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兄者潜入

第一卷 第五章 兄者潜入

休息室也和特待生楼层一样播放着令人舒畅的柔和音乐,空调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温度相当适中,空气也感觉十分流畅,散发出芬芳香气。

横纵将近有十公尺宽的室内空间充满略带紫光的照明,展现出令人平静的气氛。

面对数名女孩子在并排陈列的按摩椅上,各自随意消磨时间的美好景色,真心咕噜地咽了口口水。

因为那群女孩子各个都只穿着运动背心加上短裤,展露出毫无防备的体态,连她们没穿胸罩的事也是一目了然,其中还有两名左右的女孩甚至连短裤也没穿,不禁让人脸红心跳起来。

心爱一边向这些女孩子们轻轻点头致意,一边朝右侧深处的SPA走去。

尽可能不去看这些女孩的真心追在妹妹身后,不过假面的视野边缘却勉强还是能够捕捉到她们的身影。

这些女孩子们中。有些人没注意到心爱;又有些人是注意到了,却只朝她看了一眼;有些人则是轻轻地挥手回应,有着各式各样的反应,不过没有一个人有向她搭话。

经过了按摩房来到SPA的脱衣问,心爱在拿过准备好的浴巾后,就立即开始解掉自己上衣的钮扣。

脱衣间也十分宽敞,大约可供五十多人同时更衣,衣柜也很多,不过住在特待生楼层的神触人,依他估计最多也只有十多个人左右。那么这宽敞到毫无意义的空间和多到有剩的衣柜是怎么回事?太奢侈了。

当然,真心没有把这些吐槽说出口,只是跟在心爱身旁没有离开。

「那个……我对于这个,那个……没什么自信。所以……」

没有自信。也就是说她胸部的大小、也许是胸部的形状、或是○○○的颜色不好意思让莉普看见。在听出她的话中含意后,真心立刻慌张地向后大幅跳开。

「那个,啊~~不好意思,我没察觉到这一点。那在心爱小姐脱完衣服之前,我就先面向那一边了。」

「对不起。」

真心在将脸蛋羞红的心爱模样烙印在脑海中后,就迅速转过身。

然而十分凑巧的是,在他左前方正好有一面大镜子……

这难道是恶魔的阴谋吗!?

当然,他将目光移了过去。

那面镜子将心爱更衣的姿态,顺利地、清晰地、彻底地映出来。

身为她的兄长,我有义务要确认妹妹的发育状况……喂~~喂~~虽然说是偶然,偷窥不是男子汉会做的事情吧?

不可能察觉到真心内心的纠葛,心爱在将脱下来的衬衫整齐摺好后,就让细肩带背心的肩带轻轻滑落,嘿咻、嘿咻脱了下来,然后再度摺好。

接着是裙子。

她将侧边的钩环解开后,就依照右脚、然后左脚的顺序。将纤细双足给从裙中抬出,随后再度摺好。

有她喜欢的天空色蝴蝶结装饰的胸罩和同款式的内裤,心爱这身只有穿着内衣的姿态让真心非常感动,那个幼小的心爱居然也需要穿胸罩了……在不知不觉中变成大人了。

真心瞪大双眼,紧盯镜中的妹妹将手放到胸罩上。

那恐怕比标准尺寸还要小上许多的隆起,随即就从胸罩下探了出来,真是令人期待往后的发展情况。

在将胸罩摆放在摺好的衣物上后,她的手总算是来到内裤上,用双手十分流畅逐渐脱下。

这实在可爱得快让人喷鼻血了。

在将内裤卷成球状、放进衣篮中后,她就用浴巾将苗条的身体包起来,接着分别将绑在双马尾上的蝴蝶结取下,这样就准备完成了。

镜中的心爱。

真是太可爱了。

伴随着超级加速的心脏鼓动,真心和心爱一同踏入SPA中。

自从心爱小四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她一起洗澡了。也就是说,真心已经有四年左右没有好好看过妹妹的裸体了。

心爱在小四的时候还没有戴起胸罩,胸部也几乎没什么起伏,不过发型倒是一直都是维持双马尾……

面对妹妹朴实的成长,真心在假面下流落欢喜的泪水。

尽管流泪,他也同时毫无遗漏地环顾起四周景致。

这里也相当宽敞。不论墙壁还是地砖,全都用大理石打造而成,整体的构造洋溢着某种极致的高级感,而在雾气之中混杂有硫磺的气息。

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跟人一样高的瀑布啊?为什么浴池会有五、六个之多?安装在墙面上的沐浴设备,又是基于怎样的理由多达三十多套呢?

