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妹妹怀抱的梦

第一卷 第七章 妹妹怀抱的梦

真心注视正在与白虎寮宿舍长面对面的红爱背影。

虽然总觉得她好像把对方惹火的样子……想必是觉得对方气到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很有趣,才故意说了些让人不高兴的话。

这种事随便啦,不快点进行比赛吗?真心揉着发疼的脖子如此想着,虽然有点颈部鞭打症(注6:患者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头颈被大力前后甩动.造成颈部脊骨错位,及肌肉、韧带拉伤。)的感觉,根据他的经验,这种痛楚很快就会消掉。他在拳击的练习经验尚浅时,经常品尝到这种痛楚。

接着,就来看看姊姊的本事吧,也要仔细看清楚蕾迪的本领。

真心端正坐姿待比赛开始。就在此时,耳边传来周遭住宿生们的窃窃私语。

「这是宿命的对决呢。」「又会打平了吗?」「总觉得,蕾迪好像一直都在放水。」「不可能有这种事吧。」「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可是可是。冰汐学姊一直都是这么美丽。」「这和女神战无关吧。」「要是有采用艺术记分,我们家肯定会是第一名。」「这样的话,冰汐学姊就算默不吭声也会当上学生会长(Empress)吧。」「呀~~好棒喔。」「冰汐学姊真的是非尝厉害~~」

「你们几个注意一点。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

发出这严厉斥责的人是二美。

正在聊天的女孩子们顿时颤抖地缩起身子闭上嘴巴。

明明就不是她被警告,就连坐在角落的心爱也将娇小的身躯缩得更加娇小。

都怪自己在比赛中败北,才会让心爱有了难堪的回忆,真心对此后悔得无地自容。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将意识集中在广场上,想要将顶级水准的动作偷学起来。首先就从这里开始。

红爱和白虎寮的宿舍长从广场边缘离开。蕾迪则是和对手神衣人间隔约五公尺左右,两人相互对峙。

总算要开始了。

套装女性高举超右手。

女孩子们屏气凝神。

心爱已经是前倾姿态了。

为了要将一切的细微动作都深深烙印在视网膜和记忆中,真心尽可能将意识凝聚起来。

就在此时。

呜呜呜呜呜————————————————————————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不详的沉重警鸣,响彻晴空万里的天际。

二美就像是弹跳起来似地从坐位上起身,朝住宿生们发出叫喊。

「紧急出动(Scramble)!」

除了真心和心爱以外的所有人全都毫无迟疑从坐位上站起,不论是神触人还是神衣人,每一个人都缄默不语。

呜呜呜呜呜————————————————————————

警鸣依旧回荡着。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真心总而言之就和众人一同起身,心爱也畏畏缩缩地跟着站起。

红爱则是在不知不觉中挺立于住宿生们面前,而蕾迪也在姊姊身后。

「一班到五班就照往常的配置,待命班则是迅速返回宿舍!」

住宿生们没有回应.而是用虽然迅速却十分规律、毫无慌乱的动作朝四方散开。

「相羽同学,可以代替我率领一班吗?」

「我无所谓。」

和心爱在女神战中交换的那名叫做相羽的女孩子,在面不改色的答应红爱的请求后,就朝场外奔驰离去。

「心爱、莉普,跟我们走!」

从红爱的声音中,真心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心爱拼命压抑心中不安跑到姊姊身旁。

感到害怕时,只要到姊姊或哥哥身边就好,这是她打小就根深蒂固、宛如本能般的习性,所以就算现在已经十四岁了,只要一有状况发生,她还是会迅速地用视线寻找哥哥姊姊的身影,等到察觉过来时,双脚也已经自然而然地行动起来。

「心爱,绝对不能离开我唷。从现在起,我将要告诉你神触人和神衣人的存在理由,你要好好打起精神,」

呜呜呜呜呜————————————————————————

「这个声音,究竟是……」

莉普将假面面向姊姊。

「我们边走边说,跟我来。」

姊姊快步地朝舞踏场外走去,心爱也追在蕾迪身后,而就像是要守护众人的后方,莉普跟了上来。

但是姊姊接下来说给她听的事情,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

「在先前的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事情已经有在学校教过了吧?还有许多人因此而丧命这点,有吧?

