话。

用小巧手掌握住那枚金牌的心爱,接着吐出含糊不清的话语:

「哥哥没有我在是不行的。老是在打架、又常常要性子,早上要是不好好叫他起床,就会一直睡到不知道什么时候……」

……抱歉。听到这里,他总感觉自己抬不起头来了。

心爱继续哽噎地说:

「……不过,其实是我不能没有哥哥。要是哥哥不在身旁,就会感到不安,心情不自主地变得低落,完全打不起精神……在试着远离后才第一次发现,哥哥就像是我的镇定剂一样。嘿嘿嘿,我这个样子,是没办法成为一名出色神触人的,得要好好努力了。」

真心非常忍耐。

好想将这楚楚可怜的心爱抱入怀中!

好想紧紧地拥抱起他最重要的心爱!

好想呐喊:「我跟你一起来了喔!」

要是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好像会采取行动,所以真心就悄悄地靠到心爱身旁。在她耳旁低声呢喃:

「请稍微闭上眼睛。」

「咦?」

「在我说好之前,绝对不能睁开喔。」

「?好的。」

不知道什么是怀疑别人的心爱,就将长长的眼睫毛缓缓落下,老实地闭上双眼。那是张令人想拍照留念的可爱脸庞。

真心在做出觉悟后,就将假面拿掉。

要是心爱睁开眼睛的话,真面目就会曝光。尽管如此,现在、在这个瞬间,他依旧想露出原本的脸宠。

受到心脏渐渐狂奔起来的鼓动催促,真心让自己的额头轻轻碰触妹妹额间。

「哇~~」

心爱吐露出了可爱叹息,这时绽放开来的双唇也十分可爱,闪闪动人的笑容令她拿在手中的镀金金牌,也宛如真金般透露出闪亮光泽。

真心迅速地将假面重新戴好,随后故意假咳了一声。

心爱依旧紧闭双眼完全没有睁开,她听从真心的吩咐,十分听话地等他说出「可以睁开眼罗。」的许可。

「心爱小姐,请张开眼睛。」

她宛如宝石般的双瞳随即朝着真心笔直望去。然后说:

「总觉得莉普小姐和哥哥很像。啊,那个。对不起。明明是女孩子……」

轻柔的笑容可爱到足以动摇他的兄魂,真心在内心中高举双手万岁。

心爱发自内心的感谢令她低迷的心情迅速高昂起来的莉普。

刚刚的额头轻触,真的和哥哥跟她做的触感一模一样,眼睑里甚至还浮现哥哥的笑容。

莉普不仅身高和哥哥差不多,说话的方式和走路的方法也总觉得有点像,就连给人的感觉也十分接近,只要和她在一起,心情就能平复下来。

不过要是说出她「和哥哥很像。」这种话。说不定会伤害到她,毕竟她很在意自己的沙哑嗓子。

心爱紧紧握住手中金牌。

不能再哭下去了。

有姊姊陪她,蕾迪也在身旁,就连莉普也陪在身边。

自己的梦想是要成为一名出色的神触人。

虽然知道凭自己的才能和器量,这终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可以的话,还是想要成为顶尖的神触人获得哥哥认同,让自己成为能使他自豪的妹妹。

不从老是躲在姊姊和哥哥身后的自己毕业是不行的;不和总是喜欢撒娇的自己告别是不行的。

虽然这是太害羞,因而无法和任何人述说的梦想……

虽然这是太庞大。因而实在是难以说出口的梦想……

心爱用上腹部的力道。

向眼前的莉普露出笑容。

「莉普小姐,我会努力的,所以今后就请多多指教了。毕竟哥哥不在身边。我也不能老是当个爱哭鬼。」

虽然真心话是她依旧寂寞得想要哭……可是只能习惯了。

由于太过痛苦,他的鼻血好像快要喷发出来了。

虽然是为了要让妹妹以及自己冷静下来,才会试着额头轻触……但是却造成反效果。

这反而让心爱的可爱完全爆发出来。

已经无法忍受了,心爱真是太可爱了,怎么可以让这么娇小、纤细、坚强又楚楚可怜的妹妹体会到现实世界的痛苦呢?自己绝对办不到。

真心完全看透了心爱的真心话,他这十四年的兄长经历不是白白度过的。

虽然她嘴上说着「我会努力的。」的正面言论,但是实际上绝对不是这样,她应该是已经寂寞得想要哭出来。

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就已经拦腰抱起心爱苗条的腰身,将她抱在腋下。

「哇,呀,莉、莉普小姐。怎么了吗?」

金牌奖章从她手中掉落到床铺上……不用在乎。

「莉普小姐?」

也怱视妹妹的询问,他走出房间。

就这样把人给带回家!