不断在心中发出各式各样的吐槽。真心同时接二连三地吞下口水,连同湿润的空气也一同吞下。

说到SPA这种地方,无须说明就知道是用来洗涤头发和身驱,然后浸泡在浴池中消除一天疲劳的场所。因此,这里没有一个人是有穿衣服的。

此时此刻。正有将近10名左右的女孩子,毫无警戒地使用这座SPA,毕竟这里本来就是不需要莲任何警戒的场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想必是受到平日累积的训练所影响,女孩们都拥有一副好身材,不但毫无赘肉,肌肤也充满光泽。

不管是泡在热水中闭目养神的女孩子、清洗头发的女孩子、正在沐浴的女孩子、正在做柔软体操的女孩子、正在泡脚的女孩子、还有在做其他事情的女孩,全部都毫无掩饰地将肌肤露在真心眼前。

对于心爱罩杯成长的泪水。

对于女孩子们艳姿的鼻血。

或许是硫磺的味道太强了,他的脑子顿时有些恍唿。

要是心爱也加入这群女孩子中,大概就不是脑子恍惚能够解决的了……

怀抱着这种又羞又喜的危机感,真心轻飘飘走在心爱身后。

接着突然间……

「哎呀哎呀,心爱也来泡澡吗?」

从SPA的入口处传来了一声叫唤。

这声音是!?

几乎可以称为颤栗的电流,瞬间贯穿真心全身。

回头望去,就见红爱正站在那头,而在她身后。带着翼龙假面的蕾迪也同样站着。

可以从那包裹丰满的浴巾中窥见到乳沟的红爱,迅速朝着真心泛起一抹娇艳的微笑。

「不过,莉普也一起吗?是想要帮神触人擦背吧?和我家的蕾迪很像,居然会这么地贴心……还真是了不起。」

虽然姊姊美得令人惊艳,总觉得很恐怖,蕾迪的视线也相当刺人。

「姊姊!」

心爱轻盈地浮现微笑。

红爱将视线从真心转移到妹妹身上。

「还喜欢这里吗?」

「思。很棒的地方。」

「这里也有心爱喜欢的那种,会冒气泡出来的浴池唷。」

「真的吗?哇~~哪里哪里?」

「你看,就在那边右侧的角落喔。」

「那我等下就去泡看看。」

「我们就一起去泡吧。」

听着姊妹和乐融融的对话,真心苦恼他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由于被「去泡SPA!」的念头占满脑子,他甚至没考虑到红爱说不定也会进来的可能性。

蕾迪则是迅速来到真心的身后……

「这里,可是女性专用的唷。」

说出这充满、寒意的、刺耳、呢喃。

「没有,那个……」

真心无言以对。

红爱再度将视线放回真心身上,姊姊的微笑打从刚刚就没丝毫改变。

「这里可是神触人专用的SPA,所以莉普就回房间里头淋浴。尽管我其实是想和你一起泡的,不过这是这里的规矩,不好意思。就当成赔罪,请看看这个来忍耐一下吧。」

毫无预警把浴巾敞开的她,将雪白的乳房、紧绷的小腹.和性感的肚脐全部都暴露于真心眼前。

毋庸置疑,那是远比这座SPA之中的任何一名女孩子都还要匀称的曼妙身影,恐怕这整间宿舍里,没有半个女孩子拥有比姊姊这副超级火辣身材还要性感的身体。

「……!」

面对姊姊这副足以令人目眩的裸体,真心的身体立刻僵硬起来。

「红、红爱小姐,你这是……」

蕾迪慌慌张张阻挡在真心和红爱之间。

「嗯,我说笑的。」

红爱彷佛十分愉悦地眯起双眼,将浴巾重新包回身上。

说笑的?可是全都被看光了?从上到下全部都看得一清二楚。就连那里、还有这里,以及那个部分也……清清楚楚。

心爱用着一脸摸不清楚状况的神情看着姊姊、蕾迪和真心,那表情就像是在问……你们三人究竟在做什么呢?