人类要是抱持怨恨、悲伤等等强烈的负面情感死去的话,就会将那股负面情感残留在这世界上,虽然大致上就像是灵异事件那样……

哎呀,心爱你害怕啦?才这种程度就被吓到可是不行的唷,人类的怨念呀,可是会留下更恐怖~~的东西在这世界上喔。

由于战争一次导致大量人民丧生.也让怨念满溢为患。

至于这会导致怎样的反应呢……总之。就是产生了许多由负面情感所凝聚而成的大型魔石。

名字就叫做杀世石,由于没办法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置不管,政府就将这些石头封印在日本近海的孤岛上。

没错,莉普答对了。

那座孤岛正是这座鬼灯岛唷。

虽然封印在岛中心是个不错办法.不过由于魔石还要再经过多少年才能被净化这点,就连政府也无法掌控正确数字,再加上这股负面情感太过庞大,无论如何都会不时窜出邪鬼出来。真的是相当危险。

而那些邪鬼无法用刀器或枪械对付。

哔啵~~莉普又答对了。

正如你所说的,就只有女神的御技能够消灭邪鬼唷。

也就是说,神触人和神衣人真正该做的工作,就是净化杀世石。以及消灭从中窜出的邪鬼。

咦?邪鬼的模样?

嗯~~该怎么说好,你看,就在那里喔。」

真心朝突然出现在前方二十公尺左右的黑色物体看去。

红爱所指着的是一名用漆黑长袍包裹全身,看起来像是高大人类的某种东西。

缺乏人味动作显得不太自然,而且一眼可以看得出来。有一股不祥的怨毒气息正从他的长袍下不断溢出。

面对邪鬼,心爱一下子就被吓呆了。

「《克莉莫尔》,要战斗了。」

红爱迅速招唤《克莉莫尔》。

等到被邪鬼夺去注意的真心恍然回过神时,受《克莉莫尔》凭依的蕾迪就已经在五名使姬的跟随之下踏地奔出。

在仅用零点几秒的时间填补这约二十公尺的距离后,就将比自己还要高两个头身的邪鬼一脚踢飞。

「《克莉莫尔》展现你的御技吧!」

红爱的低语似乎有确实传递给蕾迪。

轰隆——!

下一瞬间,地表炸裂。

「呀!」

发出尖锐悲鸣,心爱紧抓真心的长袍,两眼紧闭的她不停颤抖,对邪鬼夹带的怨毒气息太过敏感,她完全畏缩起来了。

真心边将心爱的肩膀抱入怀中.边观察蕾迪的战斗姿态。

只见她在将右手压上地面后,紧接传来砰——!铿——!的两声巨响,某种像是地雷般看不见的东西就在邪鬼脚旁爆炸,喷发出锐利的烟尘。

就见邪鬼的双脚被炸飞,连碰触到地面的右手也一同被炸断。是场压倒性的战斗,事到如今,只剩一只左手的怪物毫无胜算了。

就只剩最后一击了。

正当真心这么想时,蕾迪却从挥舞左手的邪鬼身旁飞离,回到红爱身边。

「?」

红爱冷淡地望向歪着脑袋不明白的真心,然后就将这道视线移到胆怯紧闭双眼的心爱身上……难不成?

「心爱,让莉普战斗吧。」

听到姊姊的话,心爱这才总算睁开眼睛,一脸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些什么的表情。

「姊姊?」

「让莉普战斗吧。莉普,你能战斗吧?」

红爱认真凝视真心。

真心抱起心爱颤抖双肩。

「是的,我能战斗!心爱小姐,那我们就上吧!」

「是、是的……卡、《卡农》出、出来吧。」

心爱用着仿佛即将昏过去的声音招唤出《卡农》。

盛大地披散那头金黄色秀发.《卡农》威风凛凛地展现身影。

已经没有呼唤的必要了,她在和真心两眼相对之后就立即拥抱上来,是已经认同他是My神衣人了。

不过还是老样子,虽然浑身力量高涨,却还是没有出现半名使姬,这原因该不会是……

真心低头看着此时就像要哭出来般怯懦不已的心爱,可爱的妹妹是自己最重要的存在。

他猛力摇头,心爱没有错,有错的是没受过神衣人训练的自己!