已经入夜的关系,飞机说不定已经停飞了。

要是这样我就自己来驾驶,直接飞回家!

说不定自己驾驶不了飞机。

要是这样就把驾驶员找出来,强迫把人带走!

说不定驾驶员会进行抵抗。

那就跪下来恳求到他答应为止!

总而言之,不论要用上什么手段都要把心爱带回家。

居然让妹妹这么痛苦……

他的脑袋完全变成一摊烂泥了。

不过真心依旧紧紧抱住他最重要的可爱心爱走在走廊上,不过还走不到十步就停了下来。

二美和其他两名学生,伴随「叽」的声音,从敞开的电梯门中走出。

发现真心二人的二美,就摆出右手插腰的姿势停下脚步。

而在她身后的那两名学生也跟着停下,那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露出讨厌的笑容。

「哎呀,时机真巧,我们正好谈论到你的事情唷,冰汐心爱同学。」

二美的双唇也弯起惹人厌恶的微笑。

「在说我的事情是吗?」

在被真心抱着的情况下,心爱抬起脸回答。

「是喔,大家都十分有兴趣,不晓得你能在特待生楼层里头住上多久的时间。」

「我是比较想住四人房……」

「泉女没有舒适到光靠姊姊的庇佑就能生存下去唷,请给我好好记着。」

丢下这句话后就迈开步伐的二美,像是故意似地擦撞真心的肩膀。

而那一高一胖的两人则是依旧摆出讨人厌的笑容说:

「「请给我好好记着。」」

重复完二美的话后,从真心的两侧走过。

「……」

真心完全无法反驳。

被他抱在腋下的心爱也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双马尾无精打采地垂落。

自己是在做什么啊,要是就这样把心爱带回家,妹妹「想要成为出色神触人。」的梦想,不就永远都只会是梦想了吗?

真心将心爱放回地面。

「莉普小姐,怎么了吗?」

「啊哈哈哈~~那个,不好意思,我偶尔会有股冲动想把可爱的东西带回家。一见到心爱小姐,不知不觉就……」

「居然说我可爱,怎么会……」

喂~~心爱,现在不是羞红着脸颊厌到害羞的时候吧?必须慎防自己被人给带回家啊。不过嘛,因为很可爱,所以完全没问题。

真心虽然有听到身后传来门扉关闭的声音,但是他不会回头的。

脑海中鲜明地留下二美和她那两名跟班脸上的冷笑。

在回到心爱房间后,真心不经意的吐露怨言:

「就只有那个人怎样都不能输。」

「是在说方才的学姊们吗?不过有三个人……」

「当然是在说副舍长,虽然其他两人,那个,也挺令人火大的……」

「可是,身为副舍长,果然是想要维护宿舍的纪律吧?要是让我这样的新手住进这种好房间里,不就没办法向其他住宿生做出良好示范了。」

「那家伙真是个讨人厌的女人!」

充耳不闻心爱正确的言论,真心用力挥出拳头。

「要是我有很厉害的实力,就不会被人这样抱怨了……」

「心爱小姐绝对有很惊人的力量,这点我相当清楚。」

「可是我就连《卡农》是个怎么样的女神,都还完全搞不清楚……」

这么说来,把柳泽那群人打得落花流水的莉普,好像是称呼女神为《卡农》……

「担心nothing,《卡农》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女神喔。」

不管怎样,真心决定先替心爱打气。

心爱却噗哧一声笑出声音。

「『担心nothing』这句话,我家的妈妈经常这么说……但是听到莉普小姐也这么说的时候,总觉得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咦。啊,是、是这样的吗?还真是凑巧,总觉得心爱小姐的母亲大人,感觉完全不像是外人~~」