真心分别朝姊姊和妹妹看去。

红爱和心爱,真是让人完全想不到这两人是具有相同血脉的姊妹.难道心爱在四年后,也会变成这副超级火辣身材吗?还真是令人难以想像……不过姊姊在国二的时候就已经具有吸引全校目光的美貌。所以从发育速度上来看,她和心爱在根本上就有相当大的差距,实在是难以比较。

正当真心思考起这种事情时,红爱就迅速地突然逼近到他眼前。接着说:

「莉普你要是想看女人的裸体。随时都可以来我房间喔,我会让你好好地充分享受的。」

她在真心耳旁轻轻呢喃后。立刻用力地掐起他的右手臂。

「……!!」

很痛!!但是不能叫出来,他只能咬牙忍住。

「红爱小姐,我就先和莉普回房了。擦背一事。实在非常抱歉……」

蕾迪毫无迟疑握住真心的左腕。用力地把人扯到身旁,力道相当粗暴。

「没关系,等下我会和心爱互相擦背……要和莉普好好相处喔。」

红爱坚决地保持微笑,朝心爱那娇小身体抱去。

心爱则是一脸「什么什么?为什么要把莉普小姐带走呢?」的惊讶表情,十分遗憾地交互看向红爱和蕾迪。

真心则是无言以对。也不可能反抗,因为红爱的笑容太恐怖了;蕾迪的视线也令他十分害怕,因为现在的自己,已经背负起名为「变态假面」的十字架了。

在蕾迪的拉扯下。真心离开了SPA。

在目送莉普和蕾迪离开后,心爱向姊姊发问:

「这里禁止神衣人来吗?」

「这里与其说是禁止.不如说是要有所顾忌,特别是新来的神衣人,这会让莉普的立场变得很难堪,下次还是不要带她来会比较好。」

「那个莉普小姐没有不对的地方,是我硬要拜托她来的,她大概是觉得没有办法,才会陪我来的。」

「真的……像是没有办法的感觉吗?」

「嗯,因为她一开始是拒绝我的。」

「……是吗?」

姊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在这之后,心爱就帮姊姊擦背,自己也让姊姊擦背,进到水疗池里让气泡拍打腰部;进到电疗池中享受酥麻的感受,最后则是在桑拿浴中充分流汗后,才总算离开了SPA,一共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在用毛巾轻轻擦拭身体后,她们就推开通往脱衣间的拉门。然而那里却……

「!」

站着包裹浴巾的二美。而在她身后,就有如套餐组合的矮胖学姊和高瘦学姊也站在后方。

「哎呀,二美现在要泡澡呀?」姊姊迅速眯起眼眸。

「哎呀。红爱现在要出去呀?」二美也彷佛挑衅似地眯上双眼。

感觉好可怕~~这么想的心爱怯弱地向学姊们低头致意。

二美接着就将视线落到心爱身上。

「不和姊姊一起,你就连澡也不会洗了吗?难不成,连睡觉时也都是一起睡的?毕竟你们的房间就在隔壁。就算是姊妹。要是黏得太紧,也是很难看唷。」

「「会很难看唷!!」」

她身后的凹凸拍档也齐声附和。

「我……」

而心爱就只是畏缩起身子,因为对方是大她很多的学姊,也是因为害怕的关系。

看到胆怯的心爱,姊姊就将她的头抱了起来,柔软的胸部软绵绵地抵在她左额上。

「我呀,可是最喜欢和妹妹腻在一块了,二美要不要也和自己的姊姊腻在一起看看?不过因为宿舍不同,这或许很困难吧?既然如此,要不要我发外宿证明给你呢?」

「一美和我很懂分寸的.和你们两个完全不同。」

姊姊和二美的视线相隔着拉门滑轨相互碰撞,好像有火花啪啦地飞溅出来。

好可怕~~抱持这种想法的心爱,依旧只能让身体畏缩在姊姊怀里。

「给我让开,」

突然闯入SPA中的二美,粗鲁地用手肘撞开心爱的肩膀。

「……!」

虽然被姊姊扶着,让她不至于被撞飞出去……却也让她吓得完全发不了声音。

被姊姊温柔地摸摸头,心爱紧咬下唇。

谁会哭呀!