『《卡农》,用御技击碎它吧!』

『好冷。』

『身体动一动就暖活了!』

『于下等鬼面前,真是懊悔不已。』

『既然懊悔的话,就给我拿出干劲来!』

『懊悔不已……』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敌人只有一只左手,现在只能靠拳头了,真心伴随着这些想法冲上前去。

和邪鬼进行肉搏……

接招吧,我这黄金右——……

「啊啊啊!」

仅仅一个挥手就被轻易打飞。

骨肉扭曲的声音清晰穿入脑髓,在这宛如脑浆受人搅拌的冲击下,他的视野瞬间失去色彩。

「嗯?」

等到颜色鲜明起来时,眼前所看见的……是四处剥落腐肉、只有残留骨骸的脸孔。用那张打开到不可能程度的嘴巴、用那参差不齐的尖牙朝他咬来。

要被杀了!

「…………!」

在拳击台上从未体会过的颤栗感瞬间贯穿全身。就在这时……

砰——!

伴随爆炸声音,邪鬼四分五裂。

转头一看,那受五名使姬所环绕的蕾迪身影就这样闯入眼帘,此时的她正在红爱身旁用单手按住地面。

接着,他也看到了心爱那张哭泣的脸孔。

老是让妹妹哭泣。

难不成,自己很没用吗?

『有下等鬼在。』

《卡农》的声音轻轻传来。

『那个已经不在了。』

被蕾迪消灭掉的邪鬼残留的遗臭让真心皱起眉头。

『还在。』

『那是在哪里?』

『北方。』

『北方是指哪边?』

『北方。』

『那是在右边,还是在左边呀?』

『北方。』

无法沟通。

「莉普,附近还有两匹残留,小心点!」

听到蕾迪的叫喊。真心总而言之就先回到她们身旁。

「刚刚多谢了。」

真心首先就向蕾迪致谢。

「火候还不够。」

她夸张地耸了耸肩。

红爱朝离这边最近的建筑物看去……

「在那边,有感觉到吗?」

她抱起心爱的肩膀询问。

「嗯、嗯,有两匹。」

「呵呵,心爱你的感知能力挺敏锐的。」

「啊,有一匹消失了。」

『消失了。』

和心爱几乎同时。《卡农》也发出低语。

是两匹中的其中一匹被谁给消灭掉了,也就是说只剩下一匹了。

然而红爱和蕾迪却一脸惊讶地注视那栋建筑物。剩下的一匹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在了。』

『消失了吗?』

『不在。』

『是被谁解决掉了?』

『下等鬼不在了。』

『嗯,那是到哪里去?』

『不在。』

总觉得和《卡农》交谈很累人。

「那个……《卡农》说了些奇怪的话……」

虽然他想向蕾迪询问,由于被她举手制止的关系,真心也就老实地闭嘴。

不经意看去,只见二美和雀儿从建筑物的阴影处走出,是她们击败那两匹邪鬼的吧,真不亏是副舍长,让我们替《梅许》那恶心触手的御技乾杯。

「哎呀,姊妹俩感情依旧这么好呀?还真是叫人羡慕。」

二美迅速在脸上贴上得意的坏心眼微笑。

「二美你是二班班长吧?单独行动是……」

「我知道我知道,是严禁行为对吧?那么红爱又是怎样呢?宿舍长亲自带领新人神触人累积实战经验?护短护过头可就一点也不好笑了。」

「这不是在护短唷,毕竟提升新人实力是学姊的职责,加上我判断她将会是我们青龙寮不可或缺的战力,当然要趁现在好好锻链。」

「完全就是个笨蛋姊姊,那边的神衣人可是被使姬抛弃了,这种女神是前所未闻的吧?红爱。尽管如此你也依旧相信自己的妹妹会成为我们的战力吗?」

「当然。」

红爱的微笑毫无一丝崩解,轻易抵抗二美的怒瞪。

「红爱.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很期待。」

果然,姊姊的微笑是铁壁。

二美就像是不甘无功而返般,狠狠地瞪了心爱一眼后才转身离去。

心爱则如同被人赏了一巴掌似地缩起身子。

看着胆怯的妹妹,蕾迪用着仅有真心听得见的音量悄悄在他耳边低语:

「这世上也有不适合战斗的人,虽然这绝对不是一件坏事……然而。却无法在这里继续残存下去。」

在学园内四窜的邪鬼被完全消灭后,真心就被红爱叫到她的房间。

由于只和姊姊两人单独相处,真心就将假面摘去,让身体重重地坐上沙发,受到女神战和邪鬼左钩拳的影响,他全身都在痛。

在眼前的桌子上,飘散着红爱替他泡的浓郁红茶香气。

红爱坐在他对面的单人用沙发上。

这里明明就是单人房,为什么还会有多达两、三张的沙发摆着呢?他让这种单纯的疑问在脑海中逐渐发酵,和姊姊面对面坐着。

将一双细长美腿交叠,红爱挂着往常的微笑询问:

「心爱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很可爱唷。」

毫无疑惑的瞬间回答,可以说是条件反射了。

红爱的眉稍稍微痉挛了一下,但是微笑却是毫无动摇.

「我不是在问你这种事,而是在问你认为她身为一名神触人怎么样。」

「我是超级外行人喔?泉女的事情,除了从红姊那听来的以外一无所知。」

「不过.你让《卡农》凭依了吧?你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要把感觉化为语言说出来还真困难,他不太擅长这么做。

虽然说身体很轻盈……但是心情却很沉重;尽管能自由行动……但是体内却感觉像被条看不见的锁缠绕。

「《卡农》她呀.尽说些『好冷』、『出不了力』等等的丧气话。我的身体虽然变得十分轻盈、力量也感觉要爆发出来一样。不过好像还差一股气势。」

红爱在缓缓地点头后,再度质问:

「出不了力的理由,你认为是什么?」

「这个嘛,应该都怪我。」

「是这样吗?」

红爱伸手拿起茶杯,轻轻啜饮了一口香浓的红茶,姊姊的喝茶方法依旧非常优雅,但是……

面对红爱这番优雅姿态,真心在心中思索着词汇。

由于摆在桌上的茶杯就只有一个,他刚刚还理所当然以为这是替自己泡的……

「那个……」

「这茶真心也可以喝喔。」

红爱在将茶杯放回托盘上后,就将握柄转向真心,同时补上:「呵呵,间接接吻啊。」这句暧昧的话和一抹娇艳笑容。

「那么,红姊又是怎么想的?」

真心迅速将话题拉回。

尽管红爱美丽眼瞳中透出些许不满。但是她依旧立刻微笑回答:

「也是呢,首先,心爱招唤出女神,而接着真心也能够凭依,可是《卡农》却完全失去对使姬们的支配力。也就是说,《卡农》现在的情况并非是她真正的面貌。」

「所以我才说,都是我的错。」

「嗯~~女神的情况是深受神触人的身体状况和精神力所左右的。」

「……那么,原因果然是心爱的胆小性格罗?」

「真心不也有稍稍察觉到吗?」

「嗯,一点点。」

「毕竟心爱就是那样的孩子,也只能让她慢慢去适应了,那些烦人的住宿生们我会摆平的,你只要安心待着就好。」

红爱的微笑中看不出任何焦虑,肯定是被她隐藏起来了。面对现状,要说她没有焦躁不安、不知所措的情绪,铁定是骗人的。

为了不让弟弟担心……

这样的她,维持着性感笑容继续说:

「我也很想和真心一起度过快乐的宿舍生活唷。呵呵呵。秘密的关系不觉得会很让人很兴奋吗?」

「才不会。」

「真是的,你明明就很兴奋。」

红爱又露出娇艳的笑容,姊姊依旧是性感得令人惊讶。

或许她是真的没有感受到任何焦躁不安和不知所措的情绪……她笑容中所满溢出来的自信、余裕和性感,让人不禁会有这种咸觉。

「总之,心爱是关键。」

「虽然这也是原因之一,果然还是我……」

「真心已经是合格了,毕竟你成功凭依,要是适合率低,就连凭依都没办法唷,而且就算能够凭依,也没办法和你一样这么有精神。普通的话,就算适合率很高,在最初几次也会显得精疲力尽。没有使姬还能做出这些动作,真不亏是我的弟弟。」

