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兄力全开!!

第一卷 第六章 兄力全开!!

呀啊啊啊啊啊!

惨叫!?

真心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怎么了!?

让睡昏头的脑袋急速运转。他环顾起四周。

房间中央挂着一条绳索,上头还挂着洁白被单。这里是……对了,这里不是自己房间。

接着一道砰砰啪啪的声音使他转头望去。

从厕所传来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连忙跑到厕所门旁,做好心理准备后转动门把,门没有上锁。

「!」开门一看,他顿时停止呼吸。

只见一名下半身一丝不挂的陌生女孩,一屁股陷在西式马桶中。

而她并在一起的膝盖上还绑着一条白布。不对,那不是白布,是内裤。

一头黑发及肩,尽管倔强却充满泪光的美丽眼眸和细致的下颚线条,这位莫名可爱的女孩子是谁?

这名女孩子这时则是用右手遮脸、左手遮住两腿之间……

「把、把门给我关上!」

发出宛如痉挛般的叫声。

在反射性把门关上后,真心就立刻远离厕所。

紧接着朝理当正躺着蕾迪的床铺望去。人不在,假面也依旧摆放在枕头旁的柜子上。

这么说的话……

刚刚的声音和蕾迪非常相似。

而住在这房间里的人,就只有蕾迪和真心两人。

摆在柜子上的时钟,指针显示现在才快要六点;窗帘隙缝间透进来的阳光,告诉他现在已经是清晨。

早上,一如往常地起床、一如往常地受到尿意催促、一如往常地朝厕所走去、一如往常地关上门、一如往常地脱下内裤、一如往常地想要坐下去……然后因为突发事件而发出惨叫。

流程肯定是这样。

而将马桶座掀起来的犯人……就是真心。

他记得自己昨晚在小便过后没有把马桶座放下,因为他在家里不会这么做。

想到了。

由于蕾迪至今为止都独自住在这房间里,厕所的马桶座当然也一直都是放下的,除非打扫,要不然则没有掀起来的必要,而且也不会有上厕所锁门的习惯。

真心回想起初次见到的蕾迪脸孔,说老实话,很可爱,下半身也……他甩甩头,把那影像从脑海中赶走。

哗啦啦啦啦啦的冲水声传进耳中。

喀啦……接着厕所门稍微被推开了一点。

从那隙缝中……

「给我把头转过去。」

传来这道压抑怒火的命令。

不敢违背的真心转向右侧。

背后则是传来了蕾迪从厕所出来的气息。

砰,门被一声甩上,真心不自觉地缩起头。

「那个……」

抱歉。正当他想这么说的时候……

「你这个变态,」

蕾迪大骂。

「喂,喂~~叫我变态?给我等一下。」

真心不加思索转过头对上蕾迪的视线。

「笨蛋,不准看这边!」

她尽管用着双手遮脸,却也笔直凝视真心。

「就叫你不要看了!」

从指缝之间,传来蕾迪瞪过来的视线。

印着猫咪图案的连身睡衣,很可爱;胀红的脸蛋,很可爱;泪眼汪汪的眼眸,也很可爱。

明明这么可爱,戴上假面实在太浪费了。

蕾迪就像是死心似地把双手放下,将真面目暴露在真心眼前,竖起眉毛用强硬眼神狠狠地看向他。

「你、你这个人——」

「明明这么可爱,真是浪费……」

真心无意间说出这句话。

「说我……可、可爱……」

蕾迪圆润的脸蛋立刻羞红起来,她这表情也相当可爱。

不过她随即就恢复镇定,用愤怒的双眼从下方瞪着真心。

「比、比比、比起那种事情,你为什么要把门打开!」

「问我为什么……」

因为听到惨叫,然后转动门把时又没有上锁……

「变态!」

「喂,我是……」

「变态变态变态!」

「等一下,冷静一点。还不都是你没锁门……」

「这是在怪我罗?」

「我没说到这种地步吧。」

「没上锁是因为我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锁过……可是,至少也该敲个门吧!」

「因为听到惨叫,惊讶之下我就……」

「…………」

蕾迪悔恨地咬起下唇,看来是认为自己也有不对之处吧,她没有反驳。

真心和蕾迪之间到底是谁不对?就算想当场决定这种事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双方都只是依照往常的行动动作,结果却演变成这种下场。