尽管是这么想,眼泪却宛如即将溃堤一样。

「让开。」

姊姊轻轻瞪了眼还站在眼前的凹凸拍挡。

她们在「咦。」一声低沉悲鸣后迅速朝左右退开,两人让出走道。

被姊姊搂住肩膀的心爱就从她们之间穿过,离开了SPA。

等听到拉门关闭的声音后,心爱才总算深深吐出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好像一直都忘记要呼吸一样。

「那些人总是那副德性,感觉毛毛躁躁的对吧?」

姊姊轻轻拍起心爱的头,轻轻地、轻轻地,接连不断地拍着。

然后,拥抱她的双肩。

「好了,别因为这点小事就哭气喔,和以前一样,你还真是是个爱哭鬼。」

心爱用力地抿住双唇。尽管如此,却压抑不了渗出的泪光。

只要一感到害怕,就已经不行了。

只要一感到害怕,就再也无法阻止身体的颤抖。

就连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因为软弱,所以哭泣。

因为脆弱,所以哭泣。

因为想撒娇,所以哭泣。

因为想依赖,所以哭泣。

好想要坚强起来。

要怎么做,才能变坚强呢?

深夜十一点。

一到熄灯时间,宿舍的电灯就会自动熄灭。虽说如此,房间也不是就这样变得漆黑一片,因为在枕头旁有安装床头灯的缘故。

然而真心的心情却是一片漆黑。

由于他睡在沙发上。所以身旁没有灯,而在距离他约两公尺的地方挂着一张被单,在另一头的床头灯光照射下,上头明显浮现蕾迪的身影。

从SPA事件之后,蕾迪就一直对他很冷淡。要是能痛骂他一顿倒还好,然而她却一句话也不说。

只有在他们轮流使用浴室、真心在用事先准备好的牙刷刷完牙后,才说了一句:「晚安。」

由于胡乱找藉口一点也不像个男人,外加上自己是在入侵SPA时被当场被逮到的,所以无论说什么也都没用。

不过就在他心底宣誓,从今以后要背负起这个沉重的十字架活下去后,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想开了。

说实话,他是这么想的。

于这乱世之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在十六岁时有过和自己类似的经验呢?

洋溢着高级感的SPA。

四周尽是身材曼妙的女孩,人数还将近十人。

全部人的肌肤透露出湿润的光泽.

能将这些光景烙印在视网膜上、刻划在记忆中,就算要他背负一、两座十字架也是小事一桩啊。

他是这么想的。不,是如此坚信的。然而……却还是无法挥去阴郁的情绪。

因为同居的女孩子对他相当冷淡。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真心悄悄地从沙发上站起,走向厕所,得在入睡前解决一下。