也确实不是外人啦……

尽管假面下已经冷汗直流,总之真心决定先傻笑带过。

突然间,门外传来「叩、叩」的敲门声。

「是谁呀?」

在心爱的询问下,门扉静静开起。

而从外头走进来的人是蕾迪。

「心爱小姐,红爱小姐有事找你,莉普也请一起过来。」

他们被带到的地方是位于青龙寮后方的训练场。

这里的宽度约有学校体育馆这么宽,其中一半的空间陈列放着各式各样的健身设备,而另一半的空间则是什么也没有,呈现一片宽敞空地。恐怕是用来进行实技训练的场地吧。

在带着些许汗臭味的训练场上,红爱正站在中央的位置,一身白色T恤搭配黑色紧身裤,十分重视运动性的穿着。

在她的左手腕上清晰浮现和皮肤同化、有如刺青般的腕环模样,完美的维纳斯之环。

「正在等你们呢,跟我来吧。」

红爱边向真心等人招手,边朝训练场的内侧迈开步伐。

真心和心爱在互看一眼后,随即就追在姊姊身后走去,而蕾迪则是默默跟在两人后方。

穿越内侧门扉,来到星光闪烁的夜空下。

在那里他们所看见的是一个巨大的漆黑影子。

是岩石。

面对着蕾迪先前说过的巨岩。真心不自觉停止呼吸。

把这玩意推动了五公尺?骗人的吧……

虽然地面上确实残留着许多道巨岩移动的痕迹,他依旧是难以置信。这种假使放在公路上就足以塞住两线车道的巨大岩石,居然靠肉身的人类推动……很难想像这种光景。

要推动这种需要抬头才能看清楚整体的巨岩,应该要动用到好几台推土机。

在这硕大的巨岩旁,红爱将右手叠在维纳斯之环上。

蕾迪则是不发一语的走到她身旁。

接着,红爱就闭上双眼说道:

「《克莉莫尔(Claymore)》要开幕了唷。」

一说完.姊姊的身体就散发出淡淡光芒,从光芒中显现出来的是一名拥有犹如狮子鬃毛般银白秀发的女性,她虽然身穿和《卡农》相同的洁白连身裙,上头也有穿戴护具,不过不管是连身裙还是护具都充满锐角,显得更具攻击性,然而由于表情十分温柔的关系,并不会让人有恐怖或是危险的印象。

红爱的女神《克莉莫尔》逐渐融入蕾迪的身体。

紧接着,她身后就出现了五名少女,摇摆着那宛如气体般有些模糊的身躯,她们不时手牵着手、不时亲吻彼此、不时拥抱起对方,感觉十分恩爱的模样。因为外观也约有十七、八岁左右,所以看起来相当成熟,不仅是该凸的地方凸,就连腰际也细致得相当惊人。

他以前曾经从红爱那边听过她们的名字,记得应该是叫做使姬。

受《卡农》凭依的莉普身后记得只出现了一名使姬,而且还十分明显是个小孩子……

这就是新手和顶尖之间的差距吗……

「蕾迪,让他们见识一下。」

在点头回应红爱的命令后。蕾迪就将右手放到巨岩上,使姬们则是相当开心地在她身旁盘旋飞舞。

看在真心眼中,蕾迪只是轻轻把手推出。就是如此而已。滋滋……岩石却移动了。滋滋、滋滋滋……不断移动。

「好厉害……」

既感慨又惊讶的心爱发出赞叹。

不可思议的光景。

那名肩宽狭小、远比真心还要娇小许多的女孩子,此时居然正用着单手在推动这颗大得惊人的巨大岩石,难不成在那长袍和假面底下的她其实是机器人?

在推动三十公分左右,蕾迪就将手从巨岩上拿开。仔细一看,她的鞋子还陷入了坚硬地面数公分之深。

这是多么超乎常人的腰跟腿的肌力呀……

说实在,他确实小看了神衣人。在面对「要在泉女担任神衣人」这个现实时,他抱持着「只要拼上全力,就应该能办到。」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

可是,自己能推得动这颗巨岩吗?虽然他扪心自问。但是却没有办法回答。毕竟他甚至没有接受过《卡农》凭依。

「心爱,接下来换你了唷。」

红爱向心爱投以一个不容拒绝的眼神。

「咦?啊,要现在招唤吗?」.