不过这时候该道歉的。应该是本来就不该出现在泉命女子学园里的自己才对。

抱持着这种想法的真心,深深低下头。

「抱歉。」

「就算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

蕾迪直接丢下这句气话。

虽然他多少有些期待对方会在道歉后有「真是没办法,毕竟我也有错。」这种回答来解决这一件事情……不过看来是他太天真了。

尽管如此,也感觉道蕾迪的声音稍微没这么生气了。

因为是顶级神衣人,所以很擅长平息心中的动荡也说不定。

正当真心这么想时……

「已经到极限了……」

蕾迪宛如凋零的花朵般低下头。

「极限是……」

「没错,到极限了。虽然因为这是红爱小姐的请求我才容忍下来,可是和男人一起生活这种事……究竟怎么办才好,我完全不知道……而且虽然是红爱小姐的弟弟,却是个不只入侵SPA,还会闯进厕所里的变态……」

「喂、喂、喂。你对我有很严重的误解喔。」

进到SPA那件事的确完全是自己不对,就算被骂变态也无可厚非,但是厕所这件是不可抗力呀。

蕾迪瞬间——眯起了眼。

毫无疑问,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年度票选变态」一样,明明才认识不到半天。

「才没有误解喔,我只是根据客观的事实做出判断而已。」

「客观什么的去吃大便啦。」

「别说这种没水准的话!」

「我承认我很没水准,但是我真的不是变态。」

「变态的标签不是光靠嘴巴就能撕掉的。你在行动上也毫无半点表现可言。」

「……无法反驳。不过,可以稍微听我说几句话吗?」

蕾迪那宛如针扎般的视线真的很痛。然而真心还是不等她的许可就继续把话说下去。

「我们可以不要这么顾忌对方吗?」

「?」

「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就直接说出来,能改进的地方我会改进,难以改进的地方,这个,我会努力改进给你看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总之,今后请多指教,」

真心向蕾迪伸出右手。

业余拳赛在比赛结束时,只需要向对方选手和对方教练轻轻鞠躬就可以下拳击台了,然而要是对方是名优秀选手,能够堂堂正正贯彻比赛的家伙时,真心总是会向对方要求握手。

还要再打一场喔、很尽兴喔、谢谢你、这让我学到不少、真是令人雀跃的时间。而除此之外,还包含着许许多多的意思。

「等一下,什、什么?」

蕾迪却稍稍退开了身子,毕竟是被她认定为变态的男人所伸出的右手,会有所警戒也是理所当然,说不定她是怕感染到什么变态细菌。

不论她是怎么想的都无所谓,真心绝对不会把手放下。

「只要是为了妹妹,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去做,因此我要拜托身为前辈神衣人的你,不论是多么严厉的训练都会做给你看,可以请你严格地锻链我吗?为了这点,要是我们相互间有嫌隙的话,不是很难做事吗?」