在从厕所出来后,他偷偷地看了一下对面的情况。

蕾迪已经就寝,背对着这边毫无一丝动静,她拥有一头黑发。

而在床旁的柜子上,摆放着一张假面。

她现在正裸露着脸庞。

只要蕾迪一翻身,就能透过床头灯光看见她的容貌,不对,只要像这样偷偷靠过去,绕到床铺的另一侧偷看的话……

好奇心一点一滴从脑袋中窜起。

正当真心朝蕾迪的床铺踏出第一步时……这一瞬间,他迷惘了。

这样不好。

因为蕾迪相当讨厌让人看见自己的脸。所以真心就决定将这股好奇心埋藏进内心深处。

他在将视线从那张翼龙假面上移开后,就回到沙发上思考。

蕾迪是属于没有光就睡不着的类型吗?居然开着枕头旁的床头灯就睡着了。

想必在接下来的共同生活中,将会一点一滴逐渐熟知对方的个性和习惯,在他们熟识的过程中,说不定就有机会能看到蕾迪的真面目。而她主动让真心看的可能性也还是有的。

不过,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

要是关系能变好就好了。

伴随着这道心愿,真心将身体投向沙发。

虽然已经过了熄灯时间,心爱却还没有入睡,只是一直眺望窗外。

倾注而落的星星与月亮的光芒让房间内部、眼前的训练场,和训练场旁的巨岩呈现一片灰蒙色彩。

在泉命女子学园里所迎接的第一个夜晚,绝非是个值得夸耀的夜,孤独一人的在黑白世界中感受寂寞,对无法预测的未来感到不安。

轻轻地,试着让额头碰触玻璃窗。

额头轻触。

要是哥哥现在有在的话,他会怎么说呢?

『心爱有我跟着,别担心,你就尽情地放手一搏!』

大概是这种感觉?

叫她尽情地放手一搏……要是办得到也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因为自己和哥哥姊姊不同,非常软弱。而且也没有自信。

要是和莉普一起加油的话,应该就能拥有自信了?虽然自己让她丢了不必要丢的脸。

因为巨岩纹风不动的关系,害她被坏心眼的二美和凹凸拍挡嘲笑了,这都是因为《卡农》不肯协助莉普的关系,才会连一名使姬也没有出现,而这恐怕一定是因为自己和《卡农》无法心灵相通的缘故。

虽然莉普和她说要「一起」加油,不过这件事不靠她自己努力,是无法解决任何事情的。

心爱将右手交叠在左手腕的腕环上。

自己不努力是不行的。

「《卡农》,出来吧。」

她试着招唤看看。

接着于满溢的群星光芒之中,那头金黄色长发大大地披散开来的《卡农》无声无息地现出身影。

「《卡农》,晚安。」

心爱朝漂浮在空中《卡农》搭话,脸上也不忘带着笑容,虽然她们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是朋友了,不过今晚就来将彼此的存在重新铭记于心,她满怀着这种念头。

《卡农》用着凛厉的视线看向心爱,虽然那是一道就算自己笨拙到惹她生气,她也会确实接受自己的眼神,但……

「《卡农》,今后请多多指教。」

『…………』

「有什么想要问我的事情吗?」

『…………』

「像是喜欢的颜色、兴趣等等。什么都可以问唷。」

『…………』

「那个、这个,我、我喜欢的颜色呢,是天空蓝喔,那种晴空万里的天空色彩,很美对吧?我、我从小的时候,就一直渴望能在天空翱翔……」

忽然间,《卡农》失去了身影。

「奇怪?《卡农》?」

心爱反射性将右手压在腕环上,

「《卡农》,拜托你回答我。」

再次进行招唤。

还不足一个喘气时间,让金黄色长发再度披散开来的《卡农》就出现了。

只要招唤,就会确实出现。

「《卡农》,怎么了吗?」

为什么要擅自返回呢?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你讨厌心爱吗?

就在这时候,心爱突然察觉到《卡农》的眼神和先前不同。

沾染上悲伤的色彩。

在女神彷佛想向她诉说些什么的视线下,心爱顿时觉得好想哭。

「《卡农》,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情吗?不论什么事都可以,说吧。」

『…………』

「《卡农》,求求你。」

『…………』

然而《卡农》却是一句话也不回。

要是没有神衣人,就没办法听见女神的『声音』,虽然姊姊在以前曾经教过她这一点。

可是《卡农》现在就在眼前,确确实实存在,漂浮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么至少动动身子、摆摆手来向她传达一些讯息……

这时心爱突然想到一件事,她迅速于胸前竖起食指说:

「《卡农》,我现在开始要向你问问题,你要回答我『是』或着『不是』喔,只需要摇头或是点头就好,那么就……」

就像是在表达『我不想听』、又也许是『我不想回答』、抑或是『我讨厌你』等等意思,《卡农》又再次毫无预警消失无踪,就像是逃进星光中一样。

「…………」

心爱强忍眼泪。

《卡农》为什么不肯回答我呢?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究竟想要心爱怎么做呢?