「神触人可不能挑剔招唤的时间和地点喔,敌人是不会等你的。」

「……敌人是?」

心爱不安地望向红爱。

在生理上。心爱相当厌恶着战斗、争执、打架等诸如此类的事情,所以对「敌人」这种单字也个怎么喜欢。

「敌人…………近期内你就会知道了。首先,就先试着招唤出你的女神。」

「女神,是为了战斗而招唤的吗?」

「好了好了,赶快招唤吧。」

红爱稍稍加强了口气,这样的话,么女也没办法再磨蹭下去了

心爱毫无自信的将右手放到左手腕的腕环上,随后闭起双眼说:

「《卡农》,出来吧。」

就在妹妹的双马尾轻轻摇晃起来时,就像要让那头金黄色秀发于风中飘荡般,《卡农》现出了身形。

从婀娜身姿上散发出历经过无数修罗战场般气息的她,依序傲睨红爱、蕾迪以及真心,就只有心爱连看也不看一眼。

看起来就像是在考虑……该·凭·依·在·谁·身·上·好·呢?

「莉普,在女神还没习惯你之前,不给予指示,她不会知道你是她的神衣人。」

蕾迪小声告诉他这点。

「啊,好的,了解了解。《卡农》,来这边。」

真心当下就朝《卡农》拾出右手,紧接着《卡农》就敞开双臂向他拥抱过来,那美丽的女性容颜于瞬间逼近眼前……随后消失无踪。

交叠仅仅只在一瞬之间,随后重力就消失了。手臂、双脚变得十分轻盈,简直就像是羽毛一样。

这种就连指尖也都充斥着庞大力量的感受,让真心有种要是现在站上拳击台,哪怕对手是世界冠军也能单方面击倒他的感觉,只要是家人,不论性别适合率都会很高的传闻说不定是真的。

不对不对,比起这种事情,现在更应该为自己成功让女神凭依这事高兴才对。

然而……

『好冷。』

当女性『声音』在脑海中回荡时,真心有了些许的危机感。

『出不了力。』

他感觉得出来这是《卡农》的声音。

『喂,怎么了?』

真心试着在意识之中和她对话。

『你……是谁?』

『你的神衣人喔,请多指教。』

『好冷。』

《卡农》不断重复念着『好冷』这句话。

一种和烧伤痛楚十分类似的焦虑感也在真心的内心里逐渐蔓延。虽然是家人,但是自己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神衣人,才会导致《卡农》出现抗拒反应。

该怎么办才好……

「哎呀~~这种时间跑来自主训练,还真是令人佩服。」

「「真是令人佩服。」」

就像是要将真心的焦虑从中切断,数道声音传来。

沐浴着从训练场窗口露出的光芒,二美和她的跟班搭挡正站在眼前。

心爱就像很害怕似地缩起身子。

紧接着红爱就像是要保护真心和心爱般走上前。

「二美也来练习?不过没看见你的神衣人……」

「是来参观的。虽然说是顺便,能否让我见识见识令妹和她神衣人的实力呢?」

「「能否让我们见识见识呢?」」

一高一胖的跟班搭挡又重复一次。

「住宿第一天就住进特待生楼层的人物,想必有着相当厉害的女神吧?御技的破坏力也是出类拔萃……是个倍受期待的新人才对。」

红爱撤去脸上神情冷冷地凝视二美,而她也毫不偏移目光回瞪。

身受《克莉莫尔》凭依的蕾迪则是走近红爱,五名使姬也轻飘飘朝她聚集。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蕾迪。请你退下,现在是我在和红爱说话。」

二美立刻用着凌厉眼神望向蕾迪。

「「请你退下!」」

跟班搭挡也跟着狠狠瞪起蕾迪。

真心分别看向二美、高瘦子、矮胖子等三人,同时想着……

只要自己能在这里推动这块大石头,一切就能圆满落幕了。可是,虽说力量正源源不绝地涌出,但自己能够将这么大颗的岩石推动吗?《卡农》也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觉得很冷。

「让我见识见识令妹的实力吧。还是说,没有东西可以让我见识呢?」

二美将脸逼近红爱,而在她身后,那对跟班搭挡也露出令人火大的冷笑。

然而红爱就只是冷眼看着面前的三名住宿生,完全不想开口。

蕾迪不发一语。

心爱则是在小腹前紧紧握着拳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真心决定要相信充斥他四肢的《卡农》之力,而现在身上这股前所未有的高昂感,也在「上吧啊啊啊!向前突进吧啊啊啊!」这样高喊。

虽然是毫无准备的正式开场,也只能上了。

「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真心朝着巨岩迈步走去。

「莉普,请住手。」

虽然有听到红爱的声音,但是他没有停下。

想像二美和她跟班搭挡惊恐表情的同时,真心两脚踏稳.使尽全力推出双手。既然要做,那就连同宿舍记录也一起超越吧!