「等、等等,你也太硬来了……」

「拜托你!」

「……太一厢情愿了。」

「要是你无法平息怒火的话,直到你气消为止,就算把我当成变态也没关系,每天向我大骂也无所谓。所以恳请你多多指教,」

真心的右手高举不放,只有头用力低下。

数秒后,从他头上传来的话语……

「这不是很笨吗?」

则是这一句话。

尽管如此,右手却确实传来了蕾迪手掌的触感。

真心抬起头。

蕾迪混杂着些许苦涩的微笑闯入眼帘。

「真的是个笨蛋啊。」

她紧紧握起真心的手。

笔直对上一脸无奈的蕾迪所望来的视线,真心说出他最真实的感受。

「谢谢你。」

这一句话让蕾迪脸上染上淡淡嫣红。

「毕、毕竟是红爱小姐的托付,我是追不得已才答应的,你可别忘记这点唷?虽、虽然和你握手了,不代表我已经认同弟弟你了。」

「我不叫弟弟,我有真心这个名字的。」

甩开真心的手,蕾迪在假咳般清了清喉咙……

「就像你有冰汐真心这个本名一样。我也是有百道希这个名字,虽然严禁你在宿舍内这么叫我,不过这种时候你就给我好好记着。」

很轻松地把名字说给他听。

总觉得自己在无意间.一口气缩短了和蕾迪……希之间的距离,明明就只是互相知道对方的名字罢了。

真心于腹部灌注力道。

从今天起,就要以神衣人的身分展开新生活了。

和她一起。

于昨天用晚餐的餐厅里。心爱用筷子夹起早餐的白饭。

由于座位自由,所以姊姊就坐在身旁,虽然自己还没有交到半个朋友……而总数四十名的神触人,一起老实用早餐的景致,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因为冰汐家的早晨总是充满活力,才会让她有这种感觉也说不定……

从今天起就要正式开始过第一天了,一点一滴加油吧,一定能在近期内让《卡农》变得愿意回应我,也一定能交到很多朋友的。

面对白饭配上味增汤、烤鱼、海苔和酱菜的家常套餐,她打从清晨起就干劲十足。加油加油!

在充满干劲的心爱身旁,姊姊则是用着端正姿势挪动手腕和筷子细嚼慢咽,正当心爱着迷于这个可以感受到美感的用餐动作,姊姊突然放下筷子。

她用侧眼向心爱微微一笑后,就沉着地从座位上站起身。

「各位,请边用餐边听我说。」

虽然姊姊这样说,不过几乎全部人都停止用餐,将筷子合起放下,心爱也跟着将筷子放在筷子架上,连忙将口中食物吞下。

姊姊环顾着住宿生们开口:

「今天要和白虎寮进行对抗战,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

对抗战!?她第一次听说。

既然是在泉命女子学园里举办的对抗战,那就一定是使用女神的战斗,像是要将接下来的话牢牢记在脑海般,心爱绷起神经。

住宿生也纷纷用着认真的眼神望向姊姊。对她们而言,这大概是非常重要的战斗。

「昨晚我和对方的宿舍长商量后的结论,对战方式就决定采用五对五的团体战。」

姊姊这句话让餐厅的空气顿时骚动起来。数名住宿生的视线。就像是在牵制四周般开始游走。

「接下来,我要发表选手了。」

锵——宛如数根钢丝依序紧绷起来的紧张感,从全体住宿生身上逐渐渗透开来。

餐厅里气息瞬间变得凝重。

心爱觉得有些恐怖,就在椅子上稍微挪动一下屁股朝姊姊身上靠去,不过没多久就因为觉得自己这种软弱行为太丢脸了,再次坐回原来的位置。

还真像是个笨蛋。

在自怨自哀的心爱身旁。姊姊用着了亮声音喊出出场选手的名字。

「先锋是须磨同学。能否获得首胜,事关接下来的气势,就请你在一开始打断白虎寮的气势。」

「就交给我吧。」

坐在远方座位上的二美迅速举起右手答覆,而坐在她左右两旁的凹凸学姊,则是「加油吧!」「小事一桩呢。」向她搭话。

「次锋是相羽同学、中坚是卷贝同学、副将为岬同学。你们三人虽然分数还很充足,不过不能就此松懈下来,目标可是全胜唷。」

心爱虽然完全搞不清楚谁是谁……恐怕都是在青龙寮里拥有顶级实力的人。

「大将就由我来担任,有什么疑问吗?」

在爽快说完这最后一句后,姊姊就用视线环视全体住宿生。

谁也没有开口。

「那么,选手们记得在十点之前到第七舞踏场集合。」

就在姊姊坐下之后,餐厅顿时变得吵杂起来,大家全都向身旁的人展露笑容。之前大概是因为要发表选手,才会紧张得变得沉默起来,用餐的时候。果然还是得快快乐乐的。

心爱感觉十分开心。尽管是神触人。大家还是人类、也都是女孩子。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所以应该也和自己没什么差别。