她不知道。

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谁来教教我。

………………哥哥。

真心横躺在沙发上眺望天花板。

睡不着。

因为今天整天接二连三发生太多意想不到的事了。

不过在县大会上击倒柳泽,以一年级之姿勇夺冠军这事,想当然是在意料之内,毕竟他有充足的把握。

而去替心爱和莉普送行这事也还在计划范围内,明明早就下定决心要忍住泪水、燃烧兄魂,用笑容欢送最心爱的妹妹踏上旅程。

不过受到被器量狭小的柳泽纠缠上的影响,让计划产生了些许差异,紧接着又在机场发生莉普向他述说真实之爱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意外事件,而他在彻底苦恼过后,结果就是戴上莉普的假面、长袍以及手套,以心爱的神衣人身分来到泉命女子学园了。

真是太无谋了,就连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不过他可是经常保持「只要是为了心爱,不论什么事他都会去做,」这种觉悟的。

由于心爱是个怯弱、难以和他人竞争,个性也太过温柔的孩子,所以他这个哥哥不好好守护她是不行的。

睡不着。

反正也睡不着,那就干脆……带着这种念头,真心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为了以防万一。他戴上假面、披上长袍,同时也戴起手套。

蕾迪就像是完全地沉浸于梦中世界,从刚刚开始就可以听到她规律的呼声。

用着已经习惯昏暗环境的双眼确认脚边事物,真心悄悄地朝房间门口走去,在抵达房门后,缓缓转动门把。

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再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最后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感觉像在做什么坏事般,心情始终无法平静。

他穿过一直点着夜灯的走廊朝心爱的房间走去,宿舍内呈现一片完全静谧。

敲门……要是心爱已经睡着了就不太好,而且又会惊扰其他房间的人,所以他决定要偷偷潜入心爱房间。

只要看一看心爱的可爱睡脸,就立刻回去。

推开门扉,真心窥探起房间内部。

在昏暗空间里,可以看见漂浮于空中的《卡农》身影。

这么看来,心爱也还没有睡的样子。

正当真心想出声叫唤她时……

呜咽的啜泣声响传人耳中。

这让真心准备推开门扉的手停了下来。

坐在位于房间内侧的床铺上,心爱她娇小的背影,在从窗外照进的光芒映照下清晰浮现。

妹妹在女神的面前哭泣?

犹豫自己该不该出声,真心就夹在半敞的门缝间,维持单脚踏入房内的姿势倾听妹妹呢喃。

「《卡农》,为什么不回答我呢?你是讨厌我吗?」

『…………』

没有回答妹妹的提问,《卡农》就这样溶解于光芒之中消散。

呜咽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心爱发出微弱的悲泣声。

由于妹妹的责任感比其他人还强上一倍,所以她一定很在意真心没办法推动巨岩的事情。

虽然他们约定好要一起努力,不过她果然还是认为自己的责任重大。

真心咬紧牙关。

都怪自己和莉普交换身分。

都怪自己没有受过神衣人训练。

都怪莉普跑去追求什么真实之爱。

都怪那名为须磨二美的副社长在恶整人。

明明心爱一点也没有错。

果然还是把她带回家,

不对,这样的话,妹妹的梦想又该怎么办?

两股相异的心情于内心纠结碰撞。

真心只能紧紧咬牙忍耐。

「《卡农》,拜托你出来吧。」

回应心爱的呼唤。《卡农》再一次披散起那宛如光粒子所凝聚而成的金黄色长发。现出凛然的英姿。

面对坐在床上的心爱,女神无言俯视她。

「《卡农》,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真的不知道了,不论用什么方法都可以,请把你的心情传达给我……」