「因为锻链的方法不同啊。」

稍微有些得意。拳击的练习可不是半调子的。

红爱轻轻地叹了口气。

「总之,也只能等心爱她振作起来了。只要那孩子能掌握到诀窍。《卡农》绝对能够脱胎换骨……」

「要是真能这样就好了。」

真心也跟着姊姊一同叹气。

究竟该拿冰汐家的二女怎么办才好呢?娇小玲珑、宛如天使般善良、有如小动物般胆怯,绝对无法和他人竞争的女孩子,和长女、长男有着大大的不同。

对这与生俱来的个性,真的是束手无策呀……

由于要和宿舍的同期生们针对宿舍对抗战和紧急出动来召开检讨会,红爱就把真心留在房间里先行离去。

她边走在走廊上这么想。

真心老是在担心心爱的事,只要牵扯到妹妹,不论何时都会变成一派正经。

「那孩子也真是的,就只知道关心心爱。」

红爱将碰触到脸颊的头发稍稍粗暴地用力拨开,随后嘟囊着:

「真是的,讨厌啦。」

尽管如此,守护弟妹可是姊姊的职责……必须得针对可预期的攻击采取防护措施才行。

为了能让真心和心爱,今后也能继续待在泉命女子学园里努力。

不用说。也是为了能让自己迈向更高的目标。

「由于要针对宿舍对抗战和紧急出动召开检讨会。」因为红爱在留下此话后就先行离去了,所以真心就直接来到心爱的房间。

他在敲门后调整起假面和连身帽的位置,等听到妹妹说:「请进。」后就将房门推开。

端坐在床铺上的心爱一见到真心的假面就立即站起,深深向他低头致歉:

「那、那个,对不起。」

「思?为什么要道歉呢?」

「都怪我不中用。才老是让莉普小姐痛苦,而且还、还让你这么丢脸……」

真心于胸前摆手。

「请不要在意这种小事,我现在已经哪里都不会痛了。这不就表示《卡农》是名很厉害的女神吗?也就是说,心爱小姐是位很厉害的神触人。不是吗?」

说不痛是骗人的……就算这样,却也不到难以忍受的程度。

肩膀垂落的心爱沮丧地低下头,就连双马尾也显得无精打采。

真心走到难过的妹妹身旁说:

「而要是打从开始就觉得丢脸的话,不就什么事也没办法做了吗?」

心爱稍稍抬起视线,眼眶中早已充满泪光。

比起自己更在乎他人。总是很关心周遭一切的妹妹,是无法忍受有人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受到伤害。

真心弯下腰,让视线与心爱同高。

「哭出来也没关系,不过边哭,也要边准备打起精神来唷。」

「……是、是的。」

人类是种听到温柔的话语反而会哭出来的生物,而身为爱哭鬼的妹妹,眼泪的量也比普通人还要来得强劲。

「莉普小姐。真的很对不起。」

忍耐住紧紧拥抱她的冲动,真心将脸靠向心爱说:

「心爱小姐,你不需要和我说『对不起』,我是你的专属神衣人,今后也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一直和你一起战斗下去。就让你和《卡农》还有我莉普,一起好好加油。」

心爱泪眼蒙胧地注视真心说:

「……莉普小姐的眼神,和哥哥好像喔。」

吓了一跳的他立刻回答:

「心爱小姐,你真的很喜欢大哥,我是女孩子唷。」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真的很……」

「我知道的。」

真心将假面的额头部分轻轻碰触妹妹的额间。

啊……心爱在一瞬间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回以喜悦的笑容,她眼眶中充满的泪水,也在此时扑簌簌地滑落下来。

真心迅速用指尖擦拭流在妹妹脸颊上的泪珠,心爱实在是可爱得让人难以忍受。

想让他最重要的心爱能够常保欢笑。

蕴含这股思念,轻轻地、轻轻地,连续两次额头轻触。

心爱的表情顿时温柔地和缓起来。

真心松了口气。只要看见妹妹的微笑,心情就能轻松,连身体的痛楚也能逐渐消除。

真心和心爱并肩坐在沙发上,听心爱说话。

妹妹也有查觉到,是自己胆小的个性夺走了《卡农》的力量。

「虽然想和姊姊一样,可是因为我没有才能……」

看着心爱彷佛放弃了什么、就像是在冷静接受事实般的神情,真心发出低语。

嗯~~总觉得不太对劲。

才能究竟是什么?