心爱也迅速地向姊姊微笑以对。

真心隔着洁白被单和希对话。

她则是边换衣服,边和他说明今天的预定行程。

今天不用上课,要进行宿舍对抗战。在泉命女子学园这里,由于周日没有活动,所以各宿舍就依照自己的课程进行学习。

真心透过被单和地面的隙缝凝视纤细双足的动作,并且对希的话语不断点头附和。

这时她从细致脚踝上迅速滑落下来的,是他不久前曾经亲眼目睹的白色内裤,在从右脚和左脚上脱去后,内裤就从被单对面消失,接着由于她再一次地将左、右脚接连抬起、放下,真心藉此得知她换上了新的内裤。

从窗外照进的朝阳,将希的身影清楚投影在被单上头……让她现在所采取的一举一动,真心全都了若指掌。

完全不知此事的希则是继续说:

「今天的对抗战就请你要好好看清楚,毕竟不论青龙寮还是白虎寮都是精锐尽出,不管神触人还是神衣人都是一流水准喔。」

「希也会出场吧?也就是说,你是在自夸自己是一流水准罗?」

从她因为厕所一事而告诉真心名字,到现在双方能轻松的用「希」、「真心」来互称为止,还不到数分钟时间.而在他们聊天的过程中,也得知彼此年纪相同。

然而希有慎重嘱咐过他,就只有在房间内才准用本名互称。

「这可是事实,我不是平白成为红爱小姐的专属神衣人。」

「真厉害。」

「真心,你和心爱小姐也总有一天会被人称为一流的,红爱小姐的弟妹不是最强的组合吗?」

「会怎样呢?虽然《卡农》因为家人的关系,是肯凭依在我身上啦……不过适合率什么的,果然还是有差吧?」

尽管他在心爱面前充满干劲说出「要一点一滴、确实地去做!」这种话,不过一旦面对到严苛现实,也还是会有点胆怯。

然而,希的声音却也帮他把这股胆怯踢飞了。

「会在意什么适合率,就表示你还在三流以下。这个嘛,虽然适合率是越高越好,也不代表适合率低就完全不行,单纯只是会输在起跑线上罢了。」

「适合率能够提升吗?」

「当然,要是适合率固定的话,打从开始就谁也不会努力了。要想成为一流,就只能花费功夫不断磨练自己。」

「这点和拳击很像。」

「是吗?我虽然对拳击一无所知……不过不管什么事情,在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比他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考虑更多的事、花费更多的功夫,然后不断去尝试,体会到失败,然后再从失败中学习……」

「像这样不断反覆的训练。把这些经验纳为己用,对吧?」

「正是如此。以变态来说,你还挺聪明的。」

「就说我不是变态了。」

「哎呀,你不是说就算把你当成变态也没关系,每天向你大骂也无所谓吗?」

「是~~是~~我是这么说的。」

「你能乖乖就好。」

希在被单另一头嘻嘻笑出声音。

真心也不经意发出笑声。

确实如此,毕竟真心正在欣赏着她白皙脚踝,就算被当成变态也无可厚非。

然而希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缓和下来呢?虽然两人已经握手,还互相告知对方姓名,但是真心所犯下的入侵SPA和擅闯厕所的事情.应该确实在她的记忆里留下深刻印象。

肯定是因为她不会去怀疑他人,凡事都先给予信任的个性;因为她有着比起缺点、更容易去发现他人优点的率直心灵。

一想到这,他对希的好感就逐渐高涨。

「宿舍对抗战。是采用哪种方式进行的啊?」

「基本上是让受女神凭依的神衣人彼此进行格斗战。」

「喔,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吧?」

「肯定不行。」

「不、不对吧,我也是在拳击上小有研……」

「你不是推不动那颗巨岩吗?」

「嗯」

「这是要用那股力量对战的喔.要是不懂抵挡的方法,可是会受重伤的,如果连御技也无法使用的话,更是完全不用提了。」

「御技?」

「是女神的持有战技唷。《克莉莫尔》有《克莉莫尔》的战技,而你们的《卡农》也有着《卡农》专属战技。」

「……是御技啊。」

「学习并且熟练御技也是神衣人的重要职责。」

「《克莉莫尔》的御技是怎么样的呢?」

「呵呵,对抗战的时候就表现给你看。」

「……好像挺有趣的。」

换好衣服的希……蕾迪从被单另一头探出假面,似乎在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光觉得有趣是不行的,泉女会根据所获得的分数来决定个人和宿舍的成绩,所以大家都很拼命。」