然后,《卡农》再次消失无踪。

「《卡农》……」

呜咽的心爱静静地不断啜泣。

「心爱小姐?」

真心不经意发出叫声。

心爱的身体颤抖不已,怯生生地转过头。

「啊,是莉普小姐……吓了我一跳。」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稍微来看看情况……」

「请、请进。」

心爱连忙用手背擦拭眼角泪光,同时从床铺上站起。

「这么晚了,真是不好意思,那么。就容我稍微打扰一下。」

真心在让身体滑进房间,无声无息地把门关上。

「啊,虽、虽然没有开电灯,但是只要拉开窗帘就不会太暗了,那个,请、请坐下来吧。」

心爱邀请他坐在沙发上。

「床旁边有灯的开关唷。」

从真心那得知这个小情报后,心爱马上就慌慌张张地在床上的枕头旁摸索,不一会就将台灯点亮。

「没想到这种地方居然会有个开关,我完全没有发现,真是谢谢你了。」

不自然的电器光源在心爱的微笑上映照出阴影,或许是因为这缘故,才会让她的笑容和以往相较之下,看起来似乎减少了约五成左右的光泽。

真心浅浅地坐在沙发上。

心爱也在他身旁端坐。

数秒之间,沉默的时间窜流而过。

来说点话吧。

你刚刚有招唤出女神吧?

今天整天辛苦你了。

从明天起,就让我们一起来加油吧,

心爱小姐肯定没问题的。

不是说好要一起努力吗?我们是搭挡对吧?

还是要一股作气的采取亲密度提升作战……

假使心爱小姐哭泣,我也会陪你一起流泪;假使心爱小姐欢笑,我也会陪你一起敞开笑容。

要试着说看看这种帅气的话吗?

「莉普小姐。那个,你是在担心我吗?」

不过在他开口之前,心爱就先含糊地提出询问。

「啊,那个,也可以说是担心。毕竟我是心爱小姐的神衣人,要是你在第一天紧张得睡不着觉的话,至少还能够和你聊聊天。」

「对不起,总觉得自己好像老是在给莉普小姐添麻烦……」

心爱沮丧地低下头。

「在、在说什么呀。心爱小姐完全不需要把这事放在心上,假如是心爱小姐给我添麻烦,我可是大大欢迎唷。」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我和心爱小姐不是搭挡吗?所以不要说这种话,请尽情把麻烦丢到我身上来!」

心爱俯视着交握于膝盖上的双手.轻轻发出叹息,随后在一次呼吸后。她缓缓开口:

「我、我从小时候起,就很不擅长运动之类的事。没办法像哥哥那样子……读书虽然有中上左右的程度,果然也没办法变得和姊姊一样……总是一直让家人感到困扰。」

「才没有这种事,我认为大家一定都很珍惜心爱小姐的,因为你是这么可爱啊。」

为了要拥抱心爱的肩膀,真心抬起了右手臂,不过在半空中停留了两、三秒后。却又再度放回到大腿上。

现在的自己是名为莉普的神衣人,不是冰汐真心。

现在这种时候,神衣人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对于陷入烦恼的神触人,能替她做什么呢?他不想用自己没受过神衣人训练这事来当成藉口。

心爱侧眼看着一脸凝重地陷入沉思的莉普,偷偷地叹了口气。

像这样老是在说丧气话的神触人,她一定觉得很生气吧?还是觉得错愕呢?

自己真的很懦弱.

总是在逃避、总是在躲藏、总是想让自己置身于安全的地方、总是带着负面思考、总是一直在给周遭的人添麻烦……

就连现在这个瞬间也给莉普添麻烦了。说了无聊的话,让她开始烦恼。

自己说不定做了件太过自大的事情……

虽然很偶然通过神触人的资格考试,却不一定能和姊姊一样,成为一名一流的神触人,想要成为顶尖神触人的梦想。终究不过只是个梦想也说不定。

听说在成为神触人之后,也还是有很多人遭到退学处分。

退学处分。虽然不想,自己大概也会成为其中一员。

姊姊之所以会动用宿舍长特权让心爱享有特待生待遇,一定是对她有所期待的表现,认为她既然是冰汐家的女儿,就一定没有问题,相信她一定能在近期内发挥出实力。

因为姊姊不论是运动还是读书,都一直是遥遥领先他人的顶尖人物,所以肯定是相信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可是姊姊和自己在素质上明明就有天坏之别……连容貌,也有在赏花会上荣获奖章的蔷薇和路边杂草之间的差距……

心爱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进到闻名全国的泉命女子学园是件多么乱来的事情。她到现在才总算是涌出了现实感,「顶尖」这种事就连当成梦想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该怎么办?