伴随着滋滋滋滋滋的声响,巨岩用着排山倒海的气势………………

…………动也不动一下。

「咦?呀啊啊啊啊啊!」

不论怎么推,就是纹风不动。

「奇怪了。呼啊啊啊啊啊!」

连一厘米也没动过。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跟班搭挡盛大的笑声响彻于夜空之中。

「红爱,你想动用宿舍长待权我是没什么意见啦,不过也要适可而止喔?要不然的话……你是知道的吧?」

就像在夸耀胜利般.二美留下这句话就迅速返回宿舍。那对跟班搭挡也跟在她的身后离去。

红爱像是疲惫似地发出一道对她来说十分少见的深深长叹。

「莉普,你试着比较一下自己和蕾迪的背后吧。」

「嗯?」

听从姊姊的吩咐,真心越过肩膀朝身后看去。

蕾迪身后有五名使姬。

自己身后则是……

「咦?」

不管从右边看、从左边看,还是朝自己倒映在训练场窗户中的身影看去,都是零。

一名也没有。

「咦~~?」

莉普在亲眼目睹自己身后没有半名使姬的事实后,十分夸张地吓了一大跳。

在蕾迪身后。明明就有五名十分快乐地在空中遨游的女孩子,绝对不会离开她的身旁。

心爱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吸满水的海绵地不断变得沉重起来。

为什么?明明在今天中午第一次凭依的时候,虽然还很稚嫩,确实有出现一名使姬呀。

脑袋突然间被拍了一下。

不知不觉中,姊姊就站在她的身旁。

不过总是十分温柔的笑容,此时却微妙染上些许阴霾……

「你再这样下去,可是会让莉普受重伤唷。」

「咦?重伤是……?」

「说到使姬,她们也担任着连系神触人和女神之间的天线功能。要是一位也没有,那就太不像话了喔?」

「可是我究竟该怎么办……」

「神衣人可是把性命托付在神触人手中,你要振作一点呀。」

「咦?什么?托付性命,怎么会,我不知道有这种事。」

「近期内你就会了解了。看来心爱你现在所需要的,是能够坚定觉悟的时间。」

「觉、觉悟,是什么的觉悟?」

「持续担任神触人的觉悟、彻底守护神衣人的觉悟,以及面对女神的觉悟唷。」

「我、我能……做到吗?……」

「做得到。」

「…………」

「不需要迷网,你做得到的。」

「嗯、嗯,我会试着去做的。」

「要是做不到,你的神衣人和女神就会失去来到泉女的意义喔。也就是说,她们将会失去存在的价值,这样不是很令人难受吗?」

心爱咬紧下唇,重重点头回应。

要加油呀,心爱!她朝着自己打气。

可是,为什么使姬会没有出来呢?第一次凭依的时候,和这一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她十分清楚自己还不成熟这点。不过究竟是哪里不同呢?有哪里不足呢?也说不定是自己没有当神触人的才能……

想要成为像姊姊一样的人。

想要成为让哥哥认同的人。

想要成为出色的神触人。

想要成为顶尖的神触人。

虽然这是难以启齿、太过托大、太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梦想……

既然自己还没有失去这股想抓住梦想的心情……那么,就算没有才能、就算想要痛哭、就算会感到寂寞、就算会感到恐惧、就算很不安,她也必须努力下去。

心爱抓住姊姊的衣摆,轻轻扯了几下。

「嗯,什么事?」

「那个,虽然我是妹妹,就算不住在那么豪华的房间里头也没有关系……我还是搬去四人房会比较……」

「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去专心坚定自己的觉悟,不可以被那些闲话分心唷。」

被摸摸头的同时,她的提议也被俐落地否决掉了。

心爱是无法忤逆姊姊的。

真心坐在心爱的床铺上。

能将妹妹送回房间是很不错,不过有点抗拒就这样直接离开,他决定要稍微和心爱谈一谈。

时间是晚上九点,而从蕾迪那听到的宿舍熄灯时间是晚上十一点,所以还有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可以用来享受这只有兄妹两人的空间。