「毕竟是学校,这也理所当然呀。」

「在战斗中取胜可以获得三分加值,而输的话则是会有两分减值,事关重大喔。」

「嗯~~虽然我不太清楚细节部分,重点只要不输就好了吧?」

「没错,毕竟只要减值超过十分就必须退学,大家说什么也都不能输。」

「只要输五次就得退学啊?这稍微有点严格吧。」

「输掉的部分只要在其他地方补回来就好,这些话我就只在这里说喔,由于大家也都会帮助成绩低的人累积分数,所以很少有人会被退学.」

「除了对抗战外,要怎样累积分数呀?」

「……近期内你就会知道了。」

只有在这个瞬间,从刚刚开始都一直很开朗的蕾迪,声音稍微变低了一些。

「?」

「走吧。」

由于蕾迪迅速离开房间的关系,他没办法再多问问题。

第七舞踏场位于青龙寮徒步约十五分钟左右的位置。

造型就如同研磨钵般,是用观众席环绕中央的圆形广场,令人联想起希腊的竞技场,不过广场的面积大约就只有两个篮球场这么大。

舞踏即武斗。在这武斗场上,至今流下了多少血泪与汗水交织的故事……藉由蕾迪的口述说明给真心知道。

真心就和蕾迪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列,俯瞰前排坐在一起的神触人们,以及聚集在广场上的红爱等五人选手。

「会流血吗?」

「这可是战斗喔。」

「不都是女孩子吗?」

「我们可是神衣人唷。」

真心对蕾迪这番说词耸了耸肩,不过听到她用上「我们」这种说词,让他稍微有些高兴。

只是他不太想看到女孩子相互厮杀、流血的画面,虽然说在拳击赛中,流流鼻血算是家常便饭,但……

尽管心底这样想,真心依旧朝比赛会场看去。

担当先锋的二美悠闲地走到广场中央,而在她身旁有位娇小的神衣人。

「须磨小姐的女神《梅许(mesh》》持有的御技十分特殊,你就仔细看清楚,她的神衣人雀儿的动作也相当俐落。」

听蕾迪这么说,真心就稍梢向前采出了身子。

混在其他神触人中的心爱也一样是向前采出身子。因为她被前面人的脑袋挡住,必须得歪过身子来看的模样也很可爱。

二美和雀儿在和白虎寮的选手们握手致意后.就退到了舞踏场角落。

「《梅许》舞动吧!」

卜回应二美呼唤的是一名还残留些许稚气的女神,外表看起来比《卡农》和《克莉莫尔》还要年幼些。

以人类来讲大约是国中生……搞不好还会是国小生,一头深紫色秀发彷佛蕴含大量空气般蓬松,身上没有铠甲,而是用令人联想到天女姿态的薄布将身体层层裹起,虽然很可爱,总觉得是有些孱弱的女神。

雀儿敞开双手将《梅许》迎人体内,四名使姬就立即浮现在她身后。

而白虎寮的神衣人似乎也准备好了,对方同样带着四名使姬。

势均力敌吗?

「那些飘在后头的家伙是叫做使姬吧?战斗的时候能有什么帮助吗?」

真心悄悄向蕾迪询问。

「那些孩子的数量越多,女神的力量也就会越强.虽然不会协助战斗,只要实际相处过就会发现,她们都是一些好孩子。」

「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我们和对方势均力敌。」

「女神战并非是靠使姬的数量决定,而是凭藉神衣人和神触人的适合率、精神力、身体状况、情况的判断力、和战斗经验等等,虽然一言难尽,不过想要获胜,必须要具备各式各样的条件才行。这样你懂了吗?」

「也对,在拳击赛里不是力量大的人就会赢。」

「结果会如何,还是要取决于神衣人和神触人。」

在点头回应后,真心就将心思集中在比赛上。

站在广场旁的套装女性是学校的老师吧?就在她将右手高举、落下的瞬间,双方神衣人一同踏步飞奔。

骗、骗人的吧!?