就在她打从心底颤抖起来时……

「嗯~~果然,不论是什么事情。习惯都是最重要的。」

莉普总算开口了。

「是在说习惯吗?」

「没错,就是习惯。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不断反覆地去做,让身体记忆起来。』」

「也就是说,要练习吗?」

「没错,就是这样。不论什么事情,只要练习就能变得拿手喔,想具备一定以上的实力,更是必须要不断地反覆艰辛训练。」

「练习吗?……」

就在这时,莉普将那绘有龙的假面靠了过来。

「心爱小姐,要不要和我一起练习,到我们可以接受为止呢?」

「……接受为止……的练习。」

「我们还没有尽全力去做我们所能做的事,不是吗?」

莉普让假面更加靠近。

「是、是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立刻来做看看吧!心爱小姐,请招唤《卡农》出来。」

迅速从沙发上站起的莉普,张开了双手。

「咦?现在,马上就来吗?」

「现在马上。」

「那个,是的,我知道了。」

心爱立即就将右手叠放在左手腕的腕环上。

「《卡农》,出来吧。」

回应呼唤,拥有金黄色秀发的女神出现了。

「嘿,《卡农》。」

莉普轻松举起右手,随后《卡农》就用着充满威吓的眼神望向她,并且缓缓朝她拥抱而去。

在《卡农》进入莉普身体后,心爱也站起身,暂时看了看情况。

毫无半名使姬出现在莉普身后,现在和第一次凭依的时候相比,究竟有哪里不一样呢?

「嗯,她说了『好冷』、『出不了力』以及『好想睡』之类的话,难不成《卡农》很疲惫吗?……」

莉普向她转述《卡农》的言语。

虽然她对身为神触人的心爱一句话也不肯讲。不过对于身为神衣人的莉普,尽管只有只字片语,确实有传达出意思。

在知道她不是讨厌和人沟通之后,心爱稍微开心了一点.

「那个,能知道《卡农》为什么会觉得冷吗?」

面对心爱的问题,莉普陷入了沉默。接着在数秒之后……

「嗯~~她就只肯和我说『好冷』而已。」

出现了这样的回答。

心爱垂下肩膀。要是不知道原因,就算想处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鬼灯岛上一点也不会冷,所以这或许是因为《卡农》穿的衣服太薄,体温被穿在身上的铠甲夺走之类的,也或许她是名极度畏寒的女神。

觉得冷和《卡农》使不出力量这两件事,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她弄不清楚。

「算了,那就让我们一点一点去确认吧!」

莉普轻快的语调让她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心爱仰望着身材高大的莉普,像这样面对面的站着,让她看起来比哥哥还要高大许多。

「我没什么……」

自信。心爱虽然想这么说,莉普却不让她把话说完。

「打从一开始就能做得很好的人,可是十分稀少的喔。所以我认为。要一点一滴去做的精神是很重要的。」

「一点一滴去做,是吗?」

「要一点一滴、确实地,并且要一起去做!」

「^一起去做。」

「也就是要你不要再一个人烦恼了!」

这些值得信赖的话语,使得她的心情再度轻松一些。

「我的专属神衣人能是莉普小姐,真是太好了。」

她此时打从心底如此认为。

莉普就像是放松掉全身力道般深深吐气。

随后一道淡淡光芒就从她的体内渗出,溶化在台灯的光芒里。《卡农》从莉普体内出来了。

在稍微动了动肩膀和脖子后,莉普朝心爱走来,轻轻将手拍在她的肩膀上说:

「心爱小姐有我跟着,所以完全不需要担心。就请尽全力地放手一搏吧!」

在听到她这么说后,心爱总觉得有点好笑。

因为这就和她刚刚假设要是哥哥在场,就会向现在的她所说出的台词一模一样.

『心爱有我跟着,别担心。你就尽情地放手一搏吧!』

她感觉就像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发自内心高兴起来,虽然莉普的声音多多少少高了一点,但是……

「莉普小姐,你真的很像哥哥,啊,不好意思,虽然这不是能和女孩子说的话,不过,因为你很像哥哥的关系,让我感觉很安心,请一定要一直陪着我喔。」

在这之后,两人又聊了大约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