拳击手的才能、棒球选手的才能、钢琴家的才能、演员的才能、歌手的才能、作曲家的才能、医生的才能、陶艺家的才能。除此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才能存在吧?

具有拳击手才能的人,要是跑去当棒球选手呢?具有棒球选手才能的人,要是跑去当钢琴家呢?他们到最后能有一番成就吗?

答案……不去试着做看看是不会知道的。

能在某条道路上有所作为的人,难道尽是一些充满才能的人吗?

才能当然是有会比较好。

然而,要是没有才能的话呢?不论怎样努力都无法胜过有才能的人?

我赢不了有才能的人,在冒出这种想法的时间点上就已经输了,就连判定胜负这事也变成是个笑话。

真心把身体沉浸在弹力十足的沙发中,宛如自言自语似发出呢喃:

「才能呀……」

「不管是姊姊还是哥哥,虽然是我这个妹妹在说,他们都是才能的结晶喔。」

「我想。他们只是没有让心爱小姐看到他们努力的一面吧?」

「……是这样吗?」

「一定是这样的,我敢断言。」

真心斩钉截铁回答。

当初在他刚开始打拳击时。也经常在拳击练习时被前辈们打得七零八落,脖子也老是出现颈部鞭打症的症状,脸上满是瘀青,被击倒也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去研究、花费工夫、毫不放弃地磨练自己,像自己这样的体格最适合怎样的风格呢?挥拳的方法呢?脚部的步法呢?佯攻呢?比赛的进展方式呢?增强耐力的训练方法呢?

看了好几遍一流业余拳手、职业拳手的录影带,将他们的影像灌入脑海里;练习了无数次同样的动作,将这感觉研磨到身体上,调整出适合自己的方法。

正因为如此,自己才能够屡战屡胜。

「我是这么想的,不论做什么事情,绝对必要的才能就只有两种。」

「只有两种吗?」

听见真心的话语,心爱投来了「那是什么呢?」的视线。

「那就是能够持续喜爱下去的才能,和能够努力不懈的才能唷。」

虽然就自己来讲,与其说是喜欢拳击,倒不如说是喜欢激烈战斗……

「我虽然最喜欢《卡农》了……啊,我也喜欢莉普小姐唷。」

心爱轻轻地浮出笑容。

《卡农》是最喜欢,而莉普则是喜欢,不去吐槽这之间的微妙差异。真心接着说:

「因为只要喜欢,人就能够忍受痛苦的事情.而只要能持续地喜爱下去、不断努力下去,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成为某种人物,我是这么认为的。」

「某种人物吗?我……要让自己……」

喀啦……就在心爱朝窗外望去时,耳边忽然传来开门声。

谁?

转头看去,却没有人从那扇被稍梢推开的门扉中走进,取而代之的是某样黑色物体被扔了进来。那是有如乒乓球大小、漆黑的……什么?

碰!门被关了起来。

一切都发生得相当突然,就像是被揉成小小一团球状的黑布散开来般。漆黑小球就在他们的注视下逐渐改变外观。

变得巨大。

披散出漆黑长袍。

现出不详的手臂。

长出怨毒的双足。

「呀!」

为了要将发出悲鸣的心爱守在身后,真心迅速从沙发上站起。

邪鬼为什么会出现在宿舍里……

一瞬过后,邪鬼的右拳就朝真心袭击而来。

下一秒,他连忙用双腕摆出十字防御挡下这一击。然而……他却在这太过强劲的攻势下,连同整个人被一起打飞。

在袭击全身的剧痛和漂浮感,以及玻璃的破碎声下,他的脑袋一片空白,等到眼前突然展开一片万里晴空的瞬间,真心理解了。

他被邪鬼击飞,接着撞破玻璃来到屋外……心爱的房间位在五楼……

开玩笑的吧?