真心瞪大双眼看着两名神衣人用宛如录影带快转,一般人完全无法想像的速度在广场上来回奔驰。

完全看不清眼前的情况究竟是如何发展,只知道两人交错、分离、然后再度交错,广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姬们则也毫无落后,紧紧跟着两人。

比赛才开场不到三十秒,白虎寮的神触人就被击落在地、尽管她立即就挺身站起,却也掩饰不了双脚颤抖。

要是业余拳赛的话,这时候就会因为RSC判定而落败,不过女神战似乎没有这种规则。

「《梅许》使用御技!」

二美发出叫喊。

而雀儿面具上的眼睛部位,也几乎同时溢出光芒。

什么!?

几乎就在真心屏住呼吸的同时,雀儿身上伸出了数条不停扭曲的恶心触手,朝向对方神衣人袭击而去。

这些触手所捆绑住的,并非是对方的神衣人……

「那就是《梅许》的御技,只要被抓到就算是出局了。这场比赛,是须磨小姐她们获得胜利。」

真心完全没办法回应蕾迪。只是在凝视战斗的地方。

被触手捕捉到的是凭依在对方神衣人身上的女神。女神在被拖出神衣人的身体后,就被紧紧捆住全身,最后伴随着痛苦神情云消雾散,而她的使姬们也像是被风吹散般,几乎同一时间消失无踪。

接着就从青龙寮的观众席中爆发出热烈地欢声和掌声。

而在二美的右手侧,雀儿高举双手回应观众暍采。

这就是女神战呀……

真心紧握起颤抖的拳头。

回到观众席的二美向伙伴们展露笑容。那对跟班搭挡则是立刻来到她的左右伺候着。

「接下来是相羽同学,她的女神也……」

就像是要盖过蕾迪的说明般,二美突然大声说:

「接下来的选手,我想要指名冰汐心爱同学,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什……」

真心稍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过立即就被蕾迪拉住手腕,阻止真心站起。

「你不能出面。」

对她的提醒,真心只能紧紧咬牙。

二美则是继续把话说下去。

「她可是住宿第一天就住进特待生楼层的人物唷,大家难道不想知道她的实力吗?」

住宿生们面面相觑,当中也有人在窥看红爱的表情。

心爱则是……虽然从真心这边只看得到她的后脑勺,所以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样的表情,可是她一定很害怕,要是放着不管一定会哭出来。

而红爱就只是静静地望着二美,看不出她有什么动作。

二美嚣张地环顾起住宿生们。

「要是有人没有实力却住进特待生楼层的话,各位是怎么想的呢?」

住宿生之间顿时骚动起来。

「虽然对相羽同学不太好意思,能让心爱同学代替你吗?」

二美向坐在最前排右侧的女孩子看去。回答则是……

「我无所谓唷。」

这一句话。

心爱低下头,双马尾忍不住颤抖起来。

「那、那个,这个,我、我我、我是……」

妹妹的声音在颤抖……

真心当下就想挺身站起,却又再一次被蕾迪拉回座位上。

「要是你出面的话,不就趁了那些人的意吗!」

听到这话,真心也只能激动地让牙齿打颤,朝二美狠狠瞪去。

而跟班拍挡则是假装亲昵地跑到心爱面前。不容拒绝地抓住她的手把人拉起,就这样直接把人拉到广场上头。

回身望向观众席的心爱,一副要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真心就像是要将手套捏碎般紧握起拳头。要是自己出面的话,心爱就必须得进行战斗,他实在不想让这件事……

二美开始打起拍子。

跟班搭挡也「心·爱!」「心·爱!」「心·爱!」的大声呼唤,同时拍起手来。

和心爱视线交会。

看到她的眼眶含泪。

谁忍得下去呀!

真心猛力从座位上起身。

「莉普,不行,」

无视蕾迪的声音。真心甩开她的手。

虽然也有发现红爱所传来「回去坐好。」的警告眼神,但是他不打算停下脚步。

「看吧。你的神衣人也很有干劲唷。」

二美不怀好意朝心爱笑了笑。

心爱,哥哥现在就过去了!