尽管如此,由于心爱不清楚他是哥哥,外加上无法推动巨岩的冲击,导致气氛和快乐两字相差甚远……

使姬没有出现的理由相当简单明了,那就是真心没有受过任何神衣人训练,真正的莉普确实有一名使姬跟随。

所以心爱一点也没有错。明明就是如此……

「真的是非常抱歉。」

才坐在床铺上,妹妹就立刻向坐在身旁的真心低头致歉。

真心连忙摇头说.。

「说什么非常抱歉,那个……该道歉的应该是我……」

「莉普小姐一点错也没有,要是我能够更加坚强地把意志传达给《卡农》的话……无论如何,我都得加油了。」

「不对,该加油的人是我,我会干劲十足地努力的,绝对要回应心爱小姐对我的期许!」

「呵呵,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心爱泛起了一抹足以将一切忧虑全部吹飞的微笑。

看到这抹微笑,无论是身为男人的秘密、《卡农》很冷的事情、使姬没出现的事情、还是二美的事情,全都变得有一种「明天再去烦恼吧!」的轻松心情。

「那个……」

一边在胸前把玩着其中一边的双马尾发梢,心爱一边用有点顾忌的眼神望来。

「是的,有什么事吗?」

「我想,只要我们能够更加亲近、彼此的关系更加友好的话,《卡农》也会变得愿意协助我们的。」

「原来如此,说不定真的是这样。」

「所以……那个,现在可以一起去泡SPA吗?」

「SPA?」

「晚餐的时候我有从姊姊那里得知,这个特待生专用楼层里有一个休息室,好像从电梯大厅的右手边直直走就会看到了。在那里的SPA还附有桑拿浴,似乎相当高级。」

「那个,也就是说洗澡吗?」

「是的!」

就算将夜空中的繁星全都聚集起来,也终究敌不过心爱这道温和微笑的璀璨光芒。

妹妹正在邀请他坦诚相对。

这是因为心爱认为他是莉普的缘故,既然同为女性.就算一起去泡SPA也没有关系;就算是互相擦背、互相碰触彼此的胸部也是完全没问题;就算用着舔拭般的视线,紧紧观察她浸泡于热水中时的红润脸孔,一样没有任何不自然之处。

「……、…………啊!」

谁、谁办得到啊!

真心在内心朝自己发出强烈吐槽。

由于一起泡SPA是完全、绝对、就算痛苦到会在地上打滚也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真心只能抱持痛彻心扉的心情回绝。

「对、对不起。SPA可能有点不行。」

「不行吗?本来是想说今后要成为一起努力的搭挡。就一起泡泡澡什么的……是这样吗……不行吗……」

心爱就像是能实际听见沮丧的音效声般垂下肩膀,那双可爱眼眸也显得相当~~沮丧,隐隐颤抖的双唇同样十分~~沮丧。就连双马尾也非常~~沮丧。

「心爱,求求你别露出这种表情,这让哥哥我的胸口就快要炸开来啦!」由于他怎样也无法说出这种话,真心只能拼命压抑这股抛开假面、扯破长袍的冲动。

就在此时,他不经意回想起蕾迪的话语。

『神衣人的工作就是要守护神触人,绝不能把自己和神触人视为同等的存在,在食衣住行等各式各样的事情上,都要有率先替神触人着想的心态』

在食衣住行等各式各样的事情上,都必须具有率先替神触人着想的心态,而食衣住行之中,当然也应该有包含洗澡吧。

因此真心做出觉悟,虽然这说不定只是输给了男性本能……

他让自己的肩膀,轻轻碰了碰显得相当~~沮丧的心爱肩膀。

「由于我是神衣人,所以没有办法脱下长袍和假面……最多就只能替你擦背。」

才刚说完,心爱的双马尾就轻轻跃起,眼睫也轻轻跳开,一双率直眼眸绽放出闪耀光芒。

自己是个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The·男人,所以怎么可能会对女子宿舍的SPA不感兴趣。

老实说。他的兴趣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