「《卡农》!」

飘浮在这与绝望感类似的半空中,耳中传来了心爱的叫喊声。

就在他被重力紧紧抓住的瞬间,有着金黄色秀发的美女朝着真心的头部拥抱过来,锐利的眼神可靠得令人想哭.

无法停止坠落,但是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在轻盈降落到地面后,真心立刻大叫:

「来呀,你这混帐邪鬼,给我放马过来!」

心爱还待在房间里头。

「看我一回合就收拾你!」

正当他打算踏着一楼的窗框跳上五楼时,邪鬼也同时撞破五楼窗户,朝他飞扑过来。

『于下等鬼面前,真是懊悔不已。』

「放马过来吧,你这混帐!等等,《卡农》你给我拿出干劲来,」

等邪鬼离开之后,心爱赶快往窗外探头出去,确认落到地面上的莉普是否平安。

不过,在这之后……

明明就连只剩下一只手臂的邪鬼都无法抗衡,要是和毫发无伤的邪鬼战斗,下场会怎么样呢?这答案简单到连想都不用去想。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她拼命整理混乱的脑袋。

自己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自己还只是个无法给予女神完整力量的三流神触人,就算去帮助莉普,也是完全派不上用场,反而还会碍手碍脚。

再这样下去,莉普会受重伤的。

好想哭。

不过,要哭也是之后的事。

尽管这么想,泪水依然不断流下,她边擦着眼泪边冲出房门。

迅速来到隔壁房间,省略敲门直接打开。

「姊姊,莉普小姐她……」

谁也不在。洗澡?厕所?

「姊姊!」

没有回应。

这次则是飞奔到对面房间、推开门,但是蕾迪也不在。

「谁来帮帮忙,」

于走廊上大声嘶喊,心爱同时飞奔而出,一扇接着一扇推开其他房间的门。

可是谁也不在。

该怎么办?

红爱在例行性的检讨会上,将众人的意见大致听过一遍,虽然说是听取意见,由于这只不过是形式上的会议,所以尽是一些早就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会议一直以来都花不到十分钟左右就结

在环视过聚集在一楼的八名同期生后……

「那各位辛苦了,本日的会议就……」

在此解散。正当她想这么讲时……

「可以稍微等一下吗?」

二美举起右手。

「什么事?」

「红爱的妹妹是名三流水准的神触人,这件事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来了,红爱在精神上悠闲地摆出备战状态。

二美环顾着周遭的同期生说:

「明明就只有三流的水准,却能住进特待生楼层不是很奇怪吗?大家都看到那个神衣人了吧?你们能相信吗?她的使姬居然是零。」

周遭的女孩子们面面相觊。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当着红爱的面说出真心话的样子。

而一副现在正是大好良机的表情,二美加强语气:

「优花,你是住在三楼吧?你难道不羡慕吗?你的女神可是带了两名使姬,还有早希,你不是最讨厌给新手特别待遇吗?有看过特待生楼层的房间吧?比你还要差劲的孩子.现在正嚣张地在那里生活,这样真的可以吗?不觉得很不甘心吗?」

接着,该怎么做呢……红爱心不在焉地想着。

无视她、威胁她、用实力让她闭嘴、还是去抓她的小辫子呢,虽然其他还有各式各样的方法能让二美闭嘴,但……

「红爱,我想要你请辞宿舍长一职。」

二美突然脱口而出的话语,红爱扬了扬眉毛。

是这样攻来呀……她当下集中起精神。

周遭的女孩子全都闷不吭声看着红爱和二美,谁也不想介入尽管在同期之中也显得出类拔萃的两人之间。

二美一口气发动攻势。

「理由我想不用说你也应该明白……就是过度徇私护短,住宿生们都觉得你太超过了。而如今,赞同这件事的连署也正在募集当中,一旦募集到过半数住宿生的签名,我就会向神触人育成室(Cradle)提出申请。」

「哎呀,行动可还真快。」

「身为下任宿舍长,这种程度的事是必须的。」

「下任宿舍长呀……」

红爱静静望向二美,嘴角失去了笑容。

「你、你没有理由生气喔,要不是你给妹妹特殊优待……」

「姊姊——!」

突然间,心爱的叫唤传来了。

妹妹摇晃那头双马尾急忙跑了过来,看来不是什么寻常的事情,眼眸中也满溢出大量泪光。

「怎么了吗?」

她紧紧抱住妹妹娇小身体询问。

「邪鬼突、突然闯进来,到房间里头。然后,莉普小姐现在正、正一个人战斗着!!」

空气中顿时泛起不安的波动。

二美用鼻音哼了一声:

「居然从战斗中的神衣人身旁离开.真是神触人失格。话说回来……」

红爱立即认真朝她狠狠瞪去。

接着二美就一脸像是被空气塞住嘴巴的表情闭上嘴,逃避似地将视线移开。

给惊慌失措的妹妹摸摸头,红爱压抑焦躁心情询问:

「你通报得很好唷,那么,莉普现在在哪里呢?」

「啊,从、从窗口掉下去了,在宿舍后面……」

在训练场那边。

红爱立刻飞奔而去。

真心吃力地闪避邪鬼的攻击,在训练场的四周逃窜。

嘎啊啊啊啊啊啊!尽管吼声让他窜过一阵冷颤,却也没有让他把视线从对手的动作上移开。

要是视线移开的话,爪子就会在下一瞬间刺人体内,把他撕成碎片。

他在地面翻滚,将背部贴在巨岩上面。

眼前的邪鬼正将右手高高举起,豪无杂质的杀气宛如强风呼啸而来。

「……!」

真心连忙往一旁跳开闪避爪击。

于一个翻滚后起身,再次与邪鬼对峙。

仔细一看。巨岩上深深刻上四道爪痕,要是那一爪是打在身上……

『懊悔不已。』

《卡农》正如她所说的,十分懊悔地呢喃。

『所·以·我·说!给我咬紧牙关地上场啦!』

『低贱下等鬼,我将这股愤怒……』

『上吧,毫无顾忌把它痛扁一顿!』

『遗憾。』

『就这样呀!?』

绕到巨岩后方,真心向十分不甘心的《卡农》发出凌厉吐槽。

「?」

邪鬼没有追来,它应该知道自己躲在岩石阴影处才对。难不成是从另一边绕来……连忙朝左右看去,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被不安拉扯开来一样,慌张地跳离巨岩。

也几乎在同时,某样东西就咻地一声从脸旁擦过。

「!?」

真心迅速地用手按住假面。

用左手紧紧地抓住假面的嘴角位置朝脸上压去。

从巨岩上落下的邪鬼之爪将假面的皮革系带划破了。

压着随时都有可能掉落的假面,真心再度逃窜。

就在这过程中,援助总算是出现了。

「莉普小姐!」

是心爱把红爱她们叫来了,住宿生也来了许多人,这样的话,就再也不用害怕什么邪鬼了。

来吧,不论是谁都无所谓,现在就请在这里将御技的美好展现出来!请吧!看招……咦?为什么没有半个人前来救援?

「请快点去帮帮莉普小姐!」

心爱也向住宿生们发出请求,尽管如此,谁也没有动作,连红爱也是。

而在她们之中,二美扬声放话:

「莉普,要是你能将这匹邪鬼击败的话。要我认同红爱的妹妹也没关系喔,这邪鬼看起来不是相当弱吗?要是连这种程度的家伙都打不倒,就算待在泉女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唷。」

心爱泪眼汪汪地看向二美。

红爱面无表情地望向这里。

真心则是用左手按住假面,不断拼命逃窜的同时思考着。

只要收拾这匹邪鬼,二美就不会再插手心爱的事了吧?可是,既然没办法使用御技,也就不可能解决掉对方。

红爱为什么不来救他呢?其他的住宿生也一样,为什么?

嘶……邪鬼的爪子划开了肩膀,不过没有碰触到肌肤,只是稍微划开长袍而已。

「莉普小姐,请逃走吧!」

听到心爱的叫喊。

妹妹正在哭泣。

那怯弱的心爱、爱哭鬼的心爱、不可能和人打架的心爱、总是太过关心他人的心爱、温柔的心爱。

此时在场的人,最不对的人铁定是自己。

他相当有自觉,都是因为他明明是男人却还要来泉命女子学园的关系,才会连累到心爱。

尽管如此。他也决定要持续守着妹妹。

已经决定了。

真心