真心朝向广场飞奔。

「莉普小姐……」

心爱立刻就向他靠去。

这个时候。

「冰汐红爱同学最爱的妹妹,冰汐心爱同学登场!」

「好,大家请热烈掌声,」

跟班拍挡齐声发出叫喊。

住宿生们也一同热烈鼓掌。

白虎寮的神触人则是朝这里瞪大了眼,一脸「冰汐红爱的妹妹?骗人……应该很强吧?」的表情,然而要不了多久,她就像是做好觉悟般回瞪过来,真不亏是顶级层级,就连精神力也十分坚韧。

「心·爱!」「心·爱!」「心·爱!」「心·爱,」「心·爱!」「心·爱!」

跟班拍挡吵杂地不断发出叫嚣。

二美宛如夸耀胜利般泛起微笑。

住宿生们投来好奇和猜疑的目光。

红爱的神情稍稍凝重起来。

蕾迪则是站在最后列的位置上俯瞰这里。

也只能上了。

真心抓起心爱的手。

鼓励一脸胆怯的心爱,让她招唤《卡农》出来。

「《卡农》,让我们充满干劲地上场吧!」

真心朝着眼神一如往常般凶狠的《卡农》举起右手。

或许是已经熟识了,《卡农》这次没盯着他太久就凭依到真心身上。

力量的奔流于瞬间过后环绕全身,不过转头确认起身,果然还是没出现半位使姬。

从住宿生中传来了刺耳的喧哗声。

冰汐红爱的妹妹确实招唤出女神了,但是接受凭依的神衣人背后却连一名使姬也没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观众席中明显散发出这种气息。

心爱望来了不安的眼神。

「我没问题的。」

真心虽然有感受到自己的假音紧张得有些僵硬。还是朝心爱竖起大拇指。

只要把这当成是拳击比赛就好,受女神凭依的神衣人动作确实很快,不过并非是完全看不见,只要抓好时机,也是有可能反击的。大概吧。

『好冷。』

脑海中又传来了《卡农》的『声音』。

『喂,拿出干劲吧。』

『出不了力。』

『正式上场罗?给我竭尽全力啦。』

『好冷。』

完全构不成对话。看这情况,是没办法使用御技的。尽管如此,还是先试着询问看看。

『使得出御技吗?』

『出不了力。』

『这样呀。』

果然是没办法的样子。

这样的话,只好靠拳头来一决胜负了……

真心等待着比赛开始的敲钟。

站在广场一角的套装女性举起右手。

真心边用视野边缘捕捉着她的身影,边朝站在前方的神衣人投以锐利眼神,他在拳击台上一直都是如此,敌人的使姬有三名。

此时。他忽然注意到。

神衣人当然是女孩子吧?

要打女孩子吗?

套装女性就宛如要斩断空气般挥下右手。

神衣人威势十足冲到身旁,虽然这太过老实的直线攻击是反击的大好机会……他没有攻击。

真心边用左拳防御下颚,边用肩膀承受对方的右直拳。

碰——一声,在这连骨头都发出悲鸣的冲击下,他不加思索侧跳回避,藉由回转身体承受对手的攻势。

这是什么打击力啊!?要是打中脸部,别说是会失去意识,就连颈骨也会断成两半。

恐惧让身体瞬间僵硬,然而他立刻就大口吐气,连同这道怯弱也一同吐弃。

明明被能推动那颗巨岩的力道击中,自己却依旧能够行动,这表示自己的身体也有受到强化。

说不定可以。

真心将身体的感觉全部解放。

在拳击台上,要是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就只会被人狠狠教训一顿,最后不甘愿地吞下名为败北的苦涩经验。正是因为如此,才要将心灵和身体解放。

让心自由地飞翔、自在地操控。正确、确实、明确。

或许就像是顺着快节奏的旋律忘情起舞的舞蹈。

单单只是快速胡乱摆动舞姿,是无法掌握人心的,应该要将名为修炼的美威渲染进舞步之中,才能首度跳出能扣人心弦的舞蹈。

拳击也是一样。

只有执拗地不断反覆练习,才能在战斗中展现出美,不需要去考虑、不需要去意识,就能自然透露出一种美感。

真心并非是用视线,而是藉由意识捕捉到高速冲到身旁的对手神衣人动作,由于她毫无任何佯攻就笔直闯入眼前的关系,出乎意料容易闪避。

不论对方动作再怎样快速,只要知道攻击的时机就不会吃上直击,不过光是被擦过就痛得要命……

在不打女孩子的情况下,该怎样去取得胜利。这可是个问题。

真心边用手掌格挡对手神衣人的拳头、边善用跳步避开攻势、边用防御承受着打击,同时思考着。

尽管非常痛。依旧思考着

压制对方吗?还是用关节技?假装不小心拨掉她的假面?该怎么做呢?

就像是对丝毫不肯出手的真心感到厌烦般,对方神衣人立刻大大拉开和他的距离。而且就在此时……

「使用御技!」

对方神触人发出叫喊。

对方神衣人的身旁,顿时浮现出无数颗有如垒球大小的红色物体,而使姬们也忙碌地四处飞舞起来。

喂~~那是什么啊。

突然间,一颗球就宛如子弹般激射过来。

「哇!」

闪向一旁,紧接着一到鲜红色残影就从假面侧边穿过。

真心做出决意。

就只好从寝技连接到关节技去逼迫她说出「我投降。」的话,根据情况不同,再决定要不要朝她的那里和那部位搔痒!

他迅速采取行动。

竭尽全力朝对手神衣人奔驰,然而这个举动却让他沐浴在红球的炮火齐射之下。

靠毅力突破!!

这种无谋的毅力,也被轻而易举粉碎了。

从体内传来沉重的痛楚,在这宛如被铅球接二连三击中的冲击下,真心毫无招架之力。

这已经不是能用毅力和气势抵抗的程度了。

「莉普小姐!」

心爱的叫声传来,真心飞舞在空中。

看得见天空,这个舞踏场应该没办法在雨天使用,他脑海中闪过这无关紧要的想法。

背部随即传来强烈冲击暂时阻断呼吸,他在被红球击飞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到此为止!」

听见了某人的喊声,大概是那套装女性中止了比赛。

这种程度的事情就连真心也能理解,毕竟自己正难堪地倒在地上。

从白虎寮的观众席中传来欢呼。而青龙寮这边则是什么也听不见,脑海中隐约浮现二美那坏心的笑容,和跟班搭挡的冷笑脸孔。

惨败。

眺望着天空,真心紧咬下唇。

内心充满了悔恨。

自己明明在拳击上一次也没输过……而且这还不只是自己一人的败北。

「莉普小姐,你没事吧!?」

以天空为背景,心爱的脸庞闯入眼帘。

面对快哭出来,不对,是已经泪流满面的妹妹,真心拿出全身毅力回应:

「这种不过是小事一桩~~」

骗人的。

是在逞强。

全身痛得要死。

冰汐红爱调整着呼吸的波动。

也调整着心跳的波动。

心灵的波动也逐渐在缓慢调整。

用着近似于无的状态,调整自己全身的细胞。

现在,无的境界还尚在遥远的另一端,正因为如此才不可忘却玩心,每日于永无止尽的道路上迈步向前。

和蕾迪一起。

宿舍对抗战现在是一胜一负二平,接着只剩下大将战了。

要是自己取胜.青龙寮将会获得十分加值,而白虎寮则是五分减值,平手的话则是双方皆零,而根据当年度各宿舍所取得的总分,住宿生的评价也会有相当大的差异。

要是自己在此落败的话。住宿生的不满将全都会针对心爱,因此她不能输,而且她也有着不会输的自信。

毕竟她相信《克莉莫尔》是最强的女神,蕾迪是最棒的神衣人,同时也自负自己是最顶尖的神触人,毫无任何败北的要素存在。

红爱从坐位上起身,走进舞踏场中,蕾迪紧紧跟在身旁。

白虎寮那头也一样走出两人。

是那边的大将须磨一美和她的神衣人摩妮,这两人都是颇受红爱认同,水准相当高的神触人和神衣人。

住宿生们全都沉默地屏息以待,不肯看漏这场战斗的任何一瞬间。

仅仅一次,红爱回头望向坐在观众席上的心爱和真心。

妹妹的眼泪已经干了